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

    她说到最后的时候,看也没敢看许淮颂,只是死死盯牢了刘茂,像抓了根救命稻草。——只要他一个眼神肯定,她可以拔腿就跑。

    对面许淮颂却表现得漠不关心,听完这话就低下了头,拿手机发起什么消息。

    在阮喻看来,大概是“你们聊,我随意”的意思。

    对于萦绕在周身的压迫感,刘茂愈发一头雾水,没理清楚就被赋予决定权,他一时也迷茫,说了句废话:“阮小姐考虑清楚了?”

    阮喻还没答,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啊情深深雨蒙蒙,世界只在你眼中……”

    “……”

    刘茂低咳一声:“不好意思,两位,接个电话。”说完扭头匆匆出门。

    他人走就算,还把门带上了,阮喻更加局促,杵在沙发椅前不尴不尬地“呵呵”一笑:“刘律师品位真好啊。”

    许淮颂默了默,抬头看她一眼:“嗯。”

    时间突然变得很慢,就像置身指压板上,每秒都难熬。她只好继续没话找话:“上次见他,倒还不是这个铃声。”

    他再抬头,这回轻轻推了下眼镜:“上次?”

    阮喻迟疑着点了点头,却见他似乎很快失去了探究的兴味,伸手一引示意她坐,然后低头翻开手边一沓律所宣传资料。

    “请坐”这事,通常是无声胜有声,她这不争气的腿就那么屈下去了。

    许淮颂一指茶几,意思她可以把怀里文件放在上边,然后就自顾自浏览起了资料,没再看她。

    她这才放心搁下那仿佛重逾千斤的“烫手山芋”。

    刘茂迟迟不回,连个活跃气氛的人也没,洽谈室变得一点也不适合洽谈。

    阮喻的眼神四处飘了一会儿,无意识间还是落回了对面人。这时候静下来,她才慢慢接受了,自己真的在高中毕业八年后,遇见了许淮颂这个事实。

    然而面前的这人,好像是许淮颂,又好像不是。

    除了五官差不太多,他其他地方变化还挺大的。个头拔高几分,身板结实一些,不像当年那样瘦成竹竿,周身也似镀了层岁月过滤、沉淀而来的成熟气韵。

    对她来说,熟悉又陌生。

    不过岁月对许淮颂真是慷慨啊。

    要知道,寻常人都是打磨出了地中海和啤酒肚。

    想到这里,她感慨般吸了口气要叹,还没叹出去,就听对头人冷不丁道:“阮小姐对我有意见?”

    阮喻一噎。

    当年做广播体操转体运动,她次次偷瞄他,他都跟个“小聋瞎”似的,几年律师生涯却变得这么敏锐了。

    不过,他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她赶紧摆手:“哪里哪里,不敢不敢……我是在感叹自己命途坎坷呢。”说着指指茶几上的文件,示意自己是在为案子发愁。

    许淮颂随她这一指看了过来。

    她立刻意识到危险,伸手稍稍一遮,把半透明的文件袋朝自己这边挪了挪。

    许淮颂也就回过了眼,继续翻资料,接着就从余光里发现,那只细白的手又把文件往外移了一公分,见他毫无所动,几秒后,再小心翼翼移了两三公分。

    得寸进尺这成语能这么用么?

    他想了想,算准她要移第三次的时机,忽然抬头。

    阮喻显然吓了一跳,浑身绷成一只烫熟的虾子,冲他干干一笑:“怎么了,许律师?”

    这声“许律师”,叫的人别扭,听的人也别扭。

    气氛直降冰点。

    刘茂恰好在冰点回来,向两人致歉,说楼下临时出了点岔子。

    阮喻碰上了救星,一把抱上那叠要命的文件,起来说:“刘律师,我考虑清楚了。”

    刘茂面露惋惜:“我尊重阮小姐的决定,但我遇到过不少和你一样临阵犹豫的委托人,只是她们犹豫过后,最终往往仍会选择诉讼,你大可再考虑一下。”

    “你说的那种,是离婚案的委托人吧。”许淮颂低着头,忽然冷不丁又来一句。

    刘茂表情滞住。

    阮喻不解眨眼。这两人关系不好吗?怎么许淮颂拆台拆那么狠?印象中,他以前似乎不毒舌吧。

    毕竟在她的认知里,他是那种高冷到凡无必要,就懒得动舌头的人。

    她清清嗓子打破尴尬的气氛,跟刘茂说:“谢谢,我会再考虑一下的。”

    刘茂说“不客气”,看了眼窗外高升的日头:“大热天,我送你回去吧。”

    阮喻赶紧摇头:“你忙你的,这时候来回一趟,都错过饭点了。”

    “没事。”他笑得和煦,“你公寓附近不是有餐馆吗?”

    她反应过来,出于礼貌接上:“那我请你吃个饭,昨天你指导我公证了一堆资料,怪麻烦你的。”

    她话音刚落,那头许淮颂就站了起来:“西餐?”

    刘茂愣了愣:“那儿是有家西餐。”

    “行。”他拎起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拉开门先一步出去。

    刘茂满头问号,记忆仿佛断片。他和阮喻刚才邀请许淮颂一起了吗?

    阮喻也不明所以:“你们已经约好一起吃午饭了?”所以许淮颂才自动捆绑上来?

    刘茂想摇头,但不知出于什么隐秘的心情,反而点了点头,说:“对,要不我们下回再约吧。”

    阮喻指指门外:“可他下去了。”

    刘茂说“没关系”,下楼后,跟许淮颂解释不跟阮喻吃饭了,叫他留在事务所等自己回来。

    许淮颂看一眼他身后的阮喻,目光一转即回:“这里有床?”

    刘茂一愣,算了算倒时差的时间,觉得不太对,说:“你这时候要睡觉?”

    “嗯,找个酒店。”又补充一句,“我没驾照。”

    言下之意,让刘茂给他当司机。

    “那先送阮小姐?”

    “嗯。”

    三人一前两后到了停车场。刘茂那辆路虎好像刚打了蜡,锃亮锃亮的。

    他替阮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但她却顿了顿。

    在她眼里,副驾驶座这个位置非同寻常。一般来讲,她写小说的时候,会把女主是否愿意坐男主的副驾驶座,归因于她是否对他有所心动。

    副驾驶座,表示一种占有与归属。

    她不确定刘茂是有意还是无心,为免引起他不必要的期待,退了一步让开去,跟后边许淮颂说:“许律师先请?”

    许淮颂看她一眼,又看看略微有点僵硬的刘茂,唇角一弯,比个口型:谢谢刘律师。然后迅速恢复冷脸,上了副驾驶座。

    阮喻已经转头走向后座,并没有注意到他这点小动作。

    上帝视角的刘茂苹果肌一抽。

    车缓缓驶离停车场,阮喻犹豫了下说:“刘律师,我不回公寓,去朋友家可以吗?”

    这话一出,前座两人似乎齐齐一窒。她以为自己的要求过分了,忙解释:“不耽误你们时间,那儿更近。”

    刘茂赶紧笑说:“没问题,地址传我微信。”

    阮喻就把定位发了过去。

    接下来一路,车内三人沉默无言,只有导航里的温柔女声时时响起:“行驶六百米后,左转进入……”

    路遇红灯,刘茂握方向盘的手松了松,看一眼右手边的许淮颂。

    许淮颂察觉到了,回看他一眼,下巴微微一抬。

    刘茂再次看过去,眉头一皱,然后看见许淮颂以极小的,后座人不可见的幅度,伸出了拳头。

    他吸口气,从后视镜看到阮喻的目光落在窗外,并没有看他们,于是比个口型:石头、剪刀、布。

    布字落,他出剪刀,许淮颂保持拳头。

    他认输,低咳一声,看一眼后视镜:“冒昧请问,阮小姐去哪位朋友家?”

    许淮颂瞥他一眼。——问得挺直接啊。

    他回看他。——那不然怎么问?

    阮喻没发现两人之前那番“博弈”,闻言才偏过头来。

    许淮颂立刻挺直背脊,侧脸温度降到零下。

    刘茂心里奇了,这人今天怎么回事,瞎装什么高冷正经?

    没等他想明白,阮喻的声音已经响起:“明樱你认识吗?是我托她朋友联系的至坤。”

    “哦,”他回神点头,“我知道的,是沈小姐。”

    刘茂说完,又看一眼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许淮颂。——好了,问出来了,女性朋友。

    但许淮颂这次没再跟他眼神交流。他偏头望着车窗外的路景,眼底晦暗不明。

    沈明樱。他竟然还记得这个人。

    那是阮喻高中时候最要好的闺蜜。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都过去了,到头来,却连她一个朋友的名字都没忘记。

    直到阮喻下车,车里再没人说话。

    她拉开车门跟两人道谢,上了沈明樱的公寓,急急摁门铃。

    沈明樱以为她出了什么事,诧异道:“怎么了,案子没谈成?”

    阮喻装了一路的云淡风轻彻底崩塌,哭丧着脸说:“明樱,你知道我遇见谁了吗?”

    “刘茂呗,他跟你表白了啊?”

    阮喻上前拽住她衣袖,欲哭无泪:“是许淮颂……我遇见三次元的许淮颂了啊!”

    公寓楼下,刘茂重新发动车子,缓缓驶出一段路后,一脚踩下刹车。

    他这一停,许淮颂就知道他终于憋不住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扭头问:“刚才那个电话,你叫人给我打的,故意支开我?”

    许淮颂笑一声:“你这么长的反射弧,怎么当的律师?”

    刘茂一噎,肺里一抽一抽的疼,惊疑不定半天,问:“前女友?”

    许淮颂听见这称呼似乎愣了愣,在脑子里过滤两遍“前女友”三个字,撇过头看向窗外的林荫道,目光一直投落到尽头一间红色电话亭。

    片刻后,他笑了笑,无耻又吊足观众胃口,慢悠悠地讲:“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