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二十八章:十万人 4
    是否要为了一群不愿意降服的敌人而妥协呢?这一点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事实上就算是丽璐这位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商人,在这个乱世生活了这么多年后,也早就将心中那点天真抛却在了脑后。

    丽璐尚且如此,更别说是见惯了死人的李华梅等人了。只是……还是那一句话,十万人!就算是冷血的屠夫也很难立刻就下决定,

    “主公,如果您真的这么做的话,恐怕一生甚至在后人提起您的时候,也会有许多的骂名……”李华梅充满无奈的说道。她对于长岛一向宗的那群信徒并没有任何的好感,但十万人啊!

    “哈哈~骂名?!只要没有人敢指着我鼻子骂就好了!”织田义信闻言大笑道,随后环视了众人一眼,“我一直被称为修罗,不就是因为杀了太多人吗?如此一来,多一些也没什么。”

    说着,织田义信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事实上我之前也一样是那般的想法,十万人!多么恐怖的一个数字!但是,他们是敌人!一群不愿意降服本家的敌人!如果说他们只有几百或者几千人的话,你们会怎么做?!”

    一句话,所有人都不做声了,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如果只有数百数千哪怕是上万人,恐怕也轮不到织田义信出场了,李华梅等人会在短暂的犹豫后,直接送这群人上路。

    “结果我们都知道,而我或者你们纠结到现在,事实上也只是因为这个人数而在纠结。不过……”织田义信扫视了一眼众人,“这件事情终究还是需要解决的,我们不能因为敌人人多,就影响了我们的判断力。因为不管对方是一百人,还是十万人,只要他们坚持与我们为敌,那么我们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彻底消灭他们!不要忘记了,只有消灭了敌人,才能让我们的家人和要守护的事物得到安全……”

    织田义信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飘忽,带着一种莫名的说服力,甚至说到最后,他一直都在看着天空而不是看着其他人,因为他知道,这些话与其说是对李华梅等人说的,不如说是用来说服自己的。

    毕竟,从开始到现在,织田义信都没有办法真正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嗯?那他为什么还要下这么一个命令呢?很简单,“而且你们不觉得,愿证寺澄意或者说本愿寺之所以让本家非常的忌惮,不就是因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平民吗?在他们看来,我们根本就不敢杀死他们。毕竟他们都是普通的平民,甚至还是佛徒!”

    说到这里,织田义信的声音忽然变大了起来,“但是!真正的情况是,他们只是我们的敌人!是准备占领我们的领地,杀死我们的敌人!难道就因为这群敌人处于弱势我们就要原谅他们吗?!”织田义信再次看了一眼众人,随后大声的说道,“不!如果他们不同意,那么他们必死无疑!我,或者说织田家,绝对不会因为敌人的数量过于庞大,而破坏自己的规则!不然的话,又如何对得起那些已经死在我们手中的人呢?!”

    “华梅!”说到这里,织田义信忽然转头看了一眼李华梅。

    “属下在!”

    “你应该知道,明国那边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叫做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比起霍去病,我已经给了他们机会,就看他们要不要把握了……”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是!属下明白了!”李华梅沉默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来恭敬的拜倒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属下刚才十分失礼,还请主公惩罚!”

    “自然要惩罚你~”织田义信看了一眼李华梅后,忽然表情变得非常的猥琐,“等下你留下来,我要好好的惩罚你一番!”

    一句话,帐内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话说,织田义信的这些家臣们真的被说服了吗?没有!那为什么他们还同意织田义信的这个作法呢?很简单,因为他们无法反驳织田义信的话,在织田义信来之前,他们都和这群人交战过。确实,他们的战斗力很差,装备也不行,但他们那悍不畏死的精神却让他们惊到了。显然,这么一群近乎疯狂的敌人,如果没有办法真正的降服,那么……

    就好像织田义信所言,乱世,就是如此,你不杀人,人就杀你。他们如此轻松,是因为他们实在不想再去思考这个让他们过于纠结的问题了。

    长岛城中,当愿证寺澄意将结果带回来后,愿证寺澄惠顿时就怒了,已经忘记有多久了,愿证寺澄惠会摆出如此低的姿态,可织田义信竟然还敢提出如此苛刻的要求?

    “将这件事情通报给所有的信徒!准备和织田军决一死战!”愿证寺澄惠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不准备降服,那么他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只有出城死战了。“就算是死,我也要给织田义信那个混蛋一个最深刻的教训!”

    “是!”对于自己父亲的话,愿证寺澄意并没有任何的反对,因为他同样感受到的巨大的屈辱。

    他们希望降服,是因为他们不想要死,但如果是如此憋屈的活着,那么他们宁可战死。这说起来,似乎和武士很想象,不过实际上,不管是武士或者其他人,都会拥有一个信仰,不管是荣誉、尊严、宗教、自由或者其他什么的,当信仰被敌人随意践踏的时候,所有人都会选择拼命。

    话说回来,愿证寺澄意的信仰是什么呢?谁知道,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了。

    当织田义信的条件传到长岛城信徒们的耳中后,他们瞬间就愤怒了,和愿证寺澄惠他们不同,他们都是最狂热的一向宗信徒,而织田义信这种随意践踏他们信仰的人,足以让他们拼上性命。更别说,除了践踏信仰之外,织田义信还给了他们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