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

    次日清早,沈明樱又来了阮喻公寓,男友力十足地没收她的手机,把一夜无眠的她拎进被窝,自己到了客厅,电话联系法律行业的朋友。

    事态一发不可收拾,现在的舆论矛盾已经跟“写诗人”关系不大,而在于那个长微博作者“苏澄”。

    这人早两年就跟阮喻不对付,这回明显借机带头挑事。昨晚她们商议决定,走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阮喻睡了三个钟头起来,到厨房做早午餐,意面配蔬菜汤,端盘出来的时候,沈明樱兴冲冲说:“联系到了,至坤律师事务所,就在杭市,律师的电子名片传你邮箱了。”

    她说“好”,摆完盘一看,下一秒却变了脸色:“世界这么小吗?”

    还是说,杭市太小了?

    沈明樱问她怎么了。

    阮喻晃晃手机,脸都皱在一起:“这人就是我之前的相亲对象。”

    就前天,刘茂还在微信上联系过她一次,问那天的麻烦解决了没。她没打算跟他深入交往,也不想麻烦别人,所以谎称“解决了”。

    沈明樱咋舌半天,问:“那怎么办,情况说明都发过去了。”

    能怎么办?走了好几道人情才联络上的律师,说换,岂不叫中间人挂不住脸。

    而且据沈明樱朋友讲,至坤是杭市最出色的律所,刘茂的专业领域又跟阮喻的需求完全契合,总不能因为撒了个谎,就放弃最佳选择吧。

    阮喻吸吸鼻子:“就这样吧,我联系他。”

    刘茂接通电话的时候,显然也很惊讶。但他似乎挺善体人意,并没有揭穿她的谎话,自然地带了过去。

    讲了几句后,他说:“阮小姐什么时候方便,我们面谈吧。”

    不论他是否存了私心,这种事,电话里确实讲不清。阮喻答应了,说她随时可以。

    刘茂大概在看日程安排,沉默片刻后说:“今天我有个庭审,明天上午十点在事务所行吗?”

    “没问题。那我今天能做点什么吗?”

    “可以把网络平台上污蔑、毁谤你的关键记录,拿到公证处进行网络证据保全,我会远程协助你进行。另外,暂时别对外透露起诉意愿,免得打草惊蛇。其他还没公布的证据,也同样按兵不动。既然要打官司,我们就不能太早露了底牌。”

    他谈论起工作来毫不怯场,面面俱到的交代一下得到阮喻信赖,尤其最后一句“我们”,让她切实生出了安全感。

    她说:“我明白了,谢谢你,刘律师。”

    刘茂说“不客气”,刚好又进来一个电话,就挂了她的,再接通下个:“淮颂?上回给你的资料有什么问题吗?”

    次日上午八点,阮喻磨蹭在梳妆台前发愁。

    她几天没睡好了,不上妆吧,顶着黑眼圈终归不合适,可化全妆吧,又怕刘茂生出不必要的误会。

    毕竟是相亲对象,关系有那么点敏感,而她这回只想单纯公事公办。

    她踌躇几分钟,上了层淡淡的底妆,就拿起一叠刘茂叫她提前备好的文件出了门。

    刚走到玄关,恰好接到他的电话。

    他的声音听来有几分歉意:“阮小姐,不好意思,一会儿我这儿可能还有个朋友。”

    “有个朋友?”阮喻一时没理解,以为这是要放她鸽子。

    “就是上回跟你提过的,我们事务所的高伙,他人刚好在国内,说对知产这块很感兴趣,想参与到这次的案件中来。”

    阮喻松了口气。她以为什么大事呢。

    她说“没关系”,为打消他的顾虑,又笑说:“两位合伙人级别的律师一起参与,对我来说是好事啊。”

    “嗯……”刘茂沉吟起来。

    “怎么了?”

    那头干笑两声:“是这样,严格意义上讲,他没参加过国内司考,在这里不算律师。”

    哦,阮喻明白他为什么抱歉了。他是担心自己带了个“非专业”的同事,会叫她觉得失礼。

    不过听来确实奇怪。既然连国内的律师资格证都没有,那位“金主爸爸”是来看戏的吗?

    “你要是介意……”

    “没关系的。”阮喻立刻道。

    这事一看就明白,刘茂是处在比较为难的境地,要能随便撵走大佬,还用得着跟她来致歉吗?

    她当然没想叫他难做。

    “那我们稍后见。”

    “稍后见。”

    说定后,阮喻穿了鞋出去,临阖上门,回头瞄到白墙上的日历:5月11日。

    这日期嚼在嘴边莫名熟悉,她想了一路才记起是怎么回事。

    是她的日记本。

    当初在老家阁楼,翻开的那页日记,开场白就是:“五月十一日,天气晴。今天遇见许淮颂三次。”

    她人在出租车上,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十年前的这天,满心满眼都是许淮颂,十年后的这天,又为了个因他而起的官司奔波忙碌。

    她是上辈子做天使,折翼的时候砸着了许淮颂,这会儿才要来还债是不是?

    阮喻感慨着偏头望向窗外,眼光淡淡的,直到视线里映入“至坤律师事务所”几个黑体字。

    事务所是独栋建筑,整体偏近北欧风,也不知是谁的审美,一股“性冷淡”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下了车,到前台报姓名,跟接待人上了三楼。

    领她入内的小伙子看她一路沉默,笑说:“阮小姐是头一次来吧,咱们事务所没那么严肃,您不熟悉才觉得拘谨,多来几次就好了。”

    阮喻低咳一下,小声说:“我其实不太想多来几次……”

    “……”也是哦。

    陈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您挺幽默的。”到了楼梯口伸手一引,“直走到底,左边那间就是了。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我姓陈,您可以叫我小陈。”

    阮喻说“谢谢”,到了洽谈室门前,敲三下门以示礼貌。

    里面传出一声“请进”,应该是刘茂的声音。

    她按下门把进去,见棕皮沙发椅上的刘茂迅速起身,笑着迎上来:“阮小姐。”

    阮喻称呼他一声“刘律师”,目光一掠,移向跟前另一张沙发椅。

    那边还坐了个人。

    那人好像没有起身的意思,正低头看资料,背对着她,只露一个后脑勺。

    但这一眼望去,她却觉得惊心的熟悉,就像看见“5月11日”这个日期时,心间升起的那种奇异感受一样。

    仅凭一个后脑勺,就叫她生出异样感的人?

    她愣了愣,不知怎么,心跳不可抑制地快了起来。

    刘茂的声音适时打断她的思路,见她目光落处,意识到作为“东道主”的失礼,说:“啊,介绍一下……”

    沙发椅上的人似乎犹豫了一秒,接着顺势站起,回过身来。

    阮喻眼光随之一动,等落上对面人那张脸,合着早已高度预警的心跳,整个人彻底傻在了原地。

    盛夏五月,洽谈室开了冷气,她浑身上下的血液却在这一刹急速激涌,热度直线上升,脑袋一阵眩晕。

    像遇上三峡大坝突然开闸泄洪,听了一耳朵的翻江倒海。

    两人的目光隔着一层灼意十足的空气交汇,她跟被什么烫着了一样,手一松,怀里的半透明文件袋噼里啪啦全数落地。

    薄唇平眉深窝眼,这张脸。

    许淮颂?

    怎么能是许淮颂?

    刘茂口中的合伙人就是许淮颂?

    直击心底的“死亡三连问”叫阮喻差点揉起眼睛。幸好刘茂捡文件袋的动作提醒了她,她忙蹲下身,晕晕乎乎说:“不好意思……我自己来吧。”

    其实刘茂也晕乎着。他介绍词都没来得及出口,两边怎么了这是?

    阮喻一边埋头捡文件,一边眼神乱飘,飘到不远处那双锃亮的皮鞋,感到对方目光似乎就落在自己头顶发旋上,觉得头皮都快烧焦了。

    不该是许淮颂吧?她写小说写得走火入魔,认错人了吧?

    他都消失八年了不是吗?

    她怀着侥幸抱起一堆文件袋,刘茂也跟着直起身板,疑惑看看两人,问:“两位认识?”

    许淮颂的目光从阮喻身上移开,嘴一张还没开口,却先听见她的抢答:“不认识,不认识……”

    她答完好像有点心虚,稍稍垂了些眼,也就因此没发现,许淮颂微微扬眉的动作。

    一片寂静里,她低着头听见他的回答:“嗯,不认识。”

    连声音也很像……

    阮喻快窒息了,一旁刘茂企图化解这莫名其妙的尴尬气氛,与她笑说:“那就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律所的合伙人,许淮颂。”

    她紧了紧怀里的文件袋,抬起眼,向对面人点头致意:“你好。”

    刘茂再介绍阮喻:“这位就是本案的委托人,阮小姐。”

    许淮颂点点头,说:“你好。”

    看两人这奇怪的状态,大概不适合来个礼节性握手了,刘茂摸不着头脑,只得招呼他们坐下。

    阮喻走向沙发椅,脚步都是虚浮的。

    实际上,她前几年还对许淮颂有那么点余情未了的时候,也曾幻想过有朝一日和他久别重逢的画面。——譬如在落英缤纷的街头,又或在人潮汹涌的游乐场,海天一线的沙滩。

    浪漫,绚丽,充满一切美好的色彩。

    却绝不是像现在这样。

    她,一个二十六岁的“中年少女”,随意地穿着白t和牛仔裤,抱着一叠写满了对他这个人从肉体到心灵全部幻想的资料,并且即将要针对这些幻想,和他本人进行法律层面的深入探讨。

    太,太丢人了吧。

    阮喻在即将触碰到沙发椅的一瞬猛然站直。已经落座的许淮颂和刘茂齐齐抬眼看她。

    她压下心底忐忑,抱着文件俯视他们,义正辞严道:“两位律师,常言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许淮颂的眉梢再次扬了起来,那副金丝边眼镜后,眼色渐渐变得深浓,却又很快减淡。

    阮喻硬着头皮接下去,底气不足地扯谎:“我的意思是,我突然不想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