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零七章 嘱托(订阅补更)
    “你……”

    伍洪看着吴明不慌不忙的样子,显然早有准备,一口老血就差点喷出。

    本来,他是官,吴明是民,当真是生杀予夺,好拿捏得很,吴明还不能反抗,一反抗,就是公然造反,到时候一公差衙役,乃至县兵都会围剿,任凭手段再了得都是没用。

    但现在,对方扯出县尊这层关系,却又是不同了。

    至少,很多手段,就不能对他用上。

    “你认识县尊?信笺给我看看……”

    伍洪上下打量吴明几眼,瓮声瓮气地道。

    “可!”

    吴明一笑,随手递过信笺。

    伍洪接过,寥寥几眼,心里就是一凉,特别是最后那个道法花押,更是令他眼角一跳:“竟然是正一道主,亲笔所书……”

    这正一道,乃是孤竹国中的大教显宗,道主更是传闻中能行云布雨的真人!

    如此人物,便是国主见了也需礼敬,甚至还有意任命正一道主为天下道门总管。

    这书信份量,自然沉甸甸,伍洪见着面前这个气度淡然的少年,双手微微用力,很想就将书信毁了,可惜终究不敢。

    而看对方胸有成竹的模样,便是毁了,照样也没什么大用。

    他是老公门了,早已历练出来,眼珠一转,立即换上笑意:“本官之前多有得罪,还望贤弟莫怪,我这就命人为你通报!”

    却是满脸堆笑,又恭敬地将信笺折好送回。

    伍洪之前,不过是被落了面子的恼怒,再看吴明是个没有跟脚的野道士,自然生杀予夺,但现在就不同了。

    纵然他不是太过惧怕,但为了一点小事,就与县尊老爷落下间隙,却是不妙。

    更何况,从头至尾,他与吴明也没有多少仇怨,这时放下身段,更是隐隐带着讨好与谄媚之意。

    “多谢大人!”

    这情况,换做一般少年,说不得就要莫欺少年穷什么什么的,但吴明却是同样微笑还礼,两人之间如沐春风,颇有一些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味道。

    他要对付一名巡检,也有的是办法,但还是那句,做了徒惹麻烦,却又没有收益,智者不为也。

    两人一口一个贤兄、贤弟,叫得肉麻无比,倒是让旁边两名公差瞪大眼睛,心里暗暗竖起大拇指。

    看看人家,再看看他们自己,就知道混成现在这样,不是没有原因的。

    ……

    “这位公子,我们县尊大人有请!”

    很快,一个书吏就出来,恭敬对吴明说着。

    “那伍兄,小弟先去了!”

    吴明对着伍洪大飙演技,伍洪同样也是此中老手,拍着胸脯道:“贤弟日后在黑台县有着困难,尽管来找老哥!”

    这情形,若是第一次见的,说不得还会以为两人关系好到不行,就差烧黄纸杀鸡拜兄弟了……

    “晚生吴明,见过县尊大人!”

    一路进了二堂,张正一缓缓走出,此时只见这位县太爷穿着常服,好似一个饱读诗书的儒生,三缕长须垂下,却是儒雅中又带着威严。

    “嗯,起来吧!”

    张正一见着吴明丰神如玉,卓然不拔的气质,也是心里暗暗点头,又接过书信,细细看了,这才道:“信上的不过小事,掌教真人近来可好?”

    “我也未曾见过真人,不过他已经来到黑台县外,县尊大可前去一见!”

    吴明心里暗暗诧异正一道的影响力,回答着。

    这个孤竹国中的正一道,不仅乃是道门显宗,这次整合修行界,更是以‘正一盟誓’,拉拢了大部分派别,俨然有着一统之势。

    “唉……我为县尊,却是有着许多身不由己的地方,我本逍遥人,奈何逍遥事……”

    张正一一叹:“许多时候,我却是羡慕你们这些闲云野鹤,可自由自在……”

    因为将吴明当作自己人,这张正一说话之时,便随意了许多。

    而吴明也是略微知道这位县令大人的事迹。

    此人天资聪慧,家族又是正一道附庸,本来是个大好的修道料子。

    奈何当时真人批命,却是还有二十年富贵,正一道正好也需要世俗上的支持,因此便去出仕,做到了县令百里侯。

    现在看来,纵然富贵享尽,此人向道之心,却还是未减。

    “县尊大人造福万民,自有功德福祉,便是将来再进仙道,也有着助益!”

    吴明回答道,这不是假话,以他灵眼,的确可以见得这张正一身上带着些功德吉气,看来也是为百姓做了一些实事。

    公门之中好修行,有此气运功德,不论是死后有灵,还是拜入仙道,前途都是不错。

    “嗯!你这次来,有着何事?信上只是要我给予方便,却没多少提及!”

    虽然这话已经听过不少,但张正一的眉头还是舒展开,看吴明更顺眼了一些,随口问着。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想在县内行走,顺带考究地理罢了……”

    吴明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张正一眉头却是一跳。

    作为修道界的外围一员,他自然清楚黑山君与黑山城隍的份量,闻言,深深看了吴明一眼:“本官会发给你一道公文,命各级官吏给予方便!”

    “多谢大人!”

    这倒是意外之喜,挂上这个身份,很多事情便好办多了。

    吴明当即道谢,又见张正一有了端茶送客的意思,这才告辞出来。

    此时县衙之内却是颇为忙碌,行人匆匆,吴明朝外走去,迎面走来一人,立即令他瞳孔一缩,惊疑一声。

    “你认得本官?”

    这官员身穿青色官袍,腰缠玉带,挂着印绶,特别是胸前的鹌鹑补子,令吴明知道此人乃是正九品的文官。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相貌,隐隐就与冥土的卫善初有些相似了。

    “请恕贫道直言,大人可是姓‘卫’?”

    吴明心里一动,当即微笑问着。

    “正是……你……”

    那官更加惊异,停下脚步,只觉吴明身上气质清清如玉,再联想到‘贫道’的自称,就隐隐有了猜测。

    不过这时,微一拂袖,也不多说,直接走了。

    “刚才过去那位大人是谁?”

    吴明却胸有成竹,又拉过一个小吏,塞了几钱银子问着。

    “那位……乃是我们县的主簿卫守仁卫大人啊!”

    小吏手里微微一掂,脸上更多三分笑意,直接说着。

    “卫守仁?!”

    吴明轻轻一笑,就到县衙对面的一家茶馆坐下,点了一壶雨后毛峰,就着几片点心,慢悠悠等着。

    果然,没过多久,一名管家模样的人就是走来:“我家老爷有请!”

    “走吧!”

    吴明洒下几钱银子,跟着这管家走到巷子拐角,就见到一辆马车已经在等候着了,车帘隐隐掀开,现出之前卫守仁的脸来。

    “你之前似乎认得本官,到底何事?”

    卫守仁这时换了常服,一种冥冥中的悸动,就令他直接问着。

    “贫道日前阴神入冥土,却是偶然见得一人,名为卫善初的……大人可有听过?”

    吴明上了马车,灵眼一瞥,这又有了几分肯定,直接问着。

    “那是我家四代祖宗!”

    卫守仁一个激灵:“你说你阴神入了冥土?有何证明?”

    “无须证明!”

    吴明一笑,这次来,不过是为了还得人情,点拨一句,也就是了:“你家祖宗有一言让我嘱咐于你,说是他当年曾经在你家老宅后花园,东门边第三株桂花树下埋了两坛金银,以备不时之需,你可去取了来!”

    阴阳两隔,通信不便,卫善初善待他与徐子权,所求的,也不过捎这一句话罢了。

    “两坛金银?”

    卫守仁更是一惊。

    “正是,我观你最近命数正旺,只是财力尚缺,此时正好弥补了,言尽于此,其它的,你自己决定便可!”

    吴明一笑,转身下了马车。

    “道长等等!”

    卫守仁怔了一怔,待要再追问,却发现吴明的身影已经转入街角不见,不由怅然若失地坐回去,脸上带着沉思之色。

    他最近的确有着一个机会,只是需要上下打点,正准备卖些田产,不想就有个道人前来。

    “莫非……是对手要害我?”

    无事献殷勤,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这个,但转念一想:“左右都是我宅之物,去挖了看看便知,若是贼赃,便直接上报官府,只要秉性持正,又怕得谁来?”

    吴明却没有去管他,有着县令发下的公文腰牌,便可肆意出入城门,这时就在黑台县中慢慢逛着。

    “黑山君的法界仪轨……”

    果然,这多走几步,立即就发现了与以往的不同。

    原本,在吴明的眼睛中,这黑台县城人道气运浓厚,自成法度,巨大的法网笼罩一切。

    但现在,一层迷雾,却是笼罩在上,虽然没有展露什么威力,但一点点的生魂,死后就被汲取,只是光芒一闪,立即消失不见。

    “这恐怕是直接去了黑山鬼国……”

    吴明瞳孔就是一缩:“并且似乎真的与山川地脉之气相合,令人找不出破绽!若是继续下去……城隍危矣!”

    阴间信徒,同样影响阳世。

    若黑台阴城大败,必然动摇城隍的阳世基业,这毋庸置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