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二十一章:评定
    和织田义信商议一晚之后,三天后,织田信长召集所有的家臣于岐阜城举行了评定。?

    评定中,织田信长先是狠狠的夸奖了木下秀吉、明智光秀、村井贞胜三人一番,更是赐给了他们每人两万石的领地。随后,又夸奖了织田义信一番。

    “介于义信这小子比我还要有钱,但不封赏你又说不过去,嗯……这样吧,纪伊国和四国就归你了。”织田信长如此说道。

    “这尼玛和没封赏有啥区别?!”织田义信心中碎碎念着。不过他也没办法,实际上所有人都没有觉得不封赏织田义信有啥奇怪的,毕竟织田义信如今在织田家的地位,可是非常特殊的说。

    简单来说,织田信长之下第二人,说是家臣,但显然他比所有的家臣地位都要高,甚至那些一门众都无法和织田义信的地位比拟。或许,足利义昭那副将军的职位,倒是和织田义信的职位挺像的,副家督?

    嘛,虽然没有人这么说,但实际上也差不多如此。可以说的是,如果在没有织田信长的命令下织田义信让其他家臣做什么事情,恐怕他们就算会犹豫,但只要织田义信强行要求一番,他们也会照做。

    随后,织田信长又宣布了新的一番任命。

    木下秀吉进驻胜龙寺城,前田利家和佐佐成政依然返回河内国的领地,池田恒兴则进驻河内国饭盛城。其余诸如明智光秀和柴田胜家等人,依然返回各自的领地,一边进行军备一边堤防敌军的进攻。

    与此同时,织田信长让松平家康尽快打探清今川家的真正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尝试劝降今川家。虽然如今今川家的实力并没有放在织田家的眼中,但毫无疑问的是,今川家在远江、骏河的统治力哪怕到现在已经极端没落的情况下,依然有这很大的利用价值。

    简单来说,如果能够让今川家降服,那么织田家瞬间就可以完成对远江的彻底统治。而如果是武力征服,看看信浓吧,直到最近几年,武田信玄才真正实现了对信浓的彻底统治。

    这种情况并不是因为领民对于新统治者的反对,而是领国的那些豪族们。他们的态度决定了新的统治者能否顺利统治这片土地。而这也是为什么织田信长当初为什么高举着斋藤道三的让国状来进攻美浓。因为只有有了这个东西,才能够让那些美浓的豪族没有理由反叛。同时,也让织田信长在镇压那些反对派的时候,有着非常充足的理由。

    而如果没有这些,那么想要一举统治一个领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虽然织田义信攻打伊势的时候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如果不是织田义信用闪电一般的度击破伊势联军,同时彻底灭了几个豪族杀鸡儆猴,并威逼他们献上人质的话,织田义信也很难在伊势站稳脚跟。

    但就算如此,织田义信也不得不和伊势那些强大的豪族们通过过继的方式,来完成对伊势的统治。而且严格说来,如果最后不是北田具教主动降服的话,织田义信攻下伊势的时间还得往后推一段时间。

    所以比起武力征服,织田信长还是更加倾向于劝降。而且在织田信长看来,如今也是劝降今川家的最好机会。不过,虽然织田信长的理由足以让所有人信服,但这个所有人中,却不包括织田义信。

    “切,我看你就是想要满足你那变态的心理而已!”织田义信如此和前田利家等人说道。在他看来,如果今川家能够降服织田家的话,织田信长绝对会非常的爽,毕竟他和他父亲那一辈,可是和今川家结了不少的仇恨呢。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被杀死仇人更爽的事情吗?当然有,那就是仇人为了活命而为你做牛做马。

    不过很显然,对于织田义信的这番话,织田信长只是很简单的回复了一句,“给我滚!!”

    好吧,让织田义信滚回伊势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就在当天评定结束后,织田信长为森可成举行了盛大的葬礼。事实上织田信长之所以将所有人都招回来,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都能参加森可成的葬礼。甚至织田信长还专门从京都请来了高僧主持葬礼。

    说起来,这么做似乎已经过了森可成的地位了。毕竟他虽然是织田家的重臣,但却也没有到这一步的说。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葬礼的规模一样是有严格的标准。但织田信长就是这么做了,因为他觉得,森可成配得上这份待遇。

    “可成为了本家出生入死十数年,可谓是我的左膀右臂……如今虽然身死,但其长子森可隆却已经继承了其父的遗志……”织田信长在葬礼上面对所有家臣如此说道。

    简单总结一下,那就是森可成立了很多功劳,现在由森可隆继承了,大家都多关照关照。同时,也是告诉众人,只要你们能够立下让他满意的功劳,那么他织田信长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葬礼结束后,织田义信又被织田信长拉住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些人?”织田信长表情严肃的问道。

    “哪些人?”织田义信疑惑的看了织田信长一眼,随后就反应了过来,“那些一向宗的家伙?还没有想好哦。啧啧,十万人啊,可不好处理啊。”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说道,虽然历史上已经给了织田义信一个答案,但那个答案显然不是织田义信想要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那可是十万人啊!这么多的人如果全杀了,哪怕织田义信这位初阵就砍死一片人的家伙,也不敢想象这种事情。

    “这样啊……”织田信长闻言应了一声,随后严肃的说道,“不管你怎么处理,但你一定要记住,不能让这群人有第二次起兵的机会!”

    “那是当然了。”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道,随后拍了拍胸脯保证着,“放心吧,他们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