<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九十二章 九尾
    “鬼神之事,老朽不知,自然一切都是由你们做主!”

    项太傅张开嘴,露出几乎掉光的牙齿。

    他已有八十高龄,纵然精神健擞,但身躯还是不可避免地衰老下去,这也是儒道的限制。

    纵然以此时他的浩然之气,可称万法不沾,其鬼不神,甚至一些金敕正神,也当不得他一拜,但身躯终究是肉体凡胎,虽百病不生,却也逃不脱天人大限!

    当然,儒道追究的也不是长生,而是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

    三不朽都成,那就是至人!完人!千古永垂,万世流芳!

    甚至只完成一项,也是足以死后封神,凭着精修的浩然之气,功德之身,眨眼就可超越大部分正神。

    项太傅已经官居太傅,又是儒道五级,死后当然少不了一个敕封,若是王朝鼎盛期,顷刻间便可凭此直上神道五级!

    纵然现在,大周国运日衰,某某公捞不到,某某侯伯还是大有希望的。

    冥土根基扎下,凭借着积累,神道五级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正因为如此,在场的纵然有着异闻司指挥使,法家执掌,还有一名亲王,但对项太傅还是恭敬非常。

    “只是……”

    项太傅的眼中带着一抹阴霾:“此地有大难,迟则不及!”

    以大儒的前知之能,说此地有大难,那就一定有大难,甚至说来不及就一定是来不及!

    “如此……”

    崔珏咬咬牙:“难道还要硬闯一次?”

    “非也!”

    阎圣看着收集到的龙怪尸骸,脸上就带着一丝诡秘之色:“有请雍亲王继承这些龙怪之运!属下来时得了宗正认可,被授予皇室秘法,当可借着龙运,混淆吾等气机,隐藏入内!”

    皇室以龙怪镇守帝陵,当然也有着准备,否则不是给自己人找麻烦么?

    “什……什么?要孤王……”

    雍亲王望着地上的黑色龙怪,特别是那一丝丝黑色血液流出,化为煞气黑蛇,作势欲扑的模样,顿时极为反感。

    但却也清楚,自己虽有王爵,但论实权,或许是在场四人中最小的,求助的目光,不由就望向了项太傅。

    项太傅秉性中正,唯一沉吟,正要开口,一名异闻司千户就急忙闯入,跪地禀告:“启禀大人,盛京之外,发现神秘人踪迹,点子扎手,已经伤了不少兄弟……”

    “什么?”

    阎圣勃然色变,与崔珏对视一眼,一个念头都是从心底浮现而出:“难道帝陵之事已泄?”

    ……

    “我乃朝廷之人,立即弃械投降,否则……啊!”

    盛京某处,一名千户模样的武将握着单刀,连连倒退,嘴里还在大喝。

    可惜,回答他的,只是一蓬枪芒!

    这枪芒白金中带着血色,夭折如龙,倏忽来去,之前只是几次,就将他巡逻的手下杀尽,此时更是毫不留情地一闪,这千户的脑袋就掉了下来,死不瞑目。

    兵家神通,便是如此犀利,杀人如割草!

    “嘿!拿朝廷来压我?”

    下手的,是一名穿着铠甲的青年,浑身鳞甲摇曳生辉,手上的长枪更是带着血色:“哼!我乃反王大将,怎么会怕朝廷?总有一天,我之弑龙枪,必沾惹真龙之血!”

    他环视四周,眉宇间又带着点疑惑:“奇怪!本次血战任务,我正好位于商州,这才能来得如此迅速,此地不是寸草不生,虫鸟绝迹么?为何还有朝廷之人?难道……某个权限者也隐藏在异闻司当中?”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个奇妙的误会。

    吴明阴险地将血战范围限制在盛京当中,而这里又正好有着阎圣一帮人,只要是权限者见到,立即就会产生联想。

    而更加关键的是,阎圣会将自己所做之事开诚布公?承认大周在这里图谋龙气?

    怕是杀人灭口的心思更大一点吧?

    这次外面这波巡逻者,一见青年,就立即动手,便是此故了,奈何踢到钢板……

    权限者可不是好欺负的,于是两边立即势成水火,必然打得不可开交,这就替吴明省了不少事。

    毕竟,这次朝廷的人马,实力同样不可小觑。

    “谁!”

    忽然间,青年面色一变,手上弑龙枪爆出一团血芒,飞刺而出。

    砰!

    这枪芒威力极大,顷刻间切开旁边的半段断壁残垣,烟雾之中,就现出一个人影。

    “吼吼!”

    这人影穿着蓝黑色的短衫,绑着绑腿,腰间一条猩红色的腰带,仿佛是以人血染成,特别是脸上,五团油墨渲染开,好似鬼怪。

    若是吴明在此,必然会有些兴趣,因为此人的装扮与气质,赫然与他第一次任务时遇到的萨满巫有些相似!

    此时面对这枪芒,萨满巫手上的人皮法鼓一摇,一头有些虚幻的青狼虚影便浮现出来,向前一扑,与枪芒同归于尽。

    “黄达将军,我并非你的敌人!”

    一击之后,这萨满巫开口说道,音调十分怪异,但能让人听懂。

    “原来是你,北方来的狼骨巫……”

    黄达显然认得此人,虽然没有再出手,眼眸中却变得更为警惕:“你是草原大部落的萨满,来游说我家主公,我现在就可答复你,神州内乱,也是神州内部的事,容不得外面异族插手!”

    “我狼突部落,有引弓之民十万,大部可为控弦之士,你主公虽困守一地,但若得我大汗之助,中原神器也是唾手可得,到时候我们两国约为兄弟之邦,边境干戈不起,岂非美事?”

    狼骨巫这番话也不知道想了多久,当真有礼有节,见得黄达沉默,又是一笑:“并且……我与黄将军乃是同样的人,先天就有着合作的基础,比如这次的血战任务……”

    “你果然也是权限者!”

    黄达不由攥紧了手上的长枪,面色阴沉如水。

    心里却是急速思索开来:‘这萨满巫,初级只有轻微的诅咒、治疗之能,倒算不得什么,只是在军中有着奇效,在北地就被称为战争萨满,据闻中级之后,就多了数种诡异能力,还能封镇妖兽精魄,为己所用,又似有着图腾柱神通,张开后如同地仙法界……当然,这狼骨巫能驭使妖兽精魄不假,但说能立下图腾柱,却是绝无可能!’

    兵家之人,未虑胜,先虑败!

    而这次的任务更是如此诡异而凶残,简直是要令所有的权限者都成为死敌!

    都是主神殿中打拼出来的,狼骨巫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当下就是冷笑:“合作?如何合作?用某家这条性命,给你送分么?”

    “黄将军实在是误会我了!”

    狼骨巫上前两步,似是想解释,但一道枪芒径直落下,在地上划出一道深邃的刻痕。

    “若你再上前一步,就休怪我出手!”

    黄达厉喝一句。

    “唉……黄将军成见何其深也?”

    狼骨巫叹息一声,浑浊的老眼中却似乎有着诡异的光芒闪过:‘可惜了……’

    若是再靠近一段,他就有把握凭借图腾神通暗算了这将,奈何对方也似乎极为警惕,让他的打算成了泡影。

    “桀桀!两个胆小鬼!畏首畏尾,不如通通成全本真君吧!”

    呜呜!

    一蓬浓烟袭来,当中鬼火磷磷,从中伸出两只毛茸茸的举爪,铺天盖地般摄拿而下,要将这两人一举擒杀。

    “不好!是涂山真君!”

    黄达与狼骨巫都是面色陡变,认出了这个主神殿当中闻名遐迩的凶人!

    “传闻此人原本是道家真人,后来一次任务中兵解,不得不夺舍了一头狐妖,却以异类之身成道,反而修炼至天师,号为涂山真君,想不到我们居然会撞在他手上?”

    两人眼睛对视,面对腥味满满的妖爪,顷刻间就决定联手!

    “喝!兵家神通,弑神枪芒,疾!”

    “天狼图腾!白虎图腾!起!”

    一道血芒,还有一狼一虎两大图腾,立即迎上巨爪。

    原本各怀心机,差点兵戎相见的两人,这时却是同仇敌忾,联手对敌,看起来颇有些戏剧性。

    但轮回者的节操,本来就只有这点,真正绕不过弯的,早就在副本中骨头都变成灰了。

    噗!噗!

    巨爪受阻,现出黑云后两只狭长的眸子,带着碧绿色的荧光。

    只是这时,狐妖的眸子中就带着嗜血与疯狂之色了:

    “本真君看上你等,乃是你们的荣幸!这次便将血肉都奉献给本真君吧……嘻嘻……”

    最后的怪笑当中,数条血红色的尾巴就从黑云伸出,搅动风云,铺天盖地般压下。

    “九尾狐!涂山真君的本体,居然是这蛮荒异种?”

    惊人的妖力纵横,狐尾殷红如血,顷刻间就将枪芒与傀儡压下,黄达吐血飞退,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山海经》有云:“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异兽志》又有云:“狐者多智,百年而生一尾,九百年为大妖!经雷劫而毛发褪白,尾数渐减,直至空无,是为灵狐,为仙神之属,与人无异!”、,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210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