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二十三章 乐业(8000补)
    乾州。

    乾者天也,以此为名,可见这州的广大。

    而与乾州所连的云州,更是临近外域草原,地广人稀,却能养良马,牧民更是彪悍,下马能放牧,上马能开弓。

    一地粮食充裕,一地兵马充沛。

    武王姬易得这两州,深扎根基,日后方可成就席卷之姿!

    官道之上,几匹毛驴悠哉悠哉地行来,上面是一名道人,两名女冠,意态都甚是闲适。

    吴明先不去说,黄莺与李秀云先是完成了一半任务,又逃离了一眉王老营那个必死之地,自然也是海阔天空。

    话说吴明都读过史书,知道一眉王韩虎林不可靠,继续待在船上有死无生,不论等到被浪头打翻还是自行解体都下场凄惨,黄莺自然更加清楚。

    现在能得脱死难,主线任务完成有望,自然开朗了不少,甚至偶尔也敢跟吴明搭两句话,倒是李秀云一直谨守礼数,不敢说多余的一句话,这谨小慎微的模样,令吴明颇为无语。

    “尔等听了……武王仁慈,怜悯你等流民,特命建村居住,每家赐田二十亩,赋税为亩产之半,耕作满五年,又或者家有男儿从军的,这田契就直接赐下!”

    与其它各州相比,乾州便很少看到流民,甚至一些田亩也没有荒废,被组织着重新耕作,很有一种‘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味道。

    一路上颇为平静,也没有不长眼的盗匪蟊贼什么,到了下午,就见得一座大城。

    “武王令喻,有流民者,可自去旁边营地安置,其它要入城的,费用一律一,商人可免除此费,另外,城内严禁械斗,违者直接贬为苦役,再犯斩首!”

    城门官大声宣读着令喻,又有一些衣衫褴褛的流民,被引到旁边营地当中,先喝了一碗薄粥,眼眸中就多了些活气。

    “收流民、注重武事、鼓励商业、并且严格秩序,的确有着那么一股子气象!”

    吴明三个老老实实地排队,也没有受到纠缠,入了城后,吴明就是一叹。

    ‘这摘星子人还不错,本人又是天师级别的修道者,不若拉他一把,日后也是一个极大的助力,别的不说,至少托庇在他羽翼之下,这次轮回任务或许就无惊无险地过去了……’

    黄莺眸子中精光一闪,却是似感叹道:“这武王,当真有着王者之相,天下第一呢!”

    “呵呵……”

    吴明笑而不语。

    他与黄莺是有着史书当金手指,而其它人,纵然修道者,一见到这种气象,当真也要纳头便拜了。

    ‘该死的……这摘星子油米不进啊……’

    黄莺又说了几句,见吴明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心里不由暗暗焦急:‘该不会真的要像与韩虎林约定的那样,去赴那九死一生的金池之会?不要啊……我还不想死!’

    却是暗自下定了决心,若是吴明一意孤行,那说不得也只有尝试逃走了。

    反正任务已经完成大半,也不必再停留在韩虎林军营中,接下来的不过生存任务,她却是有着信心,实在不行,随便往哪个深山当中一钻,却也可保得自身无虞。

    “师尊……”

    黄莺又旁敲侧击了几次,终于忍不住问道:“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自然是乾州州城,武王宫殿了……”

    吴明哈哈一笑:“既然我这徒儿如此推崇,自然该去看看……嗯,并且这民生事关气数,也不能只看表面,必须细细追查,从今日开始,咱们都不骑坐骑了,改为步行,并且用钱也有讲究,不得取用不义之财,那些得自军中的金银珠宝,也给我扔了!”

    “扔了?”

    黄莺微微张大嘴巴,就连旁边的李秀云都是有些吃惊地望过来。

    “一箪食、一瓢饮,皆是自力更生而来,方才不受气机纠缠!”

    吴明摸了摸下巴:“你们两个的容貌也该改改,换成贫道的两个童子!放心,贫道精擅一手先天神算,每日三卦,便足够我们所需了……”

    这却不是不取钱财,只是吴明现在修为越高,对于冥冥中的天机就理解得越发深刻。

    自己这几人本来就是异界来客,再多取财运在身,却是更加容易引起天道注意,特别是在去见一条真龙的时候!

    “啊……”

    黄莺一声哀叹,显然是预见到了此后的悲惨生活,又默默安慰着自己:“不怕不怕!不就略微吃点苦么?只要不是去十绝关,赴那金池之会,一切都好说!”

    “嗯,你们放心,贫道算着日子,一定不会错过十绝关另外一个‘武’的……”

    就在这时,吴明却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直接让黄莺的心情似无底深渊……

    ……

    乐业城乃是乾州首府,道路四通八达,更有水运之利。

    在武王治理之下,纵然是乱世,也丝毫没有影响乐业城的繁荣,甚至由于安定的生活,更是吸引了不少外州的大户与郡望,纷纷在此置业,做那狡兔三窟的准备,在不断推高地价的同时,也是给乐业城带来了新的活力。

    这一日,一名道人,带着两个道童,略微有些风尘仆仆地赶到了乐业城下。

    道人相貌普通,穿着一身黑白道袍,边缘沾惹黄土,略微带些尘色,后面的两个道童更是脸色漆黑,平凡到了极点,只是举着两条白帆,一条写着‘铁口直断,童叟无欺’,一条是‘一日不过三’,笔力遒劲,又带着一股特别的韵味,乃是吴明自己的亲笔。

    “师尊……”

    背后传来黄莺小声的哀求:“能不能不要这样……感觉好羞耻……”

    “这有什么?”

    吴明颇为不屑地一摇头:“为师又非欺世盗名之辈,没看见之前几城先从不屑,后来蜂拥云集,来求我一卦的场面么?多学学云儿,看她多乖!”

    “师……师……”

    李秀云努了努嘴,双手抓着布幡,在黄莺来看,却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了。

    乐业城正门大开,周围还有大量兵卒巡逻,却也不收入城费,显得颇为大气,看到吴明几个,先是略微一怔,不过吴明自身有着道牒,又早早为两女弄了个身份,却是一体放行。

    “赤气浓郁,如日之升,当真好一副蒸蒸日上的景象……”

    吴明摇头摆脑,装模作样地一叹。

    不过在他眼中,这乐业城倒也名副其实,毕竟是真龙所居,镇压气运,当可保乱世一方净土,予人安居乐业。

    “师父,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黄莺弱弱地问道。

    “老规矩,先去投宿或挂单,然后再看看大街上有什么肥羊好宰……哦!不对,是为人排忧解难!”

    吴明左顾右盼,却是已经将乐业城的气运看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就是不由暗赞。

    “兀那道士!”

    果然,吴明这一行三人实在有些显眼,特别是后面的布幡,招摇非常,一下子就引起了注意。

    “这位公子叫贫道?”

    吴明微微一笑,打量着面前这个拦路的家伙。

    对方穿着锦绣绸缎的料子,头顶小帽上一枚猫眼大的碧玉,在阳光下摇曳生辉,皮肤白嫩,双眼微微凹陷,带着黑色,显然是那种养尊处优,又陷于酒色的富家子弟。

    “自然是叫你,铁口直断,嘿嘿,好大的口气!”

    这公子的桃花眼先在李秀云身上一扫,只是吴明的伪装太过成功,在别人眼里,黄莺两女就是两个粗手粗脚的道童,自然引不起多少兴趣。

    富家公子自然也是一瞥而过,就指着上面的字迹道:“铁口直断我知道,一日不过三又是什么意思?”

    “无量天尊!”

    吴明打了个稽首,眸子中放出慈悲之色:“天机不可轻泄,贫道一日只为三个客人卜卦或看相,却也是惜福自保的法子……”

    “原来如此,那你看看本少爷如何?”

    那公子哈哈一笑,似乎是终日无聊,终于见了点乐子。

    “公子山根有着赤气,明黄直透印堂,显然是富贵中人……”

    吴明一开始说两句,这公子还在冷笑,但听到下一句,却是额头有些冷汗落下。

    “只是此时公子面相晦暗,脸颊凹陷,带着青黑色,却是有着大劫啊……此劫发于桃花,劫因却在你父之身,几乎有着血光之厄,若要破解……”

    吴明说到这里,话语一停,旁边的黄莺立即捧上善功袋。

    这公子面色就阴晴不定起来。

    他有着一件隐秘之事,一直不为人知,乃是看上了自己父亲身边的一个婢女。

    不过后院中都清楚,自己父亲对她也十分中意,有着半婢半妾的味道,作为儿子,如此便是大逆不道,有违孝道,一旦被捅出来,那后果……

    当下取出一锭银子,约莫有着五六两,扔入善功袋中,“要如何?”

    “你附耳过来!”

    吴明微微一笑,耳语几句,这公子顿时面露喜色,拜谢而去。

    旁边的黄莺与李秀云见此却是翻了个白眼,已经见怪不怪了。

    吴明有着望气神通,配合道术,不论占卜算命,都是无往不利,纵然有着收敛,十猜九中,也是非常了不得的成绩,若非时日尚浅,名动一州也只是等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