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战后(4000加)
    “连柳生剑豪都玉碎了?”

    在超乎想象的鬼一组狂袭之下,众多神官与巫女组成的防线节节败退,更是被不断屠杀,鲜血染红整片大地。

    而此时,看到柳生剑豪也毙命于鬼一七下之后,更是对士气形成了致命的打击。

    “八千矛神啊……我祈求您,降临!”

    这个时候,被团团保护在核心的大神官,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术法。

    地上有着一个巨大的桔梗印,已经被鲜血染红,此时的大神官面上带着肃穆之色,拔出腰上的肋差,狠狠扎入自己心脏当中。

    生命力飞快逝去的同时,地面上的法阵也是亮起。

    见此,大神官的脸上带起一丝笑意,旋即眼前就彻底陷入了黑暗。

    噗哧!

    众多带着黑气的劈砍,将结界斩破,冲进来的鬼一组武士,所见到的却是地上血液翻涌,形成一个人影的异状。

    “汝等屠杀吾之神官,该当受到惩罚!”

    这血色的人影淡淡开口,说的是一种与扶桑语极为不同的音调,带着神秘与诡异的味道。

    此乃是‘鹤语’,传闻中扶桑的神语,每一个字吐出,都似乎轻微震动着空气,意思却又明明白白地印刻在了鬼一组武士的心底。

    “斩杀你!”

    不过已经屠杀至疯狂的鬼一组武士根本没有理会,挥舞着就冲了上前。

    “卑微的虫子!”

    血红色的人影用一种无悲无喜的表情说着,缓缓举起了手掌,中间浮现出一颗颗心脏的虚影,猛地一捏!

    砰!

    鲜血飞溅,冲锋在前的数名鬼一组武士,则是捂着自己心脏,满脸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

    忍法剑士得自妖怪的强大生命力,竟然不能拯救分毫!

    而血液涌入人影之中,却是令祂看起来更加真实。

    八千矛神的眸子望向其它鬼一组武士,却是带着强烈的渴望之色:“祭!”

    ……

    “嗯?我就知道果然要出篓子!”

    这边是五千人以上的大战场,已经呈现出伊宇家溃败的局面,吴明的目光,自然就关注到了另外一边的小战场之上。

    “两个三级高手虽然厉害,不过鬼一组上百一级、二级,群狼战法,磨也要磨死了……这道光是神祗分身么?”

    吴明眼角一瞥,就见到了一抹血色。

    “分身是三级,那本体至少是三级巅峰,很有可能就是神道四级,楚凤城隍、怒龙河伯一般的存在,应该就是出云大社的神祗八千矛命了?更加关键的是,这个神祗,似乎也是须佐之男一系的……”

    如此想着,吴明的脸上就浮现出一丝戏谑的味道:“鬼一义经!”

    “主君!”

    鬼一义经赶来,行半跪礼,战场之上,就该如此一丝不苟。

    “你带着铁炮队,去这个位置,帮助本家鬼一组击杀叛逆!”

    “遵命!”

    看着飞马而去的鬼一义经,吴明脸上戏谑的味道更重:“人道之神,限制太多,信仰是一方面,大气运者又是另一方面!这鬼一义经身负扶桑龙气,更是须佐之男嫡系,你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鬼一义经赶到的正是时候,有着八千矛神的分身助力,神官团开始反击,差点将鬼一组逼入绝境。

    “铁炮队,射击!”

    看到这一幕的鬼一义经大怒,立即命令着。

    砰砰!

    剧烈的火焰,从管中喷出,一粒粒顿时在神官与巫女的白色衣服上绽放出血花。

    八千矛神看着鬼一义经,却是怔住了:“神子?!难道神子之战,已经开启了么?”

    三贵神直接的博弈,就好像下棋,隐藏目的才是第一重要的。

    在鬼丸猛未曾发迹之前,除非月读命与天照大御神亲临,否则根本发现不了任何端倪,甚至就连须佐之男都只能隐约感觉到他命运的痕迹,这就是为了掩藏,防止被敌人占卜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而现在,鬼一义经的气运开始勃发,但还未曾彻底显现,八千矛神也只能隐约感觉到这个武士身上有着神祗的血脉,却还不能确定。

    “邪神!”

    鬼一义经却是没有丝毫迟疑,纵马狂奔,手里的猛地向八千矛神的分身斩落。

    与此同时,他顶上云气一闪,紫色的气运浮现,形成恐怖的压制,蓦然降临在八千矛神身上。

    “这是……”

    八千矛神大惊,旋即却被三日月宗近毫无阻碍地斩成了两半,众多血水飞溅,洒落一地。

    蓬!

    地上的血色法阵炸开,代表着这个分身却是真真正正地陨落了。

    “八千矛命……怎么可能?”

    见到此幕,剩余的神官与巫女都是呆滞。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一个不留!”

    鬼一义经却是猛地大喝着,催促手下铁炮队与余下的鬼一组武士斩杀敌人。

    ……

    夕阳如血,战场之上一片狼藉,代表着伊宇家的旗帜在火焰中燃烧。

    众多的足轻辛勤地打扫着战场,将本家武士与足轻的尸体搬运回去,又剥下敌方武士的具足盔甲,再将敌人尸首集中掩埋或者焚烧。

    “主君!”

    营地之内,山中鹿之介却是兴奋地向吴明禀告:“本次合战,我家损失四十余足轻,各豪族损失足轻三百余……”

    “嗯,这个损失,却是可以接受,敌人方面呢?”

    吴明摇了摇军扇,随意问着。

    “敌军大将秋上伊之助,被我方武士讨取!三千军势,战死八百,俘虏一千五!这是大胜啊!此战之后,即使是伊宇家,也不得不承认我家在饭石郡的霸权了!”

    “让义经、小太郎、还有健一进来!”

    吴明发下号令,首先进来的是望月小太郎,这忍者恭敬地跪地,献上一颗首级:“主公,敌方上忍已经被我讨取,此战之后,我也终于突破了上忍的界限……”

    虽然已经换了衣服,但吴明还是可以在他身上感受到强烈的血腥气,代表着严重的伤势,想必也是经历了一番殊死的搏斗。

    能够以二级之身斩杀三级,纵然利用了陷阱与围攻,也是惊天动地的壮举。

    “鬼一组伤亡情况如何?”

    “启禀主君,鬼一组战死三十七人,松下翔太、小泉剑三、小泉剑五都是玉碎……”

    松下健一跪地说着。

    “嗯,我知道了,以后你就担任鬼一组的正式组长,死了的人都要抚恤,接下来,我要将鬼一组扩张到五百人!”

    吴明弹了弹指甲,目中无悲无喜,以平静的语气道。

    鬼一组的忍法剑士都是他创造出来的消耗,死了几个根本不可惜,只要有足够的强大妖怪血肉,这样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倒是这个松下健一,通过这次战斗之后,气息却似又有着突破,或许很快就可以跨过三级的门槛了,倒是令吴明有着些微的惊喜。

    “鬼一义经,你似乎有什么想说的?”

    吴明又瞥了鬼一义经一眼,见到这小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笑问道。

    “不错!”

    鬼一义经一咬牙,猛地退下:“我认为,我们现在不能撤退!”

    “哦?难道击败秋上伊之助之后,还不能奠定本家的基业么?”

    吴明似笑非笑地问着,场中之人都是懵懵懂懂,唯有山中鹿之介目中闪过思索之色。

    “当然可以,今日一战之后,整个出云国都会认同主公之力量的!”

    鬼一义经道:“若本家愿意作为地方大名,从此龟缩在饭石郡当中,自然是足够了!但若想统治整个出云,乃至令天下见识到主公的器量,这还远远不足啊!”

    “哈哈……天下!”

    吴明畅快大笑:“不错,在场中人,唯有义经深得我心!并且……现在本家实力,已经到了一个关口,纵然激流勇退,统治了饭石之后,也必然引起觊觎与围攻,说不定,针对本家的包围网,已经成形了!”

    “伊宇家不用说了,出云国国主大名,从此以后必然密切关注本家,并且,安艺国三家乱战,现在局势已经渐渐明朗,胜者就在猿挂城毛利家与五龙城大造寺家当中!一旦对方统一安艺国,下一步必然是侵略出云,从而成就百万石大名之位!”

    在这片地域中,出云与安艺便是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各自拥有数十万石石高,一旦统一两国,周围大名豪族必纷纷臣服,这就是百万石级别的大名!足以左右整个天下的局势了!

    “毛利家一直与本家有着纷争,这次出兵,也是由于我们秘密与大造寺家结盟,形成牵制,否则后方必然受到攻击!可惜大造寺家的实力还是逊色于毛利家一筹,恐怕纵然有着我们暗中支持,安艺国也必然落入毛利家之手!”

    吴明的面色肃穆:“因此这战才是开始,绝对不能退缩,一旦退步,本家不得发展,等到毛利家统一安艺国,我们立刻就会处于毛利与伊宇的夹击之下!”

    “所以,我们要进攻!进攻!!再进攻!!!直到一举击溃伊宇家为止!”

    山中鹿之介听得冷汗直流,立即跪下:“请恕臣之前目光短浅,不能看见主君志向,不错,我们必须一举击溃伊宇家,奠定出云霸主之地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