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天眼(月票2200加更)
    “平定这乱世的天下?”

    吴明坐在返回楚凤郡的马车当中,念及昨夜武雉所言,脸色当真异常感慨:

    “想不到……居然还能遇到这种奇女子!巾帼不让须眉,诚如是哉!……可惜,这条路,终究不好走啊!”

    大周有着凡之力,女子也可修道练武,集伟力于自身,因此地位比前世略高。??

    礼教大防,只是儒家的说法,并且还是一个小分支,影响力并不是很大。

    但即使如此,由于男子心性与修炼上的优势,地位还是要高于女子,毕竟地位来源于实力。

    男性修炼者比女性更强大,更适合斗争,自然就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

    这个世界,女性要掌大权,甚至走向前台,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特别是……凤格气运,只能助益夫君,要想自用,却是根本不可能……也难怪她要求着吴晴姐逆天改命……”

    吴明目中闪过思索的光芒:“因为吴晴姐与武雉过从甚密,恐怕我吴家已经上了贼船,想下来?可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了……”

    此次武雉一举展现力量,虽然还是隐藏了自身武道大宗师的恐怖实力,但麾下两个法师、两个兵家高手,一举覆灭兄弟的庞大势力,还是狠狠震慑了其他人。

    当然,如此一来,矛盾也是激化了,各方都在默默准备着雷霆一击,因此武雉才说是最后的宁静。

    此女也深得兵法之要,虽然展露了自身实力,但最大的底牌,武道大宗师的修为,却是丝毫未泄漏一点风声,心机之深沉,可见一斑!

    “若是不能在摊牌之前完成逆天改命,终归还是有些不妥……”

    吴明皱着眉头,次感觉到这事已经迫在眉睫。

    “吴晴姐纵然到了真人,为此种凤格之女逆天改命,也是要担着风险……”

    想到这里,吴明眸子中精光一闪,却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

    楚凤郡城,车水马龙,早已恢复了往昔繁荣,甚至还有更上一层的味道。

    自从李裕迎娶伍洪之女后,这翁婿二人一主政、一主军,表面上倒也相安无事,现在过了数月,总算勉强将郡内形势恢复到了旧观。

    当然,在吴明看来,这人心气运,还是略微有些浮动。

    不过也没有什么,等到一年过去,秋收之后,百姓家里有了粮食,心思就安定下来了。

    这些底层小民,只要日子还能过得下去,略微有着上升希望,就不会去管统治上面的到底是何人!

    就好比吴明前世,古代帝王中,纵然出了几任明主又如何?

    一旦新朝鼎立,不说十几年,就是几年之后,又有几个会去心念旧朝?

    除非是原本旧朝中有着利益,新朝又被损害之人,才会假惺惺地悼念几句吧?真正要押上身家性命造反?恐怕也没这个胆量……

    “看起来……这李裕做得倒是不错!”

    特意去太守府看了气象,吴明只见金红之气云集,中间隐隐有着蟒形,鳞角峥嵘,不由欣慰一笑。

    现在李裕掌管一郡八县,论集合起来的气运,却是又要远远过自己当初的赠予了。

    纵然有着天眼,吴明却也深刻知道,气运不过实力的体现。

    准确地来说,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先掌握实力或权力,后才有气运,因此气象只是一个标杆!

    纵然一个普通人,只要修炼到真人,或者担任县令,照样也有赤红之运!只不过一个夺不走,一个夺得走而已。

    至于其它的先天贵格,天意垂青,地龙支援,乃至风水格局等等,不过第一桶金,并且还是外来之运。

    若是不能趁机勃,等到外运耗尽,下场恐怕比普通人还不如!

    “之前的李裕,不过蛇相,现在却有蟒形,还真是时运到了……”

    吴明微微一笑,不再多看,也没有上前相认领功什么的想法。

    此时的李裕,已经不是之前的清贵公子,而是掌管一郡,兵甲数千的小小诸侯!枭雄性子,又怎么能忍受自己这种‘改天换命’的异人?

    必然是先试图掌控,从家人、道脉、亲友入手,种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若还是不能收为己用,就只能杀之!

    吴明当然不会傻到去撞枪口!

    “倒是当初播种……现在却也可以收获了呢!”

    这时感应着太守府的气运,一大股金红之气就蠢蠢欲动,当中还带着一丝青色。

    他有着预感,只要自己一个念头,这气运就会蜂拥而来,作为自己当初投资的回报,此乃天道循环之理!

    当然,少了这股气运,李裕不说立即兵败身死,但也是根基受损,最近一段时间肯定要不顺了。

    “罢了……不急,还是留着这份引子,等待将来吧……”

    现在撤资,却是彻底失去缘分与影响可能,吴明念及南凤郡的武雉,眸子顿时一动,再不留恋地走开。

    ……

    城隍庙外。

    吴明这次之所以不直接回吴家坞堡,最关键的,还是要来查探王中之情况。

    毕竟,这才是他真正生死大敌,虽然现在陷入低谷,但打蛇不死,心里总是不安。

    此时,就见得原本热闹喧嚣的神庙广场,已是空无一人,城隍庙门上的封条边角泛着淡黄,但上面的郡守大印还是颜色鲜红,与斑驳的门板、墙壁等物,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在城隍庙周围,两株梧桐木枝叶枯黄,纵然到了春机勃之时,也不见丝毫生气。

    微风吹过,卷起枯叶,似是在诉说这香火祖庭的没落。

    “人心势利眼!”

    吴明见此,也是心里大叹,纵然这城隍有着神异又如何?一旦官府禁止,真正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抄家流放的危险,去祭拜的又有几人?

    而只要李家一直当政,禁令不去,不得万民香火愿力补充,除非是山神水神,可得地脉水脉灵气补充,或者干脆就是东岳大帝这种掌握世界原力的古神,否则像城隍、土地这种人道神祗,又能支撑到几时?

    就是因为如此明了神道的缺陷,因此吴明才不取。

    “神敕既是伟力,也是束缚啊……纵然东岳大帝这种古神,也要受到世界局限,并且,无法脱……”

    这种一步登天的神祗,与世界联系太过密切,真正想要逍遥脱,又怎么可能?

    正是隐隐察觉到其中的巨大缺陷,以及未来的隐患,上次在神鬼世界当中,吴明才能狠下心来,直接推拒了天帝之位。

    当然,作为曾经的东岳大帝,泰山府君,现在的吴明,论及神道知识、经验、修炼乃至种种秘闻,都绝非王中、敖怒等一般人能比。

    甚至,还触类旁通,一法通万法,真正明悟了自己的道路,这却又是无法用价值比喻的收获了。

    “这开眼之法,道家有灵眼、梵门有天眼通、法家有法眼、就是神道,同样也有号称观尽天地人三界的神眼!但实际上,不过殊途同归罢了!”

    吴明轻按眉心,双眼微微眯起,一丝玄之又玄的光芒,就从泥丸宫冒出,经由眉心祖窍散。

    传闻之中,人乃万物灵长,出生就自带天眼。

    只是人间浊气混杂,因而闭合,而位置,便是位于眉心祖窍这块!

    大周中的许多神祗,乃至吴明前世的灌江口二郎真君,中间的竖眼,便是此类!

    现在吴明运起的,自然也是此种法门。

    他原本的灵眼之法,得自周家那名供奉,还是自己摸索出来的,不过略微能见气运而已,若非有着主神殿的真实视野支持,根本没有这许多神异。

    而现在的天眼之术,却是吴明以神道中的神眼之法为基础,又根据自身实际,触类旁通,领悟出的道家妙法。

    之前的灵眼,不过能观人之气运,丝毫毕现。

    但现在的天眼之术,却是可观山脉地气,水龙运转,乃至天意人道,都略微有着察觉。

    “现在若是我抛下一切,专往名山大川里钻,日积月累之下,说不得还真能撞到几条王者之相的地龙之脉呢……可惜,风水决定不了一切,若是人主只会一味依靠地龙,却忽视自身根基,那也是个悲剧,必死无葬身之地的说……”

    实际上,这种潜龙之脉,最多只能当作一开始的之用,甚至整个大周的诸侯,祖上与地龙有缘的,不说十数家,七八家也总有,不到天时,不修德政,又哪里能推翻大周朝廷了?

    “天时不至,不得人道助力,纵然地龙,也无法腾飞啊……”

    这时幽幽一叹,天眼望气,顿时就见到了郡城上空,之前没有见到的一方场景。

    “嗯……丝丝黑气形成狼状,必是伍洪无疑!却与赤蟒略有对抗,看来这李裕与伍洪,还是心底略微有着芥蒂啊……”

    这很好理解,毕竟,不是每个人手掌军权后,都甘愿为后人铺路的,更何况还只是个女婿外人!

    而李裕掌权后,也必然见不得伍洪独霸兵权。

    之前外有压力,还能同心携手,现在就很成问题了。

    “这黑狼以军气凝结,狼顾狷狂,怕是有着噬主之相啊……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

    吴明摇摇头,又看向城隍庙。(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