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七十章 蟠龙(求收藏!)
    郡城东面,王家大宅。

    一辆外表朴素的马车略微停留片刻,吴明掀开车帘,眼睛眯起。

    “府外赤气如流,府中金黄大吉之气充满,的确可称黄宅,福泽绵长,并且还有大量的阴德守护……中间那一点金色成星,必然是城隍王中了……”

    “走吧!”

    一声吩咐下去,吴铁虎当即赶着马车离开,在外人看来,这停了半刻不到,根本不算什么,丝毫不出奇。

    但在马车当中的吴明,却是心潮起伏,不能自已:“两边一看,虽然太守府上还有律法威严之气,组成敕令,有着黄气,但也显薄弱,只对付王家还尚可,但再加一个城隍,便要落在下风……”

    “甚至,同样被灰黑之气萦绕,显然大祸不远了!”

    早在前来王家之时,吴明就特意去太守府看过。

    人道龙气,就在于统治,赤色的律法威严组成骨干,统御着平民的白气,又在郡守府上,形成黄气。

    但饶是如此,还是有着分流,至少一半,都被王府夺走。

    这里面所代表的民心与势力对比,就相当危险了。

    “并且……还不掌郡兵,没有兵权……”

    当过一都指挥使,又被任命过郡尉的吴明,对这里面的道道相当清楚。

    一郡格局,基本上与一县非常相似,也有郡守、郡丞、郡尉,为平级最高的三个长官。

    这其中,郡丞位高而不掌权,只有些名义,此时又倒向了王家,完全不值得期待。

    剩下的郡尉,可掌两千厢兵,这就非常重要了!

    和平之时,县尉最多也就掌三百到五百兵,郡尉这两千兵,就是整个郡几乎一半的兵力,镇压郡城只在反掌。

    “按照现在的状况而言,王家乃是楚凤郡唯一的郡望,实力第一,李家乃是郡守,却位居其下,主弱臣强,危险啊……若还不得兵权,不能施展雷霆征诛,那就只能为鱼肉,任凭宰割……”

    “公子,城隍庙到了!”

    吴铁虎的声音忽然传了进来。

    吴明向外一看,首先入目的,就是一个极为广阔的操场,前面又有密密麻麻的石碑,都是多次扩建修筑,文人墨客留下的记述。

    庙前,行人熙攘,颇为热闹。

    这还是平时,若是到了初一、十五的庙会,那更是从者如流,热闹非凡。

    再往前,就是城隍庙的正体建筑。

    此庙占地约十亩,坐北朝南,内有三进,分为三堂,第一堂亦称前座,为重檐歇山顶双层砖木结构,左右有东西辕门,中为弧形照墙,墙中有彩色巨型麒麟图像,入内有东西马厩,塑有披鞍大马及马夫神像,栩栩如生,显得庄严威武。

    正门内正中,又有六角形戏台,台沿雕刻花鸟人物,五彩油漆,台顶天花板为八角形斗拱,结构精致,台前为观众看戏的大厅,两旁为小天井,天井外上有环楼,下有厢房,专供妇幼看戏之用。

    二堂又称中座,东西两边各有厢房六间,祀有文武判官、甘柳将军、范谢将军、牛马将军、日夜游神、枷锁将军,二十四司等城隍属下。

    三堂左右为钟鼓楼,厅中大殿为城隍神像,高大巍峨,前面摆着长两丈,宽五尺的供桌,上面杯盘整齐排列,供奉着鲜花、瓜果、酒茶、香烛等祭品。

    在大堂之外,又有一个硕大的铜炉,燃烧着熊熊火焰,香烟缭绕,香客敬完香之后,只要一投入进去,就立即烧成灰烬。

    “好气象!当真好气象!”

    这时,吴明自然不进去,只是在外面观看,就见赤气如潮,汹涌而来,又在中心化为一片金色,与香火愿力一起,化为某种冥冥的力量,投入一块灵地当中,就是不由幽幽一叹。

    太守府气象,乃是以律法为核心,统御万民的人道龙气!

    而这城隍庙气运,却是以功德、福报、愿力为核心,能助益阴德,福泽绵长。

    若论浩大威严,自然是人道龙气更盛一筹,但源远流长,经久不朽,却是神祗气运要超出一头。

    “这是……”

    此时再细看,吴明面色就有些发怒:“好胆!”

    却是见得一点点赤色星辰,缠绕着军气,就投入城隍气运之中。

    立时就知道,这城隍信仰,却如一张无形的大网一般,为王家串联,形成盘根错节的网络。

    看这情况,郡兵当中的中上层将领,就有不少被拉拢了,心里就是一凉。

    “若是王家自己动手,一旦被抓到把柄,就是齐心不测,但现在,却是以城隍信仰串联,极为隐蔽……若非我有天眼,一般修道者,纵然开了灵眼,还真发现不了……”

    吴明冷笑一声,正要再细细分辨,忽然就是一震。

    香火缭绕,愿力结为金花当中,就见得灵地震动,浮现出一个金色的人影,带着赤金的眸子就望了过来。

    “此必是城隍王中!看样子,却还是差了一点位格!”

    五品郡城隍,必为通体纯金,此人却还带着最后一丝赤色,显然是不能圆满。

    但即使如此,在此郡城当中,阴世冥界,它包含众生大运,出手必是石破天惊,连真人都要暂避锋芒。

    “我们走!其它也不必逛了,直接回客栈!”

    现在的吴明,自然更加不是对手,抹了抹刺痛的眼睛,就是嘱咐着。

    “好嘞!”

    虽然不知道自家少爷到底在做什么,但吴铁虎却是守口如瓶,丝毫不问,架着马车缓缓离开。

    入夜。

    马家老店,宅院之内,一点灯火如豆。

    吴明盘膝而坐,却是冥想着今日所见所闻。

    “单论气象而言,本郡王家第一、郡守府只能排在第二,这时候,郡尉的倾向,就很重要了……可惜,此人似乎不偏不倚,底下军权却被城隍侵蚀了不少……”

    吴明是深刻知晓这种神祗信仰的无孔不入的。

    普通士卒,乃至军官,都总有家人吧?

    城隍的庙祝,就可借得后宅,慢慢影响,虽然耗时日久,但必可收得奇效。

    等到大功告成之日,纵然郡尉不同意,也是无法了。

    “不说那时,现在就已经很危险了……”

    吴明眸子幽幽,虽然还未彻底见得郡守大人与王家家主的气象,但由家宅观之,必是一人如龙盘虎踞,一人日薄西山。

    一念至此,却是有了决定。

    伸手入怀,取出随侯珠,珠光莹白中,就见其中金青之气升腾,又有一道紫气,似蛟似蟒,浮沉不定。

    又取出一块蟠龙玉佩,这玉佩品质只能说寻常,只有雕工不错,蟠龙有些传神之意,乃是今日游玩,随手买下的东西。

    这蟠龙,指的是蛰伏在地而未升天,又或者作盘曲环绕之龙,民间就有着说法,说这蟠龙是逊于蛟龙的没角下等水龙。

    而《太平御览》又有云:“蟠龙,身长四丈,青黑色,赤带如锦文,常随水而下,入于海。有毒,伤人即死。”

    却是把蟠龙和蛟、蛇之类混在一起了。

    不论怎么说,这蟠龙,终究有着龙性,位格要居于蟒蛇之上,又逊色于蛟龙。

    “这个位格,不多不少,就比较适宜了……”

    吴明轻笑一声,面色又转为肃穆,指尖在随侯珠上一点。

    嗡嗡!

    轻微的龙吟当中,一缕细如发丝,又带着青紫之色的龙气,就被抽出。

    “敕!”

    吴明此时乃是随侯珠之主,默运法诀,将这丝龙气在蟠龙玉佩上一抹。

    玉佩徒然闪过一阵光华,青色隐隐,又有紫气一闪而逝,片刻后,异象又全部消失不见。

    “成了!”

    吴明见此,却是欣慰一笑,细细看了。

    就见这玉佩没有多少变化,只是蟠龙似乎变得更加生动灵活,隐隐有腾飞之态。

    而随侯珠当中,金青色云气翻腾,与之前别无两样,只有紫蛇似小了极其细微的一丝,若不细心观察,几乎难以发觉。

    “这地龙之气,还是很充足么……”

    吴明见此,就是一笑:“本来就足够我修炼到真人有余,现在送出一丝,也算不得什么……并且……这龙气乃是我所祭炼、所赠送……收下了,便是有着因果,日后成就,非得十倍回报,并且,若与我为敌,还会被克制……”

    “郡守不敌王家,乃是形式使然,朝廷式微,无法借力,反而成就困锁,而此时,送了这物过去,就必然挣脱枷锁,飞龙在天!”

    时来运转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之前,郡守虽然掌握大义名分,但只要没有拿到王家把柄,慑于律法,反而不能做得多么难看。

    但若激发自立之心,那就是生杀予夺,威福不测,自然就不同了。

    “不过……也不是每个命格,都可消受这一丝龙气的,非得一个个考究命理不可……”

    吴明忽自失一笑:“也不知我这个,算不算点了潜龙?”

    反掌成云,覆手为雨,甚至影响地龙大势,一郡之主,却又波澜不惊,一片平静,对常人而言,真真是器量深沉而厚重,但吴明却没有多欣喜,见过主神殿的诸天万界,一城一地之得失,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