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零八章 茅山
    之前任务,是要辅佐一路几乎湮灭在历史的草头王,干掉一老一少两条真龙,堪称逆天!

    但现在,却是存活过七日便可,简简单单,自然而然。

    去了这钳制之后,吴明才能仔细游览这方天地,并且尝试找出那个幕后的黑手!

    “不论幕后那人如何布局,必然逃不开主神殿的任务!”

    吴明细细思索:“我现在虽入棋盘,却又跳出,正好隐藏身份,再去接近那群轮回者,看看是哪个权限者在坑人……嗯!力所能及的话,李秀云也该助上一助!”

    这时走出厢房,又到水缸面前,当成镜子照了照。

    里面一名十五六岁的道童,生得浓眉大眼,面相平凡,只是剑眉入鬓,一双眼睛颇有几分灵动温润之感。

    “这里一处野道观,以往就只有老道士与这道童两人,身份都不需隐瞒,甚好!”

    吴明几步来到正殿,这老道抚养他这肉身这些年,却还是应该给入土为安,了结因果。

    “嗯?”

    这几步一走,吴明的眉头就是一皱:“这道观看似破败,却暗藏玄机,老道应该是个有道行的,只是鬼气森森,阴气充满,不是正道……”

    当下来到正殿,就见那神坛上供奉的也不是什么神祗,而是一尊修罗夜叉,狰狞恐怖,神像眉心却又开裂,带着焦黑之色。

    “邪神!”

    吴明摇摇头,知道一些旁门左道都很喜欢祭炼邪神,并且以法控制,再去民间收集香火愿力壮大。

    这样的法门,很容易被鬼神反噬,并且不得长生,只是偏门之法,一向为正经的道脉所不齿。

    不过这时,神坛上虽然还有神力残存,那夜叉鬼神却已经不见了。

    再看那老道,盘膝而坐,七窍流血,面前隐隐有着一个阵法。

    “不到真人,还要元神出窍,看这模样……却是要施展什么邪法,反噬而亡的……”

    虽然是妖人,不过好歹也有点缘分,吴明就上前,要将他尸骸收敛了。

    啪!

    手一碰,这老道顿时尸体腐朽,化为一堆枯骨残骸,道袍散落,又跌出一卷经,一只黑色的小袋子。

    “《茅山经》?”

    吴明捡起经,就见这卷古册似颇有些年头,纸页泛黄,上面所载的,却都是一些凶残狠厉的术法,最先一篇炼气口诀,也只是略微入门,按照吴明的眼力,一下就看到不少错处,能修炼到法师都是顶天,绝无望突破真人。

    “这就是所谓的散修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篇炼气口诀,又收集了这些狠辣法术,只是不得长生,终究不入上乘……”

    道门广大,总有一些秘诀传出,又有世间聪明才智之士,能得之明悟,踏入道途。

    只是不得真法,终究长生无望,一味追寻术法威能,更是落入了下乘。

    这样的旁门,若是时运到了,得大福缘,补全道法,又获大气运,或许也可晋升为道门一脉,不过更多的还是这么大猫小猫两三只的传承,最后消亡下去。

    “嗯?夜叉移魂法?!”

    忽然,吴明翻到茅山经的一页,见到口诀描述,顿时又是一个激灵。

    刹那间,这个身体的一片记忆又浮现出来。

    大多都是这老道采集污秽之气、杀兽炼魂,可怕无比的一面。

    只是前身为人痴痴傻傻,不知善恶,不知美丑,纵然见到了,也不以为意,浑浑噩噩地就过来了,倒也算因祸得福,否则普通人见到了,恐怕要吓死。

    “这道人必是妖人无疑,居然对这傻小子还不错,原来是为了这个!”

    吴明望着这‘夜叉移魂法’,就是一笑。

    这所谓的‘夜叉移魂法’,乃是茅山经中一门极为阴狠毒辣的法门,更在诸多邪法当中排名第一!乃是专为真人之下,元神未成的道人夺舍所用!

    大体就是先寻得一个合适庐舍,再祭炼一头夜叉鬼神,培养壮大之后,将自己阴神遁出,抹杀了夜叉鬼神的灵智,合二为一,令阴神暂时有着真人元神之能,就可夺舍延寿了。

    “只是此法成功率颇低,并且阴神与鬼神合二为一,恐怕神智都会渐渐迷失……又逆天行事,容易遭到劫数……”

    吴明摇摇头,这茅山经自持第一的术法都是这幅模样,其它的也高明不到哪去,不过却是令他知道了前因后果:

    “这老道时日无多,见到痴儿呆傻,乃是上好的庐舍,就夺了来,想施展夜叉移魂法延寿!奈何此法太过有伤天和,又凶险无比,必是施展时出了什么岔子,老道阴神与夜叉鬼神同归于尽了……”

    他非常清楚,施展这种法门,一旦失败,恐怕都不是真灵重归轮回这么简单,而是真真正正的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了。

    “此老道的尸身如此,必然是抽了全身气血骨髓,化为元气,要拼死一搏!”

    吴明叹息一声,找了扫帚过来,将这老道的道袍与灰烬整理一体,又到道观后山找处地方埋了:“纵然你心性本恶,不过没有成功,又对这痴儿有着抚养之恩,我还是要拜你一拜!”

    砌土为坟,草草竖了墓碑之后,吴明略微躬身一礼,旋即不复再念,来到道观之中,找了点黄精等物烤了,就着山泉水吃饱喝足,就开始盘点家底。

    “嗯?想不到这老道士居然还给这痴儿办了道牒?哦……想必是给自己移魂之后准备的,道号‘摘星子’么?不错不错!”

    夜间,吴明点了油灯,看着案桌上摆放着的道袍、度牒,还有一些金银盘缠,不由脸色一喜。

    “这就省了我诸多麻烦……”

    话说他既然决定要泯然众人,隐藏身份追查,在大周这片天地之中,就得继承这痴儿的身份与气运机缘作为掩护。

    就好比扶桑世界中化身鬼一法眼一般,滴水藏海,好处多多。

    既然是隐藏,就不能逾越规矩,也不能出格!

    打个比方,他是精擅五雷道法,但这痴儿却无从学得,冒然用出,虽不说立即引发关注,但积少成多,就容易被注意到‘异常’!不论是对这片世界的天道,又或者那幕后黑手而言,都是如此!

    “有着这道牒,就是身份证明,还有盘缠,就可以省去很多事了!”

    道士的度牒与和尚的度牒一样,都是天下通行,还可在道观挂单,有着不少特权,基本等同于半个秀才,纵然是乱世,有着这个护身,就不比一般小民,还是有点用处的。

    “身份有了,道法也需要掩护!”

    吴明皱着眉头,就挑起那本《茅山经》,又看了看:“虽然不得炼气长生,几手术法一味追寻威力,动辄炼魂杀魄,也是落入下乘,远不如五雷掌,不过也就凑合用了!”

    又打开与《茅山经》一起的黑色皮囊,一股污秽黑气就是涌出,化为一个骷颅头,中间两点幽火,惨碧渗人。

    “僵非僵、妖非妖、鬼非鬼!”

    吴明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骷髅精,在《茅山经》七七四十九种术法中名列第三,乃是要采集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之人的骷颅头,凑齐天罡之数,再配合妖气鬼气,在地肺毒火中煅炼而成,能飞行绝迹,喷吐黑气,污人神魂,杀伤力直入二级巅峰,倒也算不错了。

    这是老道祭炼,这时放出来,自然就要反噬。

    不过他怎么会怕这个?若是平时,一道雷法过去,当即就可以将之碾成齑粉,这时候心里一动,想起《茅山经》上记载的几个口诀,顿时冷笑一声,手掐法诀,嘴里念念有词。

    “呜呜……”

    这骷颅头在屋内乱飞,带着油灯乱舞,却又被咒束缚,既不敢攻击吴明,又不敢破窗逃离。

    “疾!”

    一炷香过后,吴明睁开眼睛,手指上一滴血液浮现,飞快没入黑雾当中。

    咕噜!咕噜!

    一阵似渴死鬼牛饮的声音传来,黑雾翻腾,骷颅头张合着大嘴,又似心满意足,吞噬黑气,化为一块墨绿色的玉符,跌落地面。

    “这就是骷髅精的本体了……”

    吴明拾起玉符,心神就好似有了一丝,直接收好,又看向囊中的其它物。

    这皮囊不大,里面的东西也没有几件。

    以这老道的功底,更练不出须弥芥子的法器,倒是其它杂七杂八的小玩意藏了不少。

    比如一对纸做的符马,只要贴到腿上,便可施展神行之术,日行五百里。

    还有几个纸人,可以变幻天兵神将,威严充满。

    “这些不过小术,对景了一盆黑狗血,几块烂桃木就可破去,更不用说还特别忌讳军气与贵气……还是该找个时候,重新炼制一遍!”

    不过纵然如此,吴明估计这《茅山经》强化,与这零零散散的法器,在主神殿当中也可值得上千大功,若是被一般轮回者撞到,也算是一番不小的机缘了。

    “我这算什么?因祸得福?”

    吴明一笑,旋即面色一肃,祸兮福之所倚,天机之道,阴阳之变,或许就隐含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