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喻回头看见了许怀诗。

    许淮颂不是独生子女, 她以前就知道,但这个妹妹具体小他多少, 她没太了解, 这下看许怀诗穿了苏省统一的高中校服才大致清楚。

    应该是十六七岁。

    阮喻心里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苏市一中的校史馆好像有她的照片。许怀诗该不会刚好在那儿就读吧?

    阮喻冲她笑笑:“我来就行了,你不去跟你哥聊天吗?”

    “跟他有什么好聊的。”许怀诗嘟囔一句, “简直太过分了,还叫客人洗水果!”

    阮喻刚才也奇怪, 现在倒回过了味。

    许淮颂应该是有话跟家人讲,又看她杵着不动,这才故意支开她一会儿。

    可在他眼里,她居然是这么没眼力见的人?她本来就打算走了好吧。

    许怀诗跟她到了茶水间, 把手机搁在一边, 捋起袖子。

    阮喻无意间掠过她的手机屏幕, 一眼发现, 她锁屏壁纸竟然是李识灿的照片。瘦高瘦高的人,穿着球服站在三分线上,掌心一颗橘色篮球。

    注意到她的目光, 许怀诗大方介绍:“我男朋友。”

    阮喻一愣,然后在她笑嘻嘻的神情里反应过来。哦,李识灿的女友粉。

    许怀诗帮着她一起拆果篮, 拿出苹果李子来洗。

    阮喻看她手法娴熟, 随口问:“经常做家务吗?”

    “对啊。”她点点头, “都是我哥迫害的。”

    她愣了愣:“他不是一直在美国吗?”

    “那他也有办法逼我。”许怀诗叹口气,压低声, “远程遥控,魔鬼似的。”

    阮喻笑了笑,目光掠过她身上校服时,心中危机感再起,问:“你在哪儿念高中呢?”

    “苏市一中。”

    许怀诗脱口而出后,心底一声“哎呀”。这算不算违背了她哥叫她“闭好嘴”的交代?

    她小心翼翼抬眼看阮喻,却发现她的神情比自己更心虚。

    得了,都是被她哥支配的天涯沦落人,又有谁比谁过得好一点呢?

    想到这里,她对阮喻怀抱的歉意更深一层,说:“姐姐,你委托我哥的案子解决了吗?”

    “快了,就等开庭。”

    “有碰上什么困难吗?”

    “缺了样原本计划中的证物,不过没什么影响。”

    许怀诗低低“哦”了一声。

    那样缺席的证物,就是她原本该向法院提供的,买卖大纲的证据。但这件事本身就是假的,她造不出交易记录来,许淮颂也严令禁止她作伪证。

    所以她只能表示自己不方便提供。

    还好她哥拿到了一份电话录音作为替代证据。而阮喻也考虑到主要矛盾集中在“苏澄”那儿,不再过分追究她。

    许怀诗没法正面致歉,只好说:“你放心,有什么麻烦都交给我哥,他很厉害的。”

    阮喻点点头,回去路上又听她好奇猫似的问:“姐姐,你长得真好看,你有男朋友了吗?”

    她摇头:“没呢。”

    “那你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阮喻沉吟了会儿,半开玩笑地说:“跟你一样嘴甜的。”

    许怀诗心底“咯噔”一下。

    糟糕,她哥这是直接出局了啊。

    *

    阮喻放下水果就提出离开。

    虽然陶蓉和许怀诗都客客气气请她坐会儿,但一家子里插个外人,谁不别扭,所以她还是走了。

    病房里只剩了三人。

    许怀诗立刻开始八卦:“哥你这次悄悄回来,是不是因为阮学姐?”

    “胡说八道什么?”许淮颂瞥她一眼,又看了看完全不明所以的陶蓉。

    许怀诗冲他作个鬼脸,挽紧陶蓉胳膊:“妈我跟你说,哥在追刚才那个姐姐呢。”

    许淮颂咳嗽一声,皱紧眉头。

    陶蓉又惊又奇,眼底很快覆上涔涔水汽:“淮颂……你打算回来了吗?”

    他垂下眼:“还不知道。”

    “哦……”陶蓉笑了笑,忽然起身,“妈去趟洗手间。”

    许怀诗松开她胳膊,等她出了房门,才小声说:“哥,我是不是说错话啦?”

    许淮颂飞她个眼刀子:“知道就行。”

    “可我说的是事实啊,你要是不打算回国,做什么招惹阮学姐?难道还想诱拐她跟你去美国不成?妈真的特别想你回来,你给她点盼头也好嘛!”

    “未必能实现的事,为什么要提前给希望?”

    许怀诗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你这意思是,追到阮学姐才考虑回国?那你瞧着吧,这个儿媳妇,咱妈要定了。”

    *

    阮喻并不知道自己在许家已经成了“儿媳妇”候选人。她在庆幸陶蓉母女来得太是时候,叫她逃过了“公开处刑”,并且暗暗发誓,开庭之前坚决不再出现在许淮颂面前。

    三天后,刘茂带来了好消息,称被告彻底自我放弃,连答辩状都交不出来,法院已经确定开庭日期,就在一礼拜后。

    眼见这事也快告一段落了,阮喻放松下来,打算去郊区看看爸妈。

    阮爸爸和阮妈妈是一对退休老教师,年轻时候四处支教,风里雨里什么苦都吃过,因为心向支教事业,很晚才回到苏市一中任教,安稳下来要了孩子,老了以后终于打算享享清福,在阮喻高中毕业后申请了提前退休,跟她一起到了杭市。

    杭市宜居,郊区尤其,阮喻毕业后原本也想搬过去,正好清净写作,结果被她爸赶出了家门,说她跟他们在这里养老,是不是想遁入空门?

    她只好自己在市区租房子。

    阮喻回家的时候,阮妈妈在厨房忙活,阮爸爸戴着个老花镜,正在细细修剪院子里的花草,一看她来就招呼:“喻喻,最近跟小刘处得还好吗?”说着递给她一把修花剪刀。

    她搁下包,接过剪刀上前帮忙,边说:“他人挺好的。”

    阮成儒眼底刚一亮,又听见她的下半句:“当朋友不错。”

    阮成儒脸色暗下来,“哦”一声,又暗示:“律师这职业好,哪天你碰上麻烦,也能替你出头。”

    爸妈一个腿脚不好,一个心脏不好,阮喻一直没肯把笔名告诉他们,怕他们因为网文圈的糟心事受刺激,瞎操心。

    但阮爸爸这话说的,倒叫她有一种,其实老人家什么都知道的错觉。

    她打个马虎眼,含混过去:“您就这么盼着自己女儿碰上麻烦呢?”

    阮成儒肃着个脸,一剪刀下去,换了话题:“我跟你妈商量着这两天回趟苏市。”

    “这都快梅雨季节了,您这风湿又得犯,来来回回劳动什么?”

    “老房子下个月就拆了,你妈天天看着老照片,我说就那么几步路,回去一趟。”

    “那我陪妈回去,您在家歇着。”

    阮成儒不置可否,叫她把这些花花草草好好打理打理,然后转头捶着腰进了家门,到厨房小声跟阮妈妈说:“喻喻说她陪你回苏市,你看,要不跟小刘打个招呼,叫他趁机表现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