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兵谏
    “武家要嫁嫡女,这好像只有武雉一个啊?”

    元神归窍之后,客栈厢房内原本盘膝而坐的吴明站起身,眉头却是微微皱起:“闹到这个地步,看来此女却是处于弱势了,不知道吴晴姐有没有被连累到?”

    “看来还是得立即回去了……”

    不得不说,自从上次小楼,煮酒纵谈之后,他对于武雉的印象的确有了一定的改观,但却根本没到产生爱意的程度。

    “嗯?我对武雉,只有一点欣赏之情,却无多少爱慕之意!现在心潮起伏,一是担心她连累吴晴姐,第二就是传统大男子主义的劣根性……毕竟名义上,她很有可能是我的未婚妻,纵然我还没承认,但在我主动放弃之前,其他人横插一脚,却是有着一点小小的不爽啊……”

    修炼者唯我唯私,就算现在吴晴被抓了用来威胁,不敌之下,吴明估计自己也是立即转头就走,等到神功大成之后再回来报仇雪恨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更不用说是武雉了。

    “不过终究有着缘分……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还是要看顾一二的……当然,若事不可为,我也不是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热血勇士……”

    “我终究……还是那个穿越者啊……”

    吴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异色。

    云平县,吴家坞堡。

    “站住……咦?明少爷!”

    带队巡逻的赵松见到吴明走来,先是一怔,旋即揉了揉眼睛,看了之后立即大喜道:“明少爷回来了!”

    当即上前行礼:“您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将大小姐心急得……”

    “唔……我知道了!”

    吴明摆了摆手,当先步入大门。

    说实话,在扶桑世界当中一过五六年,这个身体也从十五六岁变成了二十余,只是他道功成就,体貌就永远定格在了十八岁的时候,青春永驻,与之前相比少了些稚嫩,多了几分成熟潇洒,不细看却又似没有多少区别。

    “见过明少爷!”

    到了宅中,吴管家、吴铁虎、还有几个管事婆子都上前行礼,李秀云红着脸,也是上前福了一福,眉宇间带着喜色。

    “哼!你还知道回来?”

    大厅当中,吴晴女冠打扮,却是凤目含煞,冷哼一声。

    “实在是有事耽搁了……姐姐应该接到我的道法传书了?”

    吴明随意坐下,惬意得伸了个懒腰:“这次与世隔绝月余,却是获益匪浅!”

    “没死在外面便好!”

    吴晴乃是嘴硬心软,并且猜测到吴明乃是去完成轮回任务,不免有些提心吊胆,接到道法传书之后才略微宽心。

    “咦?”

    这时细细打量吴明几眼,不由又是惊疑了一声。

    “你……你……你……”

    在吴晴眼中,吴明形貌略微有变,身量长高,却还是次要,关键是身上带着道韵,一举一动,莫不浑然天成,冥合万化,气机深藏,又有深不可测之感,不由大是震惊:“你……你成就真人了?”

    一成真人,寿元足有两百!关键是元神成就,死后有灵,可以直接夺舍或转世,至不济也可走神道,乃是大功果,大福缘!历来道院种子万千,能真正达成者,百里无一,没想到吴明却直接成就了。

    “侥幸罢了!”

    吴明瞥了一眼吴晴,就见此女内运还是赤红一片,中间带着一丝白色,顽固不去,顿时知道还是卡在了最后一步之上。

    这突破瓶颈,要么有大气运、大福缘,要么就得日积月累,用苦功慢慢去磨,最是懈怠不得。

    不过吴明自己,在扶桑的数年之内却是已经将根基牢牢稳固,甚至开始向天师突破,一切水到渠成。

    “突破真人,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以姐姐的道功气运,却是足可打破瓶颈,现在有着挂碍,可是受到了旁门牵扯?武家?”

    吴明这时候道行已经超越吴晴,顿时用指点的语气道。

    吴晴身有大气运,天赋过人,若不理外事,一意精修,突破瓶颈轻而易举,但现在,却是受到了外界气运纠缠,劫数拖累。

    ‘可惜……以我现在的权限,还无法将吴晴身上的轮回者烙印抹除!’

    近距离观察之下,吴晴身上的异状更是瞒不过吴明的法眼,甚至对方身上那种轮回者的气息,在主神掌控者的权限之下却是一览无余,吴明见此,也只能心里默默叹息。

    “传闻武家有意将武雉嫁与定侯之子,姐姐之前相助武雉,气运上有着牵连,对方气数一衰,顿时影响到了道功?”

    吴明摇摇头,这就是修道者的‘劫数’,玄之又玄,却是被他看出了端倪。

    “不错!”

    吴晴点头,一双妙目不断在吴明身上扫视:“真人洞察入微,果然不虚,只是你如何知道武家之事的?”

    “碰巧听闻而已……不知武雉此女准备如何应对?”

    大周风貌依稀类似前世古代,女子婚嫁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人意愿却基本不算什么。

    特别是在世家大族当中,族长往往掌握一家生杀大权,威严隆重无比。

    “上次之事,虽然一举威慑了武雉妹妹的大哥二哥,却引起武家家主的警惕,我看妹妹这关却是难过了……”

    吴晴叹息一声,一缕忧愁之色溢于言表,看得吴明却是暗自叹息。

    知道这两女都是凤格,气机本来就有着牵扯,再加上后天之事,因果纠缠,导致吴晴已经完全深陷进去,不可自拔。

    若撒手不管武雉,说不得吴晴一辈子都突破不了真人!

    ‘说到底,这跟我也有关系,当年若不是吴晴为了给纨绔弟弟找条后路,也不会与武雉合作,答应为她逆天改命,并且越陷越深……’

    真人位业,洞察入微,明晰因果,了悟气运,吴明刹那间,却是把握到了一切。

    ‘要解决这事,下策是不管不顾,清净无为,坐观武雉成败。中策乃是我亲自出手,做法斩断纠缠,再慢慢设法修补吴晴根基。上策却是抽丝剥茧,返本溯源,直接替吴晴完成承诺,这样吴晴念头通达,说不得还会道功大进,突破瓶颈……’

    吴明心里叹息一声,要逆天改命,何其难也?这次若非他出手,吴晴与武雉碰到的就是一个死局!

    当下坦然开口:“武雉可是准备兵谏?”

    吴晴一个激灵,一挥手,一层道法顿时将四周封锁,脸色也变得肃穆起来:“不错!此女正准备发动人手,逼迫其父退位,将家主大权转交给她,甚至准备称南凤军节度使,自立藩镇!”

    “真是……”

    吴明叹息一声:“好大的心气……只是若不得时运,终究是自取灭亡啊!”

    定州有七郡,乱世一来,崛起两个藩镇,定侯治定原郡,是其一,还有一个节度使齐麟,治平山郡,是其二。

    这两者,都是有名有实,辖地内赋税自给,自行任命属吏,乃是实打实的土皇帝。

    而现在又多了两个楚凤与南凤郡。

    不过南凤郡武家架空太守,楚凤郡李家还要依仗朝廷大义,都是披了层皮,至少表面上官员还需朝廷与州里任命,算是有实无名。

    现在武雉如此,就是要‘正名分’了。

    “好家伙!此女心气极高,恐怕这正名分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打下楚凤郡,如此一连统治两郡,声威大涨,才好压下反对之声……只是此法极险,成则一片坦途,败则万劫不复啊……”

    吴明隐隐看到了此女对定州的野心,不由暗自叹息。

    如此谋略胆识,若是男子,必为乱世之枭雄,可惜却是个女的……

    “不错……此法太险,我也如此劝过武雉妹妹,奈何她却要一意孤行!”

    吴晴道:“虽然南凤郡之前她也曾参与大事,但跟走上前台终究不同,更何况是这争龙之事?”

    凤格之气虽然极贵,却只能助益夫君,不能自用!

    武雉这次的做法,却是要走钢丝,过刀山火海,甚至比这还更加凶险。

    “武雉准备何时动手?”

    “七日之后!”

    “若我不至,恐怕吴晴姐你都准备强行为其改命了?”

    吴明瞥了吴晴一眼,知道此女外刚内更刚,乃是与武雉如出一辙的性子。

    果然,吴晴俏脸粉红,颇有一点被看穿之后的恼羞成怒。

    “罢了……你暂且等待三日,等我先元神静坐,默算天机之后再说!”

    吴明闭目冥想了一会,又观望吴晴气运,只见外面劫气甚重,压制内运外运,颇有风雨飘摇之感,不由沉声道。

    生怕此女乱来,又细细叮嘱:“逆天改命,事关我吴武两家之运,姐姐切莫乱来,否则一旦事败,我也要受牵连的!”

    “哼!你当我会如此莽撞么?”

    吴晴冷哼一声,背过身子,玉手却是暗暗攥紧,心里默默想着:‘真人!若我早日证得真人位业,就不用弟弟出手了!吴晴啊吴晴,你不是立过誓言要守护弟弟么?现在怎么可以这么没用?’

    事关重大,吴明也顾不得吴晴想法,直接进入密室,开始推演天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