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刁难
    卡罗斯领。

    和煦的晨光照入铁堡,金色的余辉布满整个厅堂。

    “母亲大人!”

    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穿着淑女群,优雅地向阿蜜莉雅行礼。

    “茜莉斯、赛茜尔,用过早餐之后,就乖乖去家庭教师那里,爵士为你们请来的礼仪老师当初可是从呼啸城堡中出来的,懂得蓝血们最优雅的礼节!”

    阿蜜莉雅沉着脸道:“纵然大人不在,也不能逃课!一个有教养的淑女是不会在后花园中侍弄花卉一整天的,明白了么?”

    “我们明白了,母亲大人!”

    两个少女吐了吐粉红色的可爱小舌头,提着裙摆道,神色娇憨中带着一丝狡黠:“教父大人他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

    阿蜜莉雅看着这一幕,心里却是在暗暗叹息。

    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虽然已经出落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美人,一丝情愫却暗暗挂在那位爵士大人身上。

    只可惜,以她们的身份,此时已经根本不可能成为爵士大人的夫人了,倒是情妇的话……

    似乎想到了什么画面,阿蜜莉雅立即脸颊绯红。

    “还有……”

    那个看起来年纪较小的女孩,赛茜尔脸上浮现出犹豫的表情:“那个西塞勋爵,实在是太讨厌了……他什么时候离开?”

    “西塞勋爵?”

    阿蜜莉雅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冷了下来,神情带着点紧张:“他怎么了?”

    “他经常色眯眯地打量我跟姐姐呢!”

    赛茜尔嗔道,在她这个年纪,该懂的都已经懂了,并且,对于那个一来就将铁堡最好的客房占据的西塞勋爵很是不满。

    “要怎么对待他,是爵士大人才能决定的事情!”

    阿蜜莉雅重新露出笑容:“好了……淑女们应该去接受今天的课程了!”

    等到两个小姐离开之后,她脸上的笑容才渐渐转为冰冷:“萨塔嬷嬷!”

    “尊敬的夫人,您有何事召唤您的仆人!”

    房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面容阴冷的中年女人就走了进来。

    “最近,给我寸步不离地守在两位小姐的身边,特别小心那位西塞勋爵,懂了么?”

    阿蜜莉雅可不是普通的贵妇,早前的苦难,已经将她历练了出来。

    “如果此人真的意图不轨,就用对待之前那些狂妄之徒的方法对待他好了……”

    她冷笑一声,令萨塔嬷嬷的身体都是一颤,毕竟,那种刑罚对男人而言,实在是太过残酷了一点。

    等到萨塔嬷嬷出去之后,一身戎装的乔夫又走了进来:“夫人!”

    老乔夫因为身体原因,不适合继续在主战部队待着,但经验丰富的他,担任治安官却是绰绰有余,并且将整个卡罗斯领的治安都推向良好的情况发展。

    “有什么事?”

    阿蜜莉雅揉了揉眉心,预感乔夫不会带来什么好消息。

    “那位西塞勋爵,不仅本人对我们的工厂很有兴趣,他的几个随从更是在昨夜擅自越过警戒线,已经被胸甲工厂的护厂队给擒拿下来了!”

    “窃贼?!”

    阿蜜莉雅先是一惊,旋即一笑。

    在涉及钢铁、兵器等几个要害的部门,吴明实行的都是军管,那些护厂队什么的,都是久经战士训练,由经验丰富的士官带领,稍微有事,拉上战场就是一支大军。

    要在这样的难度下刺探情报,除非以更加强大的力量攻打,否则跟送死也没有多少区别。

    “一共五个人,应该怎么处置?”

    乔夫肃容问着。

    “他们接触到了那些情报?”

    “最成功的一个,也只是远远地看了我们的生产线一眼,各个资料室与图纸库完好无损!”

    乔夫挺直胸膛,有些骄傲地回答。

    “一律收押!”

    阿蜜莉雅立即做下了决定。

    “可是……勋爵那边……”乔夫有些迟疑地问着。

    “记住了,乔夫,你昨晚抓住的只是一些心怀不轨的窃贼而已!西塞勋爵是什么身份?又怎么会与这种肮脏的败类搅在一起呢?”

    阿蜜莉雅微笑说着。

    “我明白了,夫人!”

    乔夫眼睛大亮,躬身行礼退下。

    ……

    等到布置完这些之后,阿蜜莉雅松了口气,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疲倦之色。

    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她才会意识到自己还是一个女人,希望有着一个臂膀可以依靠。

    “大人啊,请尽快回来吧!”

    阿蜜莉雅在心里默默想着,但等到进入客厅的时候,她脸上又带起了一丝职业化的笑容,看着座位上一名手持刀叉,正在对付一块火腿的贵族:“日安,西塞勋爵,希望这里的一切能令您满意!”

    被称作西塞的勋爵大人看起来四十岁不到,眼睛蔚蓝,皮肤苍白,头上戴着一顶假发,几乎一靠近他,就有一种低劣的香水味道传来,令人直欲作呕。

    阿蜜莉雅当然知道这位勋爵的底细。

    实际上,在风萤平原之中,能获得采邑实封的贵族终究是少数,而有的贵族后裔,空有高贵的血脉,却生计窘迫,不能维持自给自足的生活,不得不投靠其它大贵族,希望能通过服务而获得报酬,甚至是封地的奖励。

    他们有的立下功勋,却未曾达到授予采邑的资格,又或者实在没有多余的土地,就会被暂时册封为荣誉勋爵,一种不能世袭的头衔,算是半个贵族。

    但有了这个头衔之后,只要能搞到一块封地,并且传承下去,也就慢慢进入了贵族的阶层。

    因此,这种荣誉勋爵就是那些大贵族手下最疯狂的狗,为了刷出足够的功绩,几乎没有什么他们不敢干的。

    “事实上……十分的不好!”

    西塞勋爵将餐桌上每一份食物都塞入嘴里,好像他肚子里有着一个无底洞似的,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阿蜜莉雅,那种放肆的目光,令阿蜜莉雅暗中咬牙。

    “我要见威廉·华莱士爵士!”

    他以一种自认为优雅的姿势,用白色的餐巾抹了抹嘴,旋即道:“可是他却一直外出!哦!难道威廉不知道,作为一名领主,他对于这片土地的责任么?”

    “我的主人是一名优秀的领主,他为领地带来了源源不绝的财富,让每一个子民都安居乐业!”

    阿蜜莉雅寸步不让地回应道。

    “但一个好领主,不应该离开自己的封地,更不应该不履行自己的义务!”

    西塞挥舞着刀叉,一柄银色的餐刀几乎指在了阿蜜莉雅的鼻子上:“威廉的封君,伟大的蓝血领袖,蓝山伯爵已经陷入战争之中,作为封臣,却在应当履行义务的时候逃离了!这是什么?这是对神圣誓约最激烈的背叛!”

    他嘴上义正言辞地控诉着威廉,心里却是早就乐开了花。

    卡罗斯领的富庶,在整个风萤平原都是大名鼎鼎的,这次不好好捞上一大笔,怎么对得起他为谋划这个任务的辛苦,还有一路的奔波劳累?

    甚至,在他的心里,还有一个隐秘的念头。

    他知道自己的封君对于威廉爵士的不满,如果能够找到机会,褫夺这位爵士的领地,再转封给自己……他眼前仿佛看到了一条流淌着金德隆的河流!

    虽然这很难,但凭借自己在伯爵那里所积累的人脉,也未尝没有机会,到时候,这次的收获完全可以全部投入进去,作为贿赂。

    至于回报?没关系,这片土地会给自己最好的回报的。

    作为一名封建领主,收税就是本能,不将这里狠狠刮上几尺,又怎么对得起他?

    “我抗议!”

    阿蜜莉雅气得高耸的胸脯不断起伏:“威廉爵士是在征召令到来之前离开领地的!并非有意违背自己的责任!并且,早在接到征召令的同时,我就已经命令一百名士兵,去向蓝山伯爵尽他们领主的义务了!”

    “但事实就是事实!纵然一千个强壮的士兵,也不能代替他们的骑士未曾到达的事实!”

    西塞勋爵掏出一份盖了蓝虎火漆的羊皮纸,耸了耸肩膀:“我很遗憾地通知您,一旦过了一个月,威廉爵士还未回归,我将不得不按照伯爵法令,暂时‘接管’这片领地了。”

    “爵士大人必将回归!”

    阿蜜莉雅沉声说着,表情坚毅。

    “好吧!”

    西塞躺在靠椅上,表情慵懒,又似无意地问道:“另外……我几个忠心的仆人,跑到哪里去了?”

    “这应该问你自己!”

    阿蜜莉雅冷笑着。

    “我的人是在卡罗斯领失踪的……”西塞的脸一下冷了下来:“你们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勋爵大人!”

    这时候,另外一名灰衣仆人飞快入内,向他耳语了几句,令西塞一下站起,脸色涨红:“你们竟敢扣押伯爵的使者,难道你们想叛乱么?”

    阿蜜莉雅心里一惊,想不到对方会如此快就发现。

    “我现在就要去工厂,让他们交出我的仆人,并且将对他们动手的人全部吊死!”

    西塞勋爵抓住机会,双目中放出兴奋的目光,大声吼道。

    “你……你无权如此!”

    阿蜜莉雅沉声道。

    “我有权这样,因为此时,我代表了伯爵!”

    西塞面色得意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