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六十九章 嫉妒(3400加)
    几乎不用猜测,吴明就将嫌疑锁定在了‘主神’身上。

    “为了真正重生,夺舍轮回者的准备?”

    毕竟只是一缕残魂,要染指主神权限,必然有着一番为难。

    而吴明立即就猜到了这点:“逆转时空,扭曲时间线,方可降生,并且获得轮回者的身份么?大手笔!当真是大手笔!”

    “但耗费如此多,转生之后,你积累的底蕴也消耗到极限了吧?”

    “剩余下来的,又能够让你提升到什么程度呢?”

    吴明嘴角带笑,又有一丝惋惜:“居然强行逆转时空,还有最后的堵截,这个副本又该消耗主神殿多少能源?”

    不得不说,他此时已经将主神殿看作自己的东西,对于那自称主神的家伙如此做法相当不满。

    毕竟,这消耗的,极有可能就是未来属于他的主神殿能源!

    ……

    “此地便是吴家堡?”

    这时,吴家堡外界,数匹骏马驰过,上面一名青年骑士左顾右盼,最终不屑道:“也不外如是!最多堪称一县大户,武雉姐姐为何如此,实在令人想不通?”

    “武思,我们这次身负重任,却是不要多言!”

    见此,中间一名老者却是厉声喝止。

    “叔父啊!”

    武烈也混在一边,眼珠一转:“您有所不知,这吴明德行卑微,见识浅薄,堂姐却拔其一家仆居于高位,早已引得内外沸腾!”

    “这个……”

    老者似有意动,旋即又摇头:“咱们这次前来,不过去请你堂姐回南凤郡主持祭祀,切记不要提这些……”

    眉宇间,却也有些担忧。

    ‘唉……武侄女文治武功,都是没得说的,只是既然担任了家主,便要负起责任来,这次便要逼她回去,以主持祭祀为交换,迫使她让步,这也是家老会的决定……’

    老者心里默默思索:‘至不济,也要让她将那吴家子改为赘婿!否则我武家家主,一镇节度,却做了他家妇人,太不像话了!’

    武烈见此,又火上浇油:“叔父,我听说那吴家小子,颇有些觊觎两郡的想法呢……不可不防啊!”

    这恰恰说到了老者的心坎里去了。

    按照现在的情形,若是吴明要插手两郡军政,他们还真找不到什么反对的藉口,这也是家老会的担忧所在。

    “此子,必须敲打一二了!”

    武家老者见此,却是更加下定了决心。

    良田阡陌纵横,此时尚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白霜,寒风冷彻,对这三个武家子而言却是没有什么。

    “来者何人?”

    到了坞堡大门,三人立即就被守卒拦了下来。

    大婚之后,吴家堡防卫自然有郡里接手,此时巡逻的就不是一般乡勇,而是披坚执锐的甲士!

    那种冷冰冰的煞气,更是令老者眉头大皱。

    “瞎了你的狗眼!连我们武家人都认不出来?”

    啪!

    武烈骂了一句,一马鞭就是抽出,在那名甲士脸上留下一道红印。

    在他心里,两郡所有的兵卒,都是武家的私兵!奴婢!主子打奴仆天经地义,纵然杀了也是常理!

    “敌袭!”

    呛!

    甲士长刀出鞘,甚至坞堡之上,影影幢幢的弓手浮现,锋利的弓弩刹那间将下方十丈范围封锁。

    “嘿!叔父你看!”

    虽然被如此针对,武烈却还是丝毫脾性不改,反而将之当作证据:“这到底是我武家的兵?还是他吴家的兵?”

    “的确过了!”

    武家老者的眉头也是皱起,觉得这个吴家子实在飞扬跋扈得狠了。

    “住手!”

    这时,一名将领大踏步而出,赫然是吴铁虎。

    他面容冷峻,见到武烈、武思,还有武家老头三个,脸上肌肉一抽,还是上前,抱拳行礼:“烈少爷,不知此次前来,有着何事?”

    “哼!原来是你这个赘婿之仆?”

    武烈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看着对方的七品武将袍,心里更是嫉妒。

    就算是武家当中,能做到这个位子,实领五百人的也没有几个呢,居然给了一个外人!

    更关键的是,他烈少爷居然没有!

    当即一指那被抽了马鞭的小兵,颐指气使道:“你来得正好,此人狂悖无礼,冒犯了我们,速速拖下去斩了!否则……嘿嘿……”

    “斩了?”

    吴铁虎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此乃我之兵卒,若犯了错,也有军法处置!”

    “大胆!你这条武家的狗,也敢违抗我武家的命令?”

    武烈大叫起来,声嘶力竭,额头更是有着青筋暴起。

    “嘿!给你个面子才叫你烈少爷,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吴铁虎冷笑一声:“若是前来拜访,就乖乖通秉,否则就给我一直等着,强闯者,杀无赦!”

    “诺!”

    后方兵卒顿时大喝,刀剑出鞘,森然长指,齐刷刷的一片,武烈毫不怀疑若是自己真的冒犯军法,对方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很好!”

    一直似闭目养神的老者也睁开了眼睛:“你去叫那吴明出来,老夫自己跟他说!”

    “抱歉!要见我家少爷,先等通传!”

    吴铁虎冷冷回敬。

    “竖子!”

    老头同样心里暗怒,强自收敛了,淡漠道:“那就烦请你通秉一声!”

    “叔父,怎可示敌以弱?”

    看着吴铁虎的背影,武烈顿时急了

    “烈弟,父亲大人这是以退为进呢!”一直旁观的武思却是笑道。

    “不错!”

    武家老头冰冷的眼睛环视一圈:“纵然家主之前在位的时候,军营中也岂容你喧哗?换成我也不会答应,但此子乃我家仆,却如此跋扈,等见到武侄女,要当面对质!看他如何分说?”

    此乃阳谋,因此他就这么当着护卒的面直接说出,没有丝毫顾忌。

    “三位,请吧!”

    片刻后,吴铁虎出来,阴沉着脸道。

    “哼!”

    武烈等人先走一步,也懒得与他答话。

    一行人走了片刻,过了一处花园,两道走廊,就到了大厅。

    厅堂中布置得极为敞亮,主座上一位葛袍少年,目如温玉,头发简单地扎了个道髻,木钗横插,此时款款站起,略微一礼:“几位远来是客,还请入座!”

    “你……”

    见此,武家老头彻底气炸了肺。

    “当真无礼至极!”

    武思的眸子中也带着怒色。

    按照常理而言,长辈来访,本该隆重对待,出堡亲迎先不说,至少也应该出门迎接。

    而现在,吴明大大咧咧,只是站起一礼,实在令他们的自尊心接受不能。

    “叔父!你看到了吧!就是这小子,居然如此无视我等,日后必然脑生反骨,大祸不远啊!”

    武烈见此,更是得意,立即煽风点火。

    又向着吴明一指:“大胆!见到我武家家老,还不大礼参拜?”

    “你……”

    吴明的眼神相当无辜,还颇带着点‘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的味道:“你们是我发妻的娘家长辈,俗语有云,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我秉礼相待也就是了,还要如何?”

    “嘿,果然狼子野心不加掩饰了么?”

    武烈与武思都是怒火上涌,几乎破口大骂。

    武家家老却是眉头紧皱,眸子里面带着寒光:“也罢!你将侄女请出来,我们有话跟她说!”

    “女子出嫁从夫,有什么跟我说也是一样!”

    吴明早就猜到了这几人目的,自然没有多少好脸色。

    “嘿!”

    武家家老顿时怒不可遏:“胡闹,赶紧让武侄女出来,跟老夫回去,学习宗法,你再恭敬请罪,否则……”

    “否则什么?”

    吴明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懒得跟他们多费口舌了:“大约你们以为我只是个走了大运的草包,必得唯唯诺诺,甚至还担心我抢了你们的权柄……”

    “嘿嘿……却不知夏虫不可以语冰也!凤凰非梧桐不落,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今日你们几只乌鸱,得了腐鼠,还担心我来强抢?哈哈……哈哈……”

    说罢大笑不止。

    “你……”

    不论哪个,被比喻成喜欢吃死老鼠的黑乌鸦,总不会多么愉快的,武家老头顿时须发贲张,显然怒到了极致:“不要以为我家侄女会给你撑腰,要知道,我乃武家家老会决议派出的使者,纵然家主,也得恭敬相待!我今日就要让侄女废了你!治你的罪!”

    “看来你还是不懂……”

    吴明的眼神,顿时就带着怜悯了:“吴铁虎,我之前怎么吩咐你的?”

    “小人有罪!”

    吴铁虎立即单膝跪地:“小人有悖职守!”

    “嗯,那你刚才禀告,有人无故冲击我住宅,伤我守卒,该当如何?”

    吴明悠然问道。

    “家主所在,安全为重,当行军法!按律,擅闯军营者斩!”

    吴铁虎狰狞一笑。

    “那你还等什么?”

    吴明摆了摆手。

    “诺!”

    吴铁虎起身,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手,一队甲士立即涌入。

    实际上,这三个使者外强中干,就算他一个便可收拾了。

    “给我拿下,拖出去斩了!”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武烈看着两个上前的甲士,面色终于变了:“我是武家的人,你们让开,我要见武雉,我要见武雉啊!!!”

    可惜不论他如何叫喊,两名甲士面色不变,照样拖着他出去。

    一声短暂的惨叫过后,一名甲士就进来,献上武烈之首级:“启禀家主,行刑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