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零六章:月色之下 1
    金崎的一条不知名小道上,喊杀声、惨叫声不断响起,弓弦拉动的声音以及铁炮的轰鸣声不绝于耳。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在这条只容许三人并排通行的小道上,朝仓、浅井联军不畏伤亡的向织田义信不断发起着冲锋。

    远藤直经和朝仓景健位于前阵之中,不断大声鼓舞着足轻们的士气。在他们的口中,织田义信已然只是强弩之末,用不了多久,就会耗尽力气,而届时,斩杀织田义信的人将成为朝仓、浅井两家的英雄,并且还能得到让人疯狂的封赏。

    顺便一提,浅井长政也给出了同样的封赏,也就是说拿到织田义信人头的人,不但能够同时成为朝仓、浅井两家的家老,更能够得到两万石的领地。这种封赏,别说是足轻们了,就算是两家的武士们也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贪婪。不过他们依然强忍着心中的冲动,因为比起那些平民们,他们的自制力无疑更强一些,最少在织田义信明显露出疲倦的神色之前,他们是不会行动的。

    而在联军的本阵之中,朝仓义景已经在召开宴会了,在他的眼中,织田义信已经是一名死人了。所以哪怕近期接连损失了朝仓景纪、朝仓景恒和朝仓景隆三名重臣,朝仓义景的心情依然很好。

    “哈哈~真想知道织田信长那个乡巴佬知道织田义信死讯时的表情。”朝仓义景一边饮着酒一边得意的笑道。他没办法不得意,要知道他在木芽防御织田军的进攻时,才是他第一次上战场,而如今,不过两个日夜的功夫,他就已经将织田义信比如了绝境。

    虽然一直都非常鄙夷织田信长,但对于织田义信,朝仓义景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因为这是他的叔父朝仓宗滴所认可的人,更是在死前告诫朝仓义景一定要注意织田义信。

    只是相对于朝仓义景的得意,浅井长政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朝仓殿下,千万不要小看织田义信,按照在下的情报,织田义信不单单拥有强大的剑术,更懂得高强的忍术。如果他想跑的话……”

    “哈哈,长政你不用担心,如果织田义信真的想要独自离开,他早就已经走了。而他一直留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朝仓义景大笑道。言语之中,丝毫没有将浅井家当作是同等位置的盟友。

    对此,浅井长政也没有生气,因为从背叛织田家的那一刻起,他就只有依靠朝仓家一条路可以走了。毕竟,浅井家不过只是一名不过20多万石的小大名而已,不管是朝仓家还是织田家,对于浅井家来说都是庞然大物。

    当然了,如果能够击败织田家的话,以浅井家的地利和势力,他们完全可以抢在朝仓家之前攻占近江乃至近畿诸多领地,到时候浅井家将一跃而起,成为天下间强大的势力。而这,正是海北纲亲等人愿意充当毛利家棋子的原因。

    朝仓义景想得很美好,不过也难怪他如此轻松,毕竟按照常理来说,织田义信的死是必然的结果。可实际上呢?

    飞天御剑流!龙巢闪咬!

    数道来自地狱的光芒闪过,又是数名足轻被斩成了令人作恶的肉块。

    此时,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联军的足轻死在织田义信的手下了,尸体更是渐渐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山顶上,织田义信就这么站在尸山之上,斩杀着一名又一名的敌军。看起来,仿佛就像是死神一般,轻轻挥舞着镰刀,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人命。

    “不要害怕!继续冲!多上点人!他支撑不了多久了!”远藤直经和朝仓景健依然还在不断鼓舞着士气,只是和刚才比起来,他们距离织田义信似乎要远了许多。显然织田义信的疯狂杀戮,让这两位无畏的武士也生出了恐惧之心。

    织田信奈坐在树下,倚靠着树干,眼神痴痴的看着在月光下那个挺拔的身影。在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位一直想要证明自己的姬武士,而只是一名深恋着织田义信的少女。

    好吧,少女心嘛,总是希望在自己危难的时候,有一名男神架着五彩祥云从天而降拯救自己的说。而实际上除了织田信奈之外,其他那些女死神们也都是如此,她们痴痴的看着织田义信的背影,心中幻想着各种……

    随着时间的推移,浅井、朝仓联军的足轻们终于怕了,他们已经使出了所有的手段,围攻、铁炮、弓箭,甚至有不少人试图以命换命,可惜,那个修罗一般的男人依然挺立在尸山之上,没有丝毫的动摇。

    渐渐的,他们冲锋的脚步慢了下来,哪怕远藤直经和朝仓景健不断的催促,他们也没有理会。恐惧,再次驱走了他们心中的贪婪,重新占据了他们的脑海。

    看着下方的敌军停了下来,织田义信顿时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你们就只有这点本事吗?真是让我失望啊……”说着,织田义信还耸了耸肩,一副非常无奈的模样。

    可惜对于织田义信如此嚣张的话,没有任何人敢出言反驳,虽然远藤直经和朝仓景隆依然不断催促着,但可惜,足轻们已经不敢上前了。

    嘛,顺便一提,虽然他们依然在大喊大叫着,但此时他们却已经退到了一个距离织田义信很远的距离。之所以这么做,理由也很简单,不久之前,有数十人被织田义信掷来的断枪、箭矢等东西穿透了脑袋。

    见状,织田义信忽然想起昔日三国时期的张飞,“不知道他在当阳桥时面对曹操的数十万大军时,心中是怎么想的呢?”

    众目睽睽之下,织田义信忽然坐了下来,随手将弑神戟和八岐太刀倒插在了左右两侧的肉块之中。他双手抱拳撑着下巴,就这么平静的看着下方的朝仓、浅井联军,月光在他的身后上方不断散发着洁白的光泽。

    不知道为何,看到这幅画面,众人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想法,“好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