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喻在开庭之前陪妈妈回了一趟苏市老家。

    预备出行的前两天, 她接到刘茂电话,说他这几天刚好要去苏市走访一桩案子, 问她们要不要同行。

    阮喻一听就知道这是阮爸爸在点鸳鸯谱, 有心拒绝却不能。

    因为刘茂说了,之所以邀请她, 是考虑到阿姨身体不好,挤高铁怪累的。

    她不为自己着想, 得替妈妈着想吧。

    当天一大早,刘茂就接上了她和曲兰,一路开车开得专心致志,除了最初的招呼, 也没跟她们多说话。

    下高速进入苏市后, 阮喻把老家定位发给他, 听见他说:“你那儿跟淮颂外婆家挺近的啊。”

    她没想到刘茂连许淮颂外婆家地址都知道, 稍稍一噎,下意识看了眼身边的阮妈妈。

    曲兰当初也是苏市一中的教师,文理科分班前, 给许淮颂上过一个学期的语文课。

    还好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看上去大概不记得这个学生了。没见穿帮,阮喻迅速接上刘茂的话:“是吗?这么巧啊。”说完“呵呵”一笑。

    这个插曲很快被阮喻淡忘。到了老家附近, 她陪妈妈来回逛了一圈, 拍了几张照片, 中午的时候,问她想去哪吃饭。

    曲兰说既然来了, 不如顺道回一中看看,就在校食堂吃。

    阮喻一下子紧张起来。

    今天是周二,许怀诗肯定在学校,万一来个偶遇,被她转头讲给了许淮颂听,自己可不是离“掉马”跃进了一大步?

    那么,她有什么理由能够拒绝妈妈?

    没有的。

    中午十二点,阮喻到了校食堂附近。

    曲兰来得低调,没有知会老同事们,也特意避开了教师食堂。但这个点,却刚好跟学生用餐的高峰时间撞上。

    远远望着穿蓝白色校服的学生进进出出,三三两两打成一片,朝气蓬勃,阮喻一阵感慨。

    她低头扫了眼身上的连衣裙,发现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于是跟曲兰感慨:“年轻真好啊,妈,你看我都老了。”

    曲兰觑她一眼:“你都老了,妈怎么办?”

    “我去借套校服来,您穿上了,还会有人问您‘同学,请问艺术馆怎么走’呢。”

    “嘴贫。”

    阮喻笑盈盈挽着她的手上前,靠近食堂门前那一排倒剩菜的泔水桶时,听见一个女生跟另一个女生说:“你这鸡腿都没啃干净,浪不浪费啊?”

    被质疑的女生瞪她一眼,说:“你懂什么呀?”

    阮喻忽然有点失神。

    那个女生不懂的事,她觉得,她可能懂。——鸡腿是很好吃,可如果食堂里坐了心上人,那再好吃的鸡腿,都只有被浪费的命。

    她以前也是这样。

    年少时的暗恋,就是长着一双雷达似的眼,无时无刻不在人群中寻找他,可一旦找到了他,却又要迅速撇过头,假装没看见他,然后,把自己的每一个举手投足,都造作成完美的淑女模样。

    “鸡腿,我所欲也。许淮颂,我亦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鸡腿而取许淮颂者也。”——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暗恋真是太简单纯粹了。

    最浪漫的事,就是为他在学校后门放一把用来翻墙的梯子,最热烈的喜欢,就是愿意为了他放弃自己心爱的吃食。

    而所有的浪漫和热烈,都不需要得到回应,甚至不需要他认得你。

    阮喻失着神进了食堂排队,轮到她的时候,毫不犹豫指着红烧鸡腿跟食堂大叔说:“三个。”

    她要把那些年没吃够的肉都补回来。

    周围一圈学生向她投来诧异的目光,阮喻有点不好意思,跟曲兰说:“妈,你太瘦了,多吃点肉。”

    曲兰低声啐她:“就你机灵!”

    母女俩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学生食堂没装空调,只有十几个大电扇哗啦啦吹着。阮喻拿起筷子,准备好好跟三只鸡腿打个照面,却忽然听见风把一个男声传了过来:“许怀诗,刚才那个,你男朋友啊?”

    她一下偏过头,看见不远处一个板寸头的男生端着餐盘,正跟许怀诗讲话。

    还真能碰上。

    她正要埋下脑袋保持低调,就听见许怀诗的回答:“男朋友哪可能那么帅啊?那是我亲哥!”

    阮喻一口饭差点呛出来,下一刹,就见许淮颂端着餐盘上前,在许怀诗对面坐了下来。

    那个板寸头的男生和许怀诗还说了什么,她再也没听见,因为此时此刻,她满脑袋都是“嗡嗡嗡嗡嗡”。

    曲兰看她不对劲,问她怎么了。

    这个声音惹来了许淮颂的注意。

    她吓得猛一回头,在他目光扫过来的一瞬,低头抬手,死死遮住自己的脸,一边跟妈妈摇头示意没事。

    长桌那头,许淮颂似乎没什么发现,跟对面人说:“吃快点,吃完送你回家。”

    许怀诗“唔”了一声。

    阮喻明白过来,过几天就是高考了,为了腾出考场,高一高二有个小长假,许淮颂估计是来接妹妹回家的。

    那么,熬过这顿饭,她就安全了。

    她把头发拨到右侧,遮挡住脸,再拿起筷子,就觉得盘子里三个鸡腿索然无味起来,啃不得,戳不得,一顿饭吃得欲哭无泪,还要在曲兰面前强颜欢笑。

    时隔八年再一次跟许淮颂在这间食堂一起吃饭,却跟以往的每一次一样,结果都是吃不饱。

    等许家兄妹终于端起餐盘离开,阮喻才彻底松了口气。

    吃过饭,曲兰也打算回去了,但阮喻却怕许淮颂没走远,刻意拖着妈妈在学校里打转,没想到这一转,就在教学楼附近遇见了一中的副校长何崇。

    这个何崇是阮喻当年的英语老师,跟曲兰和阮成儒夫妻俩关系非常亲近。

    他一眼认出阮妈妈,又惊又喜,责怪她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

    这下是逃不过一顿叙旧了。

    傅崇一路跟曲兰谈天说地,笑得和蔼,又说:“今天真是稀了奇了,刚才我也碰上了我过去班上一学生,说起来巧,还跟阮喻是同一届的。”

    阮喻知道他说的十有八九就是许淮颂。因为当年,全年级就她所在的九班和许淮颂所在的十班是文科班,所以有不少共同老师。

    她有意避开重点,笑着说:“何老师桃李满天下,哪儿有什么稀奇的。”

    这茬就那么混了过去。

    母女俩被请到了校长办公室,正好是午休时间,不一会儿,曲兰的一群老同事全都闻讯过来,挤得满满堂堂。

    阮喻自觉这场面不太适合她这一辈的人,提出去校园里转转,晚点再来。

    校长办公室距离大操场不远,出门后走一段蝉鸣鼎沸的树林路就到。

    今天太阳不大,阮喻一路绕到操场,坐上了看台。绿荫场上,一群男生正在踢球。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便签本和笔,坐在上面写起字来:“六月五日,天气阴。今天回了苏市一中……”

    刚写到这儿,对面突然传来一声高喝:“小心!”

    她一抬头,就见一个足球直直射向看台,所幸“咣”一声撞在了她跟前的栏杆上,落了下去。

    她吓一跳,心脏后知后觉似的猛地一蹦。

    始作俑者飞快朝这向跑来,到了看台下,喘着粗气仰头看她:“学姐,你没事吧?”

    阮喻一愣。

    这不是刚才在食堂跟许怀诗说话的那个“板寸头”吗?

    他怎么知道她是“学姐”?

    她起身上前,摇头说“没事”,又问:“为什么叫我学姐?”

    对方笑得露一口大白牙:“那是学妹吗?”

    现在的小年轻,嘴巴可都真甜啊。看来那句“学姐”,也不过随口一说而已。

    见她笑笑不答,男生抱着足球继续问:“学妹你在这儿干嘛呢?”

    因为这个男生跟许淮颂已经隔了两道关系,阮喻觉得还算安全,也就没表现得太冷淡,晃了晃手里的便签本:“来这儿采风,记录生活。”

    “采风?你是画家?还是作家啊?”

    “算是作家吧。”

    “是写什么书的?”

    “言情小说。”

    “那你很会谈恋爱吗?”

    阮喻一噎,然后看见他把足球扔给了同学,三两步爬上看台,来到她身边:“你教教我怎么追女孩子呗!”

    她一时失笑:“你念高几?”

    “高二。”

    “过几天就是准高三了,还想着谈恋爱呢?”

    他觑她一眼:“没劲,大人都一个样。”

    阮喻被气笑:“你刚才还喊我学妹呢?”

    “不说就不是学妹了。”

    他说着就从栏杆缝隙钻下了看台,把碍事的校服外套脱下来,随手扔在了操场跑道上。

    阮喻上前两步喊:“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生头也不回,背对她隔空挥手:“赵轶,车失轶,不是铁!”说完又扭头加入了绿茵场的战局。

    阮喻在看台上坐了一会儿,在便签本上写下:“毕业旅行的时候,跟她表白吧,一定要跟她表白。”然后撕下这张纸,下了看台,把它塞进了赵轶外套的衣兜里。

    做完这些,她接到了刘茂的电话,说实在不好意思,他在走访的时候遇到几个重要客户,得送他们回杭市。

    “啊,这样。”阮喻想了想说,“没关系的,我订两张高铁票就……”

    “等等。”刘茂打断她,“我这儿还有个空位,够送阿姨了,要不还是叫她坐我的车吧,舒服点,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

    这倒也好。

    她“嗯”了声:“那就麻烦你了。”

    *

    曲兰跟老同事们叙完旧,离开了学校,阮喻陪她到附近商场等刘茂办完事,跟他接上头已经临近傍晚。

    阮妈妈原本是要跟阮喻一起坐高铁的,但想到如果是那样,回了杭市后,女儿还得特意送自己回郊区,也是麻烦,于是就接受了刘茂的好意,临走叫她注意安全,随时报平安。

    阮喻说“好”,准备打车去高铁站,却看天飘起了雨丝。

    她的伞给了妈妈,想到等会儿还有不少露天的路,只得回头进到商场再买一把,这么一来一去耽搁了时间,雨反而下得更大,撑着伞也毫无用处。

    倾盆大雨噼里啪啦打在伞上,坑坑洼洼的路面很快积起了一滩滩泥水。

    昏黄的天,阮喻站在路边拿打车软件打车,过一会儿接到了曲兰的电话:“喻喻,下大雨了,你打到车了吗?”

    “妈你放心吧,我买了伞,也有司机接单了。”

    她话音刚落,一辆跑车飞似的经过,轮胎滚过坑洼的路面,把一滩泥水溅上她的白色裙摆。

    她憋住了那口气,因为不想叫曲兰担心,挂了电话后却攥着手机发愁。

    这天气,鬼接她的单啊。

    她把伞夹在肩头,拿纸巾揩了揩裙摆,不停刷新着接单页面,正着急可能赶不上高铁,忽然看见一辆保时捷卡宴朝她所在的路边驶了过来,速度并不慢。

    有了刚才的遭遇,阮喻当即倒退避让,没想到车却一下子减了速,临近坑洼时缓缓通过,然后彻底停在了她面前。

    后车窗被摇下,许怀诗的脑袋探出来:“真是你呀阮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啊?”

    阮喻一愣,看见了驾驶座上的许淮颂。

    她忙答:“我在打车,准备去高铁站。”

    许怀诗招呼她:“那你上车啊,我们送你去!”

    阮喻正犹豫,就见前车窗也被摇了下来,许淮颂面无表情地说:“这里不能停车。”

    她一连“哦”两声,赶紧收伞过去,走到后座边,却看许怀诗摆了摆手:“后面坐不下啦!”

    阮喻只好转头上了副驾驶座。

    车是崭新的,她拉开车门的瞬间就发现了,所以坐下后,更不好把湿淋淋脏兮兮的伞放下来,以至于水珠子全淌在了她的裙子上。

    许淮颂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看她一眼:“随便扔着吧。”

    她“嗯”一声,说“谢谢”,然后不那么随便地把伞轻放到了脚下,又听见他说:“安全带。”

    后座许怀诗突然凑上前来:“哥,一般小说里的绅士男主角,这个时候都会帮女主角系安全带的。”

    许淮颂、阮喻:“……”

    那叫绅士吗?叫“图谋不轨”吧?

    阮喻干笑一声:“我自己来就行了。”说着拉过了安全带。

    因为知道许淮颂怎么会在苏市,所以她从头到尾都没明知故问,片刻后,看见他一手打方向盘,一手打开储备箱,从里面拿出一条干净的白毛巾,递给了她。

    她愣了愣才接过,又说“谢谢”,然后慢慢擦裙子上的泥渍和水渍。

    许淮颂“嗯”了一声:“先送怀诗。”

    毕竟是蹭了人家的车,阮喻没好意思说,如果是这样,她可能会赶不上高铁,只盘算着要是来不及就改签。

    但当许淮颂把许怀诗送回家,卸下她放在后座的大包小包,再回到驾驶座的时候,她却听见他说:“不去高铁站了,直接回杭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