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七十二章 蜘蛛
    “约定的地点,在南区!”

    盯梢的是一名瘦高个,摘下头套之后,蔚蓝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柔顺的光芒,此时在吴明面前的态度谦卑到了极点:“请跟我来!”

    吴明淡然跟在他身后,一路深入南区,看着两边人流渐渐稀少,最后来到一处垃圾场,不由笑道:“你是佣兵吧?来自野狼之心佣兵团,阿尔弗雷德的手下?”

    “你怎么知道?”

    瘦高个的面色一下变得警惕万分。

    “你身上的那种佣兵味道,怎么也擦洗不去!”

    吴明抽出了长剑,注视着前方:“一个、两个……嗯,总共七个弓箭手,应该还搞来了军用的重弩吧?拿来围杀一个骑士,的确是足够了!”

    “他发现了!”

    瘦高个立即敏捷地跳开,大喊一声,奈何还是躲不过一道银色的剑光。

    他跑出两步,进入伏击圈中,背后却喷出血箭,软软倒在地上。

    “杀了他!”

    伴随着高喊声,十几人从周围浮现,身上穿着皮甲,挥舞着梭标、长剑、重锤等各种武器。

    “果然是野狼之心!”

    这种埋伏,如果吴明真的一无所知,进入陷阱,那就真的有些麻烦。

    但现在?

    他长剑挥舞,两个佣兵就惨叫着倒飞出去。

    嗖!

    吴明化作幻影,没有与这些佣兵纠缠,而是冲向了一处高地。

    咻!

    几道长箭从他耳边掠过,带起发丝飘舞。

    他冲上垃圾山,顿时见到了一处凹地,里面四个佣兵,三个弯弓搭箭,还有一人持着一张弓弩,正用惊恐的目光注视着他。

    “死!”

    面对这种想要他性命的家伙,吴明自然不会有着丝毫怜悯,长剑横劈之下,将一个弓箭手连人带长弓都斩为两半。

    叮叮!

    他反手一剑,两个抽出匕首的弓箭手捂着脖子,倒在地上。

    “饶了我!饶了我吧!”

    见到这一幕,那个使用弓弩的佣兵终于彻底崩溃,跪地求饶道。

    “要你何用?”

    吴明一剑将他了结,又拿起长弓,飞快弯弓搭箭,向着山下一放。

    咻!

    一个紧追不舍的佣兵摔倒在地,脖子上长箭的尾羽兀自在不断颤抖。

    有了长弓之后,配合着他的观察力,几乎是弓箭一放就要收割走一条生命,再加上惊人的臂力,令他能做到接连开弓,只是数次之后,底下那帮佣兵大叫一声,再也不敢上前,直接一哄而散。

    “到底只是收钱办事的佣兵!意志力与牺牲精神太差了……”

    吴明摇摇头,以这帮人的武器与实力,如果能够不怕牺牲,纵然没有将自己带入陷阱,应该也可造成一点麻烦。

    但现在,却被各个击破,甚至开始崩溃,这就是佣兵与正规军的最大不同了。

    “并且……如果阿尔弗雷德在的话,以他的实力,足以对我形成牵制……”

    吴明又知道了对手的另外一个弱点怕死!

    这很好理解,毕竟,阿尔弗雷德已经率领野狼之心获得了蓝山伯爵的欣赏,一个爵位是少不了的。

    并且,就算来人全军覆没,如果能够给吴明带来一点伤势,哪怕是消耗掉大量体力,也算物超所值了。

    牺牲下位者,换取利益,在那些贵族看来几乎便是本能一般。

    现在的吴明已经肯定,这个阿尔弗雷德,与那些蓝血贵族,几乎是如出一辙。

    “还有之前那种类似碧翠丝的气质,莫非也是一个蓝血……居然成为了一个佣兵头子?是某个失地贵族的后裔,还是被逐出家门的次子之流?”

    吴明几步上前,查看着死在自己手下的几人。

    虽然还有几个弓箭手与佣兵跑掉,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局,更何况,以他们的隐藏,要想伏击吴明,根本就是做梦。

    “只是……阿尔弗雷德,你既然送了我如此一份礼物,我又怎么能够不还礼呢?”

    吴明目光幽深,看着城内方向。

    他的原则一直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至于搜集证据,向城卫队举报?

    呵呵……那就实在天真了,纵然这里的官吏一个个都廉洁得如同天使一般,但对于蓝山伯爵而言,一个骑士率领的百人佣兵团,与另外一名杰出骑士相比,哪个更有价值,还用多说么?

    ……

    野狼之心佣兵团的位置相当好找。

    作为新近崛起的公众人物,阿尔弗雷德慷慨地包下了相邻的两家旅店,来安置他那一波佣兵兄弟们,由此所花出的钱财,简直如同流水一般。

    他们也是附近的小商人、厨师、甚至流莺最喜欢的客人。

    然而,今天的野狼之心佣兵团却显得一片静穆,原本通宵达旦的宴饮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的气氛,还有隐约的咒骂声传来。

    好像老鼠一样机灵的商人们一下子就跑没了踪影,连夜莺也消失不见,到了黄昏的时候,街道上竟然空无一人,显得相当萧瑟。

    这种凝重的气氛,甚至影响了周围居民,不少人牢牢地将门窗锁上,早早钻进了被窝当中,不安地簌簌发抖。

    只是出乎他们预料的,是这一夜,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让他们都松了口气。

    ……

    吱呀!

    在旅店之中,仅次于阿尔弗雷德的房间之内。

    一名女性佣兵刚刚回到这里,身体就是一僵,她深吸口气,带上了房门,旋即转过身,看着突然出现的吴明,脸上带起一丝笑意:“威廉?”

    她声音低低,却带着自信。

    “野狼之心的二号人物,前任团长的遗孀,现任的副团长,黑蜘蛛塔娜!”

    吴明大大咧咧地坐在位子上,长剑未曾出鞘,眉头一掀:“你似乎应该直接叫人前来才对,毕竟,我可是你们的敌人!”

    “我要纠正一点,你是阿尔弗雷德的敌人!不是我的!”

    塔娜嫣然一笑,红色的嘴唇带起一抹微妙的弧度,在吴明旁边坐下,一股香气就萦绕而来:“并且……如果我大声呼唤,恐怕立即就会死吧?”

    她舔了舔嘴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进来的?莫非你是暗杀者?”

    她一边说,一只玉手已经开始不规矩地攀上了吴明的胸膛。

    “放规矩点!”

    吴明也承认,面前这个塔娜是个美人,但他前来可是办正事的:“我虽然喜欢蜘蛛鲜艳的色彩,却不想与它们共舞,被黑寡妇的毒液注入体内!”

    作为女性佣兵,能爬到这个位置,塔娜靠的可不是容貌,论起心狠手辣,恐怕比普通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可惜……我还想好好见识你沙场之外的勇武呢!”

    塔娜带着遗憾之色,虽然停止了动作,但说话中还是带着挑逗。

    “据我所知,阿尔弗雷德并不是一开始的团长,以前的团长,是你的丈夫……但等到他死亡之后,阿尔弗雷德就接管了整个佣兵团,当然……也霸占了你!”

    吴明深深看了塔娜一眼:“想报仇么?”

    “你真是直接……”

    塔娜一怔,旋即道:“我还有什么选择么?”

    说实话,她手上虽然也掌握了几个忠心的佣兵,在下层也有着一点威望,但远远比不上阿尔弗雷德。

    随着他不断的清洗与安插心腹,塔娜对于佣兵团的掌控已经越来越小,才不得已做了阿尔弗雷德的情妇,依靠女人的资本自保。

    “当然……我不会要求你现在做什么……”

    吴明对于这个女人没有丝毫信任,甚至她是否思念那个亡夫,都是很难说之事。

    “我只跟你保证一点,明天的四强决赛中,阿尔弗雷德一定会死!”

    他声音冷漠:“你需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个机会!”

    这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一只美丽的黑寡妇,但吴明根本就不准备驾驭她,只是准备抛出一个诱惑,吸引蜘蛛动手。

    塔娜果然一下就心动了。

    今天阿尔弗雷德派出的心腹手下死伤惨重,已经动摇了他的根基,如果他再死亡,第一个得到消息,早有准备的自己的确有可能将佣兵团控制在手中!

    虽然要杀阿尔弗雷德,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困难到极点的事情,但塔娜对威廉有着信心。

    就凭着对方今天所展露出来的身手,以及阿尔弗雷德的忌惮,她就有把握赌这一局。

    当然,最大的依仗,还是吴明计划的前提,都要阿尔弗雷德死去之后才能发动,在这之前,塔娜都没有丝毫风险。

    以情动人,只是下策,吴明对付这个女人,选择了以利益诱惑。

    “那么……你想得到什么?”

    塔娜的眼睛中似乎燃烧着火焰。

    “很多……包括阿尔弗雷德私人的一切,包括上次获得的拍卖品……”

    吴明微微一笑,报出了自己的条件:“相信我,你得到的,会远远比这个更多!”

    “伯爵那边的干涉呢?野狼之心佣兵团几乎已经被内定为收编对象了!”

    “他在乎的,只是你们佣兵团的实力,谁做团长却并不重要……”

    吴明回答道:“如果运作得好,或许你会获得一个爵位呢!”

    冒然对阿尔弗雷德动手,说不定会引来其它势力的敌意,但等到吴明理清楚这些手尾之后,对方的末日便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