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七十二章 渔家
    蓬!

    土层开裂。

    几乎只是眨眼间,一头钢铁穿山甲般的机关兽就挖开地道,浮现在吴明面前,背后舱门打开,又爬出一人。

    此人浓眉大眼,手脚关节粗大,带着老茧,面孔似乎有着三四十岁,带着点憨厚之意,赫然是公输蜇的真容!

    而操纵此肉身的,当然是吴明的元牝天珠元神。

    他自然不会傻得困守吴家堡,等待消息。

    没有用吴铁虎的人监视,便是因为不可靠,但自己的第二元神,却无此顾虑。

    这些时日吴明虽然看似一地未去,实际上整个定州的歃血盟成员住所,都被元牝天珠元神踩点了一遍。

    “善!”

    吴明微微一笑,同样钻入穿山甲之内,傀儡兽飞快刨地,刹那消失不见。

    甚至,后面的土层一动,直接将洞口掩埋,毁去痕迹。

    “虽然我无法完美操纵傀儡,但有着公输蜇的记忆与肉身,略微让这头穿山甲行动代步,却是没有丝毫问题!”

    吴明蜷缩在狭小的空间当中,以第二元神操纵机关兽开山破地,潜土而行,倒也颇有一番别样的感觉。

    “到时候,让第二元神冲锋陷阵,我躲在一边围观就可……实在不行,还可直接往主神空间中一躲,本身安全绝无疑虑……”

    “可惜……若非往返主神空间,只能固定在一个位置,我本尊又何必外出?”

    ……

    哗哗!

    大河东去,江水不绝,中间有一个码头。

    纵然节日气氛还相当浓烈,但还是停泊了几艘小船,上面的渔夫为了来年的生计,早早出来揽活。

    只可惜此时行人稀少,没什么生意,但若有事,必然也是急事。

    “船家!”

    到了中午,一名中年汉子出现在码头:“我要去州城,哪位肯捎带一程?”

    他穿着粗麻葛袍,手脚粗大,微带风霜,背着个大包裹,倒似一直在外奔波的独脚行商,只是一双眼睛却又带着非凡的神采,隐隐就有一种气度。

    “不知客官愿出价多少?”

    几条渔船靠上,有好几个披着蓑衣,穿着水靠的渔夫就是问着。

    “我此行有着急事,越快越好,银钱上不会短了你的!”

    大汉皱着眉头,直接说道。

    一听这话,几名舟夫就是眼前一亮,知道碰上了财主,急忙上前,七嘴八舌地拉客:“上我的船!上我的船!”

    “小老儿行船数十年,最是稳当!”

    “我快手张三的大名,附近谁不知晓?包你最快到州城!”

    ……

    吴明目光一转,先是看船,旋即就微微摇头。

    此时路面不靖,普通人到哪里都得存上一个心眼,纵然这些渔夫舟夫看起来很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被逼到绝处的穷苦人,所能承受的下限是外人难以想象。

    吴明毫不怀疑,自己若上了当中某几艘船,立即就会上演一出船至河中,再问客官要吃刀板面还是馄饨面的戏码。

    “就你吧!”

    他左挑右挑,最后选了旁边一艘乌篷船,上面的渔夫是一名看似五六十的老头,实际年龄应该远比这年轻。

    这船外表看着简陋,但船沿的木料却带着一点包浆的光泽,显然之前用料上佳,更有一点朴实无华的味道,令吴明暗自点头。

    “好!客官请上船!”

    这老头一愣,却手脚麻利地上前,见此,其它渔夫终于叹息一声,悻悻然离去。

    咕噜!

    吴明一步踏上小舟,舟身顿时沉没一截,吃水甚深。

    老渔夫的瞳孔顿时一缩,周围数道目光更是不怀好意地打量上来,带着满满的凶狠之色。

    “嗯?”

    吴明抬头一望,周围渔夫却尽皆俯首低耳,左顾右盼,令他暗中冷笑:

    ‘原本靠近州城,这才换了舟车,想不到终日打雁,临了还是给雁啄眼!’

    知道此等水上讨生活的渔夫火眼金睛,看自己身形估计重量,却吃水如此,必然带了重物,极有可能就是金银,这立即就引发了贪婪。

    他之前哪里遇到过这种事?虽然小心提防,到底还是漏了一点破绽。

    ‘只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自己找死,可就怪不得我了……’

    吴明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样:“船家,开船吧,尽快到州城,船资少不了你的……”

    “好!”

    老渔夫嘴唇动动,欲言又止。

    他可是还要在这一代讨生活的,恶了众意,日后饭碗都得被砸掉。

    相反,若是缄默不言,事后却总有一笔封口费,这些舟夫忙则为渔,闲则为盗,都已经有了一种潜规则,轻易哪个都不会违反。

    殊不知这沉默之恶,与那些盗贼之恶也没有多少区别。

    “若到州城,最快需要半日,一钱银子!”

    生意归生意,若是后面群盗突然良心发现,老渔夫自然也会安安稳稳地将吴明送到州城,更不会少收一分船费,这就是他的为人处事之道了。

    “善!开船吧!”

    吴明自然不知道他心里这么多弯弯绕,直接命令开船。

    “好嘞!”

    老渔夫摇着船橹,小舟慢慢驶离码头,破水而行,越来越快。

    吴明身体伴随着小船摇晃,却无半点不适,更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小舟。

    此船不大,中间一个舱门,门帘上还有着新换上的桃符,后面却是灶台瓢盆等物,更似有着人影。

    小小的一艘船,却是五脏俱全,渔夫一家所在,身家性命都维系于此。

    ‘只是如此一来,船就是家,须臾可走,方便至极,流动性太强,不好管理,更容易滋长犯罪……当然,这是娥姁要考虑的问题,我懒得管……’

    此时天色尚早,吴明索性让摆了一张小桌出来,盘膝而坐,自顾自地打开了包裹。

    叮当!

    老渔夫睁大眼睛,伸长脖子,见得里面不是金银,先是长松口气,但见得一堆青铜与黑铁组件,心里又是提起。

    古代铁料价格居高不下,这一包裹若都是精铁,那也价值非凡,足够引得那些狼一样的后生动手!

    特别是对方孤身一人,也不是什么有功名与官职在身的士子,非为释道孤小等忌讳,只是一名行商,那就是大大的肥羊!不宰都没有天理!

    吴明自顾自地组合着齿轮,按照公输蜇的记忆开始练习机关术。

    虽然他志不在此,也没花多少心力,只是想熟悉一下流程,能略微操纵那两头傀儡便可。

    至不济也要积累经验,慢慢入门,毕竟还有一个超级大的工程等着呢。

    “此世机关术,却真是非同小可……”

    吴明看着自己手上一个青铜齿轮,还有类似轴承的东西,心里就是默默腹诽:“墨家甚至还做出了有灵智的飞鸟,能连飞三日不坠……我去,这完全是另外一条道路上的智慧结晶啊!”

    哐当!

    这情景,却令舱门背后一响,浮现出一双激灵的眸子,乌黑发亮,带着好奇之色。

    “去去!不要惊扰了客人!”

    舱门拉开,一名徐娘半老的渔妇就出来,将依依不舍小女孩拉走,隐隐还有训斥之声传来。

    “无妨!”

    吴明估摸着这小女孩将自己桌上的东西当成玩具了,公输家最基本的构装体,的确跟积木有些类似,不由一笑。

    刚才便是知道舱里有人,才不入内打扰。

    这类渔女,大部还做着皮肉生意,若是需要在船上过夜,那除了做饭之外,也不忌陪客,多赚一笔,乃是为了生活故,却没有多少好指责的。

    倒是刚才那小姑娘,恐怕再过几年也逃不脱此类循环,日复一日,没有出头之日,颇为可怜。

    ‘奈何天下可怜之人多了,又能管得几个?我的救世宏愿,都交给武雉了……’

    吴明暗自吐槽,这时舟行数十里,日头正中,渔夫问过他的意思之后,径自让渔妇抓了尾鱼,烤得焦黄,算是午膳,请吴明享用。

    这船费饭费,纵然后面行盗,也不能抢他的,自然乐得如此。

    烤鱼肉质极嫩,味道很是鲜美,吴明吃了几口,感觉颇为不错,或许因为他面目可亲的缘故,那小渔女也不怕生,来到一边,脏兮兮的小手就抓向一枚青铜齿轮。

    “呵呵……拿去玩吧!”

    纯粹练手之作,吴明也没有多么在意,倒是小渔女听得就很惊喜,爱不释手。

    吃完之后,小舟就行到了一片芦苇荡。

    四周空空蒙蒙,忽然听得一声呼哨,几艘小船就从四面八方浮现,饿狼般围了上来。

    老渔夫一个眼色,渔妇立即拉着小渔女,躲到了舱门之后。

    “喝!”

    几人追上来,面孔隐隐觉着眼熟:“那肥羊,赶紧将钱财都交上,否则就让你沉了这河底!”

    对方行进很快,眼见就要追上。

    老渔夫手掌微微颤抖,似是恐惧道:“官人……”

    心里觉得这后生不错,或许可以卖个老脸,让他们只抢财物,放了这人离开?

    “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的,你说对不对?”

    吴明却是不慌不忙,又加了几手材料,桌面上的一堆零件就变成了一只类似黑铁章鱼一般的东西,悠然问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16 06: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