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八十五章 玉磬(5000加)
    “师尊,异闻司来人了!”

    地下宫殿,八卦监察阵的中心,摆着一处云床,云床之上盘膝坐着一名老道,仙风道骨,头发花白,脸上却一丝皱纹也无,双耳垂肩,温润的眸光却是有如婴儿。

    用相术上的话讲,这就是身有异相!无论在哪里都可出人头地,有着成就!

    “异闻司?”

    听得徒弟禀告,老道脸色一沉,立即呵斥道:“糊涂!”

    心知纵然异闻司来人,也必然通过隐秘渠道先通知自己,哪有如此不告而来的,必是敌人无疑!

    这时候再往吴明身上一看,心里又是一凜,不由起身,走下云床,稽首道:“晚辈玉磬子,不知前辈是道门哪脉的高人,来与我徒儿开这个玩笑?”

    “玉磬,你是玉清老道的师弟?他那一脉不是已经死光了么?看来还是有着藏私啊……”

    吴明略微有些惊讶:“看你气血,不过五六十,修为却是天师境,已经转了一世吧?”

    道士、炼师、法师、真人、天师,这些都是人仙功果。

    人仙者,寿有两百,死后阴灵不昧,可转世投胎,也可修鬼仙!更可成为一方正神!

    不过转世投胎,就有着劫数,最大的乃是胎中之迷,除此之外,还有天劫与人劫,若无人护持,当真九死一生。

    玉清老道那一辈距离现在也有两百多年了,若此人真是玉清的师弟,没有地仙道果,早就老死了,除非是转世!

    当然,转世九死一生,一旦成功,好处也是非常之多。

    首先便是可以选择上好肉身,先天禀赋奇佳,资质过人,修道进度一日千里,并且还不像鬼仙与神道那么坎坷,日后前途无量。

    “不知这位前辈,可是与玉清师兄相熟?”

    玉磬子见得对方只是一眼,就将自己跟脚说得七七八八,更是大惊,恭敬再拜,忐忑问道。

    “前……前辈?”

    旁边两名道人似是有些吓傻,见着师父都是如此,立即也是行大礼,额头冷汗直下。

    “师尊已经是人仙巅峰,天师位业……师尊的前辈……岂不是?”

    “岂不是与玉清师伯一样的地仙?”

    两道人对视一眼,都是庆幸自己刚才未有什么失礼之处。

    “哦?”

    吴明见对方能一眼见得自己不凡,也是有些惊讶。

    旋即视线在他顶上气运多停留了一会,主神掌控者权限微一感应,顿时就是哑然失笑。

    “前辈为何发笑?”

    玉磬子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给两名弟子使了个眼色,身形开始缓缓倒退。

    “哈哈……我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啊……”

    吴明弯着腰,几乎要笑出眼泪:“虽然歃血盟没有你的情报,足见你隐藏之深,但撞到我的手上,只能算你不幸了!”

    “歃血盟?”

    玉磬子的脸色狂变了:“你是……”

    “你能一眼看出我的不凡,还有成功转世,恐怕靠的不是玉清老道的护持,而是主神殿之助吧?”

    吴明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泄漏机密的话。

    旋即,主神殿机械而浩大的声音就在玉磬子耳边响起:

    【警告!警告!主神殿情报泄漏,立即于两百息之内击杀所有知情者,否则抹杀!】

    不错!这个玉清道人硕果仅存的小师弟,同样是一名轮回者!

    甚至,以吴明现在的主神掌控者权限,也感觉到了他身上同样的权限存在!

    否则,若是普通的轮回者,吴明连踩都不屑去踩!

    “师尊?”

    一名道人上前,扶着玉磬子的手臂:“为何脸色如此苍白?可是受了伤?”

    另外一名道人却红着眼,抽出了长剑,喝道:“不用问了,此必是敌人无疑!杀!”

    一挥手,一道法术就扑击而出,旋即还有一抹青锋掠空之影。

    “勇气可嘉!”

    吴明一拂袖,清光闪烁中,那道术光焰立即仿佛风中残烛般散去,青锋剑断为两截,道人愕然倒地。

    “可惜……没什么卵用啊……”

    吴明怜悯地望了他一眼,又看着对面。

    “师……师尊……”

    在玉磬子身边的那名道人却是满脸愕然地倒了下去,胸前浮现出一片血花。

    “为……为什么?”

    他嘴里吐出血沫,努力挣扎着,似是极为不甘。

    一片忠心耿耿,却换来这个结果,任谁都会感到不甘,他死不瞑目!

    “你安心去吧,汝妻子,吾养之……”

    玉磬子微微闭目,再睁开时,双眼一黑一白,竟似修炼了什么邪异瞳术,望向吴明:“道友为何逼我残杀爱徒?酿此人伦惨剧?”

    见到吴明不怀好意,他直接连前辈都懒得叫了。

    “为什么?自然是来杀你!”

    吴明微微一笑,法界之力张开,带着虚幻的场景,化为一片清光,将自身与另外一名躺在地上的道人牢牢护住。

    玉磬子一阵呆滞,忽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始发狂般攻击向地上的爱徒。

    “玉清道法·玄光斩!”

    “玉清道法·上枢玄清雷法!”

    噗哧!噗哧!

    一道玄光与电光斩在清光之上,幻影一阵波动,却又稳固如山,将道法抹消。

    黄庭静坐,万劫不磨!

    吴明此时,就有了那么一丝黄庭福地大成之后,任凭千磨万劫,我自巍然不动,万法不侵的味道。

    “师尊要杀我?”

    此时,在地上的那道人却是几乎崩溃了。

    无论是谁,看到亲之重之的师尊性情大变,并且还滥杀无辜,屠戮至亲,又要来杀自己,能保持清醒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道性……出来!”

    外面,见得强攻不成,玉磬子顿时攻势一变,两只一黑一白的眼睛轮转,带着玄异的光芒,嘴里更是吐出柔和的声音。

    “是……师父!”

    道性双目无神,喃喃着站起,一个恍惚就要向师尊走去。

    蓬!

    但到了法界边缘,一层隔膜却立即将他弹了回来。

    “你这是作甚?”

    玉磬子愤怒了,出离的愤怒了!

    他也委屈非常,无端端闭门家中坐,祸患就自天上来,并且还是这么一个疯子!竟然有着想与他同归于尽的意图。

    “老道是扒了你的祖坟,还是诛了你的九族?”他双目血红:“为何你非要跟老道过不去?”

    他当然不想死!

    天师元神成就,又有主神殿辅助,完全可以兑换奇物度过胎中之迷。

    如此一来,就是近乎千年的寿元,堪比地仙!

    而在这时间当中,若是他又有突破呢?岂不是长生久视都有指望?

    越是高层,越是既得利益者,就越害怕失去,越害怕死亡。

    毫无疑问,玉磬子也在害怕。

    “等等……老道服了!”

    见吴明面色淡漠,无惊无喜,就是这么看着他,玉磬子终于毛了,直接认输:“老道愿意臣服你,签订契约,任凭道长驱使!这是老道最后的底线了!”

    可惜,吴明还是不置可否,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他是真的要我死,除此之外,不会有着丝毫妥协!’

    玉磬子很快就读出了这个意思,看着倒计时已经进入十息之内,不由大叫:“好!既然你如此苦苦相逼,就不要怪我无情!”

    手上蓦然浮现出一道血色符箓。

    “燃血炼魂,阴阳魔功,天魔大化,疾!”

    蓬!

    刹那间,血色符箓炸开,令玉磬子整个人都化作一团血雾,强大的法力汹涌着,形成一道紫红色的影子,带着厉笑,往吴明的清光上一扑!

    哗啦啦!

    之前如泰山一般,屹立不动的地仙法界立即被撼动起来。

    “摧残精血,燃烧神魂的魔道秘法?”

    吴明的脸色难得肃穆了一点,忽然一抓,将前面的道性摄拿在手上,化为一道清光,刹那间远出数丈。

    他可没说非要硬接玉磬子的攻势,事有不谐,还是可以暂避锋芒……反正只要再过几个呼吸,这玉磬子就自动玩完了,面对将死之人,吴明的耐心一向是很足的。

    “卑……卑鄙!”

    清光与血光满场游走,数个呼吸过后,血光一滞,现出一个虚幻的小人,面目清晰可辨,赫然是玉磬子的神魂!

    只是此时他只能恨恨骂了一句,旋即立即在某种力量影响下魂飞魄散了。

    他实在死不瞑目!

    “师……师尊?”

    吴明一放手,道性就跌坐在地,看着这变化,目中忽然放出仇恨之色:“你这魔头!我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猛地以头撞柱,天灵碎裂而亡。

    “做鬼?你以为你还做得成鬼么?”

    清光散开,将几缕幽魂打散,吴明可不是什么善心人,特别是在这种事关自身安危的事情之上,更不会有着妇人之仁。

    ……

    玉清道宫。

    此地乃是玉清道脉的总山门,宫殿连绵,阵法环绕,终日云雾不散,山门周围,苍松成荫,灵芝如林,又有仙鹤长鸣,灵猿献果,美如仙境。

    “你是定州道院保送来的真传?善!”

    吴晴刚刚到此,就受到隆重接待,毕竟此种真传道种,灵慧之女,可不是哪里都有的。

    只是带路的老道刚刚说到一半,一阵急促的钟声就在周围响起。

    “师叔?”

    吴晴问道:“这是……何事?”

    “惊龙钟十八连响……”

    良久之后,这道人才叹了口气:“此乃本脉一位祖师仙逝,魂游太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