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三十八章:犹豫的越后之龙
    时光如水,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人总是后知后觉的去反省、自责,但每一次、每一次,依然只能感叹时光匆匆,却抓不住一丝痕迹。

    小田原城下,上杉军本阵,在今天,迎来了一名特殊的客人。

    “真是想不到啊,毛利殿下竟然会派使者前来。呵呵,看来织田家的势力就算是西国之雄,也为之忌惮啊。”上杉谦信看着坐在下方安国寺惠琼笑道。他的语气充满了调侃,而且话语间充满了讽刺,似乎在故意激怒安国寺惠琼?

    只是对于上杉谦信的话,安国寺惠琼的表情却变都没变,只是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说道,“正如上杉殿下所言,织田家的实力如今毫无疑问是冠绝天下,不管是本家、武田家或者是贵方,都比不上织田家。”

    “无礼!”河田长亲愤怒的站了起来,显然对于安国寺惠琼的话非常不满。

    “长亲……”上杉谦信撇了河田长亲一眼,语气虽然平淡,但却充满了警告意味。闻言,河田长亲连忙向安国寺惠琼告罪。

    对此,安国寺惠琼只是点了点头,就再次看向上杉谦信说道,“以上杉殿下的睿智,相信也能猜到在下前来的原因,所以在下就直接说了。本家主公的意思是,希望能够和武田、贵方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织田家!”

    好吧,如果此时有外人的话,估计全部都会因为安国寺惠琼这番话惊呼起来,不过此时军帐之内,只有河田长亲和直江景纲。不过虽然他们没有声,但从他们的表情上看,显然都被安国寺惠琼这番话给震惊到了。

    不过这也难怪,要知道除了武田家之外,如今不管是毛利家还是上杉家,如果不算海路的话,两家的领土完全没有和织田家有接壤的地方。这种情况想要联合,显然需要两家不断向织田家推进才行。

    而且如今天下,织田、毛利、上杉、武田可以说是最强的四个势力,这种程度的联合,在历史上也是非常少有的说。

    上杉谦信显然也被安国寺惠琼的话震惊到了,他那锐利的眼神直视着安国寺惠琼,似乎想从安国寺惠琼的身上,看到其身后的主谋毛利元就一般。而面对上杉谦信的凝视,哪怕是安国寺惠琼见惯了大风大浪,心中依然有些揣测不安。这一点,他自己都非常的诧异,因为就算是面对武田信玄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和之前见织田信长还有织田义信的时候很像啊……”安国寺惠琼心中暗想着。

    良久之后,上杉谦信才淡淡的说道,“毛利殿下好大的手笔,竟然想要联合如今天下最强的四个势力中的三个共同对抗最强的织田家?这件事情的难度暂且不提,毛利殿下就这么认为本家和武田家愿意成为他手中的棋子吗?”

    闻言,安国寺惠琼顿时大笑道,“上杉殿下说笑了,以贵方的实力以及殿下您的睿智,天下间又有谁能够让贵方变成棋子呢?”

    “而且就算我们不联合,难道织田家就不会和贵方为敌吗?虽然之前因为浅井家的背叛导致织田家进攻越前的攻势受阻,但根据情报,织田家除了重臣森可成战死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损失。那么完全可以确定,当织田家再次出兵时,浅井、朝仓依然不会是织田家的对手。”安国寺惠琼淡淡的说道。只是语气虽然平淡,但却很容易听出他对浅井、朝仓的不屑。

    听到安国寺惠琼的话,上杉谦信顿时冷笑道,“如此一来,织田家攻下越前将只是时间的问题,而拿下越前之后,织田家和本家之间,就只隔着加贺国了。”

    “正是如此!”安国寺惠琼笑道,“看来这其中的所有利弊,上杉殿下您早就知晓,那么在下就不再多言。如果殿下您愿意联合,那么可以直接派人联系武田殿下。”说完,安国寺惠琼就直接离开了。

    目送安国寺惠琼离开,上杉谦信沉默了片刻后转头看向了直江景纲。见状,直江景纲立刻说道,“主公,织田家的实力无需质疑,占据着天下间人口最多,商业最为达的近畿,同时又拥有美浓这等产粮大国,再加上织田义信麾下的阿歌特商会,可以说织田家称霸天下的基础是无比牢靠。”

    “但本家其实也不一定非得和毛利、武田联合。如今三家之中,只有武田家直接和织田家的领土接壤,毛利家正忙于进攻九州,本家和织田家之间也隔着近江、越前、加贺三国。所以本家完全可以在拿下关东之后,再去考虑织田家的事情。”直江景纲沉声说道。

    “嗯……”上杉谦信闻言点了点头,直江景纲所说的是最保险的作法,毕竟此时关东联军已经围城近两个月,如果就这么放弃的话,他实在是不甘心。而且如果能够拿下关东,那么加上如今上杉家的领地,虽然依然比不上织田家,但其中的差距已经变得微乎其微了。毕竟自南北朝以来,作为镰仓府的所在,关东地区的展虽然比不上近畿,但也比其他地方强上很多。

    只是上杉谦信却没有立刻作出决定,因为虽然这个想法最稳健,但却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在上杉家制霸关东的这段时间,织田家会展到什么地步。并不是上杉谦信杞人忧天,实在是织田家这些年来的展实在是太快太快了。

    想了想,上杉谦信看向直江景纲说道,“景纲,你先返回越后,想办法拉拢能登的豪族。如果不同意的话,就想办法找到田山义纲!”

    “是!”直江景纲沉声应道。

    此时能登虽然还是属于田山家,但实权早已经被温井总贞等重臣把控,家督则是由被放逐的田山义纲之子,还不到十岁的田山义庆担任,名副其实的傀儡。

    直江景纲离去,上杉谦信将目光又转回到小田原城处,“希望,那些废物能多撑几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