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了不起的简宁川 > 晋江独家发布禁止转载
    第二章、你爸爸

    小简没有家。

    这件事不只秦阵知道,其他同学也都模糊知道一些。新生入学的时候填个人资料,小简的家庭关系栏里,是空着的。

    和其他同学比起来,秦阵知道得最清楚。

    去年暑假,因为家人过来玩,他晚回去了几天,陪家人住酒店,遇到了假期封校后无家可回、独自住在酒店里的小简,追问之下,才知道小简的父母离异,各自有了新家庭,还都有了新的孩子,除了能定期收到巨额生活费,小简几乎形同孤儿。

    秦阵上学晚,又考了两年才考上电影学院,虽然和小简是同班同学,但是足足比他大了两岁还多,平时就有点把他当弟弟看,知道他家里是这样的情况以后,更是对他诸多照顾。因为太爱操心太能唠叨,还总是被不耐烦的小简叫作“妈”。

    一群男生们吵闹着到宿舍楼下,宿管阿姨隔着窗看到简宁川,拉开小窗,热情地叫他:“小简,今天过生日啦?生日快乐呀。”

    简宁川以为是他们下午在楼道里声音太大,被阿姨听出是他过生日,说:“谢谢阿姨!”准备等下上去切块蛋糕,再给阿姨送下来。

    阿姨却笑着说:“你爸来给你过生日,在我这儿等你好大一会儿了。难怪你长得这么好,你爸就很帅的。”

    简宁川一惊:“我……我爸?”

    秦阵也面露惊讶,忙冲其他人做手势,示意他们快点上去,一群男生都有眼力,呼啦啦跑着上楼走了。

    宿管室的门从里面被拉开,有个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走出来。

    简宁川:“……”

    对方佯做苦恼,说:“川川,怎么看到我一点都不开心?”

    简宁川笑起来,道:“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

    对方得意道:“知道你肯定要和同学出去玩,就没给你打电话,专程来等你,惊喜不惊喜?”

    他张开手臂,简宁川上前和他拥抱了一下。

    秦阵看两人气氛和谐,完全没有嫌隙,一头雾水。

    简宁川道:“这位是我干爹。”

    秦阵瞬间想歪,仔细打量这老男人,发现对方是个长得很不错的雅痞型男,倒也像是小简会喜欢的类型,但事发突然,张口结舌道:“这个……年龄倒也不是问题……”

    简宁川怒踹他一脚,道:“你想什么呢!我从小认的,亲干爹!”

    秦阵:“啊?哈哈哈这样啊,叔叔好,我叫秦阵,小简的舍友。”为了掩饰尴尬,还鞠了个大躬。

    小简的亲干爹十分绅士,还微微欠身回了礼,说:“你好,我是李铮。”

    简宁川赶秦阵走:“你先上去吧,我和我干爹要单独说话。”

    秦阵回到宿舍好一阵,才突然醒悟过来,忙手机百度了一下照片,大惊失色,一掌拍在正吃鸡的王子烨背上,道:“他是李铮!那个很有名的编剧李铮!你来看……你别吐我鞋里!”

    王子烨本来就喝得有点大,被拍得当场表演大型呕吐live。

    和李铮从宿舍楼里一出来,简宁川就抱怨说:“你就不该告诉我同学你是谁,回去他肯定要问我怎么会从小就认识你,一解释就太麻烦了。”

    李铮好笑道:“早晚要说的,你又不能一直瞒下去。”

    简宁川说:“谁说不能的,我就打算永远不说。”

    李铮道:“你都二十岁了,怎么还说孩子话。”

    简宁川抓了抓头发,伸手道:“不是来给我过生日吗?那我的生日礼物呢?拿来。”

    李铮却神秘起来,说:“放在我车里了,走,带你拿去。”

    简宁川有点期待,问:“很大的东西吗?是什么啊?”

    李铮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停车场离宿舍还挺远的,两人一起散着步走过去,有差不多十分钟的路程。

    简宁川有段时间没见李铮了,说:“前几天我看你朋友圈还说在希腊采风,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国内又有新工作吗?”

    李铮道:“川川过生日,我能不回来吗?”

    简宁川吐槽道:“屁啊,这话我会信?”

    李铮佯怒:“怎么和干爹说话的?”

    简宁川哈哈笑:“去年还不许我叫干爹呢,说怕把你叫老了,今年就接受现实了吗?”

    李铮半真半假地叹气:“干爹都四十五了,能不服老吗。”

    简宁川:“一点都看不出来你四十五,顶多四十。”

    李铮道:“四十和四十五能有多大区别?”

    简宁川忽然想起白天听过类似的有关年龄的一句话,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斯文败类的脸。

    李铮道:“想什么呢?怎么都不安慰干爹了?”

    简宁川道:“没什么,干爹你不老。”

    李铮夸张道:“我的天啊,就这么敷衍我?真是长大了,不是小时候吵着要和我结婚的那个川川了……”

    简宁川双手合十:“干爹我爱你!别提这件事了好吗!”

    李铮道:“不好不好,等你结婚我还要讲给你老婆听的。”

    简宁川:“……”

    干爹还不知道他喜欢男人。他也不想告诉干爹,干爹知道,离那谁知道就也不远了。

    到停车场,简宁川还想找下李铮的车停在哪里,却见李铮带他的方向是朝着停在角落里的一辆黑色商务房车。

    他愣了下,马上明白了,停住脚步,道:“我要回去了。”

    李铮也站住,无奈道:“川川,别这样吧。”

    简宁川满眼愤恨地看他。

    房车的门开了,一只脚踏出来。

    简宁川瞳孔收缩,马上转身要走,李铮忙拦住他,他大怒道:“我再也不爱你了!你帮他骗我!”

    李铮:“……”

    那人已经从房车里出来,站在车边,远远叫了声:“川川。”

    简宁川:“……”

    李铮低声道:“他在欧洲拍戏,下午赶回来,就为了给你过生日,还要搭凌晨的飞机回去。”

    简宁川大声道:“哦,关我什么事?我请他给我过生日了吗?”

    李铮:“……你就和他说几句话吧,就当给干爹个面子,好不好?”

    简宁川想说难听话,可是对看着他长大的李铮,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伤人的话。

    他回过头,那男人还站在车旁,远远望着他,见他走过去,男人的眼睛弯了弯。

    他在男人面前停下。两张肖似的面孔相隔咫尺。

    男人笑起来,对他刚才故意大声挑衅的话全不在意,仿佛那不过是小孩子在淘气,说道:“川川,二十岁生日快乐。”

    简宁川淡漠道:“这话你在短信里说过了,还有别的事吗?”

    男人眉头微蹙,很快展开,说:“快期末考试了,好好学习,成绩还是很重要的。”

    简宁川嘴巴都懒得张开:“嗯。”

    男人也不说话了,端详他半晌,说:“暑假拍部戏吧。”

    简宁川终于面露诧异。

    男人又笑起来,道:“是有部文艺片,我觉得还算适合你,已经和导演打过招呼了,等你考完试,他会约你见个面详谈。”

    简宁川:“……”

    男人微笑道:“以后就不要再到处去试镜了,你是我的儿子,不需要那么辛苦。”

    简宁川:“……”

    对方此时的笑容落在他的眼里,充满了上位者的自得,他的所谓反抗,在对方眼里恐怕微不足道,不过是隔靴搔痒的小把戏。

    他心里充满了暴郁,冷笑道:“如果我有选择爸爸的权利,你猜我会不会选你?”

    男人瞬间冷下脸来,说:“你一定要每次见面都惹我生气吗?”

    简宁川道:“那就麻烦您以后不要再拨冗接见我。”

    男人抿紧了薄唇,已经在发怒的边缘。

    简宁川还要火上浇油:“我试镜怎么了,靠自己又不丢脸,你让那个什么文艺片导演找别人去,我用不着你帮我安排。”

    男人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道:“简宁川,你不要以为……”

    “你们父子俩是怎么回事?”李铮疾步走上前来,劝阻道,“好好说话是会变丑吗?”

    简宁川还在愤怒他把自己骗来的事,对他怒视而视。

    他假装看不见,对另一个道:“简华,你不是给川川准备了生日礼物吗?快拿出来,他一定很喜欢的。”

    简宁川道:“我才不会喜欢他给我的礼物!”

    简华本来已经要回身拿礼物,一听这话立刻道:“我根本就没给你准备礼物!”

    李铮:“……”

    王子烨大吐特吐之后,就安详地打着酣睡了。

    可怜秦阵只得忍着恶心,费劲巴拉把一地呕吐物清理干净,中途还差点自己也吐出来。

    简宁川提着一个巨大的礼盒进门,秦阵还没拖完地,两眼放光地问他:“李铮老师走了吗?”

    简宁川无精打采地应了句:“不走和你睡吗?”

    秦阵开心道:“也没什么不行啊,只要李老师不嫌弃我脚臭。”

    简宁川不理他了,把礼盒放在桌上,自己坐在桌边,看着它。

    秦阵以为是李铮给他的礼物,也没放在心上,跑去洗完拖布回来,见他还坐在那里没动,道:“怎么还没拆啊?拆不拆啊?要不我帮你拆了吧。”

    简宁川说:“就等你回来呢,我怕里头是个炸|弹,一拆就boom了。”

    秦阵明知他信口开河,还是配合道:“那你还等我回来?!你是不是不爱妈妈了?!”

    简宁川吸了口气,把盒子上的缎带解开,慢慢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还没拆包装的无人机,和一张生日贺卡。

    简宁川打开贺卡看了一眼,就丢在一旁,秦阵和他随便惯了,随手拿起来,正要打开看,简宁川道:“你等一下!”

    秦阵忙住手。

    简宁川一脸纠结,又说:“算了,你看吧……不过,不管你看见了什么,都不要太吃惊。”

    秦阵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道:“李老师写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简宁川道:“你……你还是看吧。”

    秦阵倒不急了,说:“说起来,你居然从小就认识李老师啊,那你家里也是影视圈的吗……你别误会,我不是乱打听,你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

    简宁川却点了点头,说:“干爹是我爸的朋友,他俩在剧组认识的。”

    秦阵隐约已经猜到了什么,但又不能确定,小心地问:“你爸不会也是李老师那样的大牛吧?是编剧?还是导演?”

    简宁川有些尴尬,道:“你看过贺卡,就知道了。”

    秦阵两手捧着那张贺卡,紧张兮兮的打开,瞬间睁大了眼睛。

    祝川川二十岁生日快乐。父   简华

    秦阵啪一声合上贺卡,不敢置信道:“小简,你爸爸是是是是简华?!”

    简宁川点了点头,恶作剧道:“做我妈不亏吧。”

    秦阵简直要跪了:“啊啊啊小简!!!我不是你妈!你是我爸爸啊!”

    简宁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