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碧水匿名论坛内,为避免直接提及作者笔名,常常会使用缩写。譬如“sc”就曾被人拿来指代岑思思的笔名——“苏澄”。

    所以阮喻才会觉得这两个字母眼熟。

    岑思思的笔名和李识灿的缩写一样,她不确定这是不是巧合。

    但她已经跟前者撕破脸,也不合适主动联系后者。这两人的关系,一时间无从考证。

    沈明樱倒吸一口冷气:“这俩人有猫腻?你看,岑思思心眼是脏,可段数却不高,就凭她,能在微博上闹出那么大动静?而且她不是说,当时自己只雇了一小部分水军,不知怎么就上了热搜吗?你说,她会不会只是个挡箭牌,其实李识灿才是幕后黑手,因爱生恨报复你呢?”

    “……”

    这脑洞也是大。

    阮喻哭笑不得,正好手心一震接到了消息,就低下头去。

    是刘茂发了律师声明来,连同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一起。

    她仔细看了一遍,在他的指导下组织好语言,正要把图版发上微博,手机又是一震。

    群里,许淮颂:「力度不够。」

    接着就是一大片红圈修正。

    阮喻看不太懂专业术语,大致感受了一下,大概就是“这里改掉,那里改掉,通通改掉”的意思。

    刘茂可能真是忍不住了,说:「鸡蛋里挑骨头,我不要面子的吗?」

    许淮颂:「声明机会只有一次,不能一针见血,就等于一败涂地。是当事人的权益重要,还是你的面子重要?」

    阮喻咽了一口口水,默默窥屏。

    至坤刘茂:「你行你来。」

    许淮颂:「自己选。至坤刘茂」

    许淮颂撤回了一条消息。

    许淮颂:「自己选。软玉」

    阮喻:“……”

    都气到错人了吗?

    惹不起。她打字:「那麻烦许律师把修改后的版本给我。许淮颂」

    然后转头悄悄跟刘茂私聊:「刘律师,我是看他气大发了,你别在意。」

    发完后,她撇撇嘴,鄙夷了自己一下。

    做一棵两面三刀,维护世界和平的墙头草好难啊。

    但说实话,许淮颂这次倒真不是刻意针对刘茂,因为他的笔触确实更锋利,也更言之凿凿。

    杀鸡儆猴的效果达到了,文件一出,面对可能遭到起诉的威胁,几个被点名的博主当即熄火歇菜,悄悄删掉了相关言论。

    没几个小时,岑思思的其他友军也齐齐噤若寒蝉。

    阮喻原本以为,这学妹兴许还打算破罐破摔,垂死挣扎一下,放波水军骂她这次起诉是恶人先告状。

    但奇怪的是,微博上竟然一片和谐。

    那些曾经致力于泼脏水的人,这回跟被毒哑了似的。

    次日一早,一位在原创圈名望挺高的读物博主,把整个事件按时间线梳理陈述了一遍,发布了一张对阮喻这边有利的长图。

    这张图,像之前岑思思污蔑她的长微博一样迅速得到传播。

    大批人开始向阮喻道歉。还有一波网民字字珠玑地指责之前带节奏的几个博主。

    支持阮喻的读者得了喘息,经由这波有纪律的网民带领,很快占据了舆论的制高点。

    从那张长图起,全世界都好像同情起了阮喻。

    她的微博粉丝数急速上涨,直逼三十万大关。

    阮喻傻眼。这律师声明的效果怎么这么厉害?

    到了深夜,事态再现反转。——岑思思给人扒了,被指是她三次元某学妹,因为现实纠纷才在网络平台处处针对她。

    网络上惊呼一片,众人的视线很快从抄袭事件,转移到了八卦味十足的所谓“现实纠纷”上。

    「我就说,之前“写诗人”都澄清明白,也道歉了,“苏澄”这个第三方怎么还上蹿下跳地泼“温香”脏水,原来是三次元纠纷。」

    「细思极恐,“苏澄”也太婊了吧?」

    「她哪个学校的,求深扒!」

    「某些键盘侠住海边的?之前网暴“温香”,现在人肉“苏澄”,人家哪个学校关你什么事?」

    事态的发展超过了阮喻的想象。她越往下翻,眉头皱得越厉害。

    直到看到一条:「别被当枪使了,从长图到扒皮,看不出这波操作是专业公关团队?“温香”背后有人呢!」

    她一愣,再要细看这条评论内容,一刷新却发现它不见了。

    继续往下翻,又看到一条:「风向变得这么快,没人觉得有猫腻吗?」

    她这次眼疾手快点进去了,却还是看到“该评论已被删除”的字样。

    这些不利于她的言论,都在转瞬间消失无踪。

    一次可能是巧合,两次就说不过去了。

    仔细捋捋这次反转事件,虽然是由她这边的声明和受理案件通知书起了个头,可后续发展怎么看都像有组织的。

    一开始那位读物博主的长图还算公允,之后的网友爆料却实在过头了。

    如果阮喻打算走这种歪门邪道打击岑思思,当初又何必选择起诉?

    这背后擅作主张的人到底是谁?

    她拿起手机,想跟刘茂打听打听,一看时间“00:07”,又退出了拨号界面,改发微信消息:「刘律师,方便时候麻烦给我回个电。」

    阮喻打个哈欠睡下,等被铃声惊醒已经是第二天一早。

    她迷迷糊糊抓起手机,一看是刘茂来电,立刻从睡梦里醒神,接起说:“刘律师,你看微博了吗?”

    “看了。”

    阮喻还没彻底清醒,所以说话直了点,想到什么是什么:“这事是律所做的吗?”

    “啊?”刘茂似乎有点惊讶,“不是。”

    “那会是谁?”

    刘茂的语气听上去也很困惑:“不清楚,但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做法,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

    他口中的“我们”是指律师。

    阮喻恢复了思考力,意识到自己的揣测对他的职业不太尊重。

    她歉疚道:“不好意思,我没睡醒,说话急了点。”

    “没关系,可以理解。你先休息会儿,我再去了解了解情况。”

    阮喻却哪里还睡得回去。

    在被铃声叫起之前,她就在做噩梦,梦见岑思思在掐她脖子。

    不可否认,哪怕她没有主导微博上的动作,却是这件事实实在在的直接受益者。所以岑思思一定以为是她做的,说不准接下去还要继续冤冤相报。

    阮喻头疼地抓了抓头发,打开微博,发现岑思思的首页没有更新,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她起来洗漱,吃早饭,洗衣服,但做什么都心不在焉,衣服还没晒出,又摸出了手机,点开了许淮颂的微信对话框。

    她脑补得心悸一阵一阵,可刚在刘茂那儿情急说错了话,现在也不好意思找他,只能问问许淮颂了。

    嗯,看许淮颂那天处理被告报复性事件时游刃有余的样子,叫他出出主意吧。

    她犹豫一下,发消息:「许律师,你现在有空吗?」

    五分钟没得到回复。

    阮喻摁了锁屏键,把手机放进衣兜,回头看一眼待晒的一盆衣服,把它端到了阳台。刚拿起晾衣杆,衣兜里就连着传来两声震动。

    连着两声似乎不像许淮颂的风格?她拿起手机,果然。

    10086:「停机提醒:尊敬的客户,您好……」

    10086:「缴费提醒:尊敬的客户,您好……」

    欠费停机了,眼看wifi通畅,不影响接收微信消息,她暂时没管,继续晾衣服,等到晾完,才听见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这回是许淮颂:「没空打字。」

    “没空打字”和“没空”的区别是什么?

    就是下一秒,阮喻接到了他的语音通话邀请。

    “……”

    她接起来,还没“喂”上一句,就先听见他那头纷杂的人声。男男女女此起彼伏,都是英文,听上去像在激烈讨论着什么。

    她马上接:“许律师,我没什么大事,你忙的话……”

    下一瞬,世界静止。

    听筒里的声音消失得一干二净。

    阮喻奇怪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信号不好?

    电话那一头,会议室里七八个黑人白人张着话说到一半的嘴,看着作出“stop”手势的许淮颂,眼神里透露着迷茫。

    许淮颂没出声,站起来在身后白板写下一行:urgent call——紧急电话。

    众人纷纷合上了嘴巴。

    “你说。”他不疾不徐的声音,透过听筒传到了阮喻耳朵里。

    哦,没断啊。

    她手扶着窗台,斟酌了下:“是这样,许律师,被告之前跟我在商场碰过一次面,我不确定那是偶然还是人为。如果是人为,我担心我个人信息的泄露程度可能比想象中更严重。另外,前两天电话录音过后,被告还给我发过一条类似威胁的短信……”

    因为脑补了一圈可怕的事,她的表达不那么清晰,听来也没个重点。

    但这不妨碍许淮颂理解:“你担心被告威胁你人身安全?”

    “嗯……”

    阮喻干笑一声,听他这冷淡的语气,好像下一句就会质疑——你有被害妄想症吗?

    于是不等他再说,她就立刻接:“当然,应该是我想……”

    “多”字还没出口,她忽然顿住,目光定格在公寓楼下的一辆白色面包车上。

    车子被两棵枝叶茂盛的大树挡了大半,看不见挡风玻璃和车牌,隐隐可见车身沾了很多泥污,侧车窗贴了黑膜。

    这怎么这么像电视剧里绑匪专用的车子……

    阮喻没了声音,许淮颂问:“怎么了?”

    因为沉浸在恐慌里,她没发现,许淮颂的语气听上去有点紧张。

    她一下矮身蹲下,把自己藏起来,结结巴巴说:“我……我家楼下停了一辆面包车,刚才洗衣服的时候还没呢……”

    “什么样的车?”

    阮喻大脑一片空白:“就……就那种很适合绑人的!”

    “你冷静点。”许淮颂当然比她要镇定得多,正想叫她描述得客观、清楚一些,却突然听见一声“叮咚”。

    与此同时,阮喻吸了口冷气,声音听起来快哭了:“我家门铃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