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四十五章 求助(月票1000加)
    大商之前坐拥天下,享有四海,效忠之人自然不少。

    或者说,诸子百家,包括道门,在某段时间之内都是受商帝所驱使!

    纵然现在,以外界的说法,商桀暴虐无道,但依旧拥有大量人才辅佐。

    兵家、法家更是其基本盘!若无墨家与梵门之助,更练不出十二金人!而巫蛊之道的好手也是被搜罗了不少。

    这蛊神子,自然就是其中最强的一位!

    在南疆中,此人的蛊术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乃是小国主见了都要尊奉礼敬的存在。

    被进献给商桀之后,更是获得重用。

    传闻此人不仅精通各种诅咒法门,能令人无声无息地死亡,甚至还豢养了六头主蛊,每一头都可堪比一名武道大宗师!

    而其本命蛊虫,更是达到了武圣的级别!

    四级的蛊虫,已经不是普通虫类,而是神物!上古的蛮荒异种!

    此时在吴明的眼中,对方虽然藏身虫海,但那一道明黄色的内运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

    ‘不过……看来此人还是晚来一步,否则与三杀星联手,便足以自保,我恐怕也拿不下这三人了……’

    吴明心里默默想着,又是有些惋惜:‘若是我本尊在此,雷法加上三昧真火,这区区虫海……嘿嘿……嘿嘿……’

    雷火专克邪物!

    除了蛊神子那头本命蛊虫之外,其它再来多少也不过送菜的份。

    甚至,他那两头主蛊,就是陨落在吴明之手!

    也正是那次之后,吴明才找过罗颂,了解过这蛊神子的事迹,更知道此人锱铢必报的性子。

    以他隐隐为南疆巫蛊老祖宗的身份,自己毁了他两头三级蛊虫,不狠狠报复回来才是怪事!

    “桀桀……你杀了老夫的两名爱徒,便拿你一身血肉偿还吧!”

    黑色的虫群散开,在吴明面对的方向,赫然浮现出一名奇装异服、脸上画着油彩的老头,身边还跟着四头形态各异的蛊虫,气息凶残。

    “蛊神子……”

    可惜吴明看着他的目光,却是颇为怜悯:“不知道你没有听过一个典故,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嗯?”

    不得不说,这句意思实在非常明显,甚至令蛊神子背后的寒毛都是倒起。

    “只修功行,不明天数……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啊……”

    吴明叹息一声:“你说是不是,玉清道友?”

    “然也!”

    清清如玉的声音,顿时在四周响起,又仿佛带着一股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吸尽的怨气!

    一蓬清光,就是辉辉然洒落下来,带着浓郁的禁锢与限制之力。

    地仙法界!!!

    “啊……你是玉清道人?!”

    蛊神子面色一变,身边四只蛊虫齐声长鸣,自己更是猛地张大嘴巴,呕出一只金色的蛊虫!

    这蛊虫好似一只金色的蚕宝宝,胖乎乎,圆滚滚,眼睛大如黑豆,亮晶晶的,显得颇为娇憨可爱,背上甚至还有一对半透明的翅膀,振翅着飞到了半空。

    “金蚕蛊?”

    与之相对的,却是吴明的眸子动了动:“居然还是上古异种,飞天金蚕,也难为你能找到了!”

    “嗯!果是飞天金蚕,给我镇压了!”

    玉清老道似乎也有些惊讶,旋即清光更盛,轰然压下。

    一只只黑色的蛊虫软倒在地,旋即气息全无,没有多久就积攒了一地的虫尸!

    在地仙领域之下,虫海战术简直是个笑话!

    “玉清老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何故苦苦纠缠?”

    蛊神子大叫,飞天金蚕化为一道金色流光,护在他头顶,竟然也能略微抗衡法界之力。

    “无冤无仇?哈哈!!!”

    玉清老道走到场上,披头散发,双目中带着血丝,哪里还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闻言就是冷笑:“大商毁我成道之望,杀我师兄弟,血海深仇!你为商朝走狗,还要怎的?”

    又是一瞥吴明:“摘星子道友,此人为你而来,老道来助你一臂之力,将他杀了,如何?”

    “善!”

    有着免费打手,吴明自然求之不得,只是内心不免暗暗腹诽:‘看来这次大商将玉清坑得颇惨,这是几乎不顾一切了吧!’

    当即取出七杀葫芦,星光当中,七口飞剑化为流光,将那四头堪比武道大宗师的主蛊牵制住。

    “老头子今日认栽,你们放我离开,我立即回转南疆,发誓永不踏入大商一步!”

    蛊神子眼角狂跳,飞天金蚕嗡鸣不断,又大声喊着。

    “只可惜你蛊神子的信誉不好,又专门喜欢以大欺小,老道容不得你!摘星子道友切记,此人睚眦必报,若给走了,奈何不了道友,就专会去找道友门人弟子的麻烦!”

    玉清道人一挥手,背后一片灵地浮现而出,带着地仙福地的大力,只是吴明眼尖,就见得此片福地比上次所见还更加虚幻,更带着残破的味道。

    “啊……我跟你们拼了!”

    蛊神子绝望大叫。

    飞天金蚕飞行绝迹,奇毒无比,沾之必死!纵然武圣,一不小心被毒素侵入,也是要去掉半条小命。

    可惜,遇到了无形无质的地仙法界,却刚好被克制得死死。

    这时见到玉清道人杀他之心甚浓,当即从怀中掏出一面小小的布幡,咬破舌尖,直接涂血上去。

    “吱吱!”

    飞天金蚕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幡内,小幡顿时轰鸣一声,飞到半空,散发出无穷黑气,演化万毒蛊虫,中间又以飞天金蚕为统率。

    “六蛊神幡?”

    玉清道人见得,先是一惊,旋即又是冷笑:“原来你牺牲六名弟子,祭炼六头主蛊,却是为了炼制这件巫门法宝?可惜你先天就差了两头蛊虫,根本无法大成!”

    当即一招手,天际乌云涌动。

    “玉清急急如律令!雷来!”

    咔嚓!

    一道青色的雷光,顿时撕破乌云,带着毁灭的意志落下。

    身为地仙,玉清道人手上又怎么可能没有召唤雷霆的法门?雷法纵然珍惜,对于他而言却不过予取予求之物。

    若是能真正福地大成,甚至可生福地虚空之雷,那才真是造化由心,威力无穷!

    砰!

    一雷落下,正中黑色小幡!

    上面的金蚕吱吱有声,显然受创不轻,而蛊神子更是一口紫黑色的精血喷出。

    玉清道人再如何都是地仙!又有神通法力丝毫不逊色的吴明在一边牵制,他实在有败无胜,甚至有死无生!

    “给老道镇压了,炼化!”

    一雷发出之后,玉清道人一拂袖袍,福地的清光似形成画卷,漫布半空,猛地一收,就将金蚕与六蛊神幡卷入,燃烧起三味真火!

    ‘啧啧!玉清道人这是拼了老命了!大商难道刨了他祖坟?’

    相比于玉清,作为正主的吴明却是不慌不忙,催动着七杀葫芦中的白虎金气、元磁星辰神光,将四头蛊虫困在阵内,慢慢消磨。

    “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蛊神子的一声惨叫,被围困的四头蛊虫也是一下失去精神,被七口飞溅趁机剿杀成了肉酱。

    吴明施施然收了葫芦,就见得玉清道人袖手而立,面前漂浮着一面小幡,其上的万千蛊虫之魂却是已经毫无踪影。

    蛊神子浑身毫发无伤,脸上却浮现出巨大的痛苦之色,轰然倒地。

    身上,一个个肉瘤隆起,又飞快消散下去,整个人刹那间缩水数成,无数的小虫却是从尸体上爬出,飞快没入林中。

    如此场景,简直看得阮智玉这种女子都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这蛊神子竟然将一丝魂魄寄托在金蚕之上,金蚕若亡,本体也是难逃大难……”

    玉清道人捋着胡须:“倒是这面小幡材质还算不差,老道便愧领了……”

    这六蛊神幡,乃是蛊神子一生精华所在,光是为了寻常合适的材料就蹉跎半生,自然非同小可,更不用提为了锻造此幡,每年都要往上涂抹百草精华,蛊虫精魄,最后更是连金蚕都祭炼了上去。

    毫不客气地说,蛊神子的一生精华,以及宝物,就都在这面小幡与金蚕上了。

    “自然!”

    不过人家好歹出力出了大头,吴明也没有多少好争执的,又是一个稽首:“见过玉清道友,不知道玉清道人来找贫道,所为何事?”

    “摘星子道友可知,商朝追兵非这一路,还有法家与皇宫的高手,若非老道暗中打点,刚才一拥而上,奈道友何?”

    “原来如此,那还要多谢道友相助之恩了!”

    吴明略微思索,就知道此老道所言不虚,心里更是起了浓重的警惕之意。

    “之前小小误会,如今大敌当前,老道来此,便是同舟共济之意!”

    玉清老道直言不讳:“大商已经炼成十二金人,即将永镇诸天,老道还请道友不计前嫌,为天下苍生,助我一臂之力!”

    ‘果然……’旁听的李自在与阮智玉都是心里一沉,又是无奈,知道这种高层协商,他们连插嘴的份都没有。

    “要如何相助?”

    吴明问着,目光瞥了地上躺着的三人一眼。

    “道友法眼无差,还请移步详谈!”

    玉清道人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