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八十七章 血玺(5200加)
    玉清道人静坐片刻,念及刚才静虚的表现,忽然又是一叹:“痴儿!”

    “我玉清一脉,扶大周而起,借着这大运,才得了三百年兴盛,还有这玉清福地……”

    “老道为了偿还因果,已是终生天仙无望,之前的杀破狼之劫,又派出爱徒应了天命……”

    “本次,大商帝陵中,玉磬子身陨,便是将这最后一点的关系也去了!”

    “那帝陵的因果,岂是我能担待的?之前迫于大周太祖承诺,才暂时看管,这次朝廷急不可耐地想要,老道也顺势而为,正好除了这烫手山芋……”

    “因缘既尽,又何苦参与必亡之局呢?”

    之前玉清一脉需要帝力扶持,才会卖血卖身地为姬易打生打死。

    但现在,福地成就,就是有了撤退的大后方,最不济也可保住基本盘,而因果又了结,自然从容不迫,为何还要去强自出头?

    “静虚处理俗务,与世间牵连甚深,这时就受了影响……”

    玉清老道脸上清气一闪,飞出一道符箓:“本脉要想脱劫保身,必得换了一个掌教!”

    “敕命!静虚退位!由静玄接任!”

    顷刻间,就更换这总理天下道门的掌教至尊之选,此时的玉清老道,比之当初,更加如渊似海,多了一重深不可测的味道。

    福地成就,才是真正地仙,可庇护门人弟子,进可攻,退可守。

    虽然还是五级,但实力比三百年前,提升了又何止数倍?

    有着这底气,自然就可稳坐钓鱼台,静观外界是非成败。

    这便是大势已成!

    ……

    “话说玉清老道也是狡猾,自己躲在福地中不出,专派师弟门人之类的出来应劫……”

    吴明走在漆黑的通道中,一蓬清光闪耀,护在自身周围,将浓黑如墨的煞气尽数抗拒在外。

    “上次杀破狼之劫,就派了一个弟子出来,这次的帝陵之事,又让师弟坐镇,自己龟缩不出……恐怕也是起了了断因果的心思吧?”

    大周此时已经与商末之际一般无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若还留在这破船上便只有舟毁人亡一个下场。

    因此玉清老道想撇清干系,却是正确的做法。

    修道者求的是天道,自身逍遥,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的忠心?若有,也必是不得已而为之。

    易地而处,吴明也觉得玉清的做法很对。

    之前的商朝之乱,玉清老道能全身而退,已经是侥天之幸了。

    如今纵然得了退路,根基比起诸多老牌势力来还是颇有不如,浅薄无比,哪里还敢再下水试探押注?

    这次舍弃一些优秀弟子,就是壁虎断尾,壮士断腕,要彻底撇清干系了。

    “如此算来……吴晴姐入了玉清道宫,却是刚好赶上封闭山门,一意培养门人弟子这段黄金时期,不仅没有危险,反而还有资源倾斜,也是气数了……”

    走出通道,入目乃是一个极广阔的底下空间,青石铺地,肃穆威严。

    远处,一座恢宏浩瀚的帝陵就映入眼帘。

    “嗯……这陵墓用材较新,与地宫不是同一时期之物!”

    在一座石龙塑像面前,吴明停下脚步,右掌在光华的石质上磨蹭,顿时就有了判断:“这地宫,应该是商朝所建,而帝陵却是后来加上去的……”

    墓道极长,甚至每隔几步就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外放着盈盈绿光,不像给死人准备,倒好像专门为活人用的。

    当然,整个地宫中最多的,还是那无处不在的煞气。

    通过遍布整个皇宫的法阵仪轨,几乎是源源不断地将整个京畿之地的煞气都汇聚而来,经过浓缩,变得肉眼可见。

    甚至结成煞穴,以及小小的煞脉,类似之前白骨精栖身的三煞阴脉那种水塘更是不要太多。

    “嗯?”

    吴明开启天眼,甚至可以见到浓郁的煞气汇聚,以陵墓为中心,隐隐形成了一条狰狞苍莽的黑龙!

    黑龙眸带血色,龙身隐隐有着玄鸟之纹,又有点大周龙气的味道。

    一到这里,吴明腰上的饕餮芥子袋一动,一层金光渗透而出,几乎要将空间撕破。

    “嗯……就知道你等不及了!”

    吴明往皮袋上一拍,又似是安抚着说道:“不用急……很快就会有了!”

    嗡嗡!

    金光极为拟人化地一颤,旋即又收敛了回去。

    “咦?此地不看不知道,真的按地脉来算,以前也算一道风水宝地啊!”

    吴明走过数百级阶梯,从高俯瞰,顿时可见陵墓四周地形各异,隐隐有着十九州大地之相,乃是人为造成。

    不仅如此,地宫顶部,更是镶嵌着一颗一颗巨大的夜明珠,运用道术,闪烁光华,从这里看去,就仿佛诸天星辰一般。

    “以金银为山,铅汞为川,木石为兽,明珠为星辰……明合两仪,暗藏四象……”

    吴明目光闪烁。

    《葬书》有云:“葬者,乘生气也。藏风聚气,得水为上,故葬者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此上上大吉之穴!”

    但现在这地宫中的墓穴何止是上上大吉?

    简直就是再造了一个小天地出来!如此格局,除了帝皇之外,天下就没人可用了。

    常人葬此,命格浅薄,消受不起,便是虚不受补,强运压命,反而有着大祸!

    “当然……这都是三百年前的事了……现在,原本的地宫风水有着多好,现在就有着多绝!”

    经过地龙变化,煞气灌注,此地又非是贵不可言的吉穴,而是凶穴,煞穴!九煞绝脉之地!

    吴明看着陵墓下的黑龙吞吐煞气,着实有些触目惊心。

    “如此动静……恐怕真的埋了大商祖龙进去……”

    他来到墓门之前,脸上就带着点犹豫。

    但旋即,立即就被门上巨大的缺口吸引住了。

    这墓门原本有着数尺厚,重达万斤,其上还有密密麻麻的符箓刻纹,闪烁灵光。

    但现在,左下角却是破开一个大洞,周围的符箓灵光黯淡,显然是被某物从内部突破而出。

    “汗……玉清这懒鬼,也不知道派人来修补,还是自己也心虚怕了,不敢前来送死?”

    吴明蹲下身子,立即就在门边上找到了几块碎裂的黑色鳞片,其上黑气萦绕,浓郁不去,隐隐化为蛟龙之形,作势欲扑,凶恶无比。

    “此物普通龙怪都未必有,肯定是从那种皇者之龙身上掉下来的……”

    吴明沉吟着,脸色突然一变。

    “吼吼!”

    伴随着龙吼,一道几乎有常人两倍高的黑影如疾风般飙来,几乎是刹那间出现在吴明身后,鳞片包裹的手掌指甲弹起,仿佛五柄尖刀一般向吴明背心抓去。

    蓬!

    龙气镇压万法,龙煞同样带着破法威能,更有一重污秽之力。

    吴明身周,那层如山般永恒不动的地仙法界之清光,骤然间剧烈波动起来,似乎下一刻就要破碎。

    “吼吼!”

    离得近了,他可以看清这袭击的怪物赫然是当初那种半龙人,只是体形更加高大,煞气也更加浓重。

    “堪比武圣了!当真好家伙!”

    一个念头转过,吴明就见到这龙怪身上黑气浮现,化为一头苍茫的黑龙,猛地汇聚于手臂,咆哮嘶吼,浓郁至极的煞气又是一轰,令清光变形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临界。

    “桀桀!”

    吴明手上白光一闪,一张白骨符箓飞出,在半空中化为白骨魔神,眼眶中闪着幽火,身上铠甲密布,带着骨刺,双爪抓出!

    呲啦!

    骨爪与龙爪对撞,似乎连虚空都一下被打得压缩碎裂,呲呲有声。

    剧烈的气爆当中,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退开,竟然是势均力敌!

    “喝!法界之力,造化神雷!”

    吴明五指抓出,五行五色雷光融合,化为雷链,每一分力量都浓缩到了极点,没有丝毫外泄。

    丝丝电光,刹那间缠绕上龙怪,五行神雷将煞气湮灭,令龙怪连连怒吼。

    “桀桀!”

    见到便宜的白骨神魔立即飞行上前,绕到龙怪背后,发动了阴险的吐息。

    蓬!

    星光纵横,白骨魔神的两只手上骨节融合,化为两柄飞剑,交叉而下。

    咔嚓!

    飞剑斩杀在龙怪脖子上,带起两串火花,又在狼吼与雷光之中艰难地切入。

    砰!龙怪巨大的头颅掉在地上,滚了一圈,从中流出漆黑如墨,带着腥臭之气的血液。

    “也不知是大商哪代帝王?可惜已死,没有帝气残存!”

    吴明掏出了大商的玄鸟血玺,一层龙煞就从龙怪尸身上浮现,又被涓滴不漏地吸取。

    印玺当中的黑龙一动,似乎变得更欢快了几分,更是与这陵墓有着感应。

    “帝气乃是天地位格所成,非得获得天地承认的人皇在位时才有,当初若非趁着商桀还存活时汲取,也没有玉玺中的这一丝了……这些已经死了的帝皇龙怪,最多贡献煞气龙运,帝气是不要想了……”

    呼呼!

    随着煞气被长鲸吸水般汲取,地上的龙怪尸首也迅速腐化,最后只有一层枯骨。

    白骨魔神不甘地翻了翻骨头,一块煞气结晶掉了出来,顿时大喜,连忙一口吞下,在嘴里嚼得嘎吱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