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阮喻蘑菇似的蹲在阳台角落,惊魂不定地攥着手机。

    那头许淮颂说:“这种情况一般不会是你想象的不法分子,就算是也不可能直接硬闯。你现在要做两件事,第一,把定位和小区物业或保安室电话给我,第二,拿上手机去确认门镜。”

    他的指令下得迅速而清晰,阮喻慌里慌张照做,发完消息站起来,听见门铃再次响起,这回一连两次。

    许淮颂也听见了,说:“不要出声,如果看见可疑人士,但对方还没动作,那么先别反锁门,退到离门七米左右的位置,打开免提,大声叫我名字,说你在洗衣服,让我去开门,明白吗?”

    他把一连串话刻意拆分成了简单的短句,以便阮喻在脑子一团浆糊的情况下也听进去:“如果对话结束,对方依然没有离开,把门反锁,立刻报警。”

    阮喻点点头,也忘了许淮颂看不见,猫着腰轻手轻脚穿过客厅,小心翼翼贴上门镜,死死憋住了喉咙底那口冷气。

    门外站着个高瘦的男人,戴着黑色口罩和鸭舌帽,衣服也是乌鸦鸦的一身,正低头拨着手机号码,看起来好像打算喊同伙上来。

    她心脏狂跳,正要屏息退到离门远点的位置,掌心的手机却突然猛烈震动起来。

    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跟许淮颂的语音通话被迫中断。而这一阵震动,很可能也被门外听了去。

    她暴露了。

    阮喻一瞬大脑缺氧,下一刻却听见门口传来一个男声:“学姐你在家啊?”

    “……”

    这个声音是?

    李识灿?

    她怔愣了下,又听对方笑起来,声不高,却因为嗓音特别,格外具有穿透力:“你给我开个门,我怕被拍。”

    阮喻这下彻底确定了他的身份,上前拉开门,讶异道:“你怎么来了?”

    李识灿眨了两下眼,有点无辜:“前天不是约了老地方叙旧吗?我到楼下联系你,发现你停机了,刚给你充了话费才打通。”

    哦,如果非说两人之间有个什么“老地方”,还真就是这间公寓楼下。

    阮喻大四下学期那会儿很少住校,李识灿在学校碰不见她,时不时会来这儿。也不做什么,就是买杯她喜欢喝的奶茶放进楼下的牛奶箱,不管她收不收,都发一句消息说“老地方拿奶茶”。

    但阮喻还是莫名其妙:“你不是因为直播才打我电话吗?”

    “你知道我在直播?”

    见李识灿的眼底闪过一丝错愕,阮喻一噎。

    她原本就是配合他做个游戏,又听他在直播间明确表明了自己不会赴约,所以压根没把这约定放在心上。

    见她噎住,李识灿扯扯嘴角咕哝:“也是,要不你怎么答应见我。”

    阮喻一时没接上话,只好干笑。

    他却好像一点不尴尬:“那我来都来了,你不请我进去坐坐?”不等她开口,又生怕被拒绝似的接上,“我从海市推了工作来的,找你说岑思思的事。”

    惊讶冲淡了一部分多年不联络的生疏,阮喻脱口而出:“你们认识?你怎么知道这事?”说着让开一步请他进来。

    李识灿反手关门,边摘口罩和帽子,边说:“有冰水吗?你让我喝口再说吧学姐。”

    家里突然进来个大男人,还是个明星,阮喻有点不自在,“哦”了声,搁下手机,回头去拿冰水给他。

    李识灿的目光往玄关地板上的拖鞋扫了一圈。

    阮喻从厨房回来,看他杵在那儿一动不动,边递上水杯边说:“不好意思,我这儿没男式拖鞋,你直接进来吧。”

    “你还没男朋友呢?”李识灿嘀咕一句。

    听这熟稔的语气,好像两人昨天才见过面一样。

    阮喻避而不答,请他到客厅,想挥散这问题积攒的奇怪气氛,开了个话头:“楼下那辆车是你的?”

    李识灿一口冰水下喉,点点头:“看着掉价?海市在下雨呢,路上溅脏了。”

    难怪。

    阮喻扶扶额。这一下扶上去,却突然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事没做。

    与此同时,她放在茶几上的电脑响了起来——微信接到了一个视频通话。

    想起来了,许淮颂。

    她把许淮颂忘记了!

    她脸色一变,没来得及管李识灿,连忙接通视频,看到屏幕亮起的一瞬,赶在许淮颂开口前心急慌忙说:“对不起对不起许律师……我忘记跟你报平安了!”

    许淮颂眼底的焦色一刹消散,滔天骇浪急速平息。因为对上了阮喻斜后方,李识灿的眼睛。

    四目相接,隔着屏幕造了场冰天雪地。

    倒是李识灿先缓了脸色,冲屏幕里的人晃了晃手里的水杯,点头致意:“你好。”

    随这一晃,冰块敲在玻璃杯壁,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动,原本挺悦耳的声音,此刻却显得异常刺耳。

    许淮颂没说话,朝他略一点头,然后瞥向阮喻,接上她的话:“用不着跟我报平安,跟警察报吧。”说完就挂断了视频。

    阮喻看着骤然静默下来的电脑屏幕,愣了愣。

    李识灿也摸不着头脑,凑上前问:“什么警察?”

    他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起来。

    阮喻明白过来,小跑过去开门,果然看见两位身穿制服的民警站在门口,其中一个还配了枪。

    虽然她这小区门口就是警局,但这出警速度也真是绝了。

    配枪的那个当先开口:“请问是阮喻,阮女士吗?”

    阮喻点点头:“我是。”

    “我们接到报案……”

    “对不起啊警察同志,”为免被李识灿听到闹个尴尬,阮喻匆忙打断他,“是我让朋友误会,叫他报错了警,我这儿没事……”

    但瞒是瞒不住的了。

    李识灿恰好在这时候走出来,刚要开口就接到一个电话,那头传来个呜哩哇啦的声音,是他这次出行的司机:“灿哥,我在楼下被警察抓了!你快下来救我啊!”

    “……”

    阮喻和李识灿被带去了小区对面的警局。

    原本这事能当场解释明白,倒也不一定有这一遭,但李识灿的身份证刚好不在身边,配枪的方姓警官性格四四方方,不接受明星特殊处理,非要把人带到警局做记录,还跟报警人电话联系,确认了情况。

    阮喻头一遭见识这场面,销完案出警局身心俱疲,以后大概是再不会瞎脑补那些有的没的了。

    这时候已经临近中午,李识灿因为工作安排,原本预计在杭市待两个小时就回海市,这下时间全耗在了警局,只好匆匆离开。

    不过阮喻刚一回到家,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开门见山:“学姐,其实我这次主要是来跟你道歉的。岑思思是我爸生意场上一朋友的女儿,当年到杭大读书,就是冲着跟我一个志愿来的。她对我吧,高中开始就有那意思了,怪我没处理好这事。”

    就这么短短几句话,阮喻已经明白了。

    岑思思这是把她当“情敌”嫉恨呢?那么笔名的缩写,也就是出于对李识灿的爱慕了了。

    但她还有疑问:“那她怎么会知道我笔名?还有你。”

    李识灿咳了一声,语气有点心虚:“你记不记得,我大一时候帮你修过一次电脑……”

    “哦……”

    电脑里总归有蛛丝马迹的。她那时候刚开始尝试写书,也没太防备什么。

    李识灿继续说:“至于她……我有个微博小号,只关注了你的工作博,她当初不知怎么发现了吧大概,跟侦察机似的。不过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这事,要不早就处理她了。”

    阮喻听见“处理”两字,敏感起来:“这两天微博上那些事,是你公关团队做的?”

    李识灿沉默片刻,说:“也不全是。”

    “不全是?”

    那还有谁?

    李识灿没作正面答复,含混了过去:“总之我给你惹的麻烦,我清理干净。现在谣言已经控制住,你专心打官司,其他的交给我。”

    阮喻吸了口气刚要讲话,他就跟她肚子里蛔虫似的,说:“我知道,我有分寸。只要她没继续动作,舆论就会到此为止。”

    不管岑思思原本还盘算了什么,在法院和律所的强压,以及李识灿的舆论控制下,阮喻没再遭受负面影响。

    三天后,事件冷却下来,阮喻基本得以回归正常生活。微博上有人发出善意的鼓励,希望她调整好心态,继续创作,把《好想和你咬耳朵》写下去。

    早在抄袭事件爆发第二天,她就停止了小说连载,如今雨过天晴,不少读者都在遗憾这个未完成的故事。

    可阮喻却踌躇起来。

    得知岑思思针对她的真实原因后,网暴的事,其实她已经看开了。现在的问题在于,她的心态还没有好到,可以在男主角眼皮子底下高甜度意淫。

    不过说起这个男主角,自打那天乌龙事件过后,他们也没再联系过了。准确地说,是她的道歉没得到回复,微信对话框只有她孤零零的自言自语。

    三条消息,一天一条。

    第一天:「许律师,今天的事真是对不起,叫你白操心了。」

    第二天:「许律师,你现在有空谈案子吗?」

    第三天:「许律师,我把修改好的反调色盘传你邮箱了,你有时间查收一下。」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

    阮喻叹口气,觉得这事也不能怪许淮颂,任谁被这么白白戏弄一场,也会不高兴的。再说他本来就是个大忙人。

    所以这天中午,她坚持不懈地发出了第四条消息:「许律师,你看过文档了吗?什么时候能跟我谈谈?」

    意料之外地,她得到了他的回复:「十分钟后。」

    软玉:「那我去开电脑。」

    许淮颂:「不用,下楼。」

    下楼?他回国了?

    阮喻打出个:「啊?」

    许淮颂:「十分钟后,你家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