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二十章:局势 2
    岐阜城。更新最快

    顺着织田信长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一支小旗正插在骏河国的一个地方,旗帜上面,是武田家的家纹,旁边则是一座城砦,城砦的旁边,写着横山两个字。

    “啧啧,这沙盘虽然是我为了更好的理清天下形势而发明的,不过你这弄的也太细致了点……”织田义信啧啧有声的说道,显然这细致的沙盘给他一种在前世看地图的感觉。只不过……他为啥就能如此淡定的冒充沙盘的创造者呢?厚颜无耻也要有个限度啊。

    “根据情报,武田家在本家抵达金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骏河攻略,虽然上一次今川家击退了武田家,此次又不用担忧本家进攻远江。但北条家那边却也因为上杉家重新集结了关东群雄,而无法派出援军。”织田信长指了指关东那边说道。

    “那边倒是真热闹……”织田义信瞥了一眼说道,随后又瞅了瞅西国那边,“毛利家也在开战?”

    “嗯?”织田信长闻言楞了一下,看过去之后点了点头道,“不错,毛利家此时正在进攻九州的大友家,据说其联合了包括龙造寺家在内的许多九州豪族,大友一举击败大友家的架势。”

    织田信长很是平淡的说道,不过从语气上听,其似乎对于九州那边很是不屑。不过也难怪,毕竟自古以来,九州一直都是流放犯人的地方,哪怕到了室町幕府,除了西国那边的势力,基本上也没有谁会将目光放在那边。

    而之所以织田信长会知道这个情报,却是织田义信麾下的阿歌特商会得到的情报。虽然阿歌特商会隶属于织田义信,但绝大部分的情报都会一式两份,分别送给宁宁和织田信长。

    “算算时间,如果顺利的话,武田信玄很有可能已经攻破了横山城。虽然这么说似乎有些看不起今川家,不过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武田信玄还会倒在这座城砦下,那我们也不用太在乎武田家的动向了。”织田信长点了点横山城说道。

    “而一旦横山城被攻破,那么骏河对于武田家来说,将变得一马平川,今川家根本没办法抵抗武田家的进攻。”织田义信沉声应道。

    “不错!虽然我已经派家康返回三河准备进攻远江,不过如今,却也只能等待骏河那边的消息再做应对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说道。

    如果按照他本来的计划,无论骏河那边如何,松平家康回到三河之后都会直接攻入远江或者劝降今川家。而织田信长相信,凭借织田家的实力,武田信玄就算不满,也不敢立刻就和织田家为敌。

    但如今,浅井家的背叛以及本愿寺和足利义昭的起兵,让本来兵力充裕的织田家一瞬间就变成了必须四面迎敌的困境。虽然绝大部分的敌人都不强,但显然,如今的织田家,对于武田家的威慑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大了。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人的名树的影,武田信玄争雄乱世这么多年,虽然只是在甲斐周边诸国征战,但其名号却早已经传遍了天下。和这种强大的对手为敌,就算高傲如织田信长,也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嗯……我倒觉得先让今川家和武田家打好了,虽然今川家很弱,但武田家想要完全吞下今川家,也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其如果拿下远江和骏河,就绝对不可能立刻和本家为敌。如此一来,本家最少有半年的时间进攻浅井家和朝仓家。”织田义信想了想说道。

    “呵呵……半年够吗?”织田信长闻言笑道。

    “不够吗?”织田义信冷笑道,“区区一个浅井家,一个月我都嫌多!”说到这里,织田义信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语气有些古怪的说道,“不过在进攻之前,是不是先将阿犬带回来?”

    虽然因为阿市的原因,织田义信以前并没有怎么关注过这个比阿市稍微小一些的女孩,不过其毕竟是织田信长的妹妹。在织田义信看来,完全没有必要继续呆在浅井长政那种混账的身边。

    “哼!阿犬已经不是本家的人了,在嫁入浅井家之后,她就已经是浅井家的女人。而且从浅井长政做出决定到其出阵,我就不相信阿犬会不知道,可她竟然完全没有给我们送信!就算无法送到越前,送信到近江本家的领地都不可能吗?!”织田信长冷哼的说道,似乎对于阿犬非常的气愤。

    撇了两眼织田信长,织田义信才没好气的说道,“行了,阿犬身为武家之女,嫁过去自然要向着夫君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蝮蛇可是想让阿浓做间谍的。”

    “啧,阿浓那女人,怎么什么话都和你说?!”织田信长闻言,顿时有些不爽的嘀咕着。

    “没办法,我是妇女之友嘛~”织田义信嬉笑着,能够刺激织田信长的事情,他是最爱了。说完,织田义信正色道,“阿犬没有派人送信,或者是被囚禁了起来,或者是她真的站在了浅井长政那边。但不管如何,她都是本家一门,既然此时已经和浅井家为敌,自然得让他们把阿犬送回来了。”

    “切,随你吧。”织田信长随口应道,虽然语气很随意,但显然已经默认了织田义信的提议。

    又研究了一番,织田义信看着沙盘忽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还真是巧啊,毛利、上杉、武田以及本家,整个天下最强的四个势力几乎同时发起了战争。而且每一件,都足以登上月报的头版了。”织田义信忍不住轻笑道。

    “嗯?”织田信长闻言轻咦了一声,往沙盘上一瞅,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确实是太巧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目光不断在沙盘上游弋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而织田义信呢?他似乎也发现了一丝古怪,只是两个男人想了半天,也实在想不到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毕竟,这三家毛利家和武田或者上杉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一撇。有阴谋?怎么想都不太可能!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