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零二章 土地
    无回谷口。

    浓密的黑雾翻腾,蓦然让开一条道路。

    吼吼!

    惊人至极的九霄龙吟当中,一条独角两爪、眸带紫意、通体金青色的蛟龙迅捷无伦地扑出,又尽数收敛回一枚寸许明珠之内,现出一位年青道人。

    “想不到……这无回谷内,赫然是上古某一位社稷之神福地的陨落所在……”

    吴明看了看手上的随侯珠。

    只见在吸收了那莫名气息之后,明珠本身更加璀璨明亮,光晕变化万千,如蛇如龙,当中的蛇影却是略微短了些许。

    这情形,看得就有些肉疼。

    “随侯珠内的龙气,少了大约十分之一,这就是探索一次的代价?”

    不论是路上的消耗,还是之前与那个守护鬼神邪灵的对拼,都是大耗气运之事,更何况,吴明还非自身炼化了这股气运,只是短暂借用,消耗更增。

    “短期来看,相当亏本啊……”

    吴明摸了摸下巴:“除了随侯珠有些进益,知道了这个消息,还可换些善功之外,似乎得不偿失……”

    心里却是非常清楚,若无龙气镇压,不说深入谷中,找到遗迹,就是一路上那些邪灵鬼物,都足以令其它鬼神万劫不复。

    “罢了!大限将至,还是速速缴纳任务,还阳为上……不过在这之前,一些事便可做了……”

    吴明手一翻,之前获得的正九品土地神敕就浮现出来。

    相比较于之前的石条,此时的神敕上却是白光充满,荡漾着奇异的波动,一见就知不凡。

    这都是他超度亡魂,得了功德金光之后,又不断引之灌注的结果。

    “以前是神物自晦,现在却是看我合格了,这才展露威能?”

    吴明一笑,知道土地这种福德正神,认证标准自然就是功德一类,自己的做法,却是正好撞到了此中关窍。

    之前的黑风大将,不仅没有功德,反而身有煞气,要炼化此神位,却极为麻烦,换成现在的吴明来,甚至只要一点头,立即便可登临神位。

    “只是……一入体制,立即就要受到黑台城隍管辖,并且,焉不知这神位当中,被留了多少暗手……”

    想到这里,当即不再犹豫,取出随侯珠,打入法诀。

    “吼吼!”

    随侯珠之内,原本圆环游走的蛇影蓦然浮现出来,鳞甲峥嵘,长出独角,张开吞天之口,一下就将土地神敕吞下。

    古代天子,出行有着百神相随,又可祭天封神,这就是掌握低阶鬼神的敕封大权。

    城隍、土地自然也在此列。

    吴明此举,乃是要以龙气洗练神敕,将原本烙印彻底抹除。

    随侯珠中明光大放,隐隐可见紫蛇追逐一轮白光之景,金青云气迅速翻腾着,其中的消耗,令吴明都略微心惊。

    倾刻之间,随侯珠内的气运又少了足足两成,令吴明诧异不已:“为何如此多的?不过小小一个土地神位……”

    蓬!

    白光炸开,彻底被紫蛇汲取、吞吐……隐隐可见一张白色符箓浮现,其上笔走龙蛇,纸生云烟,密密麻麻的符文化为一个个光点,似蝌蚪般剧烈游动,又蓦然炸开。

    一声怒吼,一声叹息接连响起。

    旋即,白色符箓炸开的光点尽数被紫蛇吸收,又吐出一张全新的符箓来。

    新生的符箓化为一圈白光,落入吴明手中,似明月东升,中有一物,似印似符,底部浮现万物生发、小村百态、阴阳轮回之景,仅仅是托在手上,就似有着社稷之重!

    “不想消耗如此大……”

    吴明叹息一声,将随侯珠收好,灵识略微一触,一大股信息就流露出来。

    “正九品黑水镇土地神敕,内有辅助万物生长、保佑凡人家宅平安、乃至掌管阴阳沟通的神通……”

    土地神祗,乃是正经的国祀之神,更有着生养万物、福尔下民、以及地府行政三大职能。

    《太平御览》有云:“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故建国君民,先命立社,地广谷多,不可遍祭,故於国城之内,立坛祀之。”

    《搜神记》又有记载,土地神曾显灵道说:‘我当为此土地神,以福尔下民’。这里所指的福尔下民,指的就是保佑本乡本土家宅平安,添丁进口,六畜兴旺,并且为人公道。

    而还有一种说法,便是土地神掌管阴司户籍,为死者引路,因此也有部分阴间权柄。

    “不想真的全都有……黑台城隍麾下的土地,有如此多神通么?”

    吴明却是心惊不已,知道自己如此做法,甚至是将原本上神施加的禁制破除,虽然位阶不变,但权能具备,却是有了无限的发展潜力。

    “只是里面留下的暗手烙印,似乎有着两个……”

    吴明眸中精光连闪,又尝试解析着土地神位中,代表阴阳法权的那部分神通符文。

    “土地神本来就可出入幽冥,只是此界牵引之力甚大,我若不登临神位,只是借助神通脱离,恐怕需要消耗大量龙气……”

    “这个,倒是可以作为最后手段!”

    此时的土地神敕,却是成为了吴明真正的私有物,有着退路在手,却是俯仰无惧了。

    “嗯……土地神麾下,还可任命属吏三人,阴将一名,阴兵一队……这神位敕封,简直就是分封大权啊……”

    吴明目中精光连闪,他一开始想要的,也不过这个罢了。

    ……

    冥土边界。

    一道幽幽的白光闪过,化为一名浑浑噩噩的青年身影。

    此乃新鲜的生魂,最容易诱得孤魂野鬼觊觎,一丝丝灰黑之雾气,带着贪婪的味道,就不断上前攀附。

    “我……是谁?这里……又是何处?”

    青年喃喃着,这等新死之鬼,对于自身存在都还有质疑,形体散乱,更是无上之美味。

    一双双鲜红的眼睛,就自灰雾中浮现,几条野狗狂叫几声,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扑上。

    “我想起来了!我乃黑台县生员,秀才黄惟清!”

    这青年冤魂喃喃着,身形就蓦然凝实,化为一名青衫书生,顶上半尺文思灿烂之云大放光明,如锦绣灿烂,扑上的野狗惨叫一声,夹着尾巴跑了。

    “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秀才黄惟清看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再看看周围,又是苦笑:“此地……果已是阴间了……”

    双拳,却不自觉地握紧。

    却是想到自己为路上偶遇一伶仃孤女,强自出头,得罪本地大户,最终夜里‘落水’的一系列事情。

    后悔么?

    想到家有老母,爱妻幼子,自然后悔,后悔得撕心裂肺!

    但却不是为了出手救人,而是为自己太过大意,更太过轻信那些大户伪善的假面目!

    “读圣贤书,行圣贤事,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黄惟清目光坚定,高声吟着,顶上的锦绣华章更是大放光明,流光溢彩。

    “只是……这又是何地?冥土之中,土地城隍何在?”

    他漫无目的,一路走着,入目所见,皆是惨不忍睹的孤魂野鬼,更有凶神,肆意噬啖生魂,惨如炼狱。

    一开始,他还出手相助,不顾自身安危。

    但冥土之大,此种事情之多,简直管不胜管,差点麻木了。

    直到一日。

    “汪汪!”

    身高数丈的狗头人咆哮着,爪子下按着一条生魂。

    “大人救命!大人救命!”

    那生魂被啃咬得遍体鳞伤,见到黄惟清,立即叫着。

    “孽畜,还不快滚!”

    这狗头人,灵压乃是黄惟清仅见,甚至心里都感到颤栗,但义之所至,当即站了出来,捡起一块黑石砸之。

    “汪汪!”

    狗头人安然无恙,但注意力明显被吸引过来,居然放开爪子,眼眸中露出贪婪之意,直接朝黄惟清扑来。

    “哈哈……好一只傻鬼!”

    那生魂得脱大难,当即嗤笑一声,化为一股烟雾,飞一般逃走了。

    砰!

    黄惟清被狗爪掀翻在地,看着狗头人张开血盆大口,却是苦笑一声:“罢了……想不到我今日,居然毙命于此!”

    “滚吧!”

    “呜呜!”

    出乎预料的,身上安然无恙,也并无疼痛传来。

    黄惟清睁开眼睛,就见得之前那只狗头人夹着尾巴,落荒而逃,一名浑身萦绕着赤气,光焰满满的强大鬼神站在自己面前。

    “如何?你可后悔?”

    “不后悔!只是悲怜此界冥土之鬼,不得活路……”

    感受着自己顶上光焰消散,即将灰飞烟灭,黄惟清却是叹着。

    吴明暗中点头,从地上这个书生的眼中,他看到了那种殉道者一般的光芒。

    不由就是一笑:“正巧……你乃我今日遇到的第三人,便是有缘!”

    当即一挥手,土地神敕浮现,化为一印:“以黑水镇土地之名,封你为麾下属吏!”

    一道白光落下,黄惟清浑身一震,伤口尽数痊愈,又换了一声司吏公服,心里顿时多出许多信息,立即拜下:“司吏黄惟清,见过土地老爷!”

    “免礼!这是你两位同僚,互相见见吧!”

    吴明挥挥手,身后又有两个鬼吏走出,身上光焰都有一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