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二十九章:火烧长岛城 1
    长岛城,一股巨大的呼喊声响彻天地,稍微有点感觉的人,都能从这不明意味的喊叫声中听出其中的怨恨。

    “看来,是没有必要再去劝说什么了。”织田义信轻抚着李华梅的脑袋淡淡的说道。

    闻言,跪伏在织田义信胯下的李华梅抬起头来,表情凝重的看着织田义信,想要问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没能开口。

    “好啦~收拾一下准备作战吧。”织田义信见状轻笑着捏了捏李华梅的俏脸。只是站起身来后,忽然用一种古怪的腔调问道,“华梅,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

    “这……不会,是他们咎由自取!而且正是因为主公太善良了,才会考虑这些。”李华梅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楞了一下,随后沉声说道。“主公是否知道明国战国时期的白起?他在一场战争中使诈,先让赵国的将士们投降,随后坑杀了手无寸铁的赵国士兵,足足有四十五万人。”

    “有这么多吗?不过我记得最后白起好像还是被秦王处死了吧?”织田义信挑了挑眉,显然对于这关数字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是二十万或者十万。

    “不错,白起确实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但那更多只是因为白起的功劳太大了……”李华梅说到这里,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带上了一丝担忧,眼神看着织田义信,可能是害怕织田义信走上白起的老路?

    见状,织田义信忍不住轻轻敲了敲李华梅的小脑袋,没好气的说道,“别瞎想,我和兄长大人的关系,可不是白起和那什么秦王的关系能够比拟的。他们只是君臣,而我和兄长大人之间……”织田义信说到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和织田信长到底算是什么关系。

    看着织田义信这幅模样,李华梅没有再多说什么,李华梅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的话,影响的绝对不会是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之间的感情,而是织田义信和她的感情。

    片刻之后,织田义信再次召集诸多家臣。

    “诸位,我想,刚才的声音你们都应该听到了。”织田义信耸了耸肩,随后忽然表情变得异常严肃起来,“我知道,等下会发生的事情,你们可能会非常的不忍心,毕竟,那是足足十万人的生命!所以,如果有谁觉得无法接受这件事情,你们可以返回大阪!”

    说着,织田义信环视了一眼震惊的诸人,不等他们开口就再次说道,“你们可以放心,我刚才的话中没有任何的歧义,不管你们返回大阪还是留在这里,我以后依然会一视同仁的对待你们。我只不过觉得……”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稍微组织了一下措词,“嗯,我不希望你们以后生活在噩梦之中。毕竟,等下做的事情,真的不是寻常战争能够比拟的。”

    只是织田义信的话音刚落,前田庆次就跳了起来,“主公!属下知道您的意思,是希望独自背负这个骂名,但身为家臣,在这种时候又怎么能够让主公您一个人承担呢?!”

    而随着前田庆次的话,其他诸人也纷纷站起来表态,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就头痛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话还是被误解了。无奈,织田义信看了眼李华梅,希望她能够帮自己解释一下。

    只是可惜,李华梅却只是一脸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主公,属下知道您这么做是一番好意,但是,属下觉得您这么做还是在不经意间伤了家臣的心。毕竟一个忠心的家臣,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去的。”

    “呃……算了,当我没说。”织田义信吧唧了一下嘴,最后无奈的说道。因为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家臣绝大部分可都是死脑筋,好吧,他自己其实也是这样。

    “那么……”织田义信环视了一下众人,表情异常的严肃。

    “庆次!敌军恐怕很快就会准备强冲我们阵势,你们两个负责防守,绝对不能让敌军冲出来!”

    “是!”

    “其余人,准备干柴、油罐、火把等物,给我铺满长岛城外围!”织田义信大声说道。

    “这……”闻言,所有人都犹豫了,他们这时才反应过来织田义信刚才口中那个噩梦是什么意思。

    见状,织田义信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你们想的没错,我要火烧长岛城!”说完,织田义信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说道,“其实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强攻,我们会损失无数的士兵。围城,不但需要大量的时间,物资,敌人还会经历数天非常痛苦的人生。所以,出于人道主义,让他们在火焰中升入西天极乐世界,是最好的办法。”

    “这……”竹中重治张了张嘴,本来还想劝说的他竟然发现自己原本准备好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其他人也同样如此,一脸“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的表情,虽然他们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人道主义。

    直到散去,前田庆次还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木行久,“行久,主公说得……”

    “听起来虽然荒缪,但正如主公所言,这是最好的办法。”白木行久点了点头说道。只是看他那有些迷茫的眼神,显然他也不清楚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想那么多做什么,我们是家臣!唯一要做的,就是跟随主公继续向前!至于是非功过,就留给后人去评判吧!”岛左近沉声说道。

    织田军的行动很快就被长岛城内的人发现了,毕竟这么庞大的行动,根本不可能瞒得过去。

    “什么?!织田义信敢这么做?!”愿证寺澄惠瞪大了双眼看着愿证寺澄意。

    “父亲大人,立刻杀出去吧,再晚就来不及了!”愿证寺澄意焦急的说道。

    “好!就按照你说得办!另外告诉所有信徒,织田义信这个修罗要烧死我们,不想死的,就拼尽自己的一切杀出一条路来!”愿证寺澄惠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