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三十五章:影响 3
    西国,长府城。

    毛利元就所在的天守阁内,不断有人出出入入,他们行走的非常慌忙,仿佛有什么急事一般。

    “呵呵,真是想不到啊,本家领内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记得大内家啊……”毛利元就轻声笑道,只是虽然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温和,但谁都能听出隐藏在其中的冰寒杀意。

    自从4月初毛利元就联合龙造寺等势力出兵九州后,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面对毛利家的六万大军,虽然大友宗麟同样集结了三万大军,但因为来得匆忙,再加上毛利家再次拉拢到了立花山城的城主立花鉴载,使得筑前豪族们大面积的开始叛入毛利家。最终,这场战争以大友家的败北而告终。虽然部队没有太多的损失,但筑前国却拱手让给了毛利家。

    与此同时,拿下筑前的毛利军只不过短暂休息了两天,就再次攻入丰前国。那势不可挡的架势,大有一举平定北九州的模样。而另外一边,肥前的龙造寺家也不甘人后,趁着毛利家和大友家作战的机会,强攻下大友家在筑后的坚城柳川城。随后直接南下,攻打出兵援助大友家的阿苏家。

    虽然在得到消息后阿苏家飞速的回援,但依然还是被龙造寺家攻下了高濑城。而对此,大友宗麟一边重新集结大军由家中第一名将户次鉴连率领支援丰前,并派吉弘镇信和吉弘镇理兄弟率军3000支援阿苏家。一边让一直躲在大友家的大内遗族大内辉弘率军600,由丰后水军保护,从海路进入周防国向山口城进军,一路上,随着大内遗臣的加入,兵力竟然高达3000人。

    说起来,在历史上毛利元就进军九州的计划就是因为大友宗麟的这一招,而最终不得不选择退兵,只是如今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毛利元就的恐慌,哪怕其已经攻下了高岭城。

    理由,也很简单,在历史上,真正让毛利元就忌惮的并不是大内辉弘这支部队。因为大内辉弘除了姓氏之外,本身并不具备太强的能力。而且在大内家的号召力也并不是很强,之所以当初他逃亡九州,是因为在和大内义隆争夺家督时失败了。

    而毛利家之所以在历史上退兵,最大的原因是山中幸盛拥立了尼子胜久为尼子家家督,更集结了5000人杀向月山富田城。这,才是毛利元就真正忌惮的。因为那个时候尼子家刚刚被毛利家消灭不久,领地上的豪族们依然没有忘记尼子家。同时,山中幸盛作为尼子家最后的名将,在出云国拥有非常强大的号召力。

    但现在,只有大内一支孤军杀入周防国,而且毛利元就还亲自在周防国坐镇,如果这种情况下都能让毛利元就因为恐慌而让九州军退回来的话,那恐怕毛利元就也无法将毛利家带到今天这个地步。

    而事实上,对于大内辉弘,毛利元就根本就没有太在意,十数道命令中,绝大部分都是针对周防国、长门国那些原来属于大内家,现在已经臣服于毛利家的家臣们。显然,比起大内辉弘突然率兵出现,毛利元就更加愤恨那些胆敢背叛自己的豪族。

    “主公,这说明大友宗麟面对本家的攻势,已经没有其他方法了……”安国寺惠琼轻声说道。

    “呵呵,惠琼你可真是会说话啊,明明是一件坏事,可从你的口中听起来,倒变成了一件好事。”毛利元就闻言顿时笑道。

    “属下只是陈述一件事实而已。”安国寺惠琼闻言平淡的应道。

    随后,两人开始讨论其九州的战事,不过刚过不久,世鬼政清就出现在了房间外面,“主公,近畿那边的消息。浅井家和朝仓家联军并没有拦住织田家,如今织田信长已经平安回到的岐阜城。”

    “另外,根据情报,织田军从越前撤退时,织田义信作为殿后抵挡朝仓、浅井两军的追击,并在金崎一条只允许三人通行的小道上,以一己之力击退了朝仓、浅井近四万大军。现在那条小道上,依然还有朝仓、浅井联军死去的足轻所堆积起来的尸山,虽然已经散发恶臭,但却没有人去清理,据说就连那些猛兽都不敢接近那里。”世鬼政清沉声说道。

    “哦?”毛利元就闻言挑了挑眉,浅井、朝仓联军没能拦住织田军这件事情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但织田义信这种恐怖的战斗力却再次刷新了他对于织田义信的评价。说起来,这件事情应该是一件很难让人相信的事情,但毛利元就非常了解诶世鬼政清,他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

    “另外,在织田义信返回伊势不久,他就在两天之内镇压了长岛一向一揆,长岛城和城内十万一向信徒,被织田义信一把火全部烧死。”说到这里,世鬼政清的声音不禁有些颤抖,显然就算是他,也很难接受这个消息。

    “最后,武田家攻占了骏河国,在进军远江时,今川家降服了织田家。”世鬼政清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而在他离去后,整个房间变得寂静无比,毛利元就和安国寺惠琼都没有出声,他们表情凝重的对视着,随后低着头沉默不语,似乎还在消化世鬼政清的消息。半响之后,毛利元就才低声叹道,“织田义信……真是可怕的存在啊!”

    毛利元就曾经研究过织田家的成功,所以他很清楚,在织田家崛起的道路上,有一个人是怎么都绕不过去的,那就是织田义信。可如今,他才发现在自己之前对织田义信研究并不彻底,或者说织田义信到现在依然没有将他全部的能力都展现出来。

    不过只感叹了片刻,毛利元就就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安国寺惠琼说道,“惠琼,看来又要辛苦你跑一趟了。”

    “主公请说。”安国寺惠琼恭声说道,不过语气却有些低落,也不知道是在感叹织田义信的强大和狠辣,还是因为一向宗的那些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