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

    阮喻差点没拿稳手机,犹豫着打字:「冒昧请问,这个案子有必须要视频面谈的部分吗?」

    「嗯。」

    她心下一凉。昨晚还想着不用面对面真好,今天flag说倒就倒。

    阮喻低头看了看身上睡衣睡裤,迅速回:「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太方便。」

    「多久?」

    这样言简意赅的问话确实具有震慑力,隔着屏幕无法精准判断语气,阮喻甚至觉得,他好像不耐烦了。

    想到自己才失约一个钟头,又矫情视频不视频的,实在说不过去,她只好夸下海口:「十分钟后。」

    没见许淮颂说好不好,她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默认计时开始了?

    阮喻飞快扔下手机,扒掉睡衣,随手抓起一件荷叶袖的雪纺衫往头上套,穿完觉得有点透,又重新脱了添内衬。

    来不及换睡裤了,考虑到视频可以忽略下半身,她转头奔到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人因为连日疲惫憔悴得面如菜色。

    不行。

    都说前男友面前不能输阵,“前男神”跟“前男友”就差一个字,可不是半斤八两么?这么邋里邋遢怎么成。

    阮喻拿出素颜霜往脸上抹,又在眼下盖了点遮瑕,最后薄涂一层水红色唇釉,临要大功告成,看了眼刘海,心中警铃大响。

    刘海太油了,洗头来不及,但她拿来救急的蓬蓬粉好像两个月前就用光了。

    还剩两分钟。

    她翻箱倒柜一阵,只能旋开散粉往头发上扑。

    最后三十秒,她跑到客厅打开电脑,喘着粗气平缓呼吸,一边打字:「许律师,我这边可以了。」

    那头静止了十五秒才发来视频邀请。

    阮喻一手调整镜头角度,一手揉松脸皮,尝试微笑了一下,然后按下接受键。

    许淮颂出现在了屏幕里。

    他穿了件简单又体面的白衬衣,纽扣扣满,连袖口那两颗都没落,正低头翻着一叠资料,整个人透着股紧绷的职场精英味。

    他没看她,全然处在工作状态,阮喻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她希望不要跟他产生任何对视。

    但好像是听见了她心底侥幸的声音,下一秒,许淮颂就抬起了头。她立刻正襟危坐,跟他打招呼:“许律师好。”

    一声“许律师好”生生喊出了“首长好”的味道。

    许淮颂的目光往屏幕上一掠,也像首长一样,朝她颔首致意,然后重新低头,翻着资料说:“阮小姐的原稿篇幅有点长。”

    阮喻这才发现,他把她昨晚传过去的资料打印出来了,厚厚两沓。

    她心里一紧,嘴上镇定道:“没关系,你慢慢看。”

    许淮颂就真的慢悠悠看起了稿件。

    与他的气定神闲相反,阮喻双臂交叠,紧张得像小学生听课,一双眼盯住屏幕,细细观察他的神色变化。

    她怕他看到哪一段,突然产生了熟悉感。

    但许淮颂除了翻页就再没有多余动作,看上去完全是在读别人的故事。

    阮喻慢慢放松下来。

    这一放松,就留意到了他周围的环境。

    那边看起来像一间书房,陈设简单,桌椅都是冷色调,后方黑漆漆的书柜整整齐齐排满了书,好几本厚得令人咋舌。

    他的右手边,隐隐露出一角黑漆漆的落地窗。

    东八区的天已经艳阳高照,西八区却还沉没在黑暗中。

    阮喻盯着看了会儿,平时就不太好的颈椎变得僵硬,扭扭脖子准备活动一下,却被对面迅速捕捉到动作。

    许淮颂抬头,忽然与她四目相接。

    她猛一顿,扭到一半的脖子,硬是拗出了个歪头杀的姿势。

    有没有杀到许淮颂,阮喻不知道,但她杀到自己了。

    脖子清晰地传来咔哒一声响,她因为痛苦闭了下眼,也就没发现,屏幕那头的人,原本寡淡的眼神微微闪动了下。

    等她睁开眼,许淮颂已经重新低下头。

    一刻钟后,阮喻见他好像看累了,翻拢了稿件,大概打算之后继续,抬起眼跟她说:“反调色盘的制作,说说你的想法。”

    她清清嗓子,张嘴却顿住,垂头一扫,发现自己根本从头到尾忘了把相关资料拿来。

    她这是在干什么,能不能专业点了?

    阮喻这边顿住,许淮颂似乎就懂了,伸手一引,示意她请便。她说句“稍等”,起身打算去书房拿资料,刚一站定却浑身一僵,如遭雷劈。

    那什么……她的小黄人睡裤,好像没来得及换?

    她缓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然而这时候已经于事无补,她没忍心回头确认镜头的角度,抬头挺胸,左右脚打了一次架,手扶着桌沿慢慢转身离开。

    那头许淮颂握拳掩嘴,忍笑。再过两分钟,看见她换了一条半身裙,若无其事地回来。

    他也就恢复了冷淡的表情。

    为了掩饰尴尬,阮喻坐下后语速极快,直奔主题:“之前一位业内朋友已经做了一部分反调色盘,我摘了其中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认为可以作为反击方向。”

    许淮颂点头示意她继续。

    她翻开资料,让自己集中注意力,说:“第一个方向是细节设置类。比如对方在调色盘提到的罐头花,虽然那段描写,我的确发表在对方作者之后,但翻到第七章可以看到……”

    许淮颂跟着翻到相关章节。

    她把碍事的头发别到耳后,在资料上拿荧光笔打个圈,拿起来对准镜头:“这个位置,我做过铺垫,说女主角喜欢向日葵和薰衣草。而这处铺垫却发表在对方作者提及这两种花之前。也就是说,表象上的先后不一定作数。”

    许淮颂点一下头,示意这个方向没问题。

    得到肯定,阮喻继续:“第二个方向是情节设置类。比如我在第十章写到的,男主角和几个配角的对手戏。”

    许淮颂再次翻到对应页码。

    阮喻却顿住了,有点心虚,因为这段完全是真实经历。

    高一时候学习压力没那么大,十班有几个痞坏的男生特别闹腾,嫌学校食堂难吃,三天两头翻墙出去买炸鸡。

    有一回,她碰见许淮颂跟他们走在一起,其中一个男生勾着他肩,小声说:“下课弄把梯子来,放后门墙根那儿。”

    她当时很惊讶,想许淮颂这样清冷优雅,天外谪仙似的人,明明该喝露水长大的,怎么会跟他们沆瀣一气,为满足口腹之欲贪炸鸡?

    果然不出她所料,他推开对方的手,语气冷淡:“没兴趣。”

    但对方简直是恶霸,又把手勾回去:“你不弄?那把你手机交给老阮了啊!”

    “老阮”是阮喻的爸爸。她知道她爸的暴脾气,一听急了,想听听许淮颂打算怎么应付,可那群人已经拐进了教室。

    没法知道后续,为了不让许淮颂陷入可能的危机,下课后,她凭着爸爸的关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后勤那儿弄来一把梯子,偷偷放到学校后门墙根草丛里,然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阮喻把这段原封不动搬进了小说,怕被认出来。

    看她出了半天神,许淮颂发问:“怎么?”

    她一秒神魂归位,继续说:“这段情节,另一本作品也有,但仔细看,发展后续和着墨意图完全不一样。我的版本是女主视角,后续是女主角偷放梯子事件,意在展现她的暗恋心境。”

    “但对方作者的版本是男主视角,后续是一段男主角的心理描写,说他其实很喜欢吃炸鸡,只不过当时晓得女主角在附近,觉得翻墙这事丢脸,才故意表现得不食人间烟火。这边的着墨意图,是为了体现男主角的表里不一。”

    许淮颂听到最后轻咳了一声,随手拿起手边杯子,喝了口水,然后说:“这个方向也没问题。”

    看他没什么特殊反应,阮喻放心了,点点头换下一个角度:“第三个方向是人物设置类。虽然两本书有多处撞梗,但就像上个例子所说,实际上人设有所区别,尤其男主角这个人物,在我的版本里属于内向类型,但在对方作者的版本……”

    她一下找不准形容词,正思索呢,突然听见“啵”一声清响,大概是许淮颂收到了微信消息。

    他没理,以眼神示意她继续。

    但阮喻还没开口,那头又响起了一声提示音。紧接着,消息夺命似的不断弹出来。

    许淮颂皱了皱眉,不得不点开看。

    诗精病:「哥,我又把阮学姐的小说看了一遍。」

    诗精病:「妈了噜太好笑了!怎么在她那儿,你是那种人呢?」

    诗精病:「你以前是不是每天在她面前装比?」

    诗精病:「哥你真时髦,在那个还没有“装比”这词的年代,就已经学会了装比!」

    诗精病:「啊,不过这样看来,阮学姐喜欢那款啊,你小心人设不要崩哦!」

    许淮颂:“……”

    他小心着呢,用她说?

    诗精病:「唉,话说回来,哥,我还挺同情你呢。别说阮学姐现在可能不喜欢你了,就算还喜欢,那她心里那人也不是真的你啊!」

    许淮颂忍无可忍打字:「作业太少了?」

    阮喻看他似乎咬了咬牙,情绪不太对,小心翼翼问:“你有事要处理的话……”

    “没。”许淮颂抬头,立刻恢复到冷漠疏离的状态,“继续。”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觉得“忠言逆耳”,还是有必要重视许怀诗的提醒,于是一心二用,随手打开搜索引擎。

    为切合国情,他使用了百度,输入:「怎样成为一个高冷的人。」

    点击“百度一下”之后,第一条就是“百度知道”。

    还真有人跟他提了一样的问题。

    他正打算点进去看详情,却先一眼看到底下露出的第一句回复:「做啥梦呐大兄弟,能问出这种问题,那这辈子是铁定做不成高冷贵族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