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九十六章:入夜
    4月22日晚。网?

    “主公,前方就是金崎城了!”柴田胜家低声对织田信长说道。

    “哼!浅井长政这个混蛋!”织田信长看着金崎城上飘扬的浅井家旗帜咬牙切齿的嘀咕着,现在这位老兄现在是把浅井长政恨到了极点。毕竟如果浅井家不背叛的话,此时织田军恐怕都已经攻破了木芽峠进逼一乘谷城了。

    不过,再怎么怨恨,也必须先离开这里返回近畿才是,时间拖得越久,织田信长对近畿的担忧就越深。确实,以织田军如今的兵力,就算分兵对抗浅井家和朝仓家也不成问题,但想要瞬间击败他们,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而一旦被拖住的话,那近畿的情况就会变得无法控制。虽然没有得到消息,但织田信长百分百确信,本愿寺等势力定然会采取行动的。唯一让他无法确定的,就是近畿现在到底有多乱。

    “全军全前进!尽量避免和浅井军进行缠斗!”织田信长下令道。

    “是!”

    另外一边,木芽峠通往金崎的平原上,织田义信和织田信奈等人落在大军的最后,不断阻拦着朝仓军的追击。

    “这群王八蛋,真是阴损的很啊!”织田义信不断咒骂着。

    在织田义信率军开始撤退的时候,朝仓军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丝毫没有一丝要追击的意思。那个时候,织田义信还很是莫名其妙,因为他看来,朝仓军应该非常急着去追击织田信长才对。

    可到了入夜的时候,他才现自己有些天真了。朝仓军并不是不进攻,而是在等待着最佳的进攻时机。入夜之后,因为不了解地形,织田义信的部队不得不点亮火把照亮周围的环境,借此继续撤退。

    而朝仓军呢?身为本地人的他们显然不会不了解这里的地形,而且因为织田义信这边的火光,让他们就算不用点火把,也能很轻松的追击织田义信的大军。于是乎,一场完全不公平的追逃战就开始了。

    朝仓军不断的袭击着织田义信的后阵,虽然不断被织田信奈等人击退,但朝仓军却丝毫不在意这些失败,只是不断的继续进攻着。这也让织田义信不得不退到后阵来保护阵形不被破坏,当然了,这也是多亏了森可成的加入,有了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将帮忙,织田义信才能够无所顾忌的坐镇后阵。

    “主公,这么下去的话,我军根本无法加快度。”织田信奈来到织田义信的身边焦急的说道。

    转头看着织田信奈,此时她身上的甲胄早已经被鲜血所染红,虽然织田义信让她呆在军中指挥,但或许是织田信奈希望能够证明自己吧,每次和朝仓军交战的时候她总是冲在最前线。

    “呵呵~殿后嘛,自然就是这样了。”织田义信笑着想要伸手摸一摸织田信奈的脑袋,可手伸到一半才现她正戴着一个头盔。无奈,织田义信只好在她已经染满鲜血的俏脸上摸了摸,仿佛在帮她摸去血渍一样。

    “算算时间,主公应该也应该抵达金崎城了,只要没有朝仓军的话,单凭浅井家是抵挡不住主公的大军的。等到主公安全撤退,我们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闻言,织田信奈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前方杀声大振,却是朝仓军又杀过来了。

    “妈的,这群家伙倒是学的挺快!”织田义信不爽的嘀咕了一声,他算是看出来了,朝仓军完全就是以牙还牙,仗着兵力比织田义信军多上三倍,就以车轮战的模式不断进攻着义信军后阵。而这种情况,显然比之前朝仓军更累。

    毕竟那时候朝仓军还能休息一下,而此时的义信军呢?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休息。甚至织田义信都不敢进行阵形变换,因为此时朝仓军和义信军距离实在太近了,一旦变阵,很容易就被朝仓军趁机突破了阵势。

    “不过,你们如果以为这样就能够击败我的部队,那就太小看我了呢……”织田义信望着前方隐藏在黑夜中的朝仓军,心中暗想着。

    而在另外一边,金崎城的战况却比织田义信那边轻松的多了,或许正如所有人预料的那般,没有朝仓军的夹击而单凭浅井军的话,是根本挡不住织田军的。只不过三轮冲锋,织田军就彻底突破了浅井军的包围圈,向若狭国飞快的退去。

    “主公,浅井军没有追击。”柴田胜家古怪的说道。

    “哼!螂臂挡车之辈,又哪有能力追击我军?!”织田信长冷声说道,“全前进!进入若狭国和长秀的部队汇合!然后一起杀回近畿!”

    “那义信大人……”柴田胜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织田信长粗暴的打断了,“以义信的武勇,天下间谁能杀得了他?!”

    “是!”柴田胜家闻言不再多言。

    骑在马上飞快的向前方冲去,织田信长的眼神很是阴冷,似乎并没有因为如此顺利就脱离了浅井、朝仓的包围圈而感到开心。因为他知道,在自己的大军撤离之后,织田义信就必须面对朝仓和浅井的夹攻了。

    只是,他没有办法回军帮助织田义信,因为他必须尽快返回近畿主持局面。“义信,你小子一定要活着回来!”织田信长心中暗想着,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

    金崎城内。

    “主公,织田军突破了我军的阵势,已经向若狭国退去。”远藤直经拜伏在浅井长政的面前恭声说道。

    “嗯……那么,所有人做好准备,只待织田义信抵达金崎城,就与朝仓家联手夹攻!一定要将织田义信彻底留在越前!”浅井长政大声说道。

    虽然不满被当作棋子,虽然怨恨自己的家臣竟然隐瞒了自己这么大的事情,但事到如今,身为浅井家家督的浅井长政很清楚自己唯一要做的是什么。

    “只要杀死织田义信,那么织田家的声威就会狂跌,届时凭借其他势力的牵制……”浅井长政望着外面的夜色陷入了思考。