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大婚
    天元圣地之中,一片张灯结彩之景。

    大红色的绸缎铺满地面,各类琼楼玉宇之上更是少不了喜灯与流苏装饰,每个弟子穿着大红色礼服,喜气洋洋地忙里忙外,迎接八方来客。

    毕竟,这可是他们的宗主,天象榜第一,‘傲公子’独孤傲的大婚之喜!

    甚至,娶的还是青莲圣地的圣女!对方几乎将整个宗门都当了嫁妆!这里面的意义,自然非同小可!代表着又一圣地的全面臣服!

    山门之处,人流熙攘,显然天下各大势力都有来贺。

    诸多武林大豪、枭雄巨擘都不是睁眼瞎,相反一个赛一个的老奸巨猾,自然可以看出这次婚礼的重大意义借着联姻,天元与地极圣地已经合流,现在再加上一个青莲圣地,说不得日后,一个类似武朝的统一势力,就要在神武世界中崛起了!

    因此,纵然心里再怎么不愿,甚至巴不得独孤傲立马走火入魔而死,此时各个势力掌舵人也得恭恭敬敬,陪着笑脸地前来恭贺,生怕礼数稍有不敬,被事后第一个清算。

    “兴武郡三阳宗,炼阳手丁焦到!献上贺礼千年人参三支,无暇玉璧五十对……”

    随着迎宾的高喝,丁焦身后带着两名弟子,神情有些恍惚地入了山门。

    “原来是炼阳手丁前辈,这边请!”

    前来迎客之人只是名普通弟子,虽然满脸堆笑,但脸上还带着稚嫩,嘴角的绒毛非常明显。

    ‘天元圣地好大的排场,竟然派如此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来迎接老夫!’

    丁焦心里气馁,但却无法可想,脸上还带着微笑:“你前面带路!”

    却是清楚,对天元圣地这等巨无霸级别的势力而言,屈居一郡、最高只有自己这个地元武者的三阳宗当真算不了什么。

    当然,若非自己还算有点武功势力,今天恐怕连山门都入不得!

    天元圣地之内,人流熙熙攘攘,显然来道贺者甚多,丁焦跟着这名弟子七拐八拐,眼前蓦然一阔,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广场,上面数百桌席面堆得满满,各类珍馐美酒更是流水架一般端上。

    “丁前辈,您的位置在这里!”

    这弟子将他带到广场略微靠前的一张酒席上坐了,从此处再往里,就可看到一座恢宏浩大的宫殿,不时就有一人或者几人,被满脸堆笑的执事恭请入内。

    “大殿之内,恐怕只有同为圣地,或者天象武者,才可进入了吧……”

    丁焦随手打了弟子,却是有些自嘲:“好在此处也不错,至少能勉强看得清殿内,不算一流,也算二流拔尖了吧……”

    “原来是丁老哥!”

    这时左边一个蓝衫胖子打着招呼,丁焦一看,认得是个熟人,当即笑道:“蓝大先生也来了?”

    “傲公子大婚之喜,怎能不来?”

    虽然这蓝胖子满脸堆笑,但他眼中的那丝不满,还是被丁焦敏锐地捕捉到了。

    “原来是丁宗主,在下清和郡……”

    左右手上都是附近郡中的名宿,与丁焦颇有几面之缘的,此时都一一上前见礼。

    丁焦身为一宗之主,做人自然八面玲珑,一个一个地问候过去,没有丝毫错漏,待人接物更是得体得很。

    毕竟江湖中人,重义轻生,更在乎面子名气,在场的都是一方大佬,若是被认为礼数不周,故意轻慢,日后就有颇大的麻烦。

    这一番礼数下来自然极为繁琐,等到丁焦重新坐下的时候,赫然现宾客都已到齐,临近吉时,乐班奏乐,钟鼓齐鸣,琴瑟相合,颇为悠扬动听。

    “素闻青莲圣女乃武林第一美女,今日终可一见了……”

    旁边的蓝胖子嘿嘿笑道。

    丁焦倒是知晓此人武功特异,带着阳亢,性好渔色,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有伤风化之事,但妾婢却是极多,很是出名,不由笑道:“蓝大先生触景生情,莫不是回去之后,又想再纳一房小妾?”

    这却是个笑话,盖因这蓝胖子每次纳妾都是大张旗鼓,广撒请帖,索要贺礼,将周围帮派剥削得苦不堪言,几乎有为此倾家荡产,整个宗派举家迁移的。

    “正是!”

    蓝胖子得意一笑:“在下已经看好一名女子,将在下月十五,纳她为第七十二房小妾,老哥可要赏脸过来喝杯薄酒!”

    丁焦笑容一滞,想起上次这胖子大喜,自己已经送了黄金百两过去,就是暗自肉疼。

    此人极好钱财面子,为这点贺礼,恶了地元高手,自然万万不值,但一次是黄金百两,七十二名小妾,便是七千二百两黄金!!!

    这还是后来几次,丁焦将贺仪一降再降的缘故,不过再低怕这胖子翻脸,答应下来的时候,心里都是滴血。

    别看他一宗之主,又掌握一郡,但底下数千武者靠他吃饭,也不能竭泽而渔,真真是地主家里都没有余粮。

    ‘听闻这蓝胖子过得堪比王侯,又没有宗门之累,逍遥无比……唉……可惜我是学不了他了……’

    丁焦暗自叹息一声。

    几个人推杯换盏,终于说到正事。

    “此次傲公子大婚,有的门派可是已经准备倾家荡产地讨好,甚至直接不要祖师与面皮了呢!”

    旁边一名面色黝黑的大汉努了努嘴:“看到最前面那几桌没有?都是献上宗门传承至宝,又或者压箱底的武功秘笈作为贺礼,实在不当人子,忒不要脸了点!”

    “果然如此?”

    丁焦原本觉得自己这次就是大出血,但现在一听,握着酒杯的手腕还是不由一抖,心里更是暗暗想着:‘这些投诚的宗门里面,八成有托儿,或许就是天元圣地暗中展的势力,此时如此,却是做出举动,引领潮流,我等若不臣服,大祸就在眼前……当真该杀!’

    “那黑面神兄弟,又是哪家的呢?”

    旁边的蓝胖子瞳孔中蔚蓝之意一闪,淡笑问着。

    “我老黑自然哪家都不是……”

    黑面神爽朗一笑,将酒杯沾了沾嘴唇,故作神秘道:“只是剩下几大圣地,难道都情愿并入天元圣地之中?因此我们不要多说,只管看就是了……”

    他说这些话时,故意压低了声音。

    “莫非你有什么消息?”

    丁焦、蓝胖子等武者的心思一下就被调动了起来。

    让他们独自硬扛天元圣地、地极圣地、青莲圣地的联合,自然没这个胆量。

    但若有着领头,甚至这领头的也同是圣地所属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真到那时,他们自然不介意暗中推波助澜的。

    毕竟,宁为鸡头,不为牛后!

    身为武者,心里自然便有着这种傲气。

    纵然非是武者,一旦尝过大权独揽的乐趣,又有几个愿意再向别人俯称臣的?

    “青莲圣女到了!”

    忽然间,一个声音从前面传来,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广场顿时肃穆下来,数千双眼睛齐齐盯着山门方向。

    铮铮!

    八声琴声接连响起,如游园惊梦,空灵脱俗。

    两列青衣少女款款走进,手提宫灯,打着团扇,模样清丽可人,秀色可餐,令诸多武林大豪都是竖起了拇指:“素闻青莲圣地女子出尘脱俗,仅仅只是普通女弟子都是如此,不知那青莲圣女,又该是何等风姿?”

    正遐想中,一丝清香萦绕而来,空玄淡薄,带着禅意。

    在九名圣莲使者的簇拥下,青莲宗宗主携着青莲圣女之手,款款走进。

    众人一下屏息。

    青莲宗宗主乃是一名中年贵妇,头戴凤钗,身穿金青长袍,流苏拖地,雍容大方,可以想见年轻时绝对是名动八方的美人。

    而九莲圣使也非俗品,十位美人如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却又一齐被中心那名少女比了下去。

    她只穿着一袭青衫,素朴得过份,唯有肩膀上两条大红绸带,才有些新娘的样子,脸上微施粉黛,蒙了一层薄纱,遮住了天姿国色的半边脸,但一双如星辰般灿烂,又包容万象,仿佛容纳了世间一切美好的眸子,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青莲圣女此来,就好像一眼清泉缓缓流过,乃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般,最为纯粹的‘自然之美’!

    “好!”

    纵然未能一窥全貌,但只是看着婀娜的身段,以及一双眸子,已经令在场之人确定此女必然是绝世之姿,心里都不由升起一个念头:“此女匹配傲公子,倒真是珠联璧合,佳偶天成,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

    “我的新娘子来了!”

    大殿之后,独孤傲一身大红礼服,展开双手,任凭碧秋为他抚平身上的每一丝褶皱。

    “少主大喜,若老爷与夫人见了,也必然欣慰不已!”

    碧秋为独孤傲系好腰带,又将一个红色的香囊挂在上面,将独孤傲一路送出门。

    独孤傲大踏步出门,不经意间回头,见到倚门而立,好似望夫石一般的碧秋,心里浮现出一丝不忍:‘等到青莲圣女过门之后,便给她一个名分吧!’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就被他一下忘却,脸上充满笑容地迎接向新娘。

    那里,才是他今天真正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