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零九章 红莲(6400加)
    “《史书·太祖本纪》有云:太祖,高祖伯子也,讳易,乾州坤县人。母陈氏,方娠,梦神授药一丸,置掌中有光,吞之,寤,口余香气。及产,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自是夜数有光起,府里望见,惊以为火,辄奔救,至则无有。婴时体有金色,三日不变。比长,姿貌雄杰,奇骨贯顶,志意廓然,器度豁如,人莫能测,识者知其非常人……”

    清晨,朝阳东升。

    孤山,破败道观之中,一名道人少年却是做完功课后,却又喃喃背着一本史书,只是其中内容,若是给其他人听到,顿时就要被骇得面无人色。

    “一部《太祖本纪》,顿时将大周太祖什么底都泄了……”

    吴明炼气筑基,此时元神有成,不断反哺之下,道功立即突飞猛进,再加上这个身体又被改造,有了元灵资质,进度当真一日千里,一夜行功,就已经积蓄了法力,到达法师位阶,堪比老道一生苦修了。

    这时候起了下山之念,识海中一动,一篇文字就背了出来。

    真人元神有成,说过目不忘有些夸张,至少真正蕴含道意的金银篆文肯定不是一看就可记住,但普通书籍,却真是诵读一遍,当即就可记住十之七八,三遍之后,必然深深印刻脑海,再也难以忘记。

    “一部《太祖本纪》,将大周太祖姬易发家的情形说了大半,乃是轮回者的无上秘典,只是按照那些文官与帝王修书的尿性,真的按图索骥,却也是不要被坑得太惨……”

    这次的轮回世界,乃是商朝末年,大周开国之战,正是主世界的历史!

    轮回者都出自大周世界,至少也知道以周伐商的天命所在,却是开了老大的金手指。

    只是吴明却肯定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这个时间点上,姬易必然已经发家,要想趁着真龙寒微之时,去投资赚第一桶金的可以歇歇了……”

    “十三路反王仍在,不过也是日薄西山……”

    “至于十二金人?”

    吴明脸上顿时郁闷了。

    正经史书上,自然不会记载这种怪力乱神之事,只说商末帝‘桀’好大喜功,奢侈无度,收集天下兵器、金铁,熔铸为十二金人,后来商朝灭亡,十二金人也被起义军摧毁。

    但现在看来,真相根本不是这么简单!

    “按照主神殿如此郑重其事的交待来看,这十二金人,明显与商朝气数息息相关,甚至还有长生之秘,帝王要求长生,何其难也?十二金人能办到此点,必是镇压地气龙运,逆天改命的无上至宝!”

    “……这种秘闻,肯定只有那些大世家、以及诸子百家那个等级的秘典才会藏有……说不得谢家那种等级的世家也有只言片语的收藏,可惜都不是现在的我能看的……”

    吴明穿着簇新的道袍,又将杂物打了个包裹,施施然下山来:“当务之急,先是确定时局,知道天下之争打到哪一步了,随后就是找到李秀云……唉……”

    兵荒马乱当中,他对于此女能否保全实在不怎么看好,也只能是寥尽人事而已了。

    当下出了山门,又是洒然一笑:“在这个世界当中,本少爷便是茅山道当代传人摘星子了!”

    取出两只符马,往腿上一拍。

    啪!

    法师出手成法!识海之中法力涌动,两只符马上顿时浮现出骏马魂魄,仰天嘶啼,又化为黑云,没入脚下。

    吴明一步踏出,脚下生风,两边似传来骏马打响鼻的声音,疏忽间就走出丈许。

    “嗯!虽然这茅山道的术法大多需要人兽生魂,又极为容易被破除,但不得不说,还是有些新意的么?这符马之术,却也可以去世俗骗一个神行太保之类的名头来了……”

    吴明纵步如风,却也没有感到多少疲惫,心知这都是符马之力,不由在心里暗道。

    这符马之法,在茅山道四十九法术中排名末流,需要选出两对上好战匹,自小以秘法培养,每日都要喂精饲料,配以鸡蛋,这就是一大笔花费。

    等到长成,更是要灌符水、喂朱砂,九九八十一日过后,让其配种,生下小马驹,必要一黑一红!

    若是步骤有着差错,马匹毛色不对,那就必须要推倒重来。

    而获得这黑红马驹之后,更是要消耗大量资源,喂以成药进补,使其筋强骨壮,不逊色于传闻中的天马。

    如此成年之后,就可杀马取心,练出精血,来绘制这符马。

    如此耗时累月,获得的精血也往往极少,老道士之前辛苦搜集,也只是绘出十六张,就再也不肯干了。

    到了如今,也只剩下这些,乃是保命的底牌,却被吴明如此轻轻易易地用了,若是老道知道,非得再气死一次不可。

    ……

    不得不说,这符马当真好用,到了午时,吴明就已经跑出深山。

    此时大商末世,一路凄惶,百里无人烟,枯骨露于野,自然都不用说了,倒是又奔出百里之后,情况微微转好,偶尔也可见得乡下豪族的坞堡,村庄里也有着炊烟,吴明见此,当即收了术法,又从一名满是戒备的乡勇嘴里问到了县城所在,当即赶去。

    “区区一个小村寨,连今年皇帝是哪个都不清楚,要想知道天下消息,还是得去县城……虽然也是晚了点,但至少不会有大错……”

    越是靠近县城,灾民越多,路有饿殍,也是常态。

    但令吴明略微有些惊讶的,却还是那一群群丧尸般的流民潮。

    面黄肌瘦,双目无神,似是死人一般,唯有在见到食物的时候,眼中才会略微放出光芒,可不是跟吴明记忆当中的丧尸有得一拼么?

    “红莲圣女散福了!”

    而在这些流民群的中心,则是隐隐簇拥着一顶八抬纱轿,周围十几名童子童女,面色肃然,点着红色的灯笼、举着莲花、拂尘等等法器,看得吴明一怔。

    “圣女赐福了!”

    “赐福了!”

    顿时,整个流民群疯了一般,向中心奔去,却又在纱帐前停下,不敢冒犯,又似在期待着什么。

    “世有大难,末劫沉沦,唯有信奉红莲圣母者,才可得永生,升入净土极乐世界,不知饥馑……”

    那些童子童女、护法大汉就喃喃着,又似在念诵什么经文。

    流民们有的不断磕头,有的跟着诵经,模样都甚为虔诚。

    又过了片刻,一片窝窝头模样的东西,就从纱帐中洒出,顿时引发人群哄抢。

    哭喊声,吵打声混杂一片,有的流民为了一口吃食,当真拳脚相向,互相踩踏,拾起窝窝头,不顾上面的烂泥甚至鲜血,就是张口大嚼,直似人间炼狱。

    “红莲教?红莲圣母?”

    吴明摸摸脑袋。

    话说古代每到乱世,各种邪教就层出不穷,多如牛毛,旋起旋灭,不是造成特别厉害影响的,史书中都懒得记上一笔。

    很显然,这个什么红莲教就是那种危害一县一郡的,或许当地县志郡志中有着提及,但在整个天下的影响力实在太小了,吴明也不是专门的史官,根本连听都未听过这个名字。

    “不过看起来,在此地声势却是不小……”

    吴明暗中摇头,知道这些教派干正事的很少,小的就买卖人口,强取豪夺,发国难财,大的直接挟裹流民攻城掠地,做那皇帝的美梦。

    当然,若是混入了妖人,那更是凶残,直接祭祀邪神,谋夺气运,或者杀人取魂,炼魔道法器,又或者搜集童男童女合药,炼五婴脏丹什么的,比比皆是。

    “小民多艰……”

    这场面,顿时令吴明叹息一声,却也没有多管闲事,直接走开。

    乱世之中,固然是枭雄崛起之机,但对底层小民而言,却是天大的不幸了。

    纵然社会秩序大乱,资源重新分配,但真正能获得利益,从底层一跃到顶的草民又有几个?能崛起的,还不是那些有准备的土豪与士族?

    “就好像这大周太祖姬易,祖上也是商朝一镇诸侯,四世三公,闻名天下,大乱起兵,顷刻间云集数万,乾州臣服,普通人能有这底蕴?”

    吴明心里摇头,漫步走开,也没有去管纱幕中那道若有所思的如水目光。

    “圣女?”

    在吴明走开之后,八抬纱轿之上,一只白玉般的手掌掀开帘幕,现出一名身着白纱,面容温婉,带着救苦救难慈悲一般的少女,秀发披在香肩一头,扎着一个金环。

    “刚才那人……”

    红莲圣女开口,声如出谷黄莺,令人听到便不自觉沉醉进去。

    “只是一个小道士,看来也不敢管我们红莲教的事!”

    旁边一个护法当即傲然说着。

    “小道士?我却是在师叔那里,见过他一面呢,只是当时的他,不过一个呆傻的痴儿……”

    圣女幽幽一叹,眸子中光芒闪动:‘如今这人神态大变,难道是师叔神功大成了?只是怎么不来与我师父联系?’

    顿时吩咐下去:“将情报送给师父,请她老人家处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