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六十八章 证据
    自从兵变之后,武雉除了公职之外,将武家家主之位也一把攥在了手上。

    这时代的家主宗法权力极大,对待屡教不改的宗族成员,当真是可以开祠堂,上家法活活打死的!

    此乃武家内部之事,任何人都说不上话来。

    曾玉一个激灵,立即知道武雉对于武家中一些人是颇为不满了。

    ‘虽然……以家主之尊,嫁给另外一族,还保留权位不去……原本就有违礼法,但是要追究这个,先对付了节度使大人的上万兵甲再说……’

    曾玉冷汗涔涔,心里腹诽着,恨不得自己完全没有听到过这些话。

    毕竟,常理还是疏不间亲,自己冒然掺入这种事中,日后祸福不测。

    吱呀!

    这个时候,房门拉开,一名火凤营亲卫上前行礼:“启禀将主!姑爷出关,并且还将吴卫将召了回去!”

    这些火凤营,乃是以被武雉从小收养,一手训练起来的婢女为核心扩充,死忠一流,称呼一般也是‘将主’‘军主’,甚至还有老人直接叫小姐的,最是亲密与忠心不过。

    担任了节度使近卫后,权柄更是非同小可。

    “哦?夫君终于出关了么?”

    武雉微微一笑,她自然也知道自家夫君有些秘密,之前就又消失了一段时间,不过道法真人,如此却也可以理解。

    只是念及新婚燕尔,不免就有些淡淡的埋怨,又被吴晴劝下。

    此时面上不露,对曾玉道:“年关将近,我这个新妇,却还未如何尽职,也是失礼,该当回去准备了……曾长史,这幕府一切,先交托于你了!”

    “诺!”

    曾玉拜下,目送武雉离开,直到对方离开视线之后才起身,又是幽幽一叹。

    ……

    “驾!”

    片刻后,一队百余火凤营骑兵就簇拥着武雉,飞马往吴家堡方向而去,女子飒爽,娇喝跨马,飞驰英姿,倒也别有一番风景,外处难见。

    “啧啧……久闻武家女巾帼不让须眉,今日一见,节度使大人当真龙行虎步,愧煞我等男儿……”

    郡城主道上,一间临街的酒楼中,窗户打开,见着烟尘纵掠而过,一名青衣儒衫、文士模样的青年就是啧啧称奇。

    包厢内寂静非常,摆了一桌宴席,上面烤羊羔、醉鱼、酱肉的香气充满,又有两壶老酒,醇香四溢,不论在哪里都颇为上的了台面。

    只是偌大酒席,就只有两人享用,另外一个更是不断灌着闷酒,显得颇为颓废。

    “此次武家连下两郡,定州惊诧,来日必能席卷千里,成就霸业,光宗耀祖在即,武烈兄为何如此姿态?”

    见到此幕,青年文士眸中笑意一闪,故意问着。

    “明知故问!”

    武烈看起来似乎只有十七八岁,嘴上还有淡淡的绒毛,虽然养尊处优,两只眼袋却是早已下垂,带着厚厚的黑眼圈,有些沉迷酒色的味道:“我这个堂姐啊……样样都好!奈何心气太高!居然囚父囚兄,不当人子!”

    “武兄慎言!”

    文士作大惊失色状,又似有些迟疑:“纵然武家女狂傲,也不至于此吧?”

    “这还有假?”

    武烈马尿灌多,嘴上立即没有把门的:“当日夺位之变,我们武家上上下下数百口,哪一个没有看在眼里?也就几个家老不知道喝了什么迷魂汤,趋炎附势,溜须拍马,让我武家成了全天下的笑话!”

    这怨言却是不假,武雉牝鸡司晨之名流传天下,导致口诛笔伐的同时,武家男儿不可避免地就打上了‘治家无方’‘让女子爬在头上’等等标签,纵然两郡之内不敢明说,但那些异样的目光还是令武烈颇为抬不起头来。

    此时借着酒意,立即就尽数发作:“嘿嘿……打下了两郡又如何?如此迫不及待地嫁入吴家,分明是恋奸情热,要将家业一股脑地送给外人……呜呼!可怜我武家先祖披荆斩棘,数代才积攒下来的基业,就被那贱……”

    “武兄且住!且住!”

    听到武烈声音变大,毫无顾忌,这文士也是立即上前捂着嘴。

    “来来!喝酒!喝酒!”

    直到劝下了,文士才抹着汗,又是连连劝饮,等到酒酣耳热之时,才似不经意道:“不过……节度使大人委身下嫁一乡野村夫,那吴家子也不知如何,竟然能迷得大人如此,若是日后有变,为家业故,也的确该考虑……”

    “还能如何迷惑?无非……”

    武烈嘴角带起一丝男人都懂的淫笑,旋即又转为愤怒,猛地拍案而起:“那吴家子何德何等?敢觊觎我武家大业?”

    “邹先生,你看看,岁末腊祭此等大事,那贱人身为一宗之主,居然不回武家主持,反而巴巴赶去吴家堡做那新妇……嘿嘿……当真丧心病狂……”

    ‘你说得倒轻巧,武雉乃是嫁入吴家,岁除不去吴家帮衬,难道再回武家,这才是全郡惊诧吧?’

    邹先生暗暗腹诽,面上自然做出大义凛然之相,煽风点火。

    “不错!”

    武烈立即入了瓮中,兴奋而起:“吴家子,名为娶女,实为赘婿,何德何能,敢觊觎我武家基业?我当去痛骂之,这合我武家之礼,谅那贱人也说不出话来!”

    “待贱人脸面尽失之后,就逼她回武家,发动族人开祠堂,历数罪过,夺了她的大位……”

    说着,脸色却是越发红润,显然也是有心觊觎节度的位子。

    到了最后,甚至越来越兴奋,颇有些迫不及待地回去串联之感。

    ……

    “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等到武烈离开之后,邹先生不动,等了片刻,原先的屏风打开,一名黑衣人就走了出来:“这就是你找的关系?未免太过愚蠢!”

    “执事放心,武家中对武雉不满的,绝不止此一人,我已拉拢了三名,对景时足可发动串联,给武雉找些麻烦!”

    邹先生胸有成竹:“此女得位不正,又偏袒外人,真闹到武家祠堂当中,又能如何?”

    “嘿!此女先杀主上爱子,又四处煽风点火,的确该除之!”

    黑衣人道:“你下去继续进行计划,还有收买武家之人,让其泄漏情报……直待我主上大军压境,一举灭了这武雉,你我功莫大焉!”

    “诺!”

    邹先生带着一点兴奋之色,躬身退下。

    黑衣人又等了片刻,却是默然一叹。

    实情哪里有着自己嘴上说得这般好?实际上,武雉手段百出,将主上已经逼得左支右绌,两郡实力更不是虚妄,一旦人心定下,整合大军,自己这方立即就有着倾覆之祸!

    这才不惜代价启用暗子,命令制造混乱,为的就是要努力拖延武雉的步伐。

    “唉……良禽择木而栖,主上自痛失爱子之后也越发反复无常,不是明主之相,我们这些人,是否该先找找下家?”

    黑衣人眸中精光闪烁,旋即又化为苦笑。

    虽然乱世当中,天下士子各方游走,自主程度很高,奈何明面上的文臣武将大可另投明君,唯有他们这种暗间,却是到哪里都不会有着信任,不是狡兔死,走狗烹,就只有隐姓埋名,了此残生一条路好走。

    ……

    武雉归来,与吴明自然又是一番亲昵不提。

    而吴铁虎的动作也很快,不过数日,立即就有了答复。

    “启禀家主,我的人快马加鞭,赶到您所说之处,入目只有一片断壁残垣,似是道观遗址,距今起码有着百年……按照指示,挖出此物!”

    吴铁虎恭敬禀告着,并且拆下手上的包裹,将里面的两件东西呈现在吴明面前。

    一股腐朽之气立即散发而出,带着土腥的味道,令吴明微微皱眉。

    旋即,他就看到了,在包裹中,有着一卷书册,业已腐朽,一面铁令,其上隐隐有着字迹。

    “嗯,不错,你下去吧!”

    吴明摆了摆手。

    虽然很想知道家主为何如此郑重其事,但吴铁虎知晓分寸,强行压下自己的好奇,缓缓退开。

    “想不到……真的是这个世界……”

    吴明一拂袖,铁片上的泥土尽去,展露出几乎无法辨别的‘摘星’二字。

    这两物自然不是七杀葫芦与骷髅精。

    时过境迁,吴明也不敢保证没有人专门盯着这两物,也不会冒然动手。

    甚至,就连埋藏这茅山经与铁令的道观,也非茅山道、黑心道人所在的野外,而是自己在大商末世抽空前往定州,在一间道观下顺手埋的记认。

    从份量、用材、甚至字迹上,吴明都丝毫不怀疑,这就是自己亲手所埋之物!

    而这甚至足以证明,自己之前经历的任务,非是虚幻,而就是历史!

    “不!还有两样,若是我祭炼的两件法器也在,才算完全确定!”

    放下带着历史痕迹的铁片,吴明实际上已经有了猜测:“主神殿的每个任务世界,都是真实的?”

    “但此大商之乱的副本,实在太过玄奇,竟然硬生生扭曲了时空么?以主神殿的缺损来看,似乎不值得如此做,那理由便只有一个了!”

    “此乃其他人故意为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