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她的不同

    但是这只小宠物的精神海却是完全不同的,相融性可以抛开不提,单说它明明这么弱小却可以引导他的精神海慢慢恢复到平静状态这就非常厉害了,在这样的精神攻击下只是昏迷而没有崩溃,甚至精神力还在增长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总督瑞尔觉得他可能捡到了一只变了异的古物种。

    思绪翻飞中,他慢慢的感觉到了一股柔和的精神海慢慢的进入到了他的思维。

    舒服,真的是太舒服了。

    全身的细胞好似被重新梳理过一样,压抑了一百多年的情绪好似在这一瞬间发泄出来,整个人如同初生婴儿一般清澈无垢。

    “嗯……”他压抑不住的传出一声呻/吟,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单连脚趾都崩紧了。

    卧槽,这反应也太直接了吧。

    以前他们说自己还不信,现在真的是完全相信了。

    她这还是无意识的在梳理,这要是有意识的总督大人觉得自己可能要完全沉迷在这种快感中无法自拔。

    最特么让人郁闷的,让他有感觉的是一只猫,一只稀有保护动物,动物……

    就算他想来段人兽恋,这体型也不合适啊。

    总督大人觉得,这样下去自己迟早药丸。

    可是这种感觉又十分舒服也让人安心,当那种铺天盖地的感觉过去后他竟然满身大汗淋漓,可是却连去洗澡的精力也没有直接沉睡过去了。

    这一睡就整整两天,而程小咪在第二天就醒来了,她是被一股蓬勃的一股尿意憋醒的。

    起来之后发现身在熟悉的环境放了心,然后先去一边的卫生间内解决了一下个人问题。这里早被稀有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准备了猫用的砂盆,可是极不可爱,是一只金属盆。有洗澡盆那么大,里面装着n多的沙土,不过很松软应该是细筛出来的,反正她现在以一只猫的形态来说用得很放心。

    等着用完了在地上的垫子蹭了蹭爪子晃晃悠悠的走出来,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掏空了身体一样好饿好饿。她决定去叫醒自己的铲屎官准备吃的啊,可是突然间想起一件事。

    刚刚,她好像是躺在一处柔软的地方,还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那味道应该是自己的铲屎官的。

    僵硬着脑袋向床上一瞧,那里确实直挺挺的躺着自己的铲屎官,而且他的手臂弯曲着,那里有个小坑儿……

    完了,自己这是又睡着了爬上人家的床了?

    明明总督大人很不喜欢她睡他的床的,为什么这次没有将她给提下来?

    难道是……

    突然间想到之前爆发的情形,自己的铲屎官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

    那可不好了,在这样一个不熟悉的地方能得到这样一位总督大人的照顾已经很不容易了,说不担心是假的。忙跳上床对着他的脸闻了闻,小鼻子挨上铲屎官的脸上皮肤时觉得他全身一颤,然后自己竟然也觉得好似被电流电过的一样麻酥酥的相当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自己和总督大人来电了?

    不对啊,为什么刚刚的一瞬间她好似是进入了一个奇怪的领域,那里相当安宁舒服,还好似十分欢迎她的进/入?

    不,一定是错觉,错觉。

    如果是错觉的话,再试一下也没有什么吧?

    程小咪就将小鼻子再贴近总督大人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好像是在结吻一样。哪知道小鼻子尖儿刚挨上一点她就体验到了结吻的感觉,睡梦中的总督大人也感觉到了。

    伽纳星的女神如果遇到自己的男人想撩一撩那是相当直接的,只要对方的精神力接受自己那她怎么撩都行,她完全可以将自己心中所想的在对方的精神世界里化成现实。

    程小咪不知道啊,她做为一个无知无谓者根本不知道亲爱的总督大人已经在昨天之后接受了自己,也不知道她这种行为代表着什么。

    然后,女人的感觉总比男人要弱那么一点儿,何况还是个身为猫的女人,于是乎她只是吓了一跳就马上松开了。而总督大人的梦境却是,他被一只温柔的唇研磨了好一会儿才分开。

    那种滋味让上百岁的老处男激动了一翻,对于她的离开又相当的留恋而想念,这致使本来明明下午可以醒的某总督因为实在太贪恋那种滋味儿了,竟然默默的一直等待可以再接续那个梦,结果醒的晚了点儿。

    程小咪还一脸惊讶,刚刚发生了什么,她不过是想着像是在结吻,怎么一碰到就变成真正的结吻了?

    精海力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一直听那个北辰说自己也有精神力,没想到是真的,好像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只是在接触到总督大人时才不正常。

    可是她不知道,伽纳星的女神也只有在找到和自己相融的男人时才会展现不同,即使是可以安抚别人但是效果并不好。

    程小咪现在有点不敢靠近总督大人了,虽然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想办法接触他总不能如愿,现在她倒是不敢上了,万一发生点别的怎么办?

    好饿,铲屎官叫不醒只能向机器人要了。

    “喵……”可是机器人进来后只是检查了一下总督大人的情况并没有理会她的要求,于是着急吃东西的她打算出去找个活人。

    跟着机器人的脚步出了房间,这条路她跟着总督大人走了几遍知道要往哪里才能找到人。

    不过这走廊可真长真宽真大啊,她感觉自己小软垫儿都传来了凉意。

    唉呀,没有总督大人揣着自己走可真郁闷,没想到他们这里的气温真的不是太友好。伸出手爪子吹了吹,然后伸出另一个吹了吹,接着发现特么的自己现在有四只脚啊,于是还得伸出后蹄来吹。

    北辰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某只喵抱着自己的小爪子萌萌的在舔?好似又不像,应该是冷到了吧,瞧着好似很无奈似的。

    听到有人走过来它的小耳朵似乎动了一下,然后回头瞧了一眼竟然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

    北辰伸手轻轻的摆了一下,露出一个很友好的笑容道:“小猫别跑,你是怎么出来的?你这样子总督大人会担心的,快回屋里去吧。看看,我给你带了吃的。”说完还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摇了一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