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零一章 火凤(5600加)
    当初吴明辅助李裕,一是为了钳制王家,第二就是为自己家族留下暗子。

    毕竟大周享国近三百年,有识之士也知道到了革鼎之时,祖龙当然只有一条,但有心从龙之辈却是不少,这秩序的变革,也是寒门起家的机会!

    大周三百世家,大多就是跟随太祖从龙才建立的根基!

    若是吴家有此人才出现,吴明也不介意让他拿楚凤郡作为进身之阶。

    毕竟,他日后有着主神殿要打理,也实在懒得管一个大周世界的事,不过这里又是他家族所在,到底有着牵扯,又不能不上点心。

    “吴家根基浅薄,虽然现在有我与吴晴在,但底蕴终究缺乏,办学堂、兴武事,日后最多变成郡望……以李裕龙气为引,占了楚凤郡,成则割据一地自保,败则献出以待明主,反正不过区区一郡,也没有多少忌讳……后世子孙中若是能出几个人才,混到从龙功臣的份上,日后成就数百年钟鸣鼎食,天下闻名的世家也不是没有指望……”

    这是吴明一开始的想法,不过后来见到武雉,听其志向,却也是心里一动,才点化龙脉,助其腾飞。

    “既然李裕是夫君你布置下来的暗子,那娥姁就放心了呢!”

    武雉嫣然一笑:“本次楚凤郡攻略就多赖夫君了。倒是定侯那方面……”

    她将定侯世子石岳都剁碎了喂狗,虽然是为了震慑众人,但未尝也没有表决心的味道,只是接下来也要面对报复。

    “定侯?土鸡瓦狗罢了,娥姁你不是已经心有定计了么?”

    吴明微微一笑。

    武雉的眸子却是亮起:“何计呢?”

    “定侯治定原郡,虽然有着朝廷册封的侯位,但终究是忌讳,州里一直暗暗钳制,就是怕他得了名分后犹不知足……当然,这次死了世子,乃是一个极好的起兵藉口,奈何与南凤还隔着一郡呢!那些县令郡守,会坐视定侯大军过境么?”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假道灭虢的说法,但意思相通,自然不会有这种蠢事。

    “有着这缓冲,只要能拿下楚凤郡,实力倍增,就是大势已成,也不惧对方后来报复了……”

    武雉点头,显然也是极为认可这点。

    “并且,定侯也不是没有敌手,平山郡节度使齐麟兵强马壮,又与定侯素有龌龊,我们可派使者多加亲近!”

    这节度使齐麟也是定州的老牌藩镇,实力与定侯相近,多年来一直互出奇谋,明争暗斗,也是朝廷光明正大的阳谋,要这两人互相牵制。

    “如此看来……后方无忧?”

    武雉眨巴着眼睛,脸上带着笑意。

    “至少三月之内,绝无可虑,而若你百日之内还无法拿下楚凤郡,那……”

    吴明摇摇头。

    “既然如此……不若我坐镇后方,你挂帅出征如何?”武雉眸子光芒一闪,试探问着:“夫君可要为妾身出力啊!”

    “哈哈……”

    吴明大笑:“我不擅于领兵作战,并且修道者参与太多杀戮,总是不好!娥姁你既然决意要平定天下,这首战自然该你亲自领军才是!”

    “多谢夫君!”

    武雉眸中放出难以言喻的光彩,忽然靠近,吐气如兰:“娥姁现在终于真正相信,你是这个世上理解妾身、支持妾身志向的人呢……”

    香风袭袭,佳人已经远去。

    吴明低垂眼睑,回想刚才的亲昵滋味,却又默默叹息了一声:“你以真心待我,可惜我却终究不可能以心换心啊……”

    身为穿越者,以及主神掌控者的事情,乃是他最大的秘密,唯独唯私,纵然血亲吴晴,枕边人武雉,都不可能泄漏分毫。

    ……

    平安五年,十月,武雉自立南凤军节度使,以女子之身主政一郡,顿时全州惊诧。

    十六日,南凤军出兵五千,沿水路直扑楚凤郡,一路势如破竹,连破两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楚凤郡城之下。

    一时间,全州凛然,近乎失语。

    楚凤郡城吴明自然来过不少,但这时随军到来,看着那高两丈,六七米的城墙,以及宽三丈的护城河,饶是陈敬宗与陈顺成也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

    “楚凤郡城墙以青石垒砌而成,中间用桐油混合糯米,凝固无比,针插难进,又有护城河……”

    陈敬宗就道:“此城只要有着三千人守御,要攻下非得数万人,并且长期围困,等其无粮自溃……否则死伤必重!”

    “这损失……我们现在还担负不起,吩咐下去,安营扎寨!”

    武雉穿着金色鎏凤铠甲,猩红披风,背后的大纛猎猎作响,尽展三军主帅之威严。

    “令行禁止,果然是一等一的强兵!”

    楚凤郡城早已戒严,城头之上,李裕扶墙而望,面露诧异之色:“想不到武家女的传闻竟是真的,虽然现在亲眼所见,本官仍是不能置信……”

    “哼!”

    旁边的刑巨甲胄在身,却是冷哼一句:“若非你选的那两个县尊太过无能,之前两个县城,再怎样也可抵挡对方十余日,我们就可从容调兵,哪里还会落到这个窘迫境地?”

    言语之间,就十分不客气。

    他是李裕岳父,又掌握兵权,如今越发傲慢。

    “岳父大人教训的是,不过现在大敌当前,还是要小心谨慎才好,那两个县令的失职之责,还是等到战后再追究……”

    李裕微微低头,和颜悦色地道,只是没有人发现他眸子底部闪过的一丝冷意。

    刑巨掌权日久,已经不满足于军权,更是要染指行政任免,现在就是抓住了他的任命来攻讦。

    “哈哈……区区一介女流之辈,我破之却是易如反掌,纵然三千郡兵,也可以令其头破血流,有来无回!”

    刑巨哈哈大笑,那种桀骜之气,就连李裕身边的数人都是面色连变。

    ……

    吴明随军而行,不过却没有挂什么虚职,整个大军的兵将却没有一个敢怠慢他的,也算是狐假虎威了一把。

    “备马,我要出行!”

    “诺!”

    这时带了五个火凤营的亲兵,骑着马出了营地,就来到龙门峡。

    “姑爷!水来了!”

    这火凤营,自然就是武雉的亲兵女营,现在多数是她之前训练的武装婢女,而看武雉的意思,还要定为成例,不断扩大。

    因为婢女出身,伺候人的功夫也没有落下,加上吴明是她们未来姑爷,更是殷勤侍奉。

    “嗯?”

    吴明接过水囊,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目光就自这女亲兵白皙细腻的脖子一路滑下。

    不得不说,武雉的婢女亲兵不说天姿国色,也是小家碧玉,并且习得武功,更是比大户人家那种女婢更多了一丝英气与爽朗。

    见到吴明目光,这婢女非但没有羞涩或嗔怒,反而有意无意地挺了挺胸脯。

    “这妮子,晚上再来收拾你!”

    吴明甩下一句:“在这里等我。”

    在五个女兵的吃吃笑声中,径自上了峡谷口。

    “话说回来,武雉明言这些都是陪嫁,那就是好大一个后宅啊,难道是怕我婚后出外打野食不成?”

    吴明漫步走着,似缓实快,还有心情在胡思乱想。

    他前身乃是纨绔子,当然不是童男,而穿越之后自然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儿,特别是扶桑世界一待数年,真人成就之后也没有太过顾忌,百人斩战绩坚定达成,稳步向千人斩迈进。

    不过自然分得清楚什么是正事,现在还不是作乐的时候。

    江水波涛,藤木青青。

    龙门依旧,之前的布置、斗法,以及夜梦龙王却都好像历历在目。

    吴明来到大坝之前,手上浮现出一块玉简,丢下江水。

    嗡嗡!

    一圈道法波纹传开,旋即就有一尾青色大鲤鱼游过来,张口衔住,飞快消失不见。

    哗啦!

    没有多久,江水忽然浮现出一片漆黑之色,天际也浮现出乌云,带着微微湿润的水汽。

    敖怒的身影自水中浮现,穿着冠冕,面目威严,两边更是有着水兵贝女,打着仪仗,排场颇为不小。

    蛟龙真身浮现,必有风雨相随!

    与之前几次分神出游不动,这次吴明相邀,敖怒却是真身出来,足见重视!

    “见过河伯!”

    论等阶,吴明现在还是道法三级,见到了神道四级的河伯,自然先行一礼。

    这是对于力量的虔诚,也是对于先达者的尊敬。

    “真人不必多礼!”

    敖怒自然不会只将吴明当成一个真人看待。

    不论是吴明本身实力,还是之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都足以令它感到惊惧。

    “还是要多谢河伯,若无之前水道助力,我南凤大军又如何能日行数百里,出其不意,连下两县呢?”

    吴明身为武雉未婚夫,又是真人位业,自然可全权代理南凤军阴司之事,这时就做了保证:“……将龙神列为正祀,以及沿岸设庙,我都可以代武雉答应下来!只是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最后一程,还望河伯鼎力相助!”

    “善!”

    敖怒直接答应下来,原本看到武家恶了定侯,他也有撒手不管的意思,但一见到吴明之后,却是立即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