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三十四章:影响 2
    骏府城。

    当听到那急促的脚步声时,武田信玄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种情况基本上都意味着坏消息,而如今对于武田家来说,能够出现的坏消息无外就是那么几个,但每一个都是武田信玄不希望看到的。

    而当看到山县昌景和武藤昌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武田信玄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因为他们的出现意味着他即将听到一个所有可能出现的坏消息中,武田信玄最不想听到的坏消息。

    “主公!今川家向织田家降服了!”山县昌景语气焦急的说道。

    沉默……武田信玄静静的坐在那边,似乎没有听到山县昌景的话,而对此,山县昌景和武藤昌幸一声都不敢吭,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主公此时正处在极度气氛的情绪之中。

    良久之后,武田信玄才缓缓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是朝比奈泰朝亲口所说,而且还打起了织田家的旗帜。”山县昌景沉声说道。

    闻言,武田信玄又陷入了沉默,不过只是片刻,他就长叹一声,“我还是小看了今川氏真啊!”

    “主公的意思是……今川家并没有降服织田家?”武藤昌幸诧异的看着武田信玄问道。

    “那倒也不是……”武田信玄摇了摇头道,“不过算算时间,昌景进攻远江时,今川氏真估计还在前往岐阜城的路上。”说完,看了一眼尚处于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山县昌景无奈的说道,“虽然本家如今尚和织田家为同盟关系,我也没有打算立刻和织田家为敌,但如果织田家的文书没有正式送到我的手上,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认为今川家只是在骗我们而已。如果速度快的话,我们甚至可以直接拿下半个远江!”

    “属下有罪!请主公惩罚!”听到武田信玄的话,山县昌景额头上顿时就冒出了一堆冷汗。显然他已经明白,因为自己的原因,武田家损失了多少。

    不过对此,武田信玄只是再次摇了摇头,“这也不能怪你,是我小看了今川氏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如此快速的下定决心……”说完,武田信玄似乎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太过于纠结,于是转头看向武藤昌幸问道,“昌幸,你有什么事情要禀报?”

    闻言,武藤昌幸连忙说道,“主公,长岛那边传来消息,织田义信已经平定了长岛一向一揆。”

    听到武藤昌幸的话,武田信玄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就算长岛一向没有他们口中的十万信徒,但也不是织田义信能够在几天之内平定的……”

    “放火!织田义信一把火将长岛城给烧了!那十万一向宗的信徒全部都被烧死了!”武藤昌幸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但当说出口时,他还是有些忍不住。

    “他怎么敢?!”武田信玄闻言顿时就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武藤昌幸,就好像那些所有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的人一般。不过随即他又坐了下来,“真是不敢相信啊……不过这样也好,本愿寺和织田家定然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倒是给我争取了时间。”

    想到此,武田信玄立刻对武藤昌幸说道,“昌幸,你现在亲自前往石山本愿寺一趟,告诉本愿寺尽量拖延织田家的攻势,本家一旦准备好,就会和其共同进攻织田家!”

    “是!”

    数天后,武田信玄收到了织田信长送来的书信,内容无非是今川家已经降服了织田家,顺便提一提两家之间的盟友感情云云。对此,武田信玄只是冷笑一声就将其丢到了一边,继续处理骏河的事务了。

    而在另外一边,今川家降服织田家以及织田义信火烧长岛十万一向佛徒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关东,怎么说呢?几乎是瞬间引爆了关东所有人的讨论欲望,而包围小田原城的关东联军也同样如此。

    不管是佐竹义重还是里见义尧或者是其他人,他们都在不断讨论着这两件事情。而且比起那些平民们还热闹,他们甚至开始争论这两件事情对织田家的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嘛,这真不是因为他们闲得慌,而是因为他们……真的真的太太太闲得慌了。因为自从关东联军抵达小田原城下后,就一直围城到现在。城内的北条家和城外的关东联军似乎已经达成了默契一般,谁都没有出兵的打算,每天就是你看我我看你的虚度光阴。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上杉军大帐内,上杉谦信正在和两人不断攀谈着,这两人,一人乃是下野国唐泽山城的佐野昌纲,另一人则是武藏国忍城城主成田长泰。在围困小田原之前,上杉谦信就已经收服了这两个豪族,成功的将势力打入下野和武藏国。说起来,成田长泰本来还是上杉家的家臣,只不过因为有一次得罪了上杉谦信,才叛变到了北条家。

    不多时,直江景纲匆匆走了进来,不过并直接开口。见状,佐野昌纲和成田长泰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连忙告退离去。这时,直江景纲才沉声将今川家降服织田家以及织田义信火烧长岛的事情说了一遍。

    “干得好!不愧是我看好的男人!”上杉谦信闻言大笑道,随后,却见他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用一种很是可惜的语气低喃着,“真想在现场啊,看着他们在火焰中跳舞,那些惨叫声一定相当的悦耳呢~”

    对此,直江景纲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好半响,上杉谦信的表情才恢复正常,转头看向直江景纲问道,“织田家有出兵近江的迹象吗?”

    “暂时没有发现。”

    “这样啊……”上杉谦信站起身来,遥望着远处的小田原城沉声说道,“以织田信长的性格,不可能忍得下这口气的。想来不用一个月,织田家就会出兵近江,而越前的朝仓,想来也抵挡不了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