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一十六章:横山城破
    横山城。

    安部元真站在天守阁的展望台中注视这下方,那里,无数的武田军蜂拥一般的向这边攻来。这种画面在这段时间以来不断在上演着,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安部元真没有任何激动的模样,仿佛这一切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外城城门终于抵挡不住武田军的攻势,在一片喊杀声中被彻底的撞了开来。

    “别让那群乡巴佬进来!”

    “人呢?快点过来把敌人赶出去!”

    “杀啊!杀光这群混蛋!”

    随着外城城门被攻破,城门处变得混乱不堪,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今川家和武田军之间的区别了。武田军在指挥下,稳扎稳打不断向城内杀去,而今川军却仿佛无头的苍蝇一般,虽然想要将敌军赶出城外,但混乱的指挥和低落的士气,让他们空有杀敌之心,却无杀敌之力。

    或许安部元真在这里的话,今川军的情况能够好转一些,只是这位横山城目前唯一的名将,却站在展望台上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却没有丝毫的行动。仿佛这一切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这时,一道温暖的黄色光芒照了过来,安部元真抬头看去,却发现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来到了黄昏。“呵呵,日落黄昏,挥洒着最后的余晖,不过本家似乎连余晖都无法给世人展现出来呢~”安部元真轻声笑着。“义元公,不知道你在天之灵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呢?”

    “嘭!”又是一声巨响,内城告破。

    “今川家的勇士们,随我一起,向天下展现本家的武勇!”安部信胜高举着太刀大喊着。他乃是安部元真的长子,今年不过才16岁而已。

    他浑身上下已经被鲜血染满,甲胄上插着数支箭矢,看上去很是吓人。不过安部信胜似乎压根就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机械一般的举刀、挥刀,不断斩杀着眼前看起来像是敌军的物体。

    是的,他的眼睛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开始迷糊了,但他丝毫没有后退的念头。突然,一杆长枪出现在他的面前,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一刀劈了下去,可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感觉到砍到人身上的那种感觉,而是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差点让他抓不住太刀。

    “小子,看你的模样,倒也是一个人物,报上名来吧,我武田胜赖不杀无名之辈!”一个嚣张的声音传进了安部信胜的耳中,有些费力的看向前方,一个模糊的身影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虽然看不真切,但从对方的口中,他还是得知了对方的身份。

    “吾乃今川家重臣安部元真之子安部信胜是也!!”大喊着,安部信胜就冲向了武田胜赖。他高举着太刀,脚步是那么的坚定,看上去丝毫不像是一个快要坚持不住的人。

    “很好,安部信胜是吗?!能够死在我的手中,却也没有辱没你们安部一族!”武田胜赖点了点头,手上却也不满,长枪犹如蛟龙一般,瞬间刺穿了安部信胜的脖子。

    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安部信胜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父亲大人……孩儿……没有给……您丢人……”

    “砰!”的一声,安部信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阻止了旗本准备将其头颅割下献给自己的行为,看着安部信胜的尸体,武田胜赖淡淡的说道,“把其挪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届时和这座城一起归于火焰之中吧。”

    武田胜赖很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一旦攻破横山城,武田信玄必定会将其烧毁。不单单只是泄愤,也只预防被敌人夺走后可能引起的麻烦。毕竟这座城砦的位置太重要了。

    忽然,武田胜赖的眼角撇到了一丝光芒,抬头看去,天守阁的展望台上,点点火光正在随风摇摆着。“安部元真吗?父子两人都是真正的武士啊!”武田胜赖心中暗想着。

    天守阁内。

    安部元真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衣,他随手将酒壶摔在展望台的四周,好让火势快些旺盛起来。在他的不远处,是他的夫人美奈子和他的另外两个孩子。

    “夫君……”美奈子恐惧看着安部元真,显然对于眼前的状况,她并没有办法冷静的去接受。

    “夫人,不用害怕……”安部元真闻言走到了她的面前笑道,“很快的,一点都不会痛~”

    “我……”美奈子闻言剧烈的摇着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直面死亡,更别说美奈子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了。只是她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到胸口一阵刺痛,低头看去,却看到一把短刀正插在自己的胸口处。顺着握着短刀的手看过去,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中。

    意识消失前,她的耳边听到了自己的夫君说得最后一句话,“次郎、奈奈子,不要害怕啊……”

    将自己的夫人和孩子的尸体并排放在一起,安部元真随即走到展望台的中间跪坐了下来,他面对着南方,那是骏府城的方向。轻轻的将衣服拉开,露出了那充满伤痕的身躯。

    说着,安部元真狠狠的将短刀刺入了自己的腹部左侧,随后往右侧狠狠的一划……

    安部元真并没有留下什么逝世词,也没有找什么介错人,他只是跪在那边,一边感受着腹部传来的痛楚,以及越来越大的火势传来的热量,一边静静的等待着死亡。就和以往在今川家中一样,他只是一名沉默的武士。

    武田军本阵。

    武田信玄坐在板凳上静静的看着被火焰包围的横山城天守阁,突然,他猛地站了起来疯狂的大笑着,看起来,是那么的疯癫和骇人。但他身旁的真田幸隆等人却没有一人对此感到意外,甚至他们还静静的退了出去,只留下武田信玄一人在大帐内。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此刻,武田信玄需要的,只是一场安静的宣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