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天后, 案子顺利开庭。岑思思连答辩状都没提交,更不用说出庭, 整个庭审不过走了个流程。

    证据齐全, 被告又自动放弃,一礼拜后, 法院宣判阮喻胜诉。

    她把结果放上微博,彻底了结了这件事。当天晚上, 被刘茂约到市中心吃饭。

    这顿饭,刘茂的说辞是“庆功”,她接受的原因,是为了感谢他这阵子的忙前忙后。

    至于许淮颂, 她想他大概人在美国, 所以在出发前给他发了条消息, 告知判决结果, 并跟他道谢。

    许淮颂回过来的是语音:“我晚点也……”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背景里插入一个女声:“淮颂,你看……”

    “看”字落, 语音断了。

    三秒后,这条消息被撤回。

    阮喻有点懵。什么情况?

    她盯着手机静等几分钟,没得到回复, 就装作没听到刚才的语音消息, 打字问:「许律师, 你撤回了什么?」

    许淮颂:「没什么。」

    然后就没了下文。

    阮喻不知怎么哪儿一堵,以至于进到餐厅, 都有点心不在焉。

    那个女声听起来很年轻,所以不是陶蓉。

    她叫的是“淮颂”,所以应该是中国女人。

    她的语气很随意,所以或许跟他很熟。

    那么,这个人跟他会是什么关系?

    到得案子尘埃落定,本该结束一切交集的此刻,阮喻才意识到,这一个月以来,她从来没了解过许淮颂单身与否。

    现在仔细回想,当初跟他视频时,有次他说要去吃饭,结果走开没两分钟就拿到了一盘通心粉。那么,这顿晚饭一定不是他自己做的。

    也就是说,他当时不是一个人在家。

    再说那只橘猫,他说自己不是猫主人。她那会儿想,大概是朋友寄养在他这儿的,可现在想来,也说不定是女主人的呢?

    阮喻细细回忆过去一阵子的种种,越发觉得自己当初在胆战心惊的非正常状态下,忽视了太多,直到刘茂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她:“怎么了?”

    她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游魂似的在他对面坐了很久。

    点餐的服务员在一旁笑望着她,似乎在等她给意见。

    她低低“啊”一声,看了眼菜单上一大排钩子,说:“够啦,两个人哪吃得完。”

    刘茂一阵奇异:“两个人?”

    这回换作阮喻懵了:“不是吗?”

    “我刚才不是说,淮颂晚点也会来吗?”

    她竟然完全没听见。

    她“呵呵”一笑:“我的意思是,我胃口小,忽略不计,你们俩哪吃得完这么多。”

    服务员拿着菜单下去了。

    她为了掩饰尴尬,喝了一大口水,然后问:“他不是回旧金山了吗?”

    “昨天忙完那边的案子又来了。”

    阮喻“哦”了声,清清嗓子:“挺辛苦的啊,他以前也经常这样来来回回?”

    刘茂笑了笑:“没有,一年回来一次吧。”

    “哦,那他在美国……”

    “成家了吗”四个字还没问出口,阮喻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沈明樱。

    因为不晓得这通电话的来意,怕露个什么馅,她起身走到餐厅门口才接起电话:“明樱。”

    话音刚落,就瞥见许淮颂的车停在了门口。

    但她没来得及管,因为听筒里的女声听上去很焦灼:“你快看微博!”

    “怎么了?”

    “岑思思在直播自杀,有人说她是被你逼死的!”

    她惊得膝盖一软滑空一级台阶,胳膊肘被一双手适时扶住。

    许淮颂站在她面前:“怎么了?”

    她愣愣抬起头,嗫嚅说:“岑思思自杀了……”

    在她公布判决书的今天,岑思思自杀了。

    阮喻颤着手翻开微博,发现直播内容已经遭到屏蔽,拨打岑思思的手机号码,也是无人接听。

    “谁能联系上她家人,你仔细想想。”许淮颂的声音依旧非常镇定。

    对,有一个人。

    她拨了李识灿的号码。

    电话秒被接通,李识灿的声音也很不稳定,喘着粗气说:“我已经知道了,联系了她爸爸,顺利的话,她应该被送到市一医院了。”

    阮喻不清楚具体情况,问:“她是怎么……”

    “割腕吃药,你别着急,不一定就是绝路。”

    李识灿那边听起来也很忙乱,挂断电话后,阮喻愣愣看着脚下的台阶发呆,迟迟没回过神。

    她手机音量调得不低,许淮颂听见了李识灿的答话,默了默说:“走吧。”

    阮喻抬起头来:“去哪?”

    “市一医院,第一时间知道结果,比站在这里干等好吧?”

    *

    阮喻跟许淮颂上了车。

    市一医院看上去很平静,并没有因为接到一个自杀的急诊患者就起惊天骇浪。

    但闻着浓重的消□□水味,阮喻的步子却重得拖不动。

    许淮颂叫她在一旁等,上前询问咨询台,还没问出个结果,就听医院大门方向传来一阵嘈杂声。

    他和阮喻同时回头,发现一堆记者举着摄像机和话筒,正簇拥着一个戴口罩的男人,七嘴八舌地提着问。

    阮喻一眼认出,被围在当中的那个人是李识灿。

    李识灿也看见了站在亮堂处的她,飞快拿出手机。

    五秒后,阮喻手机一震,收到了他的消息:「别在这里,走。」

    许淮颂一眼瞥见这条消息,皱了皱眉,在记者如潮水般涌入大厅的瞬间,拉过阮喻就往医院后门走。

    阮喻被他扯得踉踉跄跄,脑子还在飞速旋转。

    电光石火一刹那,她好像明白过来,在靠近停车场的时候停了步子:“李识灿这是要引导舆论?”

    不管岑思思有没有被救回来,按照舆论态势,阮喻这个原本的受害者,多半会被炮轰成加害者。

    所以李识灿打算跟记者公开他和岑思思的纠葛,让脏水往自己身上泼。

    一个流量明星的吸引力,可比她一个小小的网文作家大多了。

    许淮颂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

    阮喻干巴巴眨了两下眼,抽走被他牵住的手,转头就走。

    他追上去把她拉回来:“做什么去?”

    “不能让他自毁前程吧?”

    对她来说,“温香”不过就是一个笔名,就算这个笔名毁了,她还是阮喻。

    可是李识灿就是李识灿啊。

    许淮颂吸了口气,攥着她的手腕说:“他是成年人了,该为,也能为自己的行为和决定负责。”

    两人无声僵持了两分钟,隐隐听见李识灿已经在回答记者的问题。

    阮喻叹了口气。

    许淮颂松开手,垂下眼:“对不起。”

    阮喻并没有听懂这句“对不起”背后的含义,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攥红的手腕,说:“没关系。”

    两人回了车里等消息。

    小半个钟头后,李识灿的微信进来了:「人脱离危险了,记者也都被轰出了医院。你在哪?我来找你。」

    阮喻看了眼许淮颂:“他要来找我。”

    他“嗯”一声,发动车子:“报我的车牌号,让他助理把保姆车先开出去,他自己走安全通道到地下车库。”

    阮喻明白这个调虎离山的意思。

    车子迂回驶往地下车库。李识灿一个人来了,还换过一身打扮,上了许淮颂的车后座。

    车门关上一刹,车内气氛异常凝重。

    阮喻扭过头,一时竟然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还是李识灿乐呵呵地说:“人救回来了,你这副表情干什么?你以为,真想死的人能这么大张旗鼓开直播?”

    阮喻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那你怎么办?”

    “她蓄谋很久,就是为了把你和我先后拉下水,我本来就没法独善其身,倒不如将计就计,不遮不掩,先一步控制舆论。”

    她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却看李识灿把头转向了许淮颂:“这位是许律师吧?”

    “嗯。”

    “当初扒岑思思那事,原来不是你做的?”

    许淮颂摇头:“不是。”说着透过后视镜,对上了他的眼神。

    四目相接,两人都明白了究竟。

    其实当初李识灿只做了微博长图及部分舆论控制,并没有扒出岑思思是“温香”学妹这件事。

    那天在视频里看见许淮颂,他猜这人跟阮喻关系非同一般,又听她喊他“许律师”,于是联想到,曝光事件是他的手笔。

    之后被阮喻询问,李识灿见她不知情,出于一种“不愿给他人做嫁裳”的隐秘心情,吞吞吐吐没说明白。

    而许淮颂呢,也在那天视频过后,发现李识灿非常眼熟,因此记起许怀诗天天挂嘴边的那个“偶像”,查证他身份后,当然以为网络上的一系列动作都是他的意思。

    而他也同样出于“不愿给他人做嫁裳”的理由,没跟阮喻深入讨论这件事。

    结果到头来,原来是岑思思自己扒了自己,为的就是提早营造出“受害者”形象,做好铺垫,在判决书下来的这一天大闹一场。

    许淮颂和李识灿无奈对视一眼,又低下头同时捏了捏眉心。

    不知内情的阮喻有点迷茫。

    但两人显然都没打算解释。

    李识灿先开口:“不要紧,小场面,我的团队会解决这件事,你早点回去休息,这几天就别看微博了。”

    阮喻点点头,在他离开后,倒头仰靠在椅背上,身心俱疲。

    许淮颂没说话,把车开出停车场,往她公寓方向驶去。到了她家楼下,却看一辆宝马停在那里。

    阮喻刚拉开车门下去,就听许淮颂说“等等”。

    她顿住脚步,看见他松了安全带下车,与此同时,那辆宝马车的驾驶座也下来个男人。

    对方几步走到她面前,说:“是阮小姐吗?”说着指了指宝马车后座的人,“岑小姐的父亲想跟您谈谈。”

    许淮颂绕到她身前:“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谈。”

    对方露出疑惑的表情:“您是?”

    “我是她的律师。”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岑荣慎点点头,从后座下来,拐杖点地,缓缓踱到两人面前站定,夜色里,一双鹰似的眼睛锐利得迫人。

    阮喻下意识往许淮颂身后躲了一小步。

    但下一刻,预料中的对峙并没有发生,这个年过百半的男人向他们郑重地鞠下一躬,足足九十度,然后直起身板说:“阮小姐,非常抱歉给你造成困扰,我替思思向你致歉,同时也要作为思思的父亲向你致歉。是我平时对她疏于管教和关心,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阮喻没想到是这么个场面,一时没接上话。

    许淮颂让开一步,没再挡在她面前。

    岑荣慎向他点了下头,似乎是表示感谢,接着说:“我也是今天才得到诊断报告,确认思思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所以经常有偏执、过激的行为,不止是针对你。当然,和你说这些,并不是希望得到你的同情或理解,错了就是错了,你有权利追责,岑家也有义务赔偿。我只是认为,你应该得到这个交代。”

    阮喻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默了默,点点头:“谢谢您。”

    岑荣慎笑了笑,估计平时是不怎么笑的人,所以这么一挤嘴角,还显得有点怪异。

    他说:“判决书上的赔偿协议我已经了解,此外,我想再支付你一笔精神损失费,或者,你还需要什么别的补偿?”

    阮喻摇摇头:“我只希望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我,还有李识灿的生活都能尽快恢复如常。”

    “这个不用你开口,是应当的。”岑荣慎这回笑得自然了点,“识灿这小子,也是个倔脾气……你放心,我会配合他澄清事实真相,必要时也愿意公开我女儿的病情。”

    说到这里,岑荣慎看了眼许淮颂,大概是在征求他作为阮喻律师的意见。

    许淮颂和煦地笑了一下,说:“赔偿问题我没有意见,只是冒昧请问岑先生,您今晚是怎样找到这里的?”

    岑荣慎一滞,摇摇头示意自己糊涂了:“老了,记性不好了,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来这里,还是为了提醒阮小姐,你的住址是我在思思笔记本上发现的,我不清楚她是否还存在其他偏激行为,这两天会确认她近来所有对外联络记录,以便排查,安全起见,希望你暂时不要住在这里,因此造成的费用,我愿意全权承担。”

    阮喻抬头看了眼公寓楼302室漆黑一片的窗子,克制着胆颤说:“好。”

    岑荣慎跟两人点头道别,转头上车走了。

    阮喻还没从他最后的话里回过神来,就听许淮颂说:“走吧,上楼拿点衣服。”

    “嗯?”

    “今晚住我那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