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曾玉(订阅补更)
    ,。

    “我家大业若成,周大先生当是第一功!”

    石岳激动不已。↑△小↓△ . .m】

    虽然女婿继承,很是有些惹人非议,但若两个儿子都死光了,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要周大先生这些供奉来,不就是做这个的么?

    “贫道不敢当!”

    周元真谦逊几句,心里也是自得,这些时日武家内矛盾激化,他也是暗中出了不少力气。

    心里暗暗想着:‘当年我师父与定侯有着一面之缘,考究对方命理,发现有着龙运,就应在这定州上,才苦心布置,两代方成!’

    ‘到了我这代,终于有了成事的希望!若能辅助石岳登上王位,我平真道便可获得册封,甚至或许老道还有国师之望?我也不奢求,能保三年,增益道功就可……’

    大周世界的世家与诸侯可不是扶桑世界中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大名。

    国师之位,简直是太阿倒悬,神器易主,不到天塌地陷,甚至江山不稳的时候,根本不可能交出。

    周元真算计着自己如此心力,最后也不过五成指望,不过若能得个真人敕封,也就算修成正果了。

    他本身已是真人,自然用不上这个。

    但让给弟子,得气运辅助,却是足以令突破真人的概率增加五成!

    若是代代传承下去,那也是一个门派的根基!毕竟,这就意味着每代都有很大可能出个真人,镇压气数。

    当然,这前提得是石家一直保持权势,并且也不撤掉敕封。

    “龙君方面,情况如何?”

    “贫道已经元神与其见过一面,那怒龙河伯倒是颇好说话,只是……”

    周元真踌躇了两下,才继续说着:“它曾提及楚凤郡李家,背后也疑似有着道家真人扶助的痕迹,请世子小心行事!”

    “这样么?吾知道了!”

    石岳凝重点头。

    “还有就是请世子小心武雉此女!”

    周元真一咬牙,这泄漏天机,却大是有着牵扯,不过左右已经将此女得罪到死了,也不妨再加一次,反正只要石岳压得下此女,日后却是并无反噬之虞,甚至还是顺应天命,能得气数。

    “楚凤、南凤乃是双凤之局,这时上应天命,得凤运的女子钟灵疏秀,武雉此女得凤气庇护,杀伐决断,不是普通人,此时更是有着反噬!”

    “反噬?!”石岳一个激灵。

    “不错,老道以卦卜之,暗知此女不甘应命,正伺机而发,可笑其父其兄却还蒙在鼓中,一头雾水!”

    “那我应当如何做?”

    “静观其变,推波助澜即可!说不得不需等待时机,这次便可人地两得,老道却要恭喜世子了!”

    周元真肃穆说着。

    “世子……武家乃是您的姻亲,此妖人挑拨离间,非为正道!”

    那名年青文士却是勃然大怒:“治天下靠的是仁义,还请世子斩了这妖人,以正本清源!”

    “咳咳……曾先生严重了!”

    石岳咳嗽一声,面露不悦之色。

    这曾玉,只是薄有才学,入府也没有多久,虽然知达礼,乱世之中,却不怎么受到重视。

    “正所谓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诗礼仪,到了太平之世自有用处!现在么……未免就有些不合时宜!”

    周元真乃是侯府首席供奉,自然也有傲气,不咸不淡地说了两句。

    “罢了!回去吧,我设宴为周大先生接风!”

    石岳转身就走,一行人紧紧跟上,有意无意中就将曾玉排斥在圈子之外。

    曾玉默默矗立良久,却是忽然一叹:

    “道不同,不相为谋!”

    脸上就浮现出苦涩:“方今之世,又哪里还有大仁之君主?夫子啊,你仁义为先,纵然是定原郡之人,闻得楚凤郡出事,也是当仁不让,可天下真正认同我们儒门的,又有几人?”

    这曾玉所说的‘夫子’,竟赫然是当初曾在龙门之会露过面的大儒!

    “合则留,不合则去……这定侯世子,终究非是明主……”

    曾玉叹息一声,将一块腰牌解开甩于地面,倒转方向离开了。

    林木幽深,良久之后,一个人影却是缓缓走了出来,拾起掉落在地的腰牌,脸上浮现出冷笑,赫然是之前的焦大。

    “果然与周大先生预料的一般,此人性子高傲,直接离开了,想学古人挂印辞官?嘿嘿……拿回去交给世子,立即就是物证,可治他个大不敬之罪!”

    周元真师徒两代辅佐定侯,关系非同小可,哪里是曾玉能比?

    这时焦大拿了腰牌回去,见到石岳,当即就是跪下:“属下无能,追不上曾先生了……”

    “该死!莫非这曾玉以为我没有德行,不值得辅佐么?”

    石岳望着这腰牌,脸上却仿佛是挨了一巴掌似的,血红血红。

    ‘这曾玉秉性刚烈,虽然有点才学之气,却排斥吾道,万万不可让他在定侯身边居了高位!’

    周元真眸中精光一闪,稽首说着:“世子……曾先生身怀奇气,乃是良才,还是速速追回,贫道该向他赔礼道歉才是啊!”

    这话一说出来,却是四平八稳,周围人都是纷纷点头,认为周元真颇有风度,肯为对头说话,却不知他早已将世子的性子揣摩透了,这一下立即打到了七寸上。

    “我去请他?”

    石岳本能的就有些不悦:“本世子何等人物?难道还要向一个穷酸生卑躬屈膝,赔礼道歉不成?”

    不过这奇气两字,却又令他心里一凜:‘宁我负人,勿人负我,这曾玉既然不为我所用,就更不能让其他人得去!’

    心里冰冷,却是起了一丝杀意!

    “咦?”

    却说做下这事之后,周元真心里略微得意,又似乎有些不安,顿时也是一凜:“老道还未仔细考究过这曾玉的命理,驱走此人之后,这种怅然若失之感立即浮现,难道那曾玉竟然是位可卿相的大才不成?”

    他之前故意说曾玉有奇气,完全是编排出来,故意让世子起了妒忌与狠辣的念头,现在就有一些‘天意弄人’之感。

    “只是纵然有着望气之法,所谓医不自医,卦不自算,以老道与定侯府的气运纠缠,也是看不出来啊……”

    这时心里又是发狠:“纵然你是布衣卿相,能助定侯成事,不容我道,还是留不得了!”

    却是更加坚定了要除去的决心!

    “报!世子,我们在南凤郡武家之人的密信!”

    回到营地,又有一名暗卫飞马赶来,将一封火漆过的竹筒交上。

    “嗯……让我来看看我泰山与那两位舅哥如何了?”

    石岳笑着打开火漆,取出密信,寥寥看了数行,脸色就是一变,更加铁青,甚至暴怒喝着:“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

    管家与焦大都是缩了缩脖子,在他们印象当中,石岳很少发这么大的火。

    “焦大!你立即去带亲兵一什,追上去将曾玉杀了!”

    踱步走了几圈之后,石岳却是冷笑着,咬着牙道,话语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诺!”

    这时下命,就是军令了,军令如山!焦大不敢怠慢,立即点了十个人,跨上战马,飞奔而去。

    “周大先生!”

    “属下在!”

    心知必是刚才密信之事惹怒了世子,才让下定决心,曾玉却是遭了无妄之灾,周元真面色不由更加恭谨了一点。

    “还有一事要劳烦你!”

    石岳缓缓道:“楚凤郡,云平县中,有一小族吴家,与武雉颇有一点牵扯,本来以为不过玩笑,却不想现在居然还有往来,劳烦你去将其夷为平地!”

    “云平县,吴家?”

    周元真摸了摸胡须:“我闻得玉清道脉在那里收了一个了不得的修道真种,似乎也是姓吴?年纪轻轻就修成法师,不过不成真人,终究不算登堂入室……”

    当即就道:“可!”

    “哈哈……有了先生,吾无忧也!”

    石岳这才转怒为喜,哈哈笑道。

    ……

    云平县,吴家坞堡内。

    “阿弟……武雉妹妹收下了聘礼,看来很快就要成为我们吴家的媳妇了呢!”

    吴晴巧笑嫣然地打趣着吴明。

    “姐姐开玩笑了……我日夜思索,也悟出了一点逆天改命的诀窍,那沧海月明珠,却是一个关键的引子,正好送去让武雉亲近,得其气息……”

    吴明穿了宽松大袍,头上简单地扎了个发髻,戴着竹冠,身上气机渺渺,又有一种恢宏浩大的感觉。

    修道乃是超脱世外。

    而吴明现在的气质,却让吴晴联想到了苍天!

    “这还是真人么?”

    吴晴以手扶额,目中放着光彩:“纵然我见过的真人,似乎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的……”

    “偶有奇遇罢了!”

    反正现在有事都可推到主神殿头上,吴明也没有多少隐瞒。

    他本来距离天师就只差临门一脚,再将随侯珠镇压气运之后,却是隐隐约约间有着突破。

    “嗯?”

    这时候往北方一望,脸上就是一动。

    “怎么了?”吴晴紧张问着。

    “无妨,确定插手之后,却是气运纠缠,有人上门自取死路来了!”

    吴明淡淡道,眸子中放出冷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