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零五章:金崎撤退战 8
    深夜,点点繁星挂在天空之中,衬托着美丽的圆月。微风轻轻的吹动着树枝,沙……沙……那是属于大自然独有的节奏。

    如此情景,如果是一对男女的话,肯定会靠坐在树下甜蜜的依偎在一起,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润,说着永远都不显老套的情话,然后……

    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野兽一口咬住脖子拖进漆黑的树林中……

    咳咳!

    织田义信依然随意的站在原地,左手弑神戟右手八岐太刀,眼睛充满鄙夷的看着对面依然磨磨唧唧向自己这边蹭过来的敌人,此时此刻,他真的好想冲他们喊一句,“大爷,快过来玩嘛~”

    好吧,织田义信已经摆poss摆了半天了,可不过区区不到百米的距离,朝仓、浅井联军却仿佛面对鸿沟一般,不断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脚步,仿佛步子稍微迈大一点就会将自己置于死地一般。

    不过严格来说,他们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他们确实因为朝仓景隆的话而暂时压制住了心中对织田义信的恐惧,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被冲昏了头脑。毕竟,就在不久之前,织田义信还在他们的包围之中大杀特杀,各种超神。那仿佛修罗一般的姿态,早已经深深印入他们的脑海之中了。

    所以此时的朝仓、浅井联军的足轻们,正处于一种异常矛盾的状态,朝仓景隆给他们的诱惑让他们向前,织田义信带给他们的恐惧却让他们止步。这种诡异的平衡导致了如今这种诡异的局面,每个人都希望身边的人能够先上去试探织田义信,但又担心功劳被他们给抢走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支箭矢忽然从浅井、朝仓联军中飞了出来,直奔织田义信而去。这支箭矢自然不可能伤到织田义信分毫,甚至它都没能飞到织田义信的面前。但这支箭矢的出现,无疑成为了打破这种诡异局面的关键。几乎在箭矢落地的瞬间,原本磨磨蹭蹭的朝仓、浅井联军忽然大喊着冲向了织田义信,眼中充满了贪婪的*。这一刻,就因为这么一支箭矢,让他们对织田义信的恐惧,被朝仓景隆的封赏给压制了下去。

    “这才对嘛~”织田义信轻笑着嘀咕着,一脸轻松的看着面前的敌人,丝毫没有任何担忧或者害怕。

    不过在他身后的织田信奈等人就无法如此的淡定了,“主公小心!”织田信奈焦急地大喊着。

    “给我好好休息!”织田义信不满的回头瞪了织田信奈一眼,顿时把织田信奈吓得差点晕了过去。当然了,她并不是因为织田义信瞪她,而是因为在这种时候,织田义信竟然还敢回头。

    “这死丫头,竟然敢怀疑我的实力?”织田义信心中不爽的想着,转过头的同时,手中弑神戟横向挥出,瞬间就将冲到面前的三名敌人直接扫飞了出去。随后,织田义信看着依然疯狂冲向自己的敌人咧了咧嘴,“颤抖吧,凡人们……”

    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招式,面对蜂拥冲过来的敌人,织田义信只是很简单的挥舞着弑神戟,往左一扫,三名敌人被扫飞,往右一扫,又是三名敌人被拦腰斩断。弑神戟此时就好像变成了扫帚一般,任何进入它攻击范围的敌人,都会变成垃圾被它毫无费力的清除。

    而对此,已经疯狂的朝仓、浅井联军的足轻们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或者说此时他们的大脑早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们只知道面前这个人的脑袋可以换来朝仓家家老的地位以及一万石的领地。

    他们前仆后继,他们勇往直前,他们不畏生死,他们……

    “简直就是傻x啊……”织田义信机械式的挥动着弑神戟,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的顺利。在他看来,虽然这里的地形确实太过于有利,但敌人的行动竟然如此的单一却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就算这些足轻傻了,难道朝仓、浅井两家的人也都是傻子?”织田义信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如果他此时回头看看织田信奈他们那已经傻掉的目光,可能就会猜到事实并不像他所想的那般。

    是的,就算是这些足轻们傻了,但朝仓、浅井两家的人又怎么可能傻了?不管是朝仓景隆还是浅井长政,又或者海赤雨三大将、朝仓景键等人,无一不是久经沙场的武士。如果这种攻势真的只是白费功夫的话,他们早就出面制止了。

    而之所以依然还在持续着,甚至还派人不断鼓舞这足轻们继续这么进攻,理由只有一个,他们认为这种攻击方式可以取得胜利。

    理由?很简单,他们不相信织田义信能够一直这么玩。在他们的眼中,织田义信就算不是强弩之末,体力也应该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就算他天生神力,但如此挥舞着那把沉重的古怪兵器,而且还是如此单纯依靠力气的方式,怎么也不可能持续太久。而只要他挥不动了,甚至只要他挥舞的速度慢下来,那么不断冲锋的朝仓、浅井联军就会将他吞没。

    而只要织田义信死了,那么就算放过这一万织田军又如何?

    半刻钟……一刻钟……两刻钟……

    渐渐的,织田义信的面前堆积起了越来越高的尸体,昏头的朝仓、浅井联军的足轻们也因为那刺鼻的血腥味和那仿佛地狱一般的景象渐渐的清醒过来。

    最终,他们停下了进攻的脚步,原本被贪欲占领的大脑重新被恐惧所统治。

    “不要怕!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一名位于前方的朝仓家武士大喊着,试图重新鼓舞起足轻们的士气,只是很遗憾,他的所作所为是徒劳的。

    见状,那名武士再次大喊着,“铁炮手呢?!弓箭手呢?!快点过来……”

    话还没有说完,一根断掉的长枪就穿过了他的脑袋。众人颤抖的看过去,却发现此时织田义信将弑神戟插在了地上,左手正握着一杆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