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二十六章:十万人 2
    长岛城外,织田军本阵。天籁小说|2

    织田义信静静的坐在本阵大帐之中,遥望着长岛城中那随风摇摆的火光,心中充满了纠结,“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织田义信自认为是一个比较冷血的人,因为他初阵的时候就杀了不少人,而且没有半点的不适。而在这些年的战争中,因为他而死的敌人相当之多,甚至还在攻略伊势的时候,下达过屠城的命令。虽然最终因为前田庆次等人的劝说,将那些小孩留了下来作为忍者培养,但显然,那些事情和今天织田义信碰到的问题,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因为,那可是十万人啊!可不是什么一百一千一万的小数目。如果劝降真的失败了,那么织田义信真的能够下令杀死这十万人吗?但如果不杀,织田义信一直以来保持的规矩就会被打破。

    当然了,织田义信并不是为了保证他的面子或者威严,但是这个规矩的出现,确实让织田义信受到了很多的好处,比如在大和国或者伊势国的时候,就因为这个规矩,许多家族面对织田义信的劝降直接就降服了。甚至铃木兄弟之所以会在铃木佐太夫起兵前背叛他的父亲,就是因为织田义信这个规矩。

    面对所有势力,只给他一次降服的机会,如果不降服,那么等待的只有灭亡。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威慑。而一旦被打破,威慑就将不在,等到织田义信去征服其他地方的时候,就将面对更多的阻挠。因为既然第一次不同意之后还有第二次的机会,那么他们又为什么要在第一次的时候就降服呢?

    “主公,还没有休息吗?”李华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啊,十万人啊……可不是那么好下决定的……”织田义信头也没回的说道。

    “主公,不如先围一段时间再看情况吧,如果他们真的断水断粮,肯定会同意主公您得提议的。”李华梅柔声劝道。

    只是,对于李华梅的这番话,织田义信却并不相信,因为他是真的知道这群拥有信仰的疯子有多么的可怕。而且对于劝降那群家伙,织田义信也真心没有太大的信心,因为在之前的数年里,织田义信一直都在尝试这件事情。而结果,显而易见。

    嗯?为啥一定要改变信仰?嘛,如果不改变信仰的话,他们根本就不能算是织田义信的领民,而依然还是本愿寺的信徒。这一点,是织田义信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只是想要劝说一个拥有疯狂信仰的人改变信仰,那几乎是一个不太可能的事情。但如果他们不改变信仰的话,织田义信有不放心。毕竟这可是十万人啊!根本不可能玩什么化整为零打散安排的方式。尤其除了伊势之外,注意虾夷、琉球和高山国那边根本没有太多的领民,更是不敢将他们配过去了。可留在伊势,万一他们又暴动了呢?

    这也是为什么织田信长在织田义信临走时,非常婉转的对织田义信说,“不管用任何方法,都不要给他们第二次的机会。”这句话表面看没什么,但实际上,织田信长的心中,恐怕早已经给这些人判了死刑。

    所以,织田义信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唉,先这样吧。”好吧,不等待的话,还能怎么做呢?最少,比现在就做出决定要强得多吧。

    长岛城内。

    “父亲大人,现在应该怎么办?”愿证寺澄意焦急的说道。在起兵前,愿证寺澄意还非常的有信心。因为在他看来,就算最终还是打不过织田军,但最少也能够在伊势、尾张等领国打下属于一向宗的领地。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是这样,不单没有杀出长岛群岛,更是被织田军强行逼入了长岛城内。

    可惜,面对自己儿子的问题,愿证寺澄惠却同样没有一点主意。良久之后,他才喃喃自语一般的叹道,“或许,我们都太小看织田家了……”

    是的,确实小看了,虽然他们知道如今织田家很强,但一直以来,他们认为的那个强,却只是觉得织田家和昔日的三好、细川等势力差不多。或许是因为高傲,又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织田家为什么强大。

    他们知道预备役这个东西,但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让织田家的兵力变得更多了一些罢了。这一点,愿证寺澄惠根本就不在意,因为他有十万信徒可用。只是如此庞大的部队,却在瞬间被织田军给压制住了。那熟练的配合,强大的武士,以及那巨大的铁炮,都让愿证寺澄惠丧失了战意。

    可如今,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现在怎么办!

    打,打不出去,先不说此时冲出城外,面对织田军那密集的阵形以及枪林弹雨他们能不能冲得出去,单单海上那些巨大的船只,已然是愿证寺澄惠的噩梦了。他从来没有想到织田家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武器。

    可守?又怎么可能守得住呢?织田义信那边判断长岛城内的粮食和水虽然坚持不了多久,但时间上还是给出了半个月。但愿证寺澄惠他们可是非常的清楚,长岛城内的食物和水根本就撑不过三天!

    之所以如此,其实还是得说说织田义信。之前因为无法将一向宗的信徒们转化过来,所以织田义信不单单将他们全都赶入了长岛群岛,更是断了和他们之间的贸易。所以,这些一向宗的信徒们只能自给自足。

    不过因为长岛群岛的地方还算不小,又是群岛地形,并不缺少海鲜,所以在粮食上他们倒也不用愁。只是如今被围城,显然就没有那么多的食物可供消耗了,更别说是十万人这个数字。

    “要不,降服?”愿证寺澄惠心中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随即,这个念头就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盘旋着,怎么都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