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

    怎么说呢?许淮颂一时还真不知道从哪讲起,半天吐出四个字:“有点复杂。”

    “这世上还有比前任更复杂的人际关系?”

    “债务人和债权人不复杂吗?”

    刘茂瞪大眼,一想,还真像那么回事。

    做律师这行,与形形色色的人物打交道久了,观察力也日渐敏锐。就今天这个状况来看,他能够肯定,阮喻和许淮颂彼此相识。

    他原本想,能把一次“重逢”搞得那么僵的,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可被这话一提醒,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太过狭隘。

    刘茂恍然大悟,结巴了下说:“她……她欠你钱啊?”

    怪不得阮喻战战兢兢,装不认识许淮颂。而许淮颂呢,也硬是拗出张扑克脸来。

    见他当真,许淮颂笑了声:“没有。”

    “……”刘茂有点想犯法。

    “找地方吃饭吧。”见他还要问,许淮颂及时截断了话头。

    他只得踩油门,边打方向盘边回想昨天。

    昨天许淮颂打电话来,托他调个关系,在苏杭一带查一个人的基本信息和联系方式。他问急不急,因为手头刚接了个著作权与名誉权纠纷案,赶着做网络证据保全。

    许淮颂说“急”,但说完却没了下文,想到什么似的,改问这桩案子的委托人是谁。

    他是至坤的合伙人,有权了解事务所接手的案件,刘茂一五一十说明白,结果就被匆匆挂了电话。

    再得到许淮颂的消息是凌晨,他语不惊人死不休,说自己在浦东国际机场。

    这么前后一联系,刘茂彻头彻尾懂了:许淮颂口中要查的人就是阮喻。

    哪有什么意料之外的重逢?他就是为她回的国。

    只不过千里迢迢赶来,换来人家一句“不认识”而已。

    哪个男人还不要点面子,刘茂也就没打破砂锅问到底,说:“吃什么,西餐?”

    “太慢了。简单点吧,赶飞机。”

    “飞旧金山?”他诧异。

    许淮颂点点头。

    敢情连找酒店也是扯谎。

    “你这不刚来吗,怎么就急着走?”

    “距离我委托人的庭审只剩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你说我急不急?”

    刘茂瞠目:“你疯了啊?”

    花十几个小时赶回国,匆匆见一面,又花十几个小时回去辩护?

    许淮颂调低座椅躺下来,疲惫地阖上眼:“可能是吧。”说完又笑着叹口气,“换谁谁不疯。”

    沈明樱的公寓里,阮喻蜷在沙发上,脑袋埋进抱枕:“真是要疯了……”

    听她从头讲到尾,沈明樱笑出眼泪:“是谁当初信誓旦旦,说不会被认出来的?”

    “我哪知道真能闹到本尊那儿去?”她抓着头发爬起来,“太玄幻了,小说都不敢这么写,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知道自己现在像哪时候的样子吗?”

    她有气无力咕哝:“哪时候……”

    “满十八岁的第一天,被许淮颂牵了手的那个晚上。”

    那天她跟打了鸡血一样一夜没睡,也一遍遍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可是当初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想暴走。

    沈明樱扭头去厨房做午饭,等回来,就看她攥着手机面如死灰:“怎么办,我说这本小说是我亲身经历的那条微博,是连带澄清大纲创作时间的视频一起发的……”

    也就是说,她不能删博,也不能重新编辑内容,因为这样的举动,一定会被有心人赋予肮脏的含义。

    “别自恋了,美国精英律师才不会闲得看你微博。而且人家压根不记得你,就算把你小说翻烂,也不一定发现你在写他。”沈明樱给她算着这笔账,“再说都是过去式了,就当个路人甲呗,最差也不过丢把脸,谁还没个青春期的幻想啊是不是?”

    阮喻知道这话在理,可是:“一想到他可能会看到小说里那段‘春梦’,我就过不了心里这道坎……”

    沈明樱哈哈大笑:“叫你为了艺术效果添油加醋!”笑完拿手肘撞撞瘫成烂泥的人,“说正经的,就为这点破事,不告了?”

    她打起精神来,摇摇头。

    说不告当然是假的,只是打算放弃至坤,另寻律师。

    确认沈明樱朋友那边不会因此难做后,当天她就联系了杭市另一家律所。

    对方同样邀请她面谈。

    这家律所名叫“鼎正”,接手阮喻案子的樊姓律师雷厉风行,当晚就理出了应对方案。

    所以次日,她来到事务所时,直接拿到了一份计划书。

    她一边翻看资料,一边听对面的中年男人讲:“阮小姐提到,你的案子涉及著作权与名誉权纠纷,但事实上它跟后者关系不大,你的作品原创与否,不需要在法庭上得到认可。”

    她有点惊讶:“那要怎样扭转舆论?”

    樊易忠扯扯嘴角:“在网络证据保全到位的前提下,只要证明大纲失窃,被告的侵权行为就成立了。”

    “在法律层面或许是这样,可您也看到了,涉案作者已经配合我作出澄清,然而在舆论层面上,作用并不大。”

    “因为那份声明目前还不具备法律效益。”

    她皱起眉头:“但如果在证明大纲失窃的基础上,对作品原创性也作出探讨,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失窃成立后,再探讨两篇作品根本毫无意义。难道阮小姐很期待得到‘双方作品高度相似’的结果?”

    她摇摇头:“相似只是表象,只要您仔细对比两篇文章,就会发现……”

    “如果阮小姐坚持己见,”樊易忠打断她,“我的计划达不到你的预期,建议你另请高明。但说实话,我不认为有哪位律师会采纳你的看法。”

    她沉默片刻,点头:“我明白了,谢谢您的建议。”

    杭市这几天急速入夏,阮喻离开鼎正时,太阳已经相当毒辣。

    她顶着烈日打车,原本要回公寓,临到岔路口却记起樊易忠最后那句话,隐隐不甘心,改道换了家律所。

    接连进出两家后,她在大马路上接到了刘茂的电话。

    刘茂听见她这边的鸣笛声,低低“啊”了声:“你在外面?那方便的时候再聊吧。”

    她说“稍等”,拐去路边一家无人报刊亭。

    报刊亭一侧列了一排透明的格箱,里面塞着可供自助购买的报纸和杂志。只是大热天也没人有闲情买报。

    阮喻站定在阴凉清净的亭檐下:“你说吧,刘律师。”

    刘茂开门见山:“公证程序快到位了,你考虑得怎样?”

    阮喻稍稍一默。

    她当然从头到尾都没放弃过诉讼。虽然短短半天在三家律所碰壁,说不丧气是不可能的,可理智点想,律师们并没有错。

    能够一枪正中红心,为什么非要迂回费事?吃力又未必讨好的事,谁愿意做?

    到底是历经过社会打磨的人了,知道学会变通有时是生存法则,所以刚刚过马路的时候,阮喻在想,是不是别钻牛角尖了。

    然而刘茂打来的这个电话,却让她想最后再试一次。

    她不答反问:“刘律师,在你的设想里,这个案子该怎么处理?”

    刘茂似乎愣了下,说:“证明大纲失窃是最直接的方法。”

    阮喻认命地“嗯”了一声。

    他敏锐地察觉到她的低落,问:“怎么了?你要是碰上麻烦,尽管开口,就算我不是你的委托人,也可以是你的朋友。”

    她犹豫着说:“我是在想,假设我有探讨作品原创性的诉求,可以在这个案子里实现吗?”

    电话那头沉默得有点久,她大概明白了,笑说:“算啦,我知……”

    “可以。”刘茂打断她。

    “可以?”

    刘茂沉吟了下,说:“对,可以实现……”

    听他语气不对劲,她愣了愣:“如果是出于朋友的帮助,你不用勉强。”

    “不是勉强!”

    这一句拔高的声音引来回声,她问:“刘律师,你的座机开了免提吗?”

    “对。不好意思,请你稍等,我这边临时有几份文件要签。”

    “那你先忙。”

    阮喻没挂电话,听那头没了声音,就拿着手机低头看起透明格箱内的报纸。

    叠拢的晚报露出小半篇新闻报道,讲的是美国sg公司一名离职高管转投竞争对手门下,违反竞业限制,遭到起诉的事。

    在全美排得上号的计算机软件开发公司,也难免卷入这种纠纷。

    阮喻歪着脑袋瞟了几眼,瞥见“旧金山”“明日开庭”“华人律师”几个字眼,再要细看,电话那头传来刘茂的声音,说他忙完了,问她在听吗。

    她抬起头:“你说。”

    刘茂的言辞比之前流畅许多:“你所说的探讨虽然不是必要证据,但作为辅证,也可能对诉讼结果产生有利影响,所以这个诉求可以实现。”

    阮喻有点意外:“你不担心比对结果不理想吗?”

    刘茂重新陷入沉默,说:“不好意思,我再签几份文件。”

    “……”

    一分钟后,他再次开口:“担心与否,说白了就是胜诉率,作为律师,出于职业禁忌,我不能给你答案,但我认为,真正的原创值得一次这样的尝试。”

    阮喻呼吸一窒。接连碰壁之后,这样一句话无疑如同雪中送炭。

    刘茂的形象在她心里一下拔高成顶天立地的两米八。

    文人的热血情结顿时攒满心头,几乎是一瞬间,她拿定了主意:至坤和刘茂才是她正确的选择。

    但是下一秒,电话那头的人迟疑着说:“嗯……这些话是从许律师那儿学到的。”

    “……”

    头脑发热的阮喻迅速冷静下来:“刘律师,假如选择诉讼,我的委托代理人是你吧?”

    “当然。”

    “那许律师?”

    “他不出席庭审,仅仅参与备诉。”

    阮喻扶额,扯谎:“那个,我可能担负不起两位律师的委托费……”

    “这个你别担心,许律师是出于个人学习研究需要参与进来,他那部分费用不用你另行支付。”

    她还想挣扎:“其实我有几个业内朋友也遭遇过著作权纠纷,我可以介绍他去学习。”

    “嗯……这个,”刘茂的语气听上去有点为难,“但我从业多年,确实没见过比你这个案子还特殊典型的了。”

    阮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电话的。等她回过神,微信对话框已经多了一张名片——「至坤刘茂」向你推荐了「许淮颂」。

    她捧着这部千斤重的手机站在原地,一阵眼黑。

    那头搁下座机听筒的刘茂一样紧张发晕,看了眼电脑屏幕,拿起桌上那部免提已久的手机,怒气冲冲:“许淮颂,你打字能不能快点,我哪来这么多文件好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