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二十三章:今川氏真的选择
    远江国挂川城。

    这座城砦本来是朝比奈泰朝的居城,如今在带着今川氏真抵达远江后,这里自然也变成了今川氏真的居城。

    “主公,根据情报,武田家已经攻破了骏府城,相信用不了几天,其就能够彻底攻下骏河国。”鹈殿长照低声说道,他的情绪有些低落,不过这也是难免的,毕竟他跟随今川氏真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努力恢复今川家的实力。之前击退了武田家时,让他依稀看到了今川家重新崛起的希望,但如今,现实给了他重重的一击。

    “长照,不需要如此,明国有句话,说是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我们今天是失败了,但并不代表以后我们也一样是失败的。最关键的是,我们如今怎么做,本家的未来又该如何走。”今川氏真见状劝慰道。

    闻言,鹈殿长照尚未开口,朝比奈泰朝就恭声说道,“请主公放心,属下就算拼上性命,也不会让武田军攻入远江的!”

    “朝比奈大人的忠勇自然值得信赖,但此时以本家的情况,就算能够挡住武田家的攻势,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一个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这番话,鹈殿长照和朝比奈泰朝同时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川氏真的正室夫人早川。

    此次今川氏真只招来了鹈殿长照和朝比奈泰朝,因为如今远江这边的豪族也因为武田入侵骏河的事情而变得骚动起来,让今川氏真也不敢太过于信任远江的这些豪族。对此,不管是朝比奈泰朝还是鹈殿长照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实际上他们也觉得今川氏真小心一点是对的。但让早川出现在这种场合,就实在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了。

    虽然早川是寿桂尼的弟子,寿桂尼昔日又是被誉为女大名的存在,但这完全无法让朝比奈泰朝两人接受早川也出现在这种讨论军国大事的地方。只是因为早川的身份在这里,同时今川氏真又没有说什么,让他们两人也不好开口。

    只是,早川似乎并没有看到两人的表情,反而转头看着今川氏真说道,“以武田信玄的性格,恐怕不太会给本家太多准备的时间,或许武田信玄在得知殿下已经前往远江的消息后,根本不会等骏河彻底平定,就会让麾下大将直接率军进攻远江。而且最重要的是,织田家在得知武田家已经占领骏河后,会怎么做呢?”

    最后一个问题,早川却是看着鹈殿长照两人问的。而面对这个问题,鹈殿长照和朝比奈泰朝两人的脸色齐刷刷的变得严峻起来,显然是想到了织田家可能出现的反应。

    “不错,我也是担忧这一点,虽然本家昔日向织田家暗中服软,但如果知道武田家已经攻下了骏河,那织田家绝对不可能没有任何行动的。”说到这里,今川氏真忍不住自嘲的说道,“毕竟织田家一直没有攻打本家,为的不就是让本家作为其和武田家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区吗?”

    好吧,这么说虽然难听的很,但却也正如今川氏真所言,织田家的目的就在于此。这一点,是不管朝比奈泰朝还是鹈殿长照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互相对视了一眼,鹈殿长照试探性的问道,“那主公您的意思是……”

    闻言,今川氏真并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早川。

    见状,早川直接说道,“老师去世之时,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匹夫之勇只不过是一时的痛快,家族的延续才是一名家督睿智的表现。妾身以为,如今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一句话,鹈殿长照和朝比奈泰朝的脸色再次变了,变得极其难看和愤怒,如果不是今川氏真在场,而早川又是今川氏真的正室夫人的话,恐怕这两人会直接拔刀砍人的说。不过这也很正常,早川这番话,无疑是让今川氏真选择降服武田家或者织田家,这对于身为名门望族的今川家来说,绝对是难以磨灭的耻辱。

    只是,他们的怒气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就仿佛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蔫吧了。因为他们猛然发现,似乎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今川家竟然别无选择了。

    “主公……”鹈殿长照俩人用一种羞愧的语气喊着。主家的衰落,就是家臣的耻辱,如今这两人正是因为感觉到自己无法为主家分忧而感到羞愧。

    摆了摆手,今川氏真轻笑着说道,“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用感到愧疚。这一切,只不过是我太天真了而已。”今川氏真说到最后,忍不住叹息道,“我太相信上杉谦信了,以为有其和北条家在,就算上杉家不出兵攻打,也足以让武田家投鼠忌器,不敢全力攻打本家。却哪里想的到……”

    之前得知上杉家出兵信浓后,却没多久就撤军返回之事,今川氏真确实有怀疑过,不过想到上杉家和武田家之间的仇怨,他根本不相信他们两家能够和好甚至联手。如今看来,他确实小看了这两位在此等乱世能够创出龙虎之名的枭雄。

    “可是……”朝比奈泰朝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今川氏真制止了。“我准备向织田家正式降服,你们觉得如何?”

    “主公?!”虽然有所准备,但真听到今川氏真说出这番话来,还是让鹈殿长照两人难以接受。毕竟,今川家可是名门啊!而且就在数年前,今川义元还以东海道第一弓取的名号威震天下。

    只是,今川氏真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他并没有理会鹈殿长照两人的悲愤,只是自顾自的说道,“父亲大人是死在织田家的手里,不过那时候本家和织田家一直都是敌人,而且还是本家主公进攻织田家。而且据说,父亲大人是在和织田信长一骑讨的情况下战死,倒也不算辱没了父亲大人……”

    “而武田家,却是趁着本家虚弱之时,破盟进攻本家!”今川氏真说到此处,表情忍不住狰狞起来。

    鹈殿长照和朝比奈泰朝两人闻言对视了一眼,显然今川氏真虽然没有说出自己的决定,但话语中,已经有了明确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