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军政(3200加)
    “怎么?”

    见得吴铁虎领命之后非但没有退下,反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吴明皱了皱眉头,不由开口询问。

    “卑职有些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见着吴明脸色,吴铁虎一咬牙,当即说道。

    ‘又是这开头,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痛快事,九成是告刁状……’

    吴明暗自叹了口气,以手扶额。

    出了主神这一档子事,大周世界不论天翻地覆,都吸引不了他多少注意。

    当然心里如此想,面上却丝毫不露:“我恕你无罪,直说无妨!”

    “遵命!”

    吴铁虎一咬牙:“家主大婚以来,武家某些人便上窜下跳,言语之中十分不客气,甚至当面称呼卑职为‘赘婿之奴’,小人粉身碎骨没有关系,但若污了家主的清名,便万死难辞其咎了!”

    “原来是这个……”

    吴明揉了揉眉角。

    说实话,武家之人,一是不忿武雉专权,第二害怕他这个外人篡了大业,有此种种,早就在预料之内了。

    特别是在这岁除、腊祭,要祭祀祖宗的时候,表露得就越发明显。

    “吴铁虎,你是吴家之人,还是武家之人?”

    吴明轻轻问着。

    “属下生是吴家的人,死是吴家之鬼!”

    “善!”

    吴明道:“武雉嫁入我家,岁祭从夫,难道这么明显之事你还看不懂?”

    若真是赘婿,那吴明就得跟着武雉跑到南凤郡去,祭拜武家祖宗,甚至,连祠堂都进不了,只能在外面的广场上候着。

    这两者之间,差距自然极大。

    “今后遇到这种辱及主家的,不论是官吏、还是武家之人,一律抓起来,严加处置,懂了么?”

    “卑职明白了!”

    吴铁虎眼睛大亮,再次行礼出去。

    “这就有人忍不住了?”

    吴明摸了摸下巴,脸上就带起一丝微笑:“看来非得好好杀鸡儆猴一番,顺便再提拔吴铁虎到郡尉,掌管楚凤兵权,就当他的回报好了……”

    ……

    楚凤郡城,节度使府。

    “节度使大人,各县县令都已安排下去,吏员备齐,必不会耽误了来年的春耕!”

    侧厅之内,摆了一张长丈许,宽三尺有余的紫檀木桌,上面公文堆满,武雉一身锦袍,不施粉黛,却也显得英姿飒爽,此时略微蹙起的秀眉正随着曾玉的禀告而舒展开来。

    “不错!”

    武雉略微点头,知道曾玉的不易。

    毕竟,不是每个官吏都能见得女子主政,甚至还堂而皇之地割据为藩镇的。

    南凤郡还好,楚凤郡当中,伴随着李家的投诚,更多的县官却是选择挂印而去,如何选拔足够的人才前去治理就令武雉颇废了一番脑筋。

    当即温言道:“我为节度使,专征专杀,有着开幕之权,今设立幕府,直接统管两郡十五县,原本的郡守与郡丞各留其职,你便为我幕府长史吧!”

    “多谢主公!”

    曾玉坦然下拜,心里却是微微动容。

    知道武雉立节度使府,就是要将两郡大权收归独有,彻底架空太守,毕竟才两个郡,就设立两个太守?岂非将大权拱手让人?

    而保留郡守与郡丞,却是个空职,专门给李家这种地位崇高,又事先投诚的家族安排的。

    作为事实上统治两郡的幕府,长史便相当于丞相,官品虽然不高,却总理阴阳,大权在握,又有为人主查缺补漏之责,武雉连拔他至此,可谓十分看重了。

    “臣必尽心竭力,为主公效死!”

    先是救命之恩,又加知遇之恩,再不思报答,曾玉必然为天下仕林唾骂,背上小人之名。

    “嗯!农为国之本,春耕稳固,秋天收获了粮食,等到粟米麦子都堆满仓库的时候,两郡百姓就不会再惊诧本镇的统治了吧?”

    武雉深刻地知晓,小民贪惠!纵然今日四野议论纷纷,说自己牝鸡司晨,但只要熬过一两次丰收,那些小民才不会在乎在头上统治自己的是哪个。

    剩下要真正对付的,却是士大夫阶层,也唯有他们,一是利益受损,二是观念根深蒂固,难以臣服。

    “上次命各家举贤良出仕,响应者寥寥,嘿嘿……”

    武雉冷笑:“此次诸多寒门弟子上位,他们也不能再怪罪本镇,谁让之前不把握机会?”

    “主公英明!”

    这说的,就是之前府中官吏之事。

    那些世家大族,郡望县望害怕扯上关系,家大业大,不敢一搏,武雉直接命贴出招贤榜文,不论出身,唯才是举,立即就吸引了一大批不得志,妄图博个青云富贵的寒门弟子。

    此世晋身之途大体为世家大族把持,现在遇到这个机会,寒门又怎么不尽力一搏!

    地位越高,越珍惜权位,不肯改变,但寒门却凛然无惧。

    不过,如若吴明在此,必付诸一哂。

    因为郡望县户乃是大地主阶级,寒门乃是小地主阶级,真正一无所有,能打破一切枷锁的,还是那些足无立锥之地,甚至没有多少人身自主的社会最底层。

    当然,他现在与武雉都是‘肉食者’阶层的一员,自然不会胳膊肘往外拐,背叛自己原本的阶级。

    纵然历史上,曹操扶植寒门士子,压制世家,也是地主阶级的内斗,根本没平民什么事!

    毕竟,古代真正一无所有的农民,哪里会有那个资本去读书识字?

    “我有两策!”

    武雉却是颇为自得,起身踱了两步:“一文一武,双管齐下,三年之后,必可一举夺了定州!”

    “属下洗耳恭听!”

    这就是施政纲领了,体会上意的大好良机,曾玉自然竖起了耳朵。

    “此二策,一曰军功授田!一曰考举取士!”

    说到这里,武雉脸上微微一红,死都不会承认这还是闺房之中,床榻之上,吴明随口提点她的。

    “军功授田者,士卒分级,每战记录功勋,加官进爵,按功授田,并且残疾、退伍皆有所养,地方武备、里正、亭长选拔,皆为优先!”

    “如此,士卒必然用命,只是需要大量无主之田!”

    作为文官,听到这种优待武夫的政策,曾玉就颇有些不舒服,不过想到此时乱世,武夫当政,就完全说不出口了。

    “其二的考举取士,则是每年设科举,八方士子,不论出身、籍贯,皆可考之,设以明算、农学、平商等科,凭结果量才授予官职!就以这次考举为蓝本,日后定为成例!”

    武雉掷地有声,曾玉额头却渗出了冷汗:“如此……如此……恐怕惹来非议啊!”

    心里却是十分清楚,何止是非议?

    历来世家大族占田连乡,又把持上升渠道,甚至地方上的里正、亭长、税吏都是自家的人,这才根系蔓延,成为连太守与朝廷都要忌惮的力量。

    但现在,若是这两策推行下去,恐怕立即就要将世家大族的统治打击得摇摇欲坠,并且引来疯狂的反扑!

    “非议?本镇引来的非议还少么?”

    武雉却是冷笑:“纵然委曲求全,也是枉然,那何不干脆将一切打破,推倒重来?”

    “主公豪气干云,卑职粉身碎骨,也要为主公推行这两策!”

    都说到这里,再说下去就是牝鸡司晨,永远无解的难题,曾玉除了拜下之外还能说什么?

    “善!”

    武雉颌首:“你放心,本镇自然知晓轻重,当徐徐图之,首先应该做的,便是军功授田,抓着军心,如此便凛然无惧了!”

    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是哪里都颠簸不破的真理,武雉自然不可能忽视这点:“要军功授田,就要大量的闲田,正好乱世以来,两郡兵连祸结,百姓流亡,目前倒也足够,你将统计报上!”

    “诺!”

    曾玉找来文书,徐徐禀告道:“本镇辖楚凤、南凤二郡,其中楚凤郡有县八、南凤郡有县七,共计两府十五县!上县三,为云平、鹤台、苍桐、中县五,为……”

    “经过计吏勘查,确认本镇十五县共有田两百七十万亩,民三十万户……官府现在还能封赏出去的公田五万四千三百亩!”

    “如此之少?”

    武雉叹息一声,却是知道这些田亩都去了哪里。

    别看两郡近三百万亩,其中起码一半落到那些世家大族手中,他们良田阡陌,沃野相连,出则豪仆美婢簇拥,骏马香车为座,田亩里的佃户却要承担五成以上的税收,甚至还有官府的摊派与劳役。

    可惜,其中最大的就是武家!特别是随着武雉攻下楚凤郡之后,南凤郡的土豪以武家为首,开启了新一轮的扩张狂欢。

    “嘿嘿……硕鼠!硕鼠!!!”

    武雉冷笑两声,惊人的杀气,甚至令曾玉都腿脚发软:“若抄了几家,说不得赏田与军费,甚至来年开春的种子都有了!”

    “主公万万不可!”

    曾玉噗通一下跪了,汗如泉涌。

    “本镇晓得厉害,自然不会与全天下为敌的,只是不得不杀鸡儆猴,敲打一番!”

    武雉笑容倾城,却又带着森寒:“有些人挖墙角挖习惯了,甚至还忘了我这个家主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