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十章 劫杀(求收藏!)
    “官面上解决不了的事情,必然会转为私下械斗!”

    吴明看着县城方向,嘴角却是露出冷笑:“我这次袭击商队,一个年轻冲动,却又阴狠毒辣的印象肯定留下了,此时必然有着一堆喊着什么‘此子不能留’的周家人,要来杀我,以绝后患!”

    “周家能动员的人比吴家多,兵器比吴家精良,甚至招揽的高手都比吴家多,听到消息之后,必然竭尽全力,倾巢出动……到时候……”

    吴明望向后山,连绵不断的山脉,在黑暗中就似猛兽,带着不可名状的危险。

    “那时候,我必不会回转,反而要入山,入深山!率众与其周旋!”

    山地行军,粮草、军械、药物都是大问题,周家只会以为吴明丧心病狂,死期不远,必定奋起直追。

    而吴明的目的恰恰也是在这里。

    虽然要比资源消耗,自己肯定不是周家的对手,但自己却有主神殿这个外挂啊!

    有着主神殿的兑换在手,只要功勋足够,简直就是开了一个无限资源的金手指,在深山中,这个优势更是要被发挥到千百倍以上。

    当然,这消耗也很恐怖。

    虽然主神殿有粮食兑换,但吴明计算过,到主神殿换一石,再消耗功勋,带到主世界,这价值足以在大周买上四十、五十石。

    但山地当中,大战之时,就是出一百石的钱,也买不到一石粮食啊!更不用说,还有各类药品、军械的补充,这就完全值得。

    当然,这个办法,第一是消耗大,第二就是只有主神使徒能用着。

    不是每个轮回者,都跟吴明一样,能将主神殿当成家,想回就回的。

    根据山兰与凌孤鸿的说法,也就每次任务之后,能有一次机会,疗伤与兑换而已,还想进入?等下个任务先!

    吴明这次也是发了狠,拼着功勋全部耗光,也要将周家精锐在深山拖到弹尽粮绝,再一网打尽!

    周家势力是大没错,但敌人也不止吴家一家。

    一旦损失惨重,吴家就大可联合其它敌人,合纵连横,慢慢割肉放血了。

    “我果然就是这么记仇的人啊……”

    吴明望着夜色,不由哑然失笑。

    诚然,以主神殿的积累,未尝没有适合斩首战术的物品,甚至直接取了周家家主的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一来人家居于县城,护卫环绕,危险很高,二来周家族人上千,即使杀了一个,照样可以推出第二个,第三个家主!

    并且,按照正统法理,新任家主必须为前任复仇,掌握大义,位置才能稳固。

    与其这样,造成惊天大案,还不如直接将周家根基拔起,一劳永逸。

    说实在的,这次不过算是巡检所剿匪,真论影响,自然比刺杀一个大族之主小得多了。

    只要不是同位阶的,底下人死多少,也不会挑战那些肉食者敏感的神经。

    ……

    “少爷,俘虏已经甄别,三十二个,其中抓到五六个小头目,还有一个独眼龙,说是山寨二当家,愿意投诚……”

    吴明来到大厅正中,赵松便押着俘虏进来,每个人都用麻绳绑了,脸色惊惶。

    “这位官人,我愿意投降,我是这里的二当家,我知道大当家埋下的宝藏……!”

    独眼龙见着吴明,脸上一喜,就大声叫着。

    “聒噪!杀了!”

    吴明眉头一皱,旁边的吴铁虎当即狞笑一声,长刀落下,一颗人头就飞起,血如泉涌。

    这酷烈的场景,登时令底下人噤若寒蝉。

    “我看不上你们的宝藏……也无所谓你们忠心与否,现在想活下来的,就上前,砍下这些头目的一只手脚来……”

    吴明往簌簌发抖的几个小头目身上一指。

    实际上,山贼火并太寻常了,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只是一个例行举动而已。

    若连这也不愿意做的,自然是杀了。

    一阵咒骂、惨叫、混杂着血腥之后,厅内就只剩下了寥寥十几个。

    “很好……我需要你们为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这座山寨,乃至财富,都可以赏给你们……”

    吴明笑了笑。

    那个二当家与头目自然不能留,否则这些土匪必然就是定时炸弹一般。

    而现在,却是可以稍微一用了。

    ……

    第二日,晨光熹微。

    山野间浓雾弥漫,带着鸟叫虫鸣,寒气之中,一支商队却是在艰难地慢行。

    “再加把劲!”

    赶车的趟子手、老把式喝着:“已经错过了腊八,可不能再迟了,早些交卸差事,早些回去过年啊!”

    “过了这勺子山,便是一马平川了!”

    商队前面,富态的管事脸上带笑,望着另外一名古铜色皮肤,好似金刚的汉子:“这一路还要多谢宋武师护持!”

    “你我本来便是共事一主,这又算得了什么?”

    宋金刚眼如鹰隼:“云平县的三家十八寨,小半都认我们周家的旗子,勺子山上的接天风一伙虽然不至于冒大不韪,但还是小心为好!”

    便在车队过了一处小山坳的时候,对面树丛一阵耸动,一群土匪就打着接天风的旗号,杀了下来:“冲啊!”

    他们步履惊慌,人数也少,更似在逃命一般,令商队护卫都是讶然失笑。

    “嗯?不对!”

    宋金刚一个激灵,旋即就见到第一个土匪与护卫相撞,被砍翻在地,大声求饶:“爷爷饶命!饶命!我们都是被逼的!”

    “怎么回事?”

    就在护卫都是一头雾水的时候,另外一拨人出现了:“我等乃是巡检司之人,捉拿乱匪接天风一伙,你等不要自误!”

    这伙人皮甲精良,持刀弯弓,直冲而下,阵列整齐,竟似千军万马一般。

    “这是军法!我县巡检司,居然有如此人才?”

    宋金刚一怔。

    而这层官皮,显然震慑力颇大,几个护卫都是收了刀,唯有掌柜苦笑着迎接上去,准备出一笔血。

    “嗯?不对,怎得如此眼生,大家戒备!”

    一怔之后,宋金刚最先反应过来,大吼道。

    但刹那间,对面的巡检司官兵面带狞笑,抬手就是一箭。

    咻咻!

    飞箭如雨,还未准备的护卫纷纷中箭倒地,而刹那间,两根精钢打造,带着倒勾的狼牙箭,却是从不同方位,杀向宋金刚本人。

    “啊!是专门冲我来的?”

    电光火石间,宋金刚侧身一闪,倏忽退开数尺,含胸缩背,竟似刹那间变成一张薄纸般,避开两根箭头。

    噗!

    但旋即,一朵血花却还是从他肩头绽放。

    “好箭法!”宋金刚闷哼一声:“刚才两箭,乃是故意逼我躲藏,杀手锏还是这一箭吧?”

    啪啪!

    密林之中,吴明与封寒相继出来,鼓掌道:“宋武师号称金刚转世,这一身横练功夫果然非同小可,连铁胎弓发出的精制狼牙箭都只能入肉三分……只是……毒呢?”

    “毒?”

    宋金刚豁然一望,就见肩膀上一层墨绿色延伸,自己却偏偏感觉不到任何麻痒痛苦,仿佛一片麻木,不由就是大骇,知道这种情况,才最是要命:“你们这群卑鄙小人!”

    “战阵之中,还分什么卑鄙不卑鄙?各人听命,一个不留!”

    吴明狂笑一声,麾下封寒瞬息般扑出,横亘天空,爪风接连落下:“天鹰十三击!”

    “喝啊!金刚身!”

    宋金刚热血上脑,浑身都似放出一层薄薄金光,与封寒拼斗在一起。

    只是他纵然武功略高,但身上有伤,又中了毒,简直是处于绝对下风,被逼得不成样子。

    “哈哈……杀!”

    另外一面,吴铁虎等人三个为阵,组成小小的三角形,仿佛猛虎一般撕开防线,杀入商队之内,大肆屠戮。

    他刀锋凌厉,一往无前,配合军阵,更是所向无敌:“公子有命,杀了这些人,财货二成尽归我等,任意取用,还等什么?”

    有着他带头,连杀两人,后面的役丁乡勇,也是渐渐放开,红眼大杀。

    吴明却是背负弩箭,居中不动,任意想要逃窜的,却被他射杀,无一漏网。

    蓬!

    最中心的战团中,两人劲气交接,飞快退开,现出封寒与宋金刚的身影,都是身上飙血。

    “你们如此做,就不怕我周家报复?杀戮良民,更是形同造反!”

    宋金刚大喝,一张符箓拍在伤口上,登时止血。

    “哈哈……我等乃是缉捕乱匪接天风,有功无过,你们是被土匪杀的,关我们何事?”

    封寒大笑,同样一张符箓贴出,精神一振,再次猱身而上。

    ‘这是要不死不休了!’

    宋金刚心里大凜:‘还有……这道符,是从哪里来的?’

    他手上的小回春符,却是依靠周家关系,狠狠出了次血,才搞到手的保命玩意。

    现在却见到封寒不当回事般用出,又顿生高深莫测之感。

    “走!”

    此时一回头,见周围商队已经几乎被砍杀殆尽,兵败如山倒,不由心里一寒,忽然亡命飞奔。

    咻!

    一道弩箭仿佛跗骨之蛆般射来,正中大腿,带起夹杂墨绿色的鲜血。

    “中了我的毒箭,还想跑?”

    宋金刚耳朵后面传来一个年青的声音,旋即便陷入彻底的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