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喻多问了一句:“你也刚好回去吗?”

    “嗯。”

    “那你吃晚饭了吗?”

    “到了再说吧。”许淮颂发动车子, 默了默又偏头问,“还是你想现在吃?”

    她摇摇头:“我在商场吃过下午茶, 不饿。”说着拿出手机退了高铁票。

    天已经彻底黑了。道路两旁的路灯亮着黄灿灿的光, 红红绿绿的交通信号灯投射在挡风玻璃上,映得车内一片光影交错。

    大雨瓢泼, 雨刷器来来回回重复着机械动作,把两人间的氛围衬托得更加安静, 安静到困意开始滋长蔓延。

    直到驶离灯红酒绿的市中心,隐隐要打瞌睡的阮喻突然抽了口冷气,打破了这种平和。

    许淮颂偏头看她一眼:“怎么?”

    “你是不是无证驾驶啊?”

    看她紧攥着身前的安全带,一副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样子, 许淮颂似乎笑了一下:“现在才想到, 晚了吧。”

    确实晚了。阮喻也是瞥见前面那辆车贴着张“新手上路”的图标, 才记起当初许淮颂因为没有驾照, 叫刘茂送他去酒店的事。

    她僵硬地扭过头看他:“长途……这样不好吧?”

    许淮颂叹口气:“我考了。”看她眼神质疑,又解释,“拿着美国驾照, 过一遍科一就行,不需要路考。”

    哦,怪不得这么快。

    阮喻放下心来, 这才意识到, 许淮颂刚才是在开她玩笑?高岭之花的玩笑?

    她从余光里悄悄瞥他, 辨别不清那副金丝边眼镜后,他眼底的真实情绪。但好像是心情不错。

    她转而叮嘱他:“那还是别上高速了吧。”她记得, 国内的驾照要在手里捂上一年才能上高速。

    许淮颂“嗯”一声,注意到她打了个哈欠,却还强撑着眼皮紧盯路况,说:“我在美国开了八年车。”

    “嗯?”阮喻莫名其妙偏过头。

    “所以不用觉得现在闭上眼就会没机会睁开。”

    “……”

    她先干笑了一声,觉得还不够笑走空气里的尴尬,于是又干笑了一声。

    被许淮颂怼真是太惨了。这一天天的,刘茂是怎么忍的呢?

    但阮喻这时候却更不能睡了。生命安全一得到保障就阖上眼皮,可不坐实了她之前对他的怀疑?

    于是她掏出手机缓解困意,想了想,发了一条拍马屁的朋友圈来弥补过失:「大雨无情,人间有情,向所有乐于助人的英雄致敬![抱拳]」

    配图是《流星花园》的一张剧照截图:道明寺在杉菜离开后,可怜巴巴站在大雨里,活活淋成“泡面头”的场景。

    底下秒跳一条回复。是李识灿。自打上回乌龙事件过后,他重新加回了她的微信,不过这阵子也没主动跟她联系。

    看着那句“谁又被你发好人卡了”,阮喻喉咙底一噎。大明星这么闲的吗?

    她不知道回复什么,发了个表情,退出朋友圈后,看到消息栏一条新信息。

    来自晋江影视编辑:「温香,你真打算放弃这本书?寰视给了新价格,并且愿意购买目前未完成的版本,请专业编剧续写,后期不需要你操任何心。」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许淮颂,默默打字:「不好意思啊,我真不想卖这个ip。」

    对方很快回复:「你不打算听一下新价格?」

    软玉:「多少啊?」

    屏幕上跳出一串数字。

    一串零很多的数字。

    阮喻的下巴差点磕到手机上。

    许淮颂看她一眼,没说话。

    她转头把截图发给沈明樱,得到了这样的回复:「这都不卖,你脑子进水?就算不是为了钱途,也要考虑前途。网文圈能让你混一辈子吗?你迟早要走出去,面向更多群体,或者转型为编剧。跑跑片场,深入深入娱乐圈,不比宅家里有意思?」

    阮喻得承认,她有点心动。

    她也是个俗人,也在乎钱。之前放弃连载,已经损失一大笔收入,并且因为跟出版公司爽约,支付了不少违约金,哪可能毫不肉疼?

    而且,她确实不可能当一辈子网文作家。

    挣脱瓶颈的机会已经摆在眼前。

    她攥着手机,看向许淮颂:“许律师,请教你一件事。”

    “嗯。”

    “寰视有意购买我的ip,你觉得我该答应吗?”

    许淮颂沉默了一会儿,不答反问:“有什么不答应的理由?”

    阮喻哽住。

    唯一的理由还不是顾忌他。但仔细想想,直到现在,他都毫无所觉,难道把书拍成电影就会让他“恢复记忆”?

    何况等电影上映,他们早就成了毫无交集的陌路人,没关系了吧。

    阮喻点点头下了决心:“哦,那就卖吧。”

    等回完消息,她难得听见许淮颂主动发问:“如果改编成电影,结局是什么?”

    阮喻心道那她哪知道啊,笑笑说:“现在很多改编都不尊重原著的,我也不一定有决定权。”

    “按原著呢?”

    阮喻沉默下来。

    按她原来的构想,故事的最后,两个文科兄弟班相约毕业旅行,女主角精心策划了一场表白,打算在旅途中向男主角说明心意。可在她再三向组织人偷偷确认“男主角会来”的情况下,他还是失约了。

    就跟现实一模一样。

    只不过小说里,男主角的失约将被赋予某种理由,但现实里,阮喻想,许淮颂不赴约,就是因为对包括她在内的苏市一中没有任何留恋吧。

    她把这个结局讲了出来,问:“是不是有点虐?”

    许淮颂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慢慢收紧,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嗯”了一声。

    阮喻却非常释怀地笑起来:“但其实是个Happy Ending。”

    “怎么说?”

    “因为女主角会放下男主角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治愈的从来不是“失恋”,而是“暗恋”。因为在“暗恋”里,你没有努力过,没有被那个人伤害过,你的所见所闻全都是他美好的样子,所以你将会永远作茧自缚。

    可一旦你鼓起所有的勇气去尝试,却被彻底打败,那么这场难以好转的“暗恋”,也就成了能够治愈的“失恋”。

    世界很大,岁月很长。女主角会放下男主角的。

    许淮颂有那么十几秒的时间没有呼吸。

    车速飙破了一百码。

    他忽然想起之前看见过的,一位作家对阮喻文字的评价:三言两语,从浪漫里挖掘腐朽,又最终化腐朽为灿烂。这小姑娘的文字太通透了。

    是,她活得太通透了。

    看似胆小,却在明知他要赴美念书的情况下,并不认为那是什么无法逾越的障碍。

    看似怀旧,却没有真正为过去的一切感到遗憾后悔过。

    “你超速了啊许律师!”阮喻的高声提醒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哦”一声减了速,良久后说:“制作方不会接受这个结局的。”

    阮喻不明白他“意有所指”,非常认同地点点头:“我也觉得。”

    *

    阮喻再次睁开眼时,外面的世界已经风平浪静。杭市没有下雨,车停在了她家公寓楼下。

    她迷迷糊糊揉了下眼睛,意识到自己睡着了,而许淮颂安安静静坐在驾驶座,并没有叫醒她。

    她惊讶问:“我睡了多久?你怎么不叫醒我?”

    “刚踩下刹车准备叫你。”

    她疑惑地看了眼手机,发现时间明明已经很晚,远远超过了车程所需。

    许淮颂瞥一眼她,解释:“路上堵车了。”

    哦,原来是这样。

    她松了安全带,拉开车门说:“谢谢你啊许律师,那我先上去了,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许淮颂却没有应声,顿了顿说:“我饿了。”

    阮喻一脚踩歪,回过头来,神情诧异。

    这句“我饿了”,她怎么硬生生听出一种“我受伤了”的味道?

    她反应过来:“哦,我睡糊涂了,忘记你还没吃饭……那,那你要上去吃点东西吗?”

    许淮颂点点头,跟她下了车。

    快进入公寓大门的时候,路边经过一群刚跳完广场舞回来的阿姨,许淮颂突然从她右手边绕到了左手边,并且作了个抬手的动作,摁了摁太阳穴。

    阮喻一头雾水,看了眼那群乘风而去的阿姨,说:“怎么了?”

    “没事。”

    他总不能说,他只是在遮脸,为免被人认出自己是那天的醉汉吧。

    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两回熟,这次,阮喻的拘谨度小了一些,请他进来后甚至非常顺手地拉开了鞋柜,拿出一双拖鞋给他。

    自打之前李识灿和许淮颂接连来过后,她有次逛超市,就顺手买了男式拖鞋有备无患。

    许淮颂的眼底浮现出笑意,在她转头进厨房的时候说:“先去换衣服吧。”

    阮喻一愣,低头看了眼自己满是泥渍的裙摆。

    也对,是不太卫生。

    她“哦”了声,叫他在客厅坐会儿,扭头进了卧室。关门的刹那,突然发现自己心有点大。

    这么个大男人就在一门之隔外,她在这儿无忧无虑地换衣服?

    这么一想,她故意制造出了连续咳嗽的声音,然后以噪声作掩,悄悄把门反锁上。

    但门外的许淮颂还是听见了一声细微的“咔哒”。他愣了愣,被气笑,起身离开沙发。

    等阮喻出来,就见客厅空无一人,而许淮颂正在厨房的水槽前洗碗。

    是她今天吃完早饭,没来得及洗的碗。

    一种强烈的负罪感油然而生。看看,人家明明是这样日月可鉴的正人君子!

    她赶紧上前去:“你洗什么碗啊。”

    许淮颂搁下几副干净的碗碟,擦干手,说:“饭费。”

    就冲他这不吃白食的态度,阮喻非常用心地下了一碗汤面,青菜肉丝虾仁蛋皮,这色泽搭配,比红绿灯还有诚意。

    许淮颂吃完以后又要去洗碗,被她拦住:“你这手太精贵了,还是我来。”

    “精贵?”他反问。

    “偶像剧里不是常说,弹钢琴的手是不能受伤的吗?”

    “……”

    许淮颂没有问她,怎么知道他会弹钢琴。不问也知道,网上肯定又有报道。

    阮喻拿了碗筷去厨房,他坐在客厅若有所思,用手机发了个消息给陈晖:「帮我准备一台钢琴。」

    陈晖:「哇颂哥你还会弹琴?真是多才多艺啊。」

    许淮颂没有回答,靠着椅背叹了口气。

    不会弹了,八年没碰,连五线谱都不太会认了。考完了驾照,是时候练回“花泽类”的老本行,然后还要一边学习、刷题,准备参加国内九月份的司法考试。

    她笔下哪个小说男主角,活得像他这么接地气?

    看了眼时间,他起身走到厨房,敲敲门板:“我回去了。”

    阮喻正在洗碗,转头看了眼他,冲干净手,说:“哦,好,我送你下楼。”

    “……”

    她还真是根本没把他列在“男朋友”预备席上,所以客气成这样。

    他拒绝了这个贵宾待遇:“不用。”说完默了默,问,“大后天开庭吧。”

    “嗯,对啊。”

    “那天我在旧金山也有庭审。”

    阮喻觉得他今天话有点多,想了想才明白这弯弯绕绕的意思。

    他是在说,他没法出席她的庭审了。

    不过这有什么?就算在,他也没国内的律师资格证,不可能站上律师席。

    她说:“没关系啊,有刘律师呢。”

    许淮颂“嗯”了声,转头换鞋出门,下了楼。

    阮喻站在水槽前继续洗碗,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朝下望了一眼,看见那辆卡宴缓缓驶出小区街道,在夜色里浓缩成一个小点,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上郑愁予的一首诗——“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阮喻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碗,后知后觉,许淮颂要回美国了,那么,这是不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她把干净的碗筷收起来,转头窝进沙发躺下,闻见一丝若有似无的男性气息,迅速爬起来挥挥手,企图把它驱散。

    好不容易没了,滑开手机,却看阴魂不散的许淮颂又赞了她今天的那条朋友圈,有那么点“我接受了你的马屁”的意思,时间是一分钟前。

    一分钟前?

    她一愣,返回到消息框,发消息:「许律师,你开车不要玩手机啊,现在国内抓这个抓得很严的。」

    许淮颂:「知道了。」

    软玉:「那你怎么还玩?」

    许淮颂:「你先发的消息。」

    软玉:「你可以先不回啊。」

    许淮颂就真的没了回复。

    阮喻抓抓头发。

    消息得不到回复的感觉,好像也确实不怎么样……

    她转头去浴室洗澡,洗完出来,又看了眼手机。

    微信的图标上有个红色的“1”。

    点开后,许淮颂:「到酒店了。」

    她把光标点到打字框,斟酌半天,最后只发出一个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