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九十七章 法家(月票400加)
    “在下徐子权,见过两位!”

    青年转过身,不再理会那饿鬼一眼,整理衣衫,肃穆而礼,一举一动皆是有板有眼,一丝不苟。

    “我乃道人,自号无名,旁边这位,却是黑台阴城的功曹,徐兄若要同往,不妨上来一叙如何?”

    吴明望了望卫善初,见他以眼色示意,当即就说着。

    “如此叨扰了!”

    徐子权上了马车,跪坐在木桌之后,背脊却是如长枪一般笔直,与吴明对视一眼,刹那间就对互相身份有了猜测。

    果然,此人修习的,乃是大周世界的法家神通!

    吴明却是心里一定。

    他好歹也在神鬼世界厮混过,知道这里的力量体系远不如大周完善,法家神通更是一个没有。

    这里却出现一个,自然不言而喻。

    可怜任务开始这么久,总算让他找到一个轮回者了。

    并且此人的言灵之术,居然已经到了言出法随的境界,绝对是这一代法家中的嫡系种子佼佼者,重点培养对象啊!

    吴明瞄了一眼徐子权,心里又是一动。

    主世界的法家,以刑律天下为己任,又博采众长,从上古炼气士,还有大巫祝法中领悟出一种独特的言咒之术,与自家思想相配合,形成了独特的法家专属神通,由此衍生出了一个独特的言咒士、律法师体系。

    传闻法家最高境界,可修到口含天宪,代天行罚!一举一动,皆含天地法度,沛然难当!

    现在大周的法家领袖,似乎是崔珏吧?不知道这徐子权,与他是何关系?

    吴明目光闪动。

    这崔珏也是法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传闻此人年青之时,曾经做过雕黄县的县令。

    某日,有樵夫上山砍柴,被猛虎所噬,其寡母痛不欲生,上堂喊冤,崔珏即刻发牌,差衙役持符牒上山拘虎。

    那衙役在山神庙前将符牒诵读后供在神案,猛虎当即从庙后窜出,衔符至面前,任凭用铁链绑缚,拘至县衙。

    崔珏历数恶虎伤人之罪,恶虎连连点头。最后判决:“啖食人命,罪当不赦。”虎便触阶而死。

    虎死之后,原本的山神庙同样坍塌,神灵不存,原来这猛虎就是山神,虽为神祗,却改不了好吃人的习惯,遇到崔珏律法,只能下山乖乖受死!

    这事传出之后,崔珏当即名声大噪,中年后便登临法家领袖之位。

    此时的徐子权,与县令时的崔珏相比,自然还有所不如,但也不可小觑,假以时日,必然是法家中的一代巨雄翘楚。

    “在下同样想去黑台阴城一行,却是多谢尊神了!”

    徐子权又向卫善初行礼,袖口掩盖着的目光,却是瞥了吴明一眼,颇为惊疑不定:此人八成也是轮回者无疑,只是为何我见到他,心里便起惊颤之意?难道此人有什么极尊命格在身?要不就是公卿世家,大贵之人?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徐子权虽然乃是法家新一代的天之骄子,便是面对卫善初都是不怵,但遇到吴明,却是不自觉地有些忌惮。

    这是他专修刑律多年,心底冥冥的直觉。

    法家的言咒律法神通,虽然能刑罚鬼神,无往不利,但也与自身修为息息相关,更与大运互相克制。

    严格来说,当年的崔珏若非县令,他的律法能不能一牌就将有罪山神召来,就是未知之数了。

    而若本身修为不够,却强行动手,反噬却也是无比之严重!

    这时的徐子权,就是感觉到,自己凭借着精修的律法神通,对上卫善初都不惧,一旦想要刑罚吴明,却必然有着反噬!

    心里就大是奇怪:“观此子面相,不过小富小贵格局,并且中年还有衰败,气运也不算特别大贵,为何会如此?”

    既然法家神通有着这个缺陷,作为法家门人,精研相面等术就是必须。

    这徐子权跟随名师,苦学多年,也是略有所得,这时就是大惑不解。

    他可不知,吴明虽然龙气深藏随侯珠内,但多次借用,到底还是留了几丝气息在身上,这就是不凡!

    卫善初停车相邀,以及徐子权心惊胆颤,皆是感应到了这一缕气息之故。

    只是太过微弱,连他们自己都说不出所以然来。

    “萍水相逢,便是有缘,两位不可不多饮一杯!”

    此时卫善初笑着举杯劝酒。

    “敢不从命?”

    吴明与徐子权相视而笑,一饮而尽。

    随着马车越发深入,周围的景象也是一再变化。

    灰黑色的浓雾渐渐向纯灰色转变,就连土地也非是荒漠,而是多了一层杂草灌木,有了点生机。

    并且,越是往前,城隍的光辉,便越是浓郁。

    “便是这里吧”

    卫善初选了一处,命马车停下,又是一挥袖袍,数百颗白色光点就飘落下来,化为一条条白色人影,在地上叩首:“多谢尊神救命大恩!”

    “罢了!汝等好好修行,积累善功,等待城隍轮回法诏接引!”

    卫善初回到马车上,对吴明与徐子权解释道:“此些亡魂,乃是生前信奉城隍者,死后坠入冥土,我等却有着接引之责奈何此时人数太多,唯有一一安置,再等待城隍老爷施展神通了”

    叹息之中,马车继续前行。

    卫善初面有心事,连饮三杯,忽然将杯盏重重一顿:“黑山君妄设法界,收揽生魂,又苦苦折磨,实在可恨!”

    这突然响声,令吴明与徐子权都是心里一跳。

    徐子权当即问着:“这黑山君如此行事,难道就没人管么?”

    “何人管?谁来管?”

    卫善初苦笑一声:“自天道大变以来,阴世阳世俱是波及,此时真正修行有成者,两位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而在这里,唯有我家老爷,还能略微抗衡黑山君,给予信徒庇护,其它的,实在有心无力”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奈何奈何”

    长吁短叹一阵,却是自知失言,又举杯道:“我酒后误事,已经被申斥过多次,却还改不了毛病,当再罚三杯!”

    天道大变?

    酒液入口,化为丝丝缕缕的灵气,吴明却是心不在焉,抓住了这神说的某个关键词:“这就是神鬼世界更深一层的真相么?”

    饶是吴明与徐子权已经有着心理准备,但第一次看见黑台阴城的时候,还是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赫然是一座无法言喻的巨城!

    城墙玄黑,高数十丈,远远望之如同山峦,却又平整无比,在城墙边上,又有一道十余丈长的大河,黑水在其中奔涌激荡,隐隐可见巨大的玄蛇之身影。

    “这黑台阴城,周长数百里,人口百万,俱都受我家城隍老爷庇护!”

    卫善初在旁边,颇为与有荣焉地介绍道:“护城河中,有着黑水玄蛇守护,又有三十六道大门,七十二道小门,合称一百零八鬼门关,俱都有阴兵阴将巡逻,出入需收取法钱”

    这法钱,自然就是阳世所烧的纸钱所化,又蕴含微弱香火之力,乃是阴世冥土的硬通货。

    当然,对于吴明与徐子权而言,只要消耗一点法力,所得法钱便是如山如海,因此也不怎么看在眼里。

    说话当中,马车已经沿着吊桥,老老实实地从恶鬼张开大口样式的巨门中入城。

    吴明注意到,在河面之上,面对底下庞大的蛇躯身影,几匹黑马却是夹着尾巴,簌簌发抖,显然要像之前那般,凌空飞跃,也是不太可能。

    这恶鬼城门虽然是七十二小门之一,但也修建得颇为巨大,堪称顶天立地,入城之后的官道更是可以并列行驶十余辆马车而绰绰有余。

    吴明望着两边,就见屋宇田宅连绵,占地都是极为广阔。

    比起阳世而言,阴间冥土的地皮,根本不怎么值钱,鬼鬼都有广厦安居乐业。

    “两位乃是贵客,还请先到本官的府邸下榻,我先去向城隍老爷缴令,再为你等申请接见!”

    “多谢!”

    吴明与徐子权两个乃是初来乍到,自然都是允着。

    马车行了片刻,在一片占地数十亩的大宅院之前停住,又有一圈人迎接出来,口称老爷。

    吴明下车见了,只觉这里说是府邸,但金漆玉柱,亭台楼阁,俱都金碧辉煌,堪比宫殿。

    “我先去向老爷复命,你们好好招待贵客,可听明白了?”

    卫善初不入家门,直接吩咐着,待到吴明二人下了马车,却是马不停蹄,向城中央赶去。

    “两位贵客有请!吾等已经备下小宴,还请轻移玉步!”

    一个满脸堆笑,管家模样的人上前,身上白气萦绕,晶莹剔透,虽然没有多少光焰,却也没有多少黑气。

    “有劳了!”

    吴明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些奴仆大部分都是阳世纸人所化,当然,除了这个管家之外,也有几个确是生魂,怕是阳世家人一流。

    “我旅途劳顿,也不需酒宴,还请带我去厢房!”

    徐子权却是向吴明使了个眼色,又径自对管家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