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

    因为阮喻喜欢许淮颂,所以一切都有了答案。

    当他在草稿箱写下“你那么小的个子,体育课为什么也选篮球班”的时候,当他奇怪“你犯什么错了,也来看台面壁思过”的时候,只要走到这架钢琴后面,就能找到答案。

    可是他没有。

    所以他不知道,所有看似漫不经心的巧合,都是她想方设法的谋划;所有他辗转不成眠的时刻,她也在想他。

    许怀诗开了闪光灯,往墙上拍了两张照,忽然嚎啕大叫:“呜哇——赵轶这好感人啊——”

    赵轶一个激灵去捂她嘴,却晚了一步,楼下走廊巡逻的保安听见动静,立刻打着强光手电冲上来。

    他横着眉低声骂:“我看你智商也挺感人的!”

    许怀诗瘪着嘴,垂头丧气被保安拎到了德育处。

    德育处主任朱峰以为他们早恋,不管两人怎样辩解,非要联系双方家长。

    赵轶是老油条了,朱峰指指他,意思晚点收拾他,再看许怀诗:“你先来,家长联系方式!”说着拿起座机听筒。

    “朱老师我错……”

    “不想给?那就问你们班主任。”

    班主任那儿登记的是陶蓉手机号,她一听急了,赶紧报:“209--!”完了在朱峰挑眉前迅速接上,“就是这个,我家长在美国呢!”

    以为给个洋号就能逃过一劫?朱峰气哼哼加上“001”拨通了号码,操着口蹩脚的英文:“哈喽,挨母……”

    那头男声及时掐断他的发音:“你好。”

    他低咳一声,自报家门,说明了许怀诗的“恶劣”行径。

    许怀诗紧张地侧耳屏息,辨认听筒那边说了什么。

    她刚才在奶茶店跟妈妈打电话撒谎,说今天晚回家是为了跟闺蜜吃饭,现在这电话绝不能打那儿去,只盼她哥嘴下留情放她一马。

    然而下一秒,许淮颂无情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我暂时不方便处理她的事,麻烦您拨这个电话,联系……”

    一听这是要报陶蓉手机号,她跳上去就要夺听筒,被朱峰一瞪,只能跺着脚冲电话那头喊:“哥你太坏了!”

    这种人活该早恋失败!打死她也不告诉他,阮学姐喜欢他!

    夜里凌晨一点,阮喻跟沈明樱躺在一个被窝里,攥着手机发呆。

    事发超过二十四小时,网上流言漫天,她虽然作了澄清,却依旧无法杜绝有心人的恶意揣测。沈明樱怕她一个人在公寓情绪不好,所以来陪她。

    傍晚时候,她们注意到对方作者“已读”了私信,本以为很快就能得到回复,但直到现在,对话框仍然寂静无声。

    而反调色盘正请业内朋友赶制,这会儿还没完成,该做的都做了,除了等,暂时没别的办法。

    实在熬不住了,两人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次日一早,阮喻睁眼就开始摸索被窝里的手机,解锁后意外看见“写诗人”的私信。

    时间是凌晨两点。

    一个写诗的人:「您好,非常抱歉给您造成困扰。《她眼睛会笑》一文不是我本人的原创构思,而是根据朋友从工作室买来的一份大纲写成。如果它侵犯了您的权益,我愿意与公众解释说明,向您公开道歉,并删除文章,消除笔名。以下是我拟好的声明,请您过目,希望能够尽力挽回您的损失,再次抱歉。」

    阮喻一下醒神,拍了拍沈明樱,把手机拿给她看。

    “真是大纲泄露?”沈明樱看完后,揉揉眼说。

    面对这种情况,两人开始就联想到大纲泄露。但问题是,除了沈明樱,阮喻只把大纲给了一家合作多年的出版社,并且仅仅依据那份资料,根本不可能造成那么多细节雷同。

    所以她们才迟迟没下结论。

    阮喻皱着眉头:“难道是我电脑中过病毒?”

    沈明樱揉完眼清醒过来,“啊”了一声,摁着她肩说:“u盘!那天在咖啡馆,u盘拿回来了吗?”

    阮喻眼皮一跳,下床猛一顿翻找,半小时后跪在床上欲哭无泪:“没有……”

    那天妈妈突然来了,她匆匆回公寓,真不记得有没有捎上u盘。而沈明樱在她走后不久结账离开,只带走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两人齐齐扶额。

    普通的大纲泄露真造成不了这种后果,只有那个记录了阮喻日记本里大部分细节梗的u盘才行。

    一分钟后,沈明樱抬头:“我去趟咖啡馆,你这回可别包子,跟对方作者交涉看看。”

    阮喻点点头,明白她的意思。

    虽然对方给了目前情况下,最有利于她这边的解决方案,但工作室盗卖大纲的恶劣事件不能不清不楚就算了。

    她发消息过去:「您好,我想了解一下,您朋友具体是从哪家工作室收购的大纲?」

    屏幕那头,顶着黑眼圈和鸡窝头的许怀诗拨通了赵轶的电话:“怎么办,我回什么啊?我就说你这馊主意不成……”

    “哦,那你跟她讲真话吧。”

    “不行!”

    如果阮喻知道了前因后果,那她哥八成也得晓得她干的好事了。她说:“我哥真的超凶……我会被大义灭亲的!”

    “你哥不是律师吗?还能知法犯法把你打死?”

    “他能断了我零花钱,这跟把我打死又有什么区别!”

    “这样,你就说你朋友出于交易双方保密需要,不能说明。她要没点‘灰色关系’,暂时也查不到你身份信息。”

    “可这样是不是太对不起阮学姐了啊……”

    “你都公开道歉,删除文章,消除笔名了,对她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结果。真要跟大众说明这种扯淡一样的真相,怕还反而没人信!”

    许怀诗还在犹豫:“你说,万一我哥还喜欢阮学姐,觉得我做了件好事,不惩反奖呢?”

    “开什么玩笑,都八年过去了还喜欢呢?你以为你哥就靠一道白月光过日子,不需要性生活的啊?”

    “也对哦……”

    “反正你要说就说,以后别想着吃香喝辣还追星就是了。”

    许怀诗哆嗦了下,还是听了赵轶的。

    如他所料,她缄口不言,阮喻一时半会儿还真查不到究竟。

    许怀诗不知道她信了多少,但交涉几个来回后,对话框里弹出一条消息:「烦请您先发表声明吧。」

    看这语气,可能没打算放弃追查,只是为了尽快平息风波,降低损失,决定先作澄清。

    许怀诗心里内疚,再三道歉,把经阮喻修改,措辞更严谨的声明发表在了微博。几分钟后,她看见“温香”转发了这条内容,并附上与自己的部分聊天记录。

    她却没能因此松口气。

    一时胆怯撒了个谎,于是用了无数个谎去圆说,到现在,虽然从结果上看已经竭力弥补,却反倒更加不安。

    她叹着气,鸵鸟似的拱进被窝。

    转发微博后的阮喻也没轻松起来。对方作者的有所隐瞒让她怀抱疑虑,所以她想看看沈明樱那边的进展。

    但沈明樱回来后说,咖啡馆声称那天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私人物品。为调取附近监控也报了警,可目标物太小,看录像根本发现不了可疑人士,能备个案就不错,事情过去了一个月,多半也查不到结果。

    这样一来,虽然冤情得到了洗刷,阮喻心里到底还是梗着根刺。

    不过她很快就没闲工夫关心这根刺了。

    因为声明发出后不久,她的微博再次涌入疑似恶意挑事的水军,炮轰她是塞钱给了“写诗人”,才得到这样一份虚假的道歉。

    那些人空口白话,把子虚乌有的故事编得有模有样,与这边看到声明后选择支持她的人“战”成一团。

    她的微博下面,一片唾沫飞溅。

    紧接着周日上午,一位与阮喻同站的写手发表了一条长微博,虽然没指名道心,但话里话外就是意指她抄袭之余欺负新人,逼迫“小透明”封笔,实在为原创圈所不耻。

    这条长微博神奇地一呼百应,迅速得到传播,发酵到傍晚,甚至被送上了热搜。

    许怀诗也在关注这些,到了这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事已至此,明眼人早该相信阮喻,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是有那么几个人存心泼脏水,刻意引导舆论。

    再回头想想,她一个刚注册笔名的新人,毫无读者基础,文章曝光度也逼近零,事情的起头,恐怕就是有人一早蓄意的。

    她和赵轶到底把社会上的事想得太简单了。

    许怀诗有点怕了,来回斟酌用词,打算再次联系阮喻。

    但消息还没发出,就先看见她更新了一条微博:「暂时关闭评论和私信。」

    下面附了一张截图,是有人发给“温香”的一条私信,对方的id和头像被打上了马赛克,消息内容是一张包含恐吓性质的图片。

    满屏倒翻的颜料,几个鲜红的手印触目惊心,配上文字:「抄袭去死!」

    许怀诗光看小图,就吓得差点摔了手机。

    她的手开始发抖,连刺耳的晚自修铃声都听不见了,一头扎进教学楼女厕所,慌慌张张奔进隔间,拨通了许淮颂的号码。

    旧金山已经凌晨三点多,但事出紧急,她等不了。

    电话被接通,她立刻嗫嚅着说:“哥……我,我惹事了!”

    许淮颂倒还真没睡,那边有杂乱的人声,叽里呱啦说着英文,他似乎一边在翻资料,回应也就敷衍了点:“什么事?我这里五分钟后紧急会议,不要紧就……”

    “要紧!”许怀诗一口咬定,再出口却染上一点哭腔,“哥,我把阮学姐害了……”

    电话那头默了默,半晌后:“谁?”

    她抽抽搭搭说:“阮喻,阮学姐,你不记得了吗?”

    这回,那头沉默的时间更长了。

    许怀诗刚要再讲,厕所门外却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不敢被人发现晚自修偷用手机的事,迅速屏息不说话。

    大约过了十几个数,听筒里杂乱的人声消失了。

    许淮颂好像走到了安静的地方,然后说:“哭什么?说清楚。”

    许怀诗没法说,来上厕所的女生还没离开。她只能一声不吭,光顾着呼吸。

    许淮颂再问:“你在哪?”

    他的语气已经有了几分不平静的味道,许怀诗说不了话,急得掐了电话,赶紧发微信给他:「我躲在学校厕所,来人了,打字跟你讲。先给你看张照片。」

    她从相册翻出琴房那面墙的照片,又补上说明:「前天晚上,我在学校艺术馆301琴房发现了这个。」

    屏幕那头,许淮颂一身笔挺的藏蓝西服,站在会议室外敞亮的走廊上,皱眉划开了对话框。

    一位白人女士踩着细高跟哒哒走来,叫了他一声:“hanson”完了把一叠厚计百页的零散文件递给他,说这是他要的资料。

    他的目光停留在屏幕,随手去接,等点开那张图,看清上面的英文字母,将要触到文件的指尖却蓦地一松。

    上百张纸哗啦啦落了一地,雪花片似的散开来,顿时一片狼藉。

    狭长静谧的走道上,许淮颂听见自己的心脏一下一下搏动,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